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敌人 > 第34章
    他就和平民们一起喝酒、歌唱……他正陶醉在歌声和美酒中时,突然看见黄屋顶酒肆的门帘被撩了起来,露出一张月亮般的脸,一双清澈动人的眼睛,他一眼就爱上了她,她也一眼就爱上了他。

    第二天他寂寞地站在高高的白石头城遥望山下,无比想念那个眼睛会说话头发会跳舞的女孩。他认为孤独的生活从此发生变化,连夜写出一首情诗献给那个女孩:

    杜鹃来自门地

    带来春的气息

    我和情人相会

    身心无限欢喜

    那个女孩热烈地爱恋着青年,青年也不顾教规,他从尊显的山上走下来与女孩幽会,他俩在草原上跳舞、骑马,在那间有着黄屋顶的酒肆里喝酒、歌唱。青年为女孩写了很多很多情诗,他们以为世人不知,但那些诗已流传到八角街,也流传到白石头城上。

    那天,他送给她一串晶莹剔透的碧玺作为定情信物,那是雪宝顶上采摘出来的灵物,他说见水晶就如见他,每一颗珠子都有生命。她说也要送给他一个礼物,男人问她是什么,她花儿一样笑了,就指了指肚子,说是个小灵童。

    那天晚上男人神情萧瑟。他是个多情有义的人,但他无法摆脱十四岁时命运给他安排的轨迹,他肩负普渡雪域众生的责任,他正夹在京城的皇帝和藏王之间的纷争,贵为至尊的他,其实并不是白色石头城真正的主人。这时候,白石头城上的人们已经开始告诫青年,连北京的皇帝也严厉询责,因为贵为黄教首领,就不应再心生情愫更不能娶妻生子。

    那天晚上女孩流下了比水晶还要晶莹的眼泪,她说她宁肯没有生命也不肯没有他,青年搂着女孩,看着漫漫长夜和长夜里那盏酥油灯,也说宁肯不要至尊的称号也不肯没有她……

    他俩互述衷肠,他俩还跪在酥油灯下,一起对着那串水晶发下誓言:请给我们爱情,哪怕失去生命!

    这串碧玺是用雪宝顶上采摘的水晶制成的,大昭寺里酥油神灯照耀了四十九天,道行最高的喇嘛们唱诵了八十一天……它已具有极高的灵性和法力,传说它可以完成人们一切的愿望,而且这样的愿望会世世代代记忆下来。

    他本是个多情的种子,他仍然和她时时幽会,他甚至想归隐去和她过平淡的一生。这样的消息让人震动,藏住在白石头城里的大喇嘛都来劝他,有人还说北京的皇帝要把他押解到京城。

    女孩的父亲害怕了,赶紧把她带回家。分别前,在那个黄色屋顶温暖的房子里,他对她说会在某一天来看她,他们一起对着水晶发誓:请给我们爱情,哪怕失去生命……

    但直到女孩难产那天,青年也没有按承诺来看她。她知道多情的他总是把寄托放在远方,也许青年已把她忘了。她回想与青年一起温存的情景,低声念着给她写下的一首首诗,她的眼泪一滴滴落在水晶上,她悲愤地对水晶说:

    “雪宝顶上的水晶啊,为什么我要死了,还得不到爱情?法力无边的水晶啊,你能不能生生世世去证明,死亡可以换来爱情!”

    一刹那,水晶在酥油灯的照耀下突然迸射出夺目剔透的光彩,女孩看着水晶,香消玉殒……

    菩空树缥缥缈缈地叙述着这个故事,那个女孩的命运紧紧攫住我的心,我问:“那个青年从此没有回来?即使这串水晶也不能保证他俩的爱情。”菩空树转动着水晶,叹息:“这只是个藏传佛教的传说,当不得真,当不得真,但是那个青年……”

    其实那个青年没有欺骗女孩,那天女孩走后,青年就开始流亡,他足迹遍布雪域所有的湖泊和草原,他仅带着少许随从,却要躲避一千个蒙古骑兵的追赶,但他每天都要写一首诗寄托对女孩的思念: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我细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能与你相遇;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终于有一天,青年被骑兵们抓住并要押解京城。但拥戴这个青年的人们开始四起保护他,在押解的途中他被夺了回来并藏在一座雪山的喇嘛庙里,上千僧兵与皇帝的骑兵在山脚下激战了三天三夜,雪山脚下的驿道被染红了,小河被阵亡的马匹堵塞了。青年在山上遥遥看到,心中大为不忍,他走下山去,自投罗网。下山前,他告诉随从们,把他写给她的诗收集好。

    女孩并不知道,在她含泪而去的时候,青年也身陷绝境。其实骑兵们并没有把他押解京城,而是悄悄由藏北直至青海湖,并在鹭鸟纷飞的湖边,将他刺杀……当时青年正在为她写着一首诗,“心中热烈地爱恋,问伊能否作侣伴?即或死别,也决不离散!”青年死后,传说乘着七匹马拉的车,飞向太阳。

    这是藏传佛教中一个巨变,但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巨变的后面却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凄美绝伦的故事。

    菩空树说:“青年死了,女孩死了,但那串水晶却留了下来。虽然它被当成不祥之物,但真实的秘密却无人知晓,被土司的家族一代代流传下来。在雪域的人们心中,普通水晶也是富有灵性的,它们不仅能够感知主人的意念,而且还会有记忆,把这种意念记忆下来,在同样的情景下它们会发出提示……”

    我打断他,急急地问:“这串水晶是卓敏家的祖传,那个女孩就是她所说的女先祖,但我不信传说中的心愿咒语真有那么神秘的力量,一世一世传下来并影响到卓敏身上。”

    他把手里那串碧玺放到眼前细细端详,晶莹的光刺激着他混浊的眼,他说:

    “我也不知道,这串碧玺真的有那么神秘的力量吗?不过它确实是普天下的极品,它来自藏东圣山的雪宝顶,千万年来采集了日月精华,白石头城里道行高深的巧匠历经三年把它打磨而成,然后又在大昭寺的佛像下,在数百年长明的酥油灯旁,在喇嘛的诵读中,得到了最好的加持和通灵,最终它应验了主人的愿望——他俩死了,但得到了爱情!那个女孩误解了青年,其实那个青年不仅抛弃了尊位,还不惜献出了生命。”

    天色迷离,菩空树倦怠地长叹一声:“青年和那个女孩走了,但也许,那个女孩临终幽怨的愿望真的继续流传下来,碧玺忠实地执行着她的愿望……多少年来,Qisuu書co这个家族只要戴上这串水晶的女孩,都在用一生来证明着她们的先祖临终前的愿望,而且,这个家族开始流传一种神秘的病……有时数代才发病,有时隔一代就发一次。”

    我惊异地看着菩空树,看着水晶:“你还知道多少?卓敏,和这个家族所有的女孩,快告诉我。”

    他想了想,眼睛望着缥缈的远方。

    “知道一点,如果你想听就告诉你——”

    这串水晶一直流传到二十四年前,在那个女孩的故乡,在同样的一座雪山下,一个美丽的女孩坐在白石头上发呆,她有清澈的眼睛和柔韧的舞姿,她有一头黑黑长长如瀑布般的头发,她也戴着一串水晶。

    但她从出生开始就不说话,她可以听得懂别人的话,自己却从不说话。

    有一天,这个雪山脚下突然来了一些拿着工具和颜料的汉人,寂静的山脚顿时热热闹闹起来,有个年轻的汉人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女孩,他问,她是谁。人们就说她是个不祥的女孩。

    一连三个月,这个汉人青年每天都忍不住要看她,他喜欢她,庙里的人们就开始告诫他别理会这个不祥的女孩,她不会说话是因为上天在惩罚她的罪过,自她出生后,母亲就神秘地死去,然后父亲又死去……但他不在乎这些,他还告诉人们“她的眼睛就像会说话”。

    很长一段时间,他就故意在远处吹着口琴,他知道她喜欢听他吹口琴,因为每当他吹口琴的时候,她的眼睛就亮晶晶的,有一次她还趁人不注意悄悄跳起舞来,她的舞姿很好看,连山上的蝴蝶都自愧不如……青年发现自己越来越想念这个女孩,他每天看着庙里的菩萨像时都会想着这个女孩,他睡觉时也会梦到这个女孩在翩翩起舞。终于有一天,这个青年大胆走过去,他和人们打了赌,打赌说他一定能听得懂她的心思。

    他走过去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突然想起刚刚看到的庙里的菩萨,他就说,你和庙里的菩萨一样漂亮,然后他惊讶地听见她居然开口说“听说你会吹口琴”。

    后来他就开始吹口琴,天天变换不同的曲子吹给她听。每当他吹琴的时候,女孩就会随风翩翩起舞,好看得像雪山顶下来的一个仙女……

    女孩和汉人青年爱得非常热烈。她对别人无话可说,但她对他总有说不完的话,她天天为他跳舞,还说要和他一起生很多孩子。他天天用牛角梳给她梳长长黑黑的头发,他还给她画了一张漂亮如菩萨的画像。"奇+---書-----网-QISuu.cO他们以为可以这么一辈子爱下去。

    但这个美丽女孩的家族坚决不同意和汉人通婚,因为女孩的外祖公就是被汉人开枪打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