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修真小说 > 超脑太监 > 第1122章 创法(二更)
    李澄空看看她。

    袁紫烟道:“老爷,我真不想练剑法。”

    “剑法就那么难练?”

    “我更喜欢指法,尤其是老爷所创的指法,奥妙无穷,练着更有趣。”

    她更喜欢空着手,不喜欢带剑。

    更重要的是,她如果带剑,虚空大挪移的时候就没那么自如自在。

    当然,比起带着剑,她更喜欢双手拨动,置人于死地的感觉,比出剑更直接干脆。

    “好吧,让智艺过来看看。”

    “要不然,我再回去看看那幅图?”

    李澄空摇摇头,伸手轻划。

    指力透出,落到了头顶上,随即石粉簌簌落下,待不再落石粉之际,一幅大河滔滔图已然出现。

    李澄空停了手。

    “……佩服。”袁紫烟赞叹,仰头盯着大河看,片刻后便恍惚过去。

    李澄空叼起她皓腕,待她气息微弱时,送过去一道气息,将她弄醒。

    “吁……”她长长吐出一口气,讶然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微笑。

    “老爷,你这图不一样呀。”

    “嗯,稍微改良了。”

    “……没那么难受了。”袁紫烟满意的点点头:“老爷英明。”

    虽然没那么遭罪,没那么痛苦,但精神仍旧增加了一丝丝,效果不差。

    这便是老爷的可怕之处。

    仅仅在这一会儿功夫,已然洞彻了大河滔滔图的玄奥,而且加以改良。

    自己也算是冰雪聪明,处于世间聪明人一拨里,可到现在还没能弄清楚其中玄妙,只知其妙,不知为何妙。

    更别说加以改良了。

    李澄空道:“此图每天观三次即可,超过三次便没什么效用了。”

    “谢天谢地。”袁紫烟松一口气。

    还好只观三次,要是多了,即使没那么遭罪也承受不了,痛苦就是痛苦。

    “老爷。”徐智艺的声音响起。

    她闪现在山洞内,冲袁紫烟笑一下,清亮眼波便被牢牢吸在了剑谱上。

    李澄空也负手看向剑谱,袁紫烟低声道:“老爷,那我先去啦。”

    “嗯,去吧。”

    袁紫烟化为涟漪消失无踪。

    她很好奇这剑法的威力如何,却不急,知道徐智艺会告诉自己。

    李澄空静静等着,看着她目眩神迷,难以自持,不由的微笑。

    冷静自持的徐智艺难得露出如此模样,显然这剑法让她赞叹神往,不能自拔。

    他仔细揣摩着这套剑法,在脑海里推衍修炼,一眨眼功夫,已经将剑法练成。

    这套剑法玄奥,即使奇才,想修成也需要一段时日,李澄空却在眨眼之间便成。

    随着他武学知识的丰瞻,越算倚天的威能发挥到了最大,越来越惊人,对一门武学的领悟之快已经超乎想象。

    常人一年半载,他须臾片刻便能成。

    练成之后,他开始反思,寻找这套剑法的缺陷,寻找这套剑法的弱点。

    通过他博大精深的武学见识,真让他找到了这套剑法的缺点,然后细思弥补之法。

    他开始修改这套剑法,将其威力增强,弥补其缺陷,然后将难度降低。

    这原本便是一个矛盾的过程,偏偏被他克服了矛盾,硬生生的弄成。

    新的剑法更容易练成,也威力更强,弱点更少。

    世间没有完美无缺的武功,这剑法也一样,但想抓到这弱点,除非对这剑法熟烂于心。

    其他人碰上这剑法,只有吃瘪的份儿,即使是世间最顶尖的大宗师也一样。

    李澄空已经完成了剑法修改,徐智艺仍旧沉浸在剑法之中无法自拔。

    他没有打扰徐智艺。

    虽然这套剑法需得修炼,要让徐智艺练新修改的剑法,但并不意味着徐智艺参悟这套剑法就是浪费时间。

    这套剑法是源,参悟之后,再练修改过的剑法,事半功倍,才能彻底领悟其妙。

    时间缓慢流逝,月亮升起,石洞里由月华形成一道乳白光柱,徐智艺目不转睛的盯着剑谱。

    李澄空站在她身旁,已然入定,不管时间流逝。

    待他悠然醒来,徐智艺也轻轻颤一下,身子缓慢的动弹,好像生了锈的机器开始运转。

    “老爷,过了多久?”徐智艺明眸中闪烁着剑华,锋利宛如实质。

    李澄空睁开眼:“五天。”

    “不好,误了大事!”

    “有何大事?”

    “正在搜集一个王府仇人的踪迹,正在紧要关头!”徐智艺蹙眉道:“老爷,我要先回去!”

    “不急。”李澄空摆摆手道:“姑且放一放,先看这剑法吧。”

    “我已经领悟了此剑法。”徐智艺轻叹一口气:“果然是惊绝的剑法。”

    “与幽冥剑法相合,如何?”

    “两者并不是一路的。”徐智艺想了想:“幽冥剑法杀气更重,它的杀气反而没那么重,但更阴毒。”

    “我已经将两者相合。”李澄空道:“可将幽冥剑法的煞气根除,不再影响你心境。”

    他一直在担忧徐智艺的心境。

    幽冥剑法对人的影响是无声无息的,日积月累的熏陶,最终形成无法逆转的影响。

    他尽管传给徐智艺定神之法,清心宁神之玉佩,可还是没办法彻底根除。

    每施展一次幽冥剑法,她的心境便变化一丝,而且是不可逆转的变化。

    他一直在想办法根除,偏偏一直没找到办法,从这套剑法上找到了灵感。

    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修改创编出一套新的剑法,可后来心思再动,花费了这五天时间,把它与幽冥剑法相合而成一套新的剑法。

    比先前修改而成的剑法更精妙几分,也彻底消除了幽冥剑法的后患。

    他现在无事一身轻,脸上自然的放松,带着笑容,甚至王府的仇人也不放心上。

    比起拔除徐智艺的心魔,王府的仇人便不足挂齿了。

    “老爷,这两套剑法……”徐智艺蹙眉。

    这两套剑法明明是风马牛不相及,不管原理还是路数,都是截然不同的。

    怎么可能硬生生融合成一套剑法?

    李澄空轻笑。

    他出现在徐智艺的脑海,手上忽然出现一柄剑,站在青莲上轻轻挥剑。

    剑光漫天,映照她脑海。

    片刻后,他收剑坐到青莲上,开始解说剑法之妙,然后渐渐消失。

    徐智艺心神回归,恍然大悟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笑道:“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他袖子一挥。

    周围石壁簌簌落下石粉,石粉落下,剑谱消失,石壁变成了光滑如镜。

    徐智艺与李澄空回到南王府之后,匆匆离开,去往她处理事务的府邸,接到了自己一直在追索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