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敌人 > 第32章
    我把卓敏的照片挂在胸前,每个陌生人都在看我,却露出并不陌生的眼神。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会有清澈如天堂之水倾泻而下的眼神了,这里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眼神。

    也许他们都是天堂的儿女。

    谜底就在眼前。高大气派的白石头房子,但年久失修已然颓败,我站在那道由木材和石头修建的院门前,竟不敢推门而入。我不知什么样的情景等待着我——她头戴小白帽躺在床上?她坐在窗边流泪看着落日?她和老阿妈正在捣酥油茶?她在用雪水给水晶消磁?

    我知道我一推之下,就会翻开一张赌注巨大的底牌,但我必须开牌了。

    ……

    院里寂静得可以听到每一只飞鸟落足的声音,最后一抹阳光印在地下不忍践踏,我猛地推开房门,一个熟悉的样子映在眼前,每一寸毛发、每一处五官、每一丝表情,熟悉得如一张大脑深处的底片浮现眼前。我很想大叫着“卓敏”冲上去拥抱她,却发现,岁月已在她脸上留下所有沧桑的故事,时间已教会她沉默不语。只有沉默,才能表达所有的感悟。

    不是卓敏,是卓敏的老阿妈。她和卓敏长得惊人地相似,像同根生长出来的两朵雪莲花。

    她看着我进来,眼神熟悉,没有一丝惊讶,她甚至示意我坐下来,我怀疑,她已在那张藏榻上等待了我数十年。

    她已在弥留之际。

    ……

    我躺在城里那家简陋的招待所里发着高烧,我觉得肺叶就像要向外炸开一样,我觉得大脑里有无数声音在争吵,血液浓度很高,我忽冷忽热。这是典型的高原反应。

    旅人们在屋外长廊里走来走去,吵闹喧嚣,他们干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人理睬我,没有人知道这间脏旧的房间里有一个从遥远地方来的青年快要死了,更没有人知道他在身体死去之前,心先行而死。

    有一刻,我的大脑突然针刻般清晰。我再次在一个寂静的傍晚走进那个院落,随着飞鸟和阳光的痕迹走进那间由白石头和木材修建的房子。老阿妈沉默地看着我,目光伤感,却是一种海水般的慈悲,我拿起胸前那张照片:“卓敏,卓玛水晶。”

    老阿妈的眼里焕发出一种炙热,她伸出枯萎的手要那张照片,我递给她,她看着,抚摸着,低低地说着一些话,我知道,那是在叫她的名字。

    老阿妈去的时候还紧握着那张照片,我不知道最后时刻她在向我表达什么,我只看见她用最后一丝力气对照片凭空做着一些动作,像是祈祷,像是解脱……

    老阿妈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线索就死了,她走得很平静,但我知道她的内心犹如雪崩般激烈。那天晚上,白石头房子附近的人们纷纷赶来,给老阿妈盖上最美丽的绸缎……我无助地向她死后也依旧端庄的面容跪下,我感到身体立刻就要沙化。

    现在,我躺在那家简陋的招待所里,我的肺叶非常疼痛,但我的脑子足够清醒,我甚至还突然想起卓敏曾在录音笔里对我讲过的故事:

    卓敏的曾外祖公是灵芝最后一个土司,拥有从这片雪山到那片雪山所有的草场、河流和牛羊。

    为了和“金珠玛米”修好,曾外祖公把最小的女儿嫁给了一位从遥远北方来到西藏的解放军团长。婚礼那天远近五百里的土司和头人部来了,酥油灯亮得连帐篷都快透漏了,那股浓郁的青稞酒香,甚至让整连整团的士兵到了第二天中午才苏醒过来。

    老土司亲自主持了这场和“金珠玛米”的婚礼,他当众宣布遇到了一个好女婿,他要和汉人世世代代永远修好。

    但一年后就是“西藏平叛”,解放军团长带领两个营的战士围剿了曾外祖公,并亲手用狙击步枪把老土司从马上打下来。老土司的尸体抬到小女儿的帐篷时已经发硬,她没有说一句话,便昏死在绣着雪莲的七彩地毡上。从此她再也没有对丈夫说过任何一句话,哪怕那天晚上行房事致使怀上卓敏的妈妈时,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这让丈夫觉得很无趣,后来甚至觉得沉默的她很危险,他本来想离婚,但当时的民族政策不允许。

    再后来,老土司的小女儿就得了一种神秘的病死了。死的时候,卓敏的妈妈刚刚出生两个月。

    卓敏的妈妈其实是个孤儿。她三岁时,解放军团长死于一颗流弹,当时他骑着马正准备和警卫员快速通过湍急的“黑水河”,黑水河的浪花声音很大,以至于枪声响起时警卫员都没有听见,一颗子弹从身后穿过他强壮的颈部,枪法神准得甚至没使他流多少血,就死了。

    卓敏的妈妈听得懂大人的每一句话,但她从来不说话。她一直到十七岁才开口说话,开口说话的那天,一个帅气的汉族年轻人正好走过来。

    那个年轻的汉人走过来时眼神亮亮的,对她说“你漂亮得好像庙里的菩萨”,然后阿妈就说话了,“听说你会吹口琴”,那个年轻人就从包里掏出一把银白色的口琴吹了起来,琴音悠扬,传遍雪山每一个寂寞的角落。卓敏的妈妈很开心,脸色红润,灿若桃花。

    卓敏妈妈后来怀孕了,但残存的家族坚决反对她喜欢上一个汉人。而那个卓姓的男人,在一个大雪之夜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卓敏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爸爸,她说曾经梦到过他,但看不清,只是觉得清清瘦瘦的,低着头很多心事的样子。

    我在黑暗中感到有人进来了,我被抬到另一张床上,嘴里被喂了一些辛辣的东西,我感觉一根冰冷的针刺进我的静脉,我睡着了……

    直到我被强制送下了高原,回到北京,也不知道卓敏到底在哪。白石头房子旁边的邻居说半个月前有个早上好像看见了她,但另外的人说其实那是她的老阿妈,她和她阿妈长得如此相像,就像同根而生的两朵莲花,就像一座雪山和它在巴松湖面上映出的影子。

    我曾在白石头房子里匆忙找过有没有她回来过的痕迹,但除了她小时候的衣服和羊骨玩具外一无所获,我在附近的寺庙和森林里寻找了三天,终于因为风寒和体力透支倒下……

    我被确诊患上了胆囊炎,在北京一家医院里静养了七天。然后,我又魔障般开着车四处跑来跑去,随时盯着电视画面,寻找可能早就不存在的卓敏。

    我以为,这辈子我将永远重复这种寻找,而且注定一无所获。秋天未至,希望已随落叶片片凋零。

    夜,很黑;我,很累。从附近一个城市身心俱废地摸回家,开门,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却觉得房间里有微妙的变化:

    家里焕然一新,隐隐透着熟悉的清香,一对HELLO KITTY的茶杯并排摆在茶几上,旁边是四个青瓷小猪,靠近沙发一角是我们一起用陶泥制作的烟缸,那套挖耳勺家什也用小绒布妥当地包着……我冲进浴室,牙刷头朝上插在玻璃缸里,牙膏是新买的,指甲刀放在小藤筐里……一切都按照以前我们共同生活的样子摆设着,我使劲嗅着空气中每一个熟悉的细节。

    大吼一声,我又冲出来,餐桌上摆着那支录音笔,台灯座上赫然闪动着那串水晶手链!那束跳动的光明,把黑暗中的我照耀得通体透明!

    她回来过,我终于确信:卓敏回来过!她刚刚回到过这个家,我俩曾经发生过无数争吵和快乐的家!她按以前的习惯摆放着东西——她一定在那支录音笔留下重要东西!但我一时竟不敢去碰那支录音笔,因为我不确知里面的内容是祸是福。

    把家里所有的灯打开,我却闭上眼睛,手颤抖着按下录音笔蓝色的电源,荒凉的世界充盈着她那熟悉的略带伤感的声音:

    牙膏从后部挤,就会让它长得好看一些;牙刷头朝上,免得沤在下面有细菌;早上起床开窗户,因为你总爱晚上躺床上抽烟;每天换袜子,保持脚部干净可以让身体更好。你要好好生活,按时吃饭,少沾烟酒。乖,听话!

    杨一,不要再找我了,真的不用再找我了,我知道你爱我,但忘了我吧,我们曾经有过很快乐的日子,这就足够,上天既然要折磨我俩,那么我们也只有认命。凡事不要强求,也许上天自有深意。

    也许只是暂时地忘了我,其实我想告诉你的是,现在科学这么发达,世界上没有治不好的病。

    我将去到一个你不知道的地方,那里也许会治好我的病,这个世界是神秘的,我刚刚知道“地中海贫血症”根本不是新发现的病,一个高人告诉我它其实在三百多年前就有了,它是古老的病,当然就会有古老的疗法。

    杨一,给我点时间,也给你点时间,就算是命运对我俩再一次的考验吧。我们都相信菩萨,也许会有好报的,说不定哪天早上有人使劲敲门,你一开门,站着的就是你朝思暮想的我,我会像过去那样跳起来吊在你脖子上,咬你,打你,抓你头发,然后和你一起去白杨林中散步。

    我终于知道宝宝的事情了,看门的老头告诉我的,我很难过,很难过,刚才在那棵白杨树下哭了好久,你要时时去看它,帮我给它多买点巧克力和可乐……宝宝死了不能复生,我要是死了也不能复生,但我俩都会活在你心中,这就是缘分,我知足了。

    杨一,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你要好好生活,也许奇迹出现,哪怕只有万分之一,我还欠你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