爱主题 > 都市小说 > 小娇妻怼天怼地怼霸总 > 第992章:柳明明与陈清河番外(二十五)
    “那,那现在我们去哪里?”

    车里,柳青梵看着陈清河问道,现在她已经不生气了,甚至因为他带她来医院,她还觉得喜悦。

    “我送你回家,然后我得去公司一趟。”

    回家,自然是回他的家,当然,对于柳青梵来说,这也是他们的家。

    “我不想回家,我想和你一起去公司,我只是伤了左手,右手还是能干活的,而且,下午我有课,得回学校。”

    柳青梵怯怯看着陈清河说道。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大哥,下午我有课,但我又受伤了,所以,你得送我去学校!

    陈清河觉得有些头疼,自己这到底是招惹了个什么玩意儿?

    “那就先去公司,吃过午饭我送你回学校来得及吗?”

    柳青梵忙点头:“来得及来得及。”

    顿了顿,她有小心翼翼问道:“但就是,就是我上完课……算了,我住宿舍吧,明天早上我坐公交车过来。”

    听到这话,陈清河深深吐了一口气。

    “我正好下午没事,我等你上完课再带你回来。”

    车子行驶在马路上,陈清河又看了柳青梵被包裹成猪蹄的左手。

    “等你手上的伤好了后,我给你配一辆车,你自己开车上学上班,你有驾照吧?”

    柳青梵点了点头:“有的有的。”

    “那就好,在你养伤这段时间,我或者张秘书接送你,等你能开车之后,就自己开车吧,大家都很忙,没工夫一直围着你转。”

    虽然陈清河的语气依然凶巴巴,但比起之前,柳青梵已经很满足了,毕竟,自家男人自己最清楚,嗯,你得给他接受的时间。

    抵达公司时,已经快11点钟了,眼看着就该吃午饭了。

    因为早上这一番折腾,俩人谁也没吃饭,此时都是饥肠辘辘很是狼狈。

    尤其是陈清河,从来一丝不苟的他,今天破天荒的没系领带没整理发型,甚至连胡子都没刮。

    这……

    张秘书用一种猥琐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啧,以她这看了无数言情小说的经验来讲,昨晚,自己领导肯定和秘书干啥了。

    瞧瞧老总那憔悴的脸,一看就是纵那个啥过度了,嗯,肯定战况很激烈,以至于让爱岗敬业的他都破天荒的迟到了,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

    陈清河佯装没看到张秘书那猥琐的笑容。

    他走到张秘书的办公室门口,吩咐道:“把明后天的行程安排拿给我。”

    “其实您明后天的行程安排都可以改的,尤其是早晚的行程,我可以帮您都取消,毕竟您现在……不能过于操劳。”

    过于操劳……

    张秘书这番话,险些让陈清河吐血。

    不是,张秘书你作为一个更年期老阿姨,天天的不好好与老公打架,关心我的私人生活干啥?你这癖好,未免也太诡异了吧?

    “你……算了,你忙你的吧。”

    不知道该说什么的陈清河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与张秘书继续说什么,太累了。

    张秘书却叫住了陈清河。

    “安个啥,陈总,你一会儿进去后,咳咳,小心点啊。”

    进办公室小心点?什么意思?办公室里有野兽出没?

    “那个啥,总裁与总裁夫人已经等你们一早上了,然后我说打电话通知您,他们不让,现在,还等着呢。”

    张秘书终于想起了正经事。

    听到这话,陈清河顿觉眼前发黑。

    现在一听到云薇暖的名字,他就觉得心跳如雷,是被吓的!

    “行,我知道了。”

    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柳青梵,他无奈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哟,真是祸害!

    “走吧,人家等着我们呢。”

    柳青梵路过张秘书时,对着她点头一笑。

    张秘书做出个加油的手势,说道:“青梵,干得好!”

    干得好?张秘书你为什么夸我?我真的听不懂!

    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只见云薇暖正躺在沙发上睡觉,厉啸寒坐在那里,一边看着文件,一边给自己老婆充当人肉枕头。

    嗯,云薇暖枕在厉啸寒腿上,睡得口水都流到他裤腿上了。

    对老婆的口水毫不在意,厉啸寒抬头看着陈清河,声音不冷不热。

    “啧,你竟然还有旷工的时候,真是活久见啊。”

    陈清河:“……”

    所以总裁,你和你老婆是专门来看热闹的吗?

    “昨晚干嘛了?你这不修边幅的样子,啧,看来是……”

    厉啸寒用暧昧的眼神扫过柳青梵,大家都很懂。

    陈清河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不是,总裁你也被张秘书感染了吗?为什么一脑子的黄色思想?

    “我旷工,是因为她受伤了,喏,被烫伤了,去医院。”

    说罢,陈清河抓着柳青梵受伤的手,举起来展示到厉啸寒面前。

    原本正在睡觉的云薇暖睁开了眼睛,先是一阵迷糊,很快就开了口:“怎么回事?明明哪里受伤了?”

    “夫人,不是明明受伤,明明已经……不在了,是柳青梵受伤了。”

    陈清河解释道。

    厉啸寒轻轻捏了捏云薇暖的脸,笑道:“快醒醒,你这是睡迷糊了。”

    片刻,云薇暖终于清醒过来。

    她坐起身来,整理了一番自己散乱的发,起身直接走到柳青梵面前。

    “手怎么回事?被他打了吗?他欺负你了?你这么怂,一晚上就被人给欺负成这死样了?不是,你是不是丢我的脸?”

    噼里啪啦对着柳青梵一顿骂,以至于柳青梵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然后,云薇暖转头看着陈清河,撸起袖子,二话不说就直接挥拳头过来。“陈清河你是不是要死?我是不是给你说过,让你好好照顾柳青梵,你怎么照顾的?你怎么答应我的?她要是出了事,我告诉你,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你一辈子也会后

    悔!”

    一边说,云薇暖对着陈清河一边捶,捶得他抱头鼠窜。

    趁机奔到厉啸寒身边,陈清河哀嚎:“不是,总裁,你管管夫人不行吗?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打我?”

    “你觉得我能管她吗?一向都是她管我的,再说,我要是帮你,我也得挨揍,所以比起来,算了,你多被揍几下,嗯,反正你也抗揍。”

    陈清河:“……”

    救命,这两口子有毒!

    最终,还是柳青梵拦住了云薇暖。

    “不是他欺负我的,是我自己煮粥,不小心烫伤的,这不,他亲自带我去医院包扎的,放心。”

    听到这话,云薇暖将信将疑看着柳青梵。

    “你别傻了吧唧替他说好话,真要是受了欺负,你就得反击,知道吗?不然人家觉得你是包子!”

    柳青梵挽着云薇暖的胳膊,笑道:“是是是,我知道的,再说了,有你在我身边,谁敢欺负我?”

    这倒是实话,哪怕是看在云薇暖的面子上,陈清河也不敢如何欺负柳青梵的,毕竟现在的云薇暖,真的太狂野了。

    “总裁,夫人现在……她以前明明那么乖巧淑女,怎么现在动不动就动手了呢?”

    而且都是毫无预兆的动手,以至于他都没准备好。

    “呵,都是我妈的功劳呗,她天天给我媳妇儿教呢,说什么女人不能太软弱,该出手时就出手,起初,我老婆是不愿意动手的,但架不住我妈的诱惑呗。”

    后来,媳妇儿兴许是尝到了动手的甜头,然后,她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厉啸寒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惨,有那么一个残暴的亲妈,然后又被残暴亲妈教育出个残暴老婆,现在,家里唯一正常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平安小公主了。

    嗯,原本他是想,不能让平安像奶奶和妈妈那样一言不合就动手,要做个文静乖巧的妻子。

    但转念一想,万一平安太过文静乖巧被未来婆家和老公欺负呢?

    他总有去世的那么一天,到时候没人替她撑腰可怎么办?

    这么想着,他又觉得自己女儿也得厉害一些,嗯,像奶奶和妈妈这样一言不合就动手才好,起码不会吃亏呢!

    所以,厉啸寒又说道:“但女人厉害一些也是应该的,毕竟,是吧,她们得保护自己。”

    陈清河吓傻了。

    啥,总裁说了啥?女孩得保护自己?

    现在这情况,不应该是男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吗?不然容易被女人给揍死。

    总裁怕是天天被女子双打,打到神志不清了吧?

    云薇暖出了气,又重新恢复了自己的总裁夫人范儿。

    “反正陈清河,我丑话给你说在前面,若是柳青梵出了半点事,我饶不了你。”

    陈清河有心想问为啥夫人你对一个小丫头如此上心,但转念一想,自己这问题,怕不是要给自己找麻烦吧?

    于是,他无法反抗的点头。

    “我知道的,我今天就开始着手柳家产业的事情,必定会尽快给她一个交代。”

    云薇暖满意点头。

    她看着柳青梵的手,说道:“我听张秘书说,你让后勤部给柳青梵找住处?”

    “是,她的学校离公司远,所以给她在公司附近找个住处也比较方便。”

    陈清河挺直胸膛说道,眼中一副“夸我夸我快夸我”的表情。

    云薇暖却冷哼一声,咬牙骂道:“你个狼心狗肺的玩意儿,柳青梵的手都这样了,你还让她一个人住?你还是人吗?”

    陈清河:“……”

    所以呢?我这是又被骂了吗?

    “青梵现在需要人照顾,往后她就住你们家,一直到柳家的事情处理好为止,在这期间,你好好照顾她。”嗯,明明同学你加油,最好照顾到床上去,我看好你哦!毕竟你也是老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