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第2364章 窘迫时刻
    王伦往胡怜瑶手指着的地方看了看,借助隐约的月光,发现一棵大树的根部附近,的确有着一个树洞。

    “胡道友去那休息吧。”王伦没有多说。没想过要和胡怜瑶一起去挤那个树洞。

    “王道友也进去吧,我看过树洞了,里面空间宽敞,不用来打坐修炼只睡觉休息的话,空间足够大了。”胡怜瑶邀请着王伦一块进去。

    这可不是只能睡树洞才有的选择了,王伦看向了对方,摇头:“这外面也不错。”

    见王伦并不“上钩”,胡怜瑶甚至怀疑起自己的魅力来。她的话已经说的很直白了,邀请王伦一同进去,那就代表王伦可以选择不一个人单独睡。

    王伦不可能听不懂。

    难道是在装?

    等着自己更进一步的直白表示?

    反正胡怜瑶决定要在见到古道阻之前,先“搞定”王伦,让自己有被王伦看上的地方,别管是身体也好,柔媚的气质也好,还是能让男人飘飘欲仙的媚术本领也好,总之现在就是很好的机会,不能因为王伦的草草拒绝就直接放弃。

    “在外面休息肯定不如在里面休息的好,也许王道友是顾及男女之嫌吧,若不这样,头半夜由我在外面值守,道友累了一天了,可以放心在树洞内睡觉。”

    胡怜瑶明智地改变了策略,换了一种方式,但同样还是拥有着“拿下”王伦的机会。

    王伦并非看不出来胡怜瑶的意思,完没往这方面想,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好好休息一番,王伦点头道:“行,前半夜烦请胡道友值守,后半夜换我值守。”

    确实得有一个人留在外面值守,那样的话,睡树洞内的另外一人就能几乎完没顾虑地呼呼大睡了。

    “没问题,道友先请,我去警戒了。”

    胡怜瑶说罢,朝王伦笑了笑,飞快离开了原地,到了附近一处高地,开始了值守。

    王伦钻进树洞,发现里面确实很干燥,便用法力将里面清洁了一番,也没有去外面采集干苔藓铺上,靠在了树洞的洞壁上,舒舒服服地放松着四肢,只留极小部分心神用于警戒,很快就进入了香甜的睡眠中。

    在这里,除了自己就是胡怜瑶,而后者不可能暗中对自己下毒手。外面有胡怜瑶值守,应该是出不了事,自己可以安心休息。

    外面,胡怜瑶待在高地,内心没有什么思想斗争。既然决定了主动委身于人,哪怕只有一夜的露水之缘,只要能够抱住王伦的大腿,那就完值得。

    她打算先让王伦多睡一会儿,不打算在王伦正常休息的时候“打扰”对方。

    行动的时间点,就是王伦和她即将换班的时候。

    胡怜瑶注意着时间,一晃半

    个时辰过去,四周只有鬼风在作祟,还没有鬼将鬼王在附近出现,胡怜瑶乐得如此,起码现在还能够暗中运转法力炼化疗伤丹药的药力,加速伤势的复原。

    当估摸着快到和王伦换班的时候,胡怜瑶慢慢回到了树洞旁边,倒也没有主动进去,而是在几分钟后听到感知到王伦醒了,大概正要从树洞里出来了,胡怜瑶这才哆嗦着娇躯一头跨进了树洞。

    “外面好冷啊。”

    胡怜瑶娇声说着,此刻法力部停止了运转,完就像一个被深夜寒冷冻着了身体的弱女子,进了树洞后胡怜瑶的娇躯直接朝王伦身上靠。

    “冷,真冷,王道友,小女子想和道友挤一挤。”

    胡怜瑶不由分说,就要抱紧王伦了。

    在进树洞前,胡怜瑶还有过准备,手上攥着一块能发光的石头,此刻亮光在小小的树洞内发光,亮度不是很大,但就是这种朦胧的光线,也能让王伦看得见自己。

    胡怜瑶知道自己此刻襦裙的样子有些乱,领口被拉低了,一侧肩膀也露了出来,玉肩浑圆洁白,充满着诱惑力,再加上自己的万种风情,这般主动投怀送抱,估计换哪个男修都会想着不吃白不吃,干脆将自己吃干抹净了吧?

    本来就接受了主动委身给王伦的打算,胡怜瑶倒是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娇躯就要投入王伦的怀中,也能感觉得到王伦身为强大修士的雄浑气息。

    估摸着,王伦应该也能够感觉到她的柔媚气息吧?

    胡怜瑶这样想着,嘴上喊着“冷啊冷”的,上半身有意朝前倾,拉低的领口暴露出一大片雪白,觉得这一次哪怕王伦是木头人也得动心。

    但没想到下一刻,胡怜瑶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横亘在了王伦和她的之间,她想凑上去,却无法突破这道力量。

    “胡道友,麻烦让一让,我要出去值守了。”

    王伦冷冷的声音也传入了她的耳中。

    这话让胡怜瑶愣住了,还没有往尴尬这方面去想,想着的是为什么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王伦竟然不搭理,难道自己就真的这么差劲,这么没有魅力?

    不服输的心态,再加上最重要的是还想着要通过显现自己的价值来抱住王伦的大腿,胡怜瑶没有直接让开,轻咬了一下嘴唇,犹豫了片刻后开口道:“王道友,我没任何目的,就当我这么做是为了报答道友的救命之恩吧,道友尽管痛快便是,不必有任何心理负担。”

    王伦听到这话,没什么情绪波动。胡怜瑶说的再露骨,他也不会有任何想法。

    倒是不能让胡怜瑶继续说下去。光胡怜瑶继续在他面前风情万种,其实都是他的失职。

    “胡道友,出去,我不再多说了。”

    王伦的

    声音变得更加冰冷。

    胡怜瑶感觉到了一股寒意。这寒意让她清醒了过来,瞬间尴尬万分。

    王伦压根没想过要和她云雨,而她之前的话那么直白露骨,此刻尬到了极点。

    “对……对不起。”

    胡怜瑶逃也似的,飞快从树洞中退出来,脸上发烫,窘迫到不行。

    王伦出来了,去值守之前和胡怜瑶说道:“胡道友尽管休息,天亮后就出发。”

    胡怜瑶又进入了树洞中,此刻除了窘迫,终于还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有多坏事了。

    自己在王伦眼里面,估计就是一个卖身来换取利益的下贱修士了吧?

    “不该这么做的。”

    “我这是作践了自己,王伦只会瞧不起我。”

    “不行,还得想办法补救。鬼影界崩解在即,末日即将来临,夫妻在大难临头时都各自飞呢,更何况是我、王伦、古道阻这三个彼此没有什么交情的人?若想王伦能带上我,至少得显现出我的真正价值。”

    胡怜瑶自从失去了七彩香缎这件圣器法宝后,就不再心比天高,知道光靠自己一人,几乎不可能从鬼影界离开,自己得倚仗王伦或者古道阻才行。

    坐在树洞内,胡怜瑶边休息边想,一晃到了天际露出了鱼肚白的时候。

    “王道友早,”出来后,胡怜瑶主动和王伦打招呼,尽量装作之前什么尴尬的事都没发生过,“我们现在就出发么?”

    “对。”王伦点头。

    眼下要带着胡怜瑶去找古道阻,倒是不需要甩下此人。

    王伦虽然只应了一个字,胡怜瑶发现王伦表情平静,态度上没有明显变恶劣,松了口气。

    和王伦结伴飞行、赶往紧急汇合点的路上,胡怜瑶将之前睡树洞里时候想到的建议,和王伦说了。

    “王道友,之前听道友说过,鬼影界部分鬼王擅长幻象攻击,抵御此等攻击需要强大的心力,但也离不开一些特殊技巧的辅助,我在想我们要离开鬼影界,免不了要和各大鬼王厮杀,在面对鬼王其他的攻击方面,我不在行,但在破除幻象攻击上自认为有一点点的心得,想和王道友交流一番,有不恰到的地方,请道友指教。”

    胡怜瑶不惜要将一些独到的经验分享出来。天媚司修士擅长媚术不假,但同样地也擅长识破敌人营造出的假象,破除这方面的攻击,毕竟经常利用自身媚态再结合环境营造出旖旎的桃花源假象,天媚司修士如此摸爬滚打,也练就了识破别人的本领。

    这里面就有一些特殊的技巧,有些是师门教的,有些是自己领会出来的,这些技巧几乎不会说给外人听,胡怜瑶也是没办法,发现现在只有这项价值适合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