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敌人 > 第29章
    她和小护士们说着话,亲手去给百合花换水,有时她会遥遥向我藏身的地方看过来,有点疑惑,然而深情不变。

    我让护士天天给她更换新鲜的花,护士拿进去时就对她说这是一位叫苏阳的人送来的。我看得见,她接过鲜花时脸上微微绽开一丝笑容,但表情并不惊讶,苏阳一直坚持在给她送百合花。

    那套房卖得很顺利,虽然还在按揭期但仍兑现了三十四万。签合同时我想了想,对买家说“如果能在一天内付款可以只付三十万”,买家高兴地表示下午就可以把钱打到卡上。我算了一下,这至少可以保证她换三次血外加半年多的生活费。

    可半年后呢,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当我身陷囹圄后,她靠什么来维系生命,我在玻璃窗外走来走去,有一段时间突然冒出一个长期潜逃的念头……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我才投案自首。

    燕子在旁边轻声啜泣,我拍着她的肩膀说:“没事,钱不是问题,这病就是靠钱来养着,她命大,这么多的折腾都活着,吉人自有天相。”燕子紧盯着我看,看得我眼眶也有点酸涩。但我认为这样的生活让我极度满足,能够和自己爱着的女人在一起是一种幸福,哪怕明天就要死去。

    我很庆幸,本以为三天过后警察就会走过来把我铐上带走,但三天过后,一切平安无事,只是医院救护车的长笛声时时让我心惊肉跳。这次潜逃在外,我没有告诉任何人。现在我也没有什么人可以信任。

    卓敏对我的到来浑然不觉。

    我太累了,对卓敏的操心和潜逃的恐惧让我心力交瘁,我躺在医院住院部外的一条长椅上小憩,但还是记得找一处有灌木丛的位置以挡住她的视线。这几天她常常让小护士用轮椅推着在花园里走动,我不想让她看见我……但睡梦中,我依稀感知到她的到来,她就停在灌木丛另一

    侧,和小护士说着话:“你男朋友爱你吗?”“爱。”“那就要趁在一起的时候好好珍惜,别吵,等你发现失去时,后悔都来不及了。”

    “你和你男朋友多好啊,天天送那么贵的百合花。”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啊?那你男朋友呢,你爱他吗?”

    “他……走了,再也不会回来看我了,有些东西,失去以后永远不会回来的,我现在最想的就是在死之前再见到他一面,哪怕就远远地看上一眼也行。我想对他说,以前我乱发脾气真的不好,摔他手机也不好,我想和他好好地过上一天日子,就是那种真正的过日子。前段时间他还答应了我,以后我们要生三个孩子,我和他还在争论,到底要两个男孩还是两个女孩……”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已经喑哑了。我仰面躺在长椅上,看着天,午后的阳光让人有点伤感,我不知不觉泪流满面,想到我和她竟是见一天少一天,心头如重锤猛击,最后竟忍不住失声哭了出来。

    她是天下第一号敏感的女人,她是世界上最熟悉我的女人。她突然顿住,似乎要望穿这丛灌木林。我一动不动,和她相隔两个世界,遥知心意,却不得相见。

    她突然大哭起来:“杨一,是你吗?”

    我从树丛后走了出来,看见阳光下的她如一朵透明的花儿,脸上满是泪水。

    我和她紧紧拥抱在一起,一起号啕大哭,我哽咽着说“我都知道了,我好想你”,她也泣不成声“我也想你”,路人纷纷向这边观看。她赶紧擦干眼泪,像以前那样拍着我的头,轻声说:“别不开心哪,我们这样不是好好的吗,我就知道我们会在一起的,老天对我们不薄,让我看看你的脸,你瘦了……不哭啊,你看我都不哭了。”她伸出手来摸我的脸,我感觉得到她的手指已瘦削如嫩笋。她深情地看着我,摸着我的脸,眼泪却又流下来。

    小护士在一旁看着她,又看着我,也跟着我们放声大哭起来。

    我再也不用躲躲藏藏了,我公然地每天推着轮椅带她四处散步,医生和护士们都说我俩真的很幸福。我也觉得我俩无比幸福,她的脸色一天天红润起来,比任何时候都漂亮。

    我给她编造了很多这段时间的故事,我说苏阳为了参加巴黎—达喀尔比赛去了非洲考察路段,我说苏阳捡到一根犀牛角说回来可以给她做梳子用,我还说苏阳在非洲历险差点被狮子吃掉了……每当这时,她就惊魂未定地询问我更多的细节,我就绘声绘色地把已知的自然常识进行发挥:“幸好碰到的是狮子,要是碰到会爬树的猎豹,就没命了。”她最后总会说:“菩萨保佑,苏阳不会出事的。”

    我发现苏阳根本没有告诉她宝宝被撞死的事,所以我也编造了很多宝宝的细节,我甚至故作感叹地说:“春天来了,小狗也发情了,宝宝前天晚上一夜未归,回来时筋疲力尽的样子,楼下那家母狗的主人上来敲门找我算账……”她就“咯咯”直笑,说宝宝是被我教坏的。

    她一度对医疗费产生怀疑,我不屑地对她说:“女人就是女人,知道我们参加越野拉力赛得了多少奖金吗,六位数;知道有家石油赞助商下一步准备给我们多少钱吗,七位数。那房子我准备卖了再换套大的,你不是喜欢多生孩子吗,我得去买一套四居室了,还可以给你安排一间专用的衣帽间,你是我一辈子的掌上明‘猪’……”

    她于是就很高兴,点着头说:“我一直相信我的杨一能行的。”

    我怀疑警察是不是已经把我忘了,或者那天他们接到电话后根本没有去农场。半个月来,我在医院大摇大摆地照顾卓敏,有时候太晚了就以家属身份睡在病房里照顾她。我躺在旁边的一张行军床上,给她讲故事,拉着她的手入睡,听到她迷迷糊糊地说着梦话……我早上推她去花园散步,傍晚带她去看西山低缓的峰峦,我串通护士们编造说她的病情正一天天飞快好转。可能是精神疗法,这段时间她的身体果真恢复得很好。医生专门找我去谈过一次,他神采奕奕地说:“难道这女孩子身上真要出现医学奇迹?!”

    周末那天,她仰起头对我说:“我想回家看看宝宝。”

    我就说:“它神出鬼没,白天不归家,半夜才神神秘秘来挠家门,弄得我经常睡不好觉。再下去得给它配一把家门钥匙了。”

    但她坚持要回去看它:“你这么多天没回家了,不怕把它饿死。”

    我说:“怎么可能,昨天趁你午觉时我刚回去过。”

    她狐疑地看着我,我坚定地点点头,又想了想,就决定开车带她去楼后那片白杨林。

    她闭上眼睛呼吸着白杨林雨后的空气,忽然笑着问我还记不记得以前在这里划石头剪刀布的事情。我说:“当初你太会耍赖了,每次都不认账,但每次我都能赢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你第一把总是出剪子,第二把出布。”

    她生气地说我这一辈子都在欺负她,然后我就带她去那棵树,看当初刻下的肉麻的——“我爱卓敏”,她哆嗦地摸着已经模糊不清的字,一脸无法自拔,然后说:“其实那年我们过生日回家时,我是假装睡着,我就是想让你背着我……”

    我说那让我再背你一次,她乖乖地趴在我背上,我就这样一步一步走着,和她一起数着白杨树,她突然嗤嗤笑了:“我第一次经过这里时就数过它们整好九十六棵,所以你当然要输给我。”我作势打着她的屁股,她又开始叫“抓流氓”……

    “我想翻跟头,看现在能翻多少个,这些年把功都还给老师了,不过我至少还能翻二十个吧。”说着就挣着要下地,我严肃地制止她。

    她开始询问宝宝的踪迹,我说可能正跟哪只小母狗厮混呢,她渐渐走到那棵埋葬宝宝的白杨树下,我就大呼小叫地指着另一棵白杨树说:“你看,这就是宝宝刚刚撒过尿的地方,一股臊味。”她皱着眉头闻了闻,说没闻出来,一会儿又惊呼:“对,这就是它的味儿……”

    我不想让她看见“宝宝之墓”那几个小字,我们正在如此浪漫的回忆中,我不想告诉她宝宝的遭遇,这样的打击对她太沉重。

    我也不敢带她回家,隐隐害怕警察已经悄悄在家门口布点,一回去就会被按在地下铐起来。我神经过敏地看见远处阳台有人影晃动,就匆匆强制她上车:“天很凉,这次别让医生再骂我。”她很不情愿,依依不舍地跟我上车,一直看着楼上那间房子……这段时间我完不去想投案自首的事情,与卓敏的幸福越短暂,我就希望时间越长久,我甚至遗忘了半个月前发生的那件残忍的搏杀,认为那件事情与我毫无关系。

    菩空树突然给我发来短信,他说他出关了,他说他最大的领悟就是改了六祖惠能的一首诗:

    “菩提就是树,明镜也是台,本来都是物,何惧染尘埃。”

    “佛法就是‘爱恨自如’,其实当一个人老的时候,不会为做过什么而感到后悔,只会为很多事情没来得及做感到后悔。”

    我突然觉得这个疯疯癫癫的半老头似乎一直用他那双混浊的眼睛凭空看着我,让我无处可逃。我一点都不了解这个远房亲戚,我也不关心他悟出了什么真道,我现在只关心我的卓敏,和下一步去哪里挣更多的钱给她治病。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这家中外合资的医院院长是一位澳大利亚女士,她说她喜欢看我在医院里推着卓敏散步的样子,热情邀请我俩一起参加晚上的联欢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