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 第2461章 娘跑了
    而沈清辞又不可能真的就对自己的两个侄儿斩草除根,那毕竟是她的血脉至亲。

    ‘就真的放过了她?“

    烙衡虑叹了一声,也是明白沈清辞的顾虑,明明就是想要掐死,这半年来,她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的弄死林云娘,要戳下她的眼睛,让她当一辈子瞎子,还是将她再是送进天牢,坐一辈子的牢。

    可是最后,她却还是没有动手。

    她都说了,她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林云娘嫁到了卫国公府的。

    而真的放过她。

    “这怎么可能?”

    沈清辞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放过了林云娘,她不是白受了如此多的苦,还要让林云娘在背地里面嘲笑她,以为自己不管做了什么错事,都是有人替自己撑着,哪怕是杀人放火,也都是可以安然无恙吗?

    现在林云娘敢对她出手,谁知道,日后,她会不会的对她的几个孩子出手。

    “她要跑便是跑吧。”

    沈清辞伸出手,也是点了点烙白的小耳朵,“有本事,她跑到了天涯海角试试。”

    烙衡虑摇了摇头,“由你了。”

    沈清辞对他得意一笑,就像是偷了腥的小狐狸一般。

    “那两个孩子,你准备怎么做?”

    烙衡虑问着沈清辞,莫要忘记了,大的跑了,还有小的。

    小的,沈清辞可没有想过要将那两个留在自己府中,她又不是他们的亲娘,还要养着他们,不日之后大哥就会回来了,到时让大哥自己去处理,相信大哥会给她一个交待的,谁的崽子,谁自己管教。

    做了错事,不可能真当未曾发生,她让会沈二公子记着,自己这一生,都会背付着杀自己的亲姑母的罪名。

    吱宁一声,门开了,晖哥儿抬起脸,也是望着从亮处走进来的人,而景哥儿的身体不由的一缩,也是躲在了晖哥儿身后,就像进来的人会杀了他一般。

    而晖哥儿也是本能的挡住了自己的弟弟。

    景哥儿是没出息,也是做了错事,可再是如何,那是他血脉相连的兄弟,他不可能真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就这么的死了。

    “姑丈……”

    晖哥儿哑着声音喊着人,却是一直都是挡在晖哥儿面前。

    烙衡虑走了过来,也是站在晖哥儿面前。

    而他望着护着景哥儿的晖哥儿,眸中的光线也是微微的淡了一淡。

    “你姑母之事,你可是参与了?”

    他问着晖哥儿,一句真话,并不难,是不是?

    晖哥儿明白烙衡虑的意思。

    他摇头。

    “姑丈,晖儿并未做过。”若是做过了,他会承认,若是没有做过,哪怕是打死他,他敢不可能背起如此大的罪名。

    “我知道了。”

    烙衡虑相信他并未参与,晖哥儿虽然冲动,也是有些爱钻牛角尖,却也是说一不二的性了,是他做的,他会承认,不是他做的,他也不会压在自己身上。

    “你们走吧。”

    烙衡虑闭上眼睛,再是睁开之时,人已是走到了门口,他推开了门,这里的门从来都是没有关过,若是他们想走,自然是能走,不过自始至终,晖哥儿在知道林云娘与自己的弟弟的做的那些事之后,便不曾想过要离开。

    晖哥儿的身体一征。

    走,走去何地?

    “姑丈让我们走?”

    “恩,走吧。”

    烙衡虑回过了头,也是认真的盯着晖哥儿的脸,对于他身后挡着的那一个,自始至终,都是不曾多留意过一眼。

    晖哥儿站了起来,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姑丈这是放我们离开?”

    烙衡虑微微的抬了一下唇角,“我何尝关过你们?”

    “可你也没有让我们走。”

    景哥儿突然一探身子,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吼道。

    啪的一声,晖哥儿直接一手,就甩在了景哥儿的脸上。

    “我让你给我闭嘴,你听到了没有?”

    景哥儿被打的整个耳朵都是嗡嗡的,他捂着自己的脸,脸上也是多了一些惊恐之意,而他现在还没有忘记,自己的那件事情,还没有过去。

    他更是怕,这件事情若是被人知道,他会被所有人唾弃,而他也会的成为沈家的罪人,而这样的罪,他根本担待不起。

    “你们走吧。”

    烙衡虑走了出去,也是将自己的背给了他们。

    晖哥儿握紧自己的拳头,然后他突然站了起来,也是拉起了景哥儿的领子,就将他往外面拽,他不能再是呆在此处。

    他要回去,也是要问林云娘做了些什么,更是想要办法保住他的那个娘。

    他的那个娘,搞不好,这一次真的会没了命。

    就是,他在走了几步之后,突然又是停下了步子,而后回过了头。

    “姑丈,我母亲她……”

    他怕烙衡虑会像对他们一样,将林云娘抓起来,若是如此,他们回去又有何意义?等着给林云娘收尸吗,就连他都是知道,林云娘犯的那些事,够她死上十次八次了。

    烙衡虑冷冷的盯着他们,到了现在还是没有一句的道歉的话,果真的,林云娘教出来的好儿子。

    而烙衡虑眼中的冷意,也是让晖哥儿心中十分的不好受,他甚至都是想要想哭,却又是半滴眼泪也都是不敢去掉。

    “等你们回去,自然的就会知道林云娘去了哪里?”

    烙衡虑转身,也是离开了此地,他不想见这两个人,相信沈清辞亦是相同,日后他们两家还是不要再是往来的好,沈清辞的命,不可能一直都是如此好

    再是多被算计上一次,她就算是有一百条的命,也都能给算计没。

    晖哥儿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大哥,母亲……”

    景哥儿还是担心着林云娘,他们定是将我们的母亲抓起来了。

    “闭嘴!”

    晖哥儿直接就打断了景哥儿的脸,“从现在起,我不想再是听到你的声音,若是你再是说出一个字,我将就你的嘴打肿。”

    “为什么不让我说?”

    景哥儿咕哝了一声,“我长嘴就是要说话的。”

    结果啪的一声,晖哥儿不客气的,一巴掌扇在景哥儿的嘴巴上,也是将他的嘴一下子就给打歪了,连嘴角也都是翻了起来。

    景哥儿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恐惧,他若还不知道,晖哥儿刚才所说的真假,就真是蠢的有些不可救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