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其他小说 > 冷王霸爱,天才小医妃 > 第938章 俏媳妇见公婆
    龙文胤:“……”谁着急了?

    也不知道是谁今早天还没亮就把他叫起床,说是要好好准备,要体体面面的等儿子带着儿媳来给他们敬茶的?

    也不知道是谁在厅堂里坐不住,拉着他跑来这外面等的?

    也不知道是谁一直探头探脑往敞开的大门瞧的?

    到底是谁着急了?!

    龙文胤一点也不急,就是好上火。

    想他曾也是一代君主,从来都是别人等他的份,哪有他等人的,还是站在日头下等?

    岂有此理!

    不成体统!

    好烦躁!

    龙文胤越想越上火,奈何自家夫人在此,他不敢躁声,就把手背在后面,来来回。回地转圈圈。

    云瑾面上从容优雅,一点不急,她心里急,眼前来回晃悠的老头子让她心里都急上火了:“别晃了,晃得我头晕,不想等你进去,我自己一人喝儿媳妇茶,我喝两杯。”

    这怎么可以?

    龙文胤一听不得了了:“夫人啊,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会留你一人独自此呢?”

    云瑾嗔眼瞪他:“你就是不想等,进去歇着吧,我自己等。”

    哪有长辈等小辈的理?龙文胤有一股子意见,但是他不说。

    他谄笑晏晏:“这说的是哪里话?要等咱们一起等,一起喝媳妇茶。”

    曾经失去过一次,所以他现在是倍加珍惜和自家夫人在一起的时光,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想陪在夫人身边。

    云瑾仪态端庄,连斜眼都不给他了。

    龙文胤叹声。

    唉,他还能怎么着,继续顶着日头等着呗。

    他知道他夫人心底比谁都想儿子,昨夜都还在笑着抹泪,张嘴儿子,闭嘴儿子,一个劲儿的念叨儿子多好多好。

    也不知道她哪里见得儿子好了,昨日拜堂,就望了娘一眼,叫都不叫,没心没肺的,实在欠揍极了。

    站了一会儿,龙文胤又不站不住了,又开始躁动,嘴里碎声:“臭小子,有了媳妇忘了娘,有种别回来……”

    云瑾斜眼过去:“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以往贵为九五之尊,素来不苟言笑的龙文胤,脸上堆满笑,商量的语气:“我在说,咱要不进去等?你瞧这日头越来越烈了,你多年不见日光,这要是晒出个三长两短来,儿子又见不着了。”

    说得好在理,她眼睛是有点晃,有点不舒服了。

    大院里有一棵紫薇树,上面开满了团团簇簇的紫薇花,把当空的日头都遮掩了,树下只留了斑驳的光影。

    云瑾走到树下,仪态端庄,继续等。

    龙文胤:“……”

    真真是没辙了,他也走到树下,脚还是站不住,这树底下有石桌椅,他想坐:“夫人,咱就在坐等,我再让人泡壶茶,弄点吃食来——”

    “不坐。”躺了二十余载,云瑾就喜欢站着:“你身子骨不好,要坐你坐。”

    夫人不坐他也不坐,他老当益壮,身子骨贼好,还能刚柔并济打太极。

    看他突然耍起了太极,云瑾字里关切,语调里都没眼看:“你可悠着点,当心着点,腰别闪了。”

    “……”曾拥有后宫三千佳丽的龙文胤,表示这夫人太难哄了。

    时间临近晌午,阳光越来越烈。

    龙文胤已经受不住坐在石椅上喝茶了,云瑾却还是站着,翘首以盼。

    看着她听到一有动静就往外头瞧,每次瞧后就随之暗淡下去的眼神,龙文胤心疼,几次安抚想让她进屋去,但云瑾就是不愿,非要在这一眼就能看到外头的院里等。

    很快晌午过了,二老终归是没等来新婚燕尔的儿子和儿媳,倒是等来了另外个儿子和准儿媳。

    “娘!娘!”大老远的,龙孝泽人未到,声先到。

    他拉着青凌一路小跑过来,两个脸上都热出了汗。

    龙孝泽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兴冲冲地说:“娘,我和小师妹商量好了,我们也要成亲。”

    云瑾像是没听到,她拿锦帕给青凌擦汗:“慢慢的路不走,非要跑,瞧这汗给出的。”她怪嗔扫了龙文胤和龙孝泽一眼:“你们爷俩就一个样,毛毛燥燥,不让人省心。”

    龙文胤:“……”关我什么事?

    俏媳妇见公婆,平日里个性张扬的青凌,那叫一个羞答答,说话声音都小了好几个分贝:“没事儿伯母,我自己来。”

    小姑娘害羞,云瑾把锦帕给她自己擦,这才看向龙孝泽:“要成亲?”

    “嗯嗯,是啊。”龙孝泽脸上的喜悦盖都盖不住:“娘能不能给我们挑个吉日?越快越好。”

    他自说自话:“不过也不用很快,还要点时间筹备,总之就是不要快也不要慢,适中就好了。”

    云瑾“嗯”了一声,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就是接下来的举止挺迷的,她叫上两个丫鬟,又拉上青凌直接就要出门。

    一脸懵逼的龙孝泽跟上。

    云瑾让他站住:“你跟来做什么?”

    龙孝泽懵逼再懵逼:“你们去哪儿?挑吉日吗?我也去。”

    云瑾板着脸,很严肃:“不许去,跟你爹在这里呆着。”

    她转身走时,眼眶微红,青凌看到了:“伯母……”

    云瑾笑着,眼里仿佛装了一整个春天,暖融融的:“傻姑娘还叫伯母呢。”

    青凌脸微红,偷瞄了龙孝泽一眼,见他欢喜又期待地点头,她忸怩了一下,叫人:“……娘。”

    “走,娘带你上街买首饰去。”云瑾的笑容很暖很慈爱,但还好像还夹着丝丝落寞和感伤。

    青凌是的懂事的姑娘,不究不问:“好。”

    眼见着准媳妇就这么被带走了,龙孝泽脸上的喜没有了,笑也没有了。

    “我娘这怎么回事?”他看向他老爹:“爹,是不是你又惹着娘了?”

    什么叫他又惹着了?龙文胤一脸山雨欲来,一脑袋给他敲下去:“臭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龙孝泽嗷嗷叫:“我提哪壶了啊。”

    顶了大半天日头,龙文胤火得不行,又敲他脑袋:“什么时候提娶媳妇不行,偏偏这个时候提。”

    龙孝泽跺着脚,叫得更大声了:“我娶个媳妇还不行了?还有没有天理啊?”

    龙文胤哼声:“臭小子,往后娶了媳妇敢忘了你娘,看为父不打断你的腿。”

    话罢,他甩袖进屋,孤留龙孝泽一人在原地犯懵:这哪里是他娶了媳妇会忘了娘?分明是他说娶个媳妇,爹娘都不待见他了。

    龙孝泽心态很好,很快就自我安慰:管他呢,娘不是亲娘,但爹是亲爹,总归都是血溶于水,怎么着他都还是他们的儿子,媳妇他定是要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