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历史小说 > 宋北云 > 667、五年2月4日 雨
    抵达辽新都前一日刚巧是立春,天公如规划好的一般,上来就是一场连绵不断的阴雨。

    雨不大却如幕如帘,加上道路泥泞,实在没法子继续赶路了。

    小宋此刻虽然心急如焚,但却也是没什么更好的法子,只能坐在驿站中拿起一本书心不在焉的看着。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即便是不用穿越前的那些知识,他现在去给人当老师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但他始终不肯收徒,即便是已有人把孩子推到了他面前也是不行。

    即便是张清,也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叫师父,两人其实只有师徒之实却无师徒之名。

    倒不是他故作清高,而是他始终觉得自己还远远达不到能教导他人的地步。

    福王可以、赵相可以、陈饲陈少保可以,他宋北云不行。说他谦逊也好说他不自信也罢,总归是还没有到那一步,兼职的东宫太师也没正儿八经的给太子上过一天课,倒是自家那个狸猫换太子来的狗蛋却整日开始带着太子和暖玉的女儿在皇宫里到处乱窜了。

    “宋大人,这……这样行么?”

    小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宋回头一看,正看到一个身穿白菜配色女装宫裙的小鱼羞答答的站在那里,他今日从上到下都是女儿家打扮,看着哪里还有半分那持刀杀人的模样,根本就是邻家那个会趴在墙头忽闪着大眼睛等待好哥哥带他去玩的小妹妹罢了。

    “我的天……”小宋放下书起身绕着小鱼转了几圈:“这……你真的,你走出去跟人说你是男人,有一个人相信你,我就把宋字倒着写。”

    “宋大人……莫要取笑。”

    还真不是取笑,因为他本身就比较特别,虽然已是十七八,但一个是因为练的功夫强调敏捷,还有一个也跟从小入宫有关系,阴柔气质是比较重的,所以即便已经是个大人了,但看着其实也就与十五六岁的少女姿态无异。

    这换上一身女装,再将细软的头发这样一盘,发簪这么一插,天王老子来了也得说他是个姑娘。

    “你这……你没在赵性面前这么穿过吧?”

    “没。”

    “那还好。”小宋舒了一口气:“那人心里头有点变态的,你要穿成这样在他面前,保不齐他是要干点什么的。”

    “宋大人,您今日让我穿成这副模样……是要?”

    小鱼的姿态有些扭捏,他其实也不知道宋北云这个狗东西到底要干什么,反正习惯听从命令的他,也不敢去提问更不敢反驳什么。

    “等会你自然是知道的。”

    小宋说着从位置上站起身来,来到临街的窗口,看着外头络绎不绝的商队:“辽国的经济命脉在大宋手上,大宋的资源命脉在辽国手上,真是有趣啊。”

    说完没一会儿,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接着脸上露出了笑容:“来了。”

    说着他转身朝门外走去,而小鱼紧随其后一起来到了驿站下的大厅。

    这时刚巧外头走了几个商人打扮的人进来,他们在驿站中环顾一圈,眼神掠过精心打扮的小鱼,径直停在刚下来没多久坐在桌前正准备吃饭的宋北云身上,接着他们不动声色的取出一张画像对比了一下,然后跟四周围的人点了点头后便吆喝起来:“驿丞,给弄些好酒好菜来,吃完我们好去办事了。”

    而小鱼这时本能的将手探向了左腰处,但发现随身的短刀并没有带下来。

    “这些人是探子。”小鱼眯起眼睛小声对宋北云说道:“宋大人,他们在核对你,需要不需要……”

    他说话时手上摆出了一个抹杀的手势,但凡是宋北云点一下头,这几个人就不可能走出这个驿站。

    小宋抬起眼皮,拿起一枚枣子塞到了小鱼嘴里:“我知道。”

    “您知道?”

    “当然。”小宋笑了起来:“你忘记辽国皇城司的祖师爷是谁了?”

    这么一说小鱼才想起来,这辽国的皇城司居然也是宋北云带出来的,虽然不像是大宋那边是他亲自带起来的,但一些机构和重要的人物可都是在宋国学习过的。

    所以这一套流程天底下没有人比小宋更加熟悉了,这帮人就是来找人的,他们先是在外头马厩里借着拴马的功夫查看是否有符合条件的马匹或者马车。

    如果有,就会做好标记并进入屋中,想办法核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如果是犯人的话他们会蹲点蹲防,等待时机。而如果是重要人物的话,他们一部分会立刻折返回去通报一部分会留下来想办法跟这个人搭话同行。

    果不其然,那几人吃饭吃到一半,有人便起身以有急事为名跑了,而剩下的几人突然哀叹了一声,一拍桌子说道:“喝个酒也不痛快。”

    说完,他故意抬起头环顾四周并妆模作样的将视线停在了宋北云脸上。

    “这位兄弟,若是不嫌弃,一起来喝上一杯?”

    这个套路其实也是分不同情况的,如果目标人同意,自然是顺水推舟。若是不同意他们也是有法子的,那就是以北人豪爽为名,半推半就的蹭过去,摆出一副大家都在旅途中,还会亮出自己是正规队伍的信物。

    而这里分他们是拿人还是护人的,就从他们的称呼中可以看出来,若是他们是拿人的,他们的自称便是“哥哥”,比如“哥哥与你喝上几杯”“哥哥这几日也是忙碌的很”这样的话。

    若是护人的,他们上来并不会自称而是称呼对方为大兄,不管对面年纪几何,都会尊一声。

    果不其然,没多一会儿,那人就端着酒壶来到了宋北云面前,一脸爽朗笑容的问道:“这位哥哥,一起来喝上一杯?你看这鬼天气,一个人喝酒可是寂寞的紧。”

    说着他也看到了坐在小宋对面的小鱼,明显是吃了一惊,但很快就调整了回来,笑着问道:“这位哥哥,还不知这小姐如何称呼?”

    小宋眼睛一翻,笑了起来:“家妻。”

    当时那一声出来,小鱼浑身一颤,眼眶顿时红了一圈,但他很快就低下了头,不让人看出自己的窘迫。

    “失敬失敬,原来是嫂嫂。”

    而他在说这句话时,一只手背在身后快速的打了几个手势,接着另外一桌上的某个人也起身匆匆的跑了出去,转瞬消失在了薄雾的雨幕中。

    小宋侧过头看了一眼也是满脸笑容的说道:“那承蒙这位不弃,那我便陪你喝上几杯吧。”

    “可是多谢。”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位探子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宋北云的嘴是什么嘴?那是他能扛得住的?好几次他差点都说漏了嘴,最后只能告罪说不胜酒力颤颤巍巍的上楼休息了。

    小宋看到这人的模样,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又看了一眼小鱼,笑出了声来。

    “好玩吧。”

    “嗯……”小鱼也是甜甜的笑了出来,他虽然老早就知道跟宋北云在一起最是有趣,但没想到他居然还能更有趣。

    驿站的后头不光有马厩,其实还有个小赌场。小宋吃了饭之后,带着小鱼在里头玩了几手,倒是输了些钱,但玩嘛,开心就好。

    现在这宋辽两国的驿站其实早已经脱离了单纯驿站的作用,因为通商的频繁,这里也从专门供应公职人员发展成为了对外营业之场所,大有招待所的意思,而各地的驿站也都有自己专属的特色,比如在靠近风景名胜那边的驿站中就会有垂钓、赏花之类的玩意,而像都城之外这种规模比较大的驿站,其实隐约都快成服务区了,里头吃喝玩乐一应俱全,若是肯多花些钱,能玩的东西可就多了去了。

    而当小宋在驿站中等雨停的时候,辽新都内一匹快马冒雨冲入,直接便进了皇城中。

    “还有这种事?”佛宝奴一拍桌子:“带了个女人来???”

    “回陛下,确实如此。”

    “混账东西!”佛宝奴顿时暴怒:“难怪一路上磨磨蹭蹭,难怪了难怪了。你说说,那女人长什么模样?”

    “那女子颇为娇小,姿色上乘。十四五的年纪。”

    “十四五!!!???”

    佛宝奴将手中的琉璃盏都摔了,痛骂一声道:“这也是人能干的事?宋北云就该死!”

    说完她一甩袖子,径直回到了后宫中,一进去她就抱起摇篮里的孩子唱起了悲伤的摇篮曲,一边唱一边哭还一边逼逼叨叨的说些奇怪的话。

    正在旁边用金丝绕电极准备做放电试验的妙言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又受什么委屈了。”

    好家伙,这一问可算是在快决堤的大坝上挖开了一个大口子,顷刻间就引爆了佛宝奴的委屈。

    等她带着哭腔说完之后,妙言眯起眼睛说道:“不至于的。”

    “人都带来了,还不至于?他简直就是……就是……”

    “嗯……你先冷静一下,怎么好好的辽国皇帝变得像个怨妇?”

    被这么一说,佛宝奴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她是大辽皇帝!

    说完,她从床底下摸出一个匣子,掏出她已经封存很久的金刀:“老子杀了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