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敌人 > 第23章
    他想了想,然后走掉,走之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和你妈是一种人。”

    我又笑了,他俩互相指责我像另一方,这可以证明他俩很像,但很像的他俩互为敌人,至死都没有在一起。生活就那么操蛋,一个准确数学公式算出来的却是最荒谬的答案,所以我一度拒绝要小孩,我甚至觉得这本身就是对小孩的犯罪。

    我觉得自己是个没有信仰的人,我不相信世界,也不相信存在世界观这东西,我从来没有按大人们的要求认真地做好哪怕一件事情,我没有好好念过书,没有诚恳地对待过老师,我总是和同学打架,给胸脯开始发育的女生写字条。我最终能考上大学纯属意外,因为当我做考题时发现很多题都出现在老师布置的题海里。虽然我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但我做过很多题。

    遇上卓敏,是我平生认真做的第一件事情,虽然也因此违背了我妈的遗嘱。

    因为我觉得我这辈子总得认真地做件事情。她偶然得像颗沙砾掉进我的眼睛,我不能置之不顾;我也像一根扎在她肉里的刺,并长成了肉,时时想起,时时疼痛。她的出现是命运冥冥之中安排好的一张牌,那个发牌手不断地把这张牌摆在我面前:开,还是不开?

    我选择了开,就一定要把这把牌玩下去,而且认真地玩。我和她在一个偶然的春天相遇,在一个偶然的春天分开,又相遇……在经历无数折磨后,我终于觉得她将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寄托,或者最后的投降。她像我的那个沙暴肆虐的出生地深处的那种拥有一条蜿蜒小河的绿洲,长着一些沙枣树,跑着十几头阿尔泰绵羊,有几处防风用的弧顶石头房,炊烟弯弯地向上延展。像那首南疆民谣:我的好姑娘,你不是我的天堂,你是我寂寞沙丘最后的温床。

    我以为我爱上了她,而她也爱上了我。但生活一瞬间可以变得很蛮荒。

    我事先根本想像不出卓敏和苏阳之间有任何瓜葛,但在事情发生后,我就能像对数学题进行验算一样倒推出所有原由:

    我还记得苏阳第一次见到卓敏的情景,他盯着她很久都没有说话,号称阅人无数的他从未这样,当时我只是以为他被清冽逼人的她镇住了;我还记得在我和卓敏上一次分手后,作为死党的他从未对我提起她的任何细节,其实他见过她好几次,他只是想让我和她从此绝缘;我还记得他并不吃惊我和卓敏重归于好,其实他早就知道了,他还提醒我要善待她,说她像受过七伤拳般有着严重的内伤;我还记得浅浅对我隐晦地说起他俩分手是因为一个女孩,当时我并没有往下想;还有病房外那束香水百合,还有那八百CC鲜血……潜意识阻止我去理清头绪,就像当初潜意识使我假装删除了关于那颗水晶关于那个春天的记忆。

    这样的假装经不起震动,一震动,地下埋藏数亿年的恐龙化石就被翻将出来,散落一地。

    我一度觉得生活很无聊,当我准备认真生活一次时,生活却对我开了一个玩笑。我不知该往前行,还是回到过去,骑在墙头上的样子,非常荒谬。

    现在的问题不是他俩不知道怎么面对我,而是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俩。他俩都给我打过电话,我没有接听。但第二天,我仍然去她家喂宝宝,仍然给它洗澡,仍然给它喂食了最喜欢的巧克力,我也咬了一口。

    阿甘的妈妈说得没错,生活真的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口是什么味道。我的下一口用力过猛,咬住了自己的手指头,更要命的是,我却不知伤口何在。

    而此时,我把车停在医院楼下,我还得花最后五分钟想一想,到底要不要上去,到底要不要给那束香水百合浇水……

    菩空树说,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其实只有两种关系:要么讨债,要么还债。

    一连几天,我耐心地给百合花浇着水,平静地听燕子讲医生对病情的分析,面带微笑感谢白发老头对她的细心呵护,继续剥核桃,继续点外卖,继续给她看给宝宝拍的录像。

    这是经过我深思熟虑的,我要做到的。这样做其实是认真地对待自己当初的决定,而不是认真地对待卓敏。我对她,已无往日的温度,即使我对她微笑时,她一定能看得见我眼睛里已经空洞无物。

    她对目前的状况无能为力,她时时就莫名哭了起来,她多少次要对我解释那晚的情景但被我当即制止。我微笑着对她说:“一切等你病好了再说。”但我已决定,等她出院,我当即离开,我将消失在她和苏阳的视线中,把这段记忆删除,并彻底清空“回收站”。

    在此之前,我还要帮苏阳做一件事情,参加春节过后便要举行的漠北越野拉力赛。这是我和他的约定,我不会随意取消。

    唐显很反感这时候去参加比赛,他向苏阳摊牌:“这时候你还去玩?春节过后必须办妥那块地所有合法手续。你也是股东,而且那块地是以你的名义入股的,我是最大经济责任人,而你才是最大刑事责任人,如果出事,我只不过赔钱,而你就要进号子。”苏阳愤怒地骂唐显“卑鄙”,而唐显则拍着桌子让苏阳马上还清赌球欠下的那笔巨款。我劝唐显不要意气用事,因为苏阳很难动员他老爸把那块地完合法化,而且从目前压迫性的形势来看他老爸也无能为力,能做的最多就是把行受贿的“刑事案件”变成违章用地的“经济案件”,交足“土地转让金”和罚款。只要人不进去就万事大吉。

    唐显的眼神在镜片后面闪烁不定,然后同意,他甚至突然表示支持苏阳参加越野拉力赛,但必须赢得前三名,唐显说他将下一笔重注:“大马赌博公司肯定开盘。其实这是帮你还赌债,否则你只有拿那间广告公司抵债。”

    这是一段极其困难的路途,程二千四百公里,地貌复杂,气候多变。苏阳看着我,我坚定地点点头,说:“我陪你去,前年我跑过几趟那段路。”

    医院外的阳台上,我和苏阳抽着烟,各怀鬼胎的样子——

    “谢谢你,我从来都没看错杨一。”

    “不用谢我,我不是帮你,是帮自己。”

    “还记着那天晚上的事?你误解了,她只是因为病情情绪波动,她知道你最近为了钱很累,她觉得拖累了你。”

    “最近常看兵书?”

    “觉得你特别‘孙子’。”

    “杨一,你丫怎么说话呢?”

    “我丫怎么说话?你丫怎么做人!没看出来你埋得挺深的,不过现在我算理解了你那句名言了——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而且你是穿别人的鞋,让别人无鞋可穿。”

    “你可以侮辱我,但别侮辱卓敏!”

    “没看出来你挺崇高的,这招不是跟孙子学的,肯定是跟庄子学的,以后改名吧,‘庄孙子’。你比任何人都知道我杨一的原则——你可以欺负我,但你不能欺骗我。”

    我把烟头扔掉,转身,发现她一动不动站在我俩身后,她努力笑笑:“杨一,别这样,别对苏阳这么狠,好吗?”

    我有些心酸:“狠?我对自己才狠,我已经‘梭哈’了,我一无所有了——我真的是我自己最狠的预言。”

    她说:“即使我俩结束了,但你们是哥们,不要让我难受好吗?”

    我突然像一枚被拔了拉环的手雷轰然炸响:

    “哥们儿?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对我的哥们就这么感兴趣呢,先是赵烈,后是苏阳,然后还有狗子、小刚,你是不是特想顺藤摸瓜把他们撸个遍才有成就感?你不仅是个不祥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贱女人。我告诉你,我不是金刚,我不会为你跳下去的,找金刚,去动物园吧……”

    苏阳冲过来挥起拳头,我冷静地盯着他:“这胳膊好了吗,那次在泥石流下面,我是先看见这条胳膊才把你拉出来的。”

    我对他俩狞笑了一下,说:“现在我们应该进行一个交接仪式了,不过苏阳我提醒你,穿别人的鞋可得小心点,我可有脚气的。”

    我觉得自己转身离开时,身形暴涨,犹如一个巨人。

    一连三天我都没去医院。

    我在公司也见不到苏阳,他也从不给我打电话。我们之间这张曾经生动激越的碟,中途卡住,猝然掐断。

    第四天,“杀人吧”。唐显催促苏阳尽快带着车队熟悉赛段,所以苏阳给我和狗子、小刚发来一个短信,要我们晚上去“杀人吧”见面商量春节后的行程。我看了短信,从语气上判定是群发。

    我和苏阳的再次见面如此平静,甚至坐下来玩牌前我俩还握了一下手,但我晴空霹雳地发现,他的手腕上戴着那串水晶,这使我握着他的手像刀子般锋利。

    那天苏阳是喝了酒来的,但他在杀人游戏中表演得无比出色,无论是“警察”、“杀手”还是“良民”,他都一一过关,无论我说真话还是假话他都一眼洞穿我的心理,大有把我杀个片甲不留的狠劲……他对战胜我很满意,不停把手中装着冰块的酒杯摇得“当当”作响。后来狗子和小刚他们来了,大家就说去隔壁打会儿桌球。

    苏阳仍然神勇无比,即使在他的“中袋”弱项也打得风声水起,几乎每一杆薄削每一次定点球都拿捏得分毫不差。按我们的老规矩,连输三局的我掏了三百块钱扔到绒布台上,苏阳喝着“黑方”骄傲地走过来用杆头碰了碰我的脑袋:“怎么样,服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