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 第六百二十三章、 捉妖
    来到了那个山洞前,篝火残堆犹在,战斗的痕迹也依稀可见,但没有人,也没有尸体。

    齐鹜飞问元小宝:“小宝,你接六道仙人回来的时候,有没有经过这里?”

    元小宝说:“经过了,但那时就已经没人了。”

    范无咎说:“会不会是被野兽吃掉了?”

    齐鹜飞摇头道:“不会,如果是野兽吃人,会留下痕迹的。”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现场,回忆着他们走的时候现场的样子。

    火堆中有一只已经被烧焦的头骨,那是马非象的头,被文不武砍下后滚进了火堆。

    但马非象的尸体不见了。

    没有任何野兽拖拽留下的痕迹。

    齐鹜飞首先想到的是尸体被他师兄金包银埋了。

    但是附近地上也没有发现掩埋的痕迹。

    在埋葬山魈的时候,金包银和圆觉各自露过一手,很明显,金包银还做不到挖坑埋人不留痕迹的程度,除非他细致地修复了痕迹。

    齐鹜飞又想起了文不武。

    当时文不武已经疯了,他们和魔孚战斗的时候,金包银和文不武之间发生了点什么事情,似乎是金包银误伤到了文不武,然后给文不武吃了丹药。

    因为注意力一直在魔孚身上,所以只是眼角的余光瞥到,齐鹜飞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

    他问了其他人,和他差不多,都没看清,随后就发生了魔孚抗着文小曼尸体逃走的事情,他们都追了上去。

    “金包银……”

    齐鹜飞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过也对叶问天还活着多了一丝希望。

    但是如果金包银带走了叶问天,那么马非象和文不武呢?

    至少他不可能带走马非象的尸体。

    齐鹜飞来到了马非象刚才躺尸的位置,再次仔细在地上搜索着。

    因为心中有了想法,这一次很快就有了发现。

    泥土中还残留着一点渗入土层的水渍。

    齐鹜飞用手指沾了点泥,轻轻捻了一下,放到鼻子变闻了闻。

    是化尸粉!

    和他身上的从图拉翁那里得来的一模一样。

    金包银和密云宗有来往,至少和图拉翁有来往。

    齐鹜飞又想起了那瓶万花露,那个瓶子和竹花的解药瓶子极其相似。

    他又走到最后一眼瞥见文不武的那个位置,同样在地上找到了残留的化尸粉化尸后的残迹。

    “师兄,发现什么了吗?”小青看他如此谨慎认真的样子,问道。

    “文不武已经死了。”齐鹜飞说,“小天应该在金包银手里,我们小看这个人了!”

    ……

    陈光化站在盘丝岭山脚下,抬头看去。

    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山门,三间四柱,前后石鼓夹抱,左右焰柱冲天,下设栅栏门,上顶承露盘,盘上瑞兽望天,中间牌匾上三个大字:

    盘丝岭

    山门后一条崭新的宽阔石阶砌成的山路蜿蜒向上,如白蛇穿林,隐入半山腰的密林之中。林间隐约可见一角飞檐,可知那是一座巨大的宫观。

    “这才多久,黄花观还真是越来越气派了啊!”陈光化眯着眼睛说。

    “这也不算多气派吧?”

    站在陈光化旁边的治安处长禹经武没看出什么名堂来,一座山门、一条山道而已,哪个宗门没有?要说气派,那些动不动就周回千里的远古洞天才叫气派,洞天内外大山大泽,宫阙连片。

    这盘丝岭?怎么看怎么像个穷寨子。

    陈光化摇了摇头:“你刚来不知道,半年前,黄花观还又小又破,连条像样的上山的路都没有,山上就一座破观,要是不说,谁会知道这是一千多年前百眼魔君的地盘?”

    “哦?那这半年时间,怎么就变成这样了?”禹经武好奇道,“我听说这半年无机子都不在,齐鹜飞是黄花观的实际掌门。这么大一座山要改造,需要不少资源吧?”

    “那就要问秦玉柏了。”陈光化轻哼了一声,“齐鹜飞这小子是有点能耐,不可小觑,但若没有城隍司的扶持,他就是孙悟空,也玩不出一个花果山来。”

    禹经武点点头,显然认同陈光化的话。

    “司长,盘丝岭真的有我们要找的东西?”

    “你觉得秦玉柏为什么要花那么大心思扶持黄花观,培养齐鹜飞?”

    “你是说……”

    “黄花观少说也有一千多年了,就算从无机子重建黄花观开始算,也有几百年了,秦玉柏为什么过去不去扶持黄花观,偏偏在这时候扶持?哼,这只老狐狸,我和他打交道不是一年两年了。没有好处,没看准的事,他是不会干的。一百多年来,他始终压我一头……”

    不知是因为夜凉,还是想起秦玉柏压他一头的事,陈光化忽觉有些头疼,摸出一只花露瓶,手指按住瓶口,倒出一滴花露水,轻轻抹在太阳穴上。

    花香弥漫在夜色中。

    “这七绝山的万花露还真是不错。”陈光化忽然笑了起来,举着手里的瓶子说,“经武你知道吗,这瓶万花露还是齐鹜飞送给我的。”

    “万花露不是七绝山的东西吗?”

    “七绝山的文不武凑热闹上盘丝岭,送了一瓶万花露给齐鹜飞,齐鹜飞扭头就送给了我。”

    “这小子还拍过你马屁?”

    “呵,他哪是拍我马屁,他是膈应我呢!”陈光化冷笑道,“真要拍我马屁,就不该送万花露,而是送风月丹给我。”

    “也许是这小子没经验呢。”

    “他会没经验?鬼着呢!”

    这时候,有人过来汇报:“司长,禹处,山上法阵没有启动。”

    “哦?”陈光化有些意外,“确定没有启动,而不是陷阱?”

    “确定没有。”那人回答道。

    禹经武说:“司长您是不是太小心了,就算有法阵也不用怕它。”

    陈光化摇头道:“盘丝岭能屹立至今,靠的就是山上的法阵。无机子别无长处,就是擅长弄这些机关数术。照理说齐鹜飞不再盘丝岭,法阵更应该开着才对。他不开法阵,倒让我不好办了……”

    “司长,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上不上山?”来人问道。

    “上,当然上山。”

    陈光化下定了决心,当先越过山门,沿着石阶拾级而上,穿过半山腰新建的外院,沿着原本隐蔽于阵法之中,现在完全敞开的山道继续向上走,很快就看到了那棵老榆树和黄花观的门头。

    禹经武抬头看了看,说:“这棵树倒是有点年头了啊!”

    “怎么样,这里风水不错吧?”陈光化笑道。

    禹经武又看向门头上黄花观的石牌和两旁的对联,感受着上面隐约残存的法力气息,不自觉地念出来:“黄芽白雪神仙府,瑶草琪花羽士家!好句!好字!”

    陈光化说:“传说这是当年创观的人写的,一千多年了。”

    禹经武说:“黄花观当年的观主百眼魔君不是一只蜈蚣精吗?看这手笔,怎么一点妖气也没有,反有种空灵仙气,一千多年了,还凝而不散。”

    他们正说话的时候,观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一条老黄狗从门里冲出来,对着他们汪汪的乱吠,吠声在夜里传出去老远。

    陈光化和禹经武当然不会被一条狗吓到,不过这大半夜的,也够煞风景。

    身边的属下走上前,喝一声:“去!”

    这人在治安处也有接近二品的修为,一声怒喝,别说一条狗,就是头狮子,也能吓破了胆。

    但这条老狗却一点也不怕,反而叫得更响更凶了。

    那人本想在领导面前表现一下,不想这狗如此不识抬举,脸上挂不住,上前伸手就要去擒拿,却又被老狗跳开了。

    陈光化阻止道:“行了,黄花观好歹也是传承了几百年,宗门护犬,不是市井土狗可比的。”

    那人被领导训斥,红了脸退了回去。

    老狗还在叫。

    汪汪汪……

    禹经武说:“这狗忒烦,宰了吧?”

    陈光化不置可否,他一直看着门里。

    轻盈的脚步声传来,门里走出一个年轻女子,到了门口,朝他们看了一眼,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何故深夜来此?”

    陈光化看了她一眼,似有些意外,像是回答,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齐鹜飞带着两个师妹一个徒弟去了狮驼岭,山上除了陆承,还会有谁呢?让我来猜猜,你是龙宫来的那条美人鱼?”

    “不对,不对!”他又摇了摇头,“你没有久居深海龙宫的脱俗之气,而且你也身上没有妖气,你是人类。你就是,上山没多久的那个小雪姑娘吧?”

    “我是小雪,你又是谁?”

    陈光化没说话,旁边的一个属下就帮他说了,略带些傲慢而凌厉的语气说:“这是我们虹谷县城隍司的陈司长和治安处的禹处长。”

    小雪心里早就知道他是谁,所以也并不惊讶,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说:“原来是陈司长,深夜造访不知有何贵干?我家掌门和少掌门都不在,若无急事,就请回吧。”

    刚才那个赶狗未成的属下,在狗身上失去的面子,想在这女人身上找回来,便大声呵斥道:“你女子怎么这么不懂规矩,陈司长在这里,快叫你们管事的出来迎接!”

    “呵,好大的官威啊!”小雪并未被他吓着,她跟着冬月在雪琴楼那么多年,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冷笑一声道,“现在都什么年月了,敢问我不懂什么规矩了?莫非要铺上红地毯,摆上大红花,请司长走上一圈,再叫几个小报记者来好好报道一下司长不辞辛劳,半夜上山考察民情的丰功伟绩?”

    “你……”想拍马屁的属下为之语塞,想要发作,忽然感到两道目光如利箭射来,瞥见治安处长铁青的脸色,不由打了个哆嗦,低下了头。

    小雪又道:“我听说现在天庭正在深化改革,大力提倡为民办实事,过去是最多跑一次,难道现在一次都不用跑,还深夜上门服务了?这改革的步子有点大了吧?”

    “好一张伶牙俐齿!”陈光化并不生气,呵呵笑道,“小小的盘丝岭,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小雪说:“陈司长说笑了,您深夜带人来,不是来向我一个小女子示威的吧?若是没什么大事,就请回吧,”

    陈光化背着手不再说话,似乎和小雪这个小女子说话会掉了身价。

    旁边的禹经武心领神会,开口道:“行了,我们不为难你,叫陆承出来吧。”

    小雪说:“陆先生出门办事去了,不在观里。”

    “哦?那么刚才那些话是谁教你的?”禹经武忽然目光一寒,身上散出几分威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说的话,都是别人教你的。你精气未盈,神气不满,连筑基入门都没完成,面对我们能不慌乱已经很不错了,说不出这番话来。”

    小雪微微一愣,被人看穿,又被对方气势一压,目光有些闪烁起来,声音也小了不少:“没人教我。”

    “没人,那就是妖了?”禹经武脸色一沉,说到妖字的时候刻意加重,“我们接到举报,盘丝岭上有妖物出没,为了虹谷县百姓安危,特来搜山。”

    “禹处长开什么玩笑,盘丝岭哪来的妖?再说了,你们要搜山便搜山,我也拦不住你,来黄花观做什么?”

    禹经武说:“妖物很可能逃进了黄花观,所以我们要入内一搜。”

    “妖怪再笨也不会逃进观里来吧?

    “有没有妖怪,我们一搜便知。如果没有,我们马上就走。”

    “黄花观好歹是一地宗门,你们说搜就搜,有点不合适吧?”

    禹经武一抬手,金光一闪,抖开一张虚空符令:“这是搜查令,你让开。”

    见他们拿出了搜查令,小雪无奈,只好让开。

    城隍司的人正要进观,老黄狗忽从一旁跳过去,拦在了观门口,朝他们狂吠起来。

    “贱狗,找死!”

    刚才因为狗而在领导面前丢了面子的属下终于找到了出气的机会,就要出手打狗。

    忽听观门内传来一个声音:“住手!”

    一个女人从观里走出来,身材曼妙,极尽妍态,陈光化也算是阅人无数,此刻也不禁眼睛一亮。

    “我就是妖,你们要抓的是我吧?”

    禹经武盯着她看了半天,说:“这就是跟随龙宫六太子来的那条美人鱼了吧?果然是绝色!不过我有一事不明,六太子都已经回去了,你为何还留在这盘丝岭上呢?”

    “这与你有什么关系?”乐姬说,“你们是来捉妖的,那就把我捉了去吧。”

    禹经武哈哈一笑:“你是龙宫太子的宠姬,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怎么会抓你呢?”

    “既然不是抓她,那就是抓我了?”观门内又走出一只狐狸来,“禹处长,我可是在你们那里正式登记过的,有证书哦!”

    禹经武有些为难的样子,忽听旁边的陈光化冷冷一笑:“我们的职责是保境安民,不管是龙宫宠姬还是别的什么,只要是妖,只要没登记,自然要抓回去。按规章办事,就算龙太子来了,也没什么可说的。”

    “是!”禹经武一挥手,示意手下去逮捕乐姬,然后又问,“司长,那这只狐狸……”

    “登记过的,当然不能抓。但要查一查有没有打抗魔针,别让有些人钻了空子。我们要对虹谷县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负责!”陈光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