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敌人 > 第10章
    “眼神又不是自来水龙头,说拧开就拧开,那天晚上,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疯狂。”其实我很感慨,才三个多月,“偷渡”那天的情景恍若隔世。

    她看着我,突然松开手,别过头去不理我,直到我把她送到安检口时她也没有回头。我知道,她只是表达某种傲慢,而这种傲慢一击即溃。

    但一连三天,她的手机都打不通。有一次我打过去时她正在忙音,等我再打过去就关机了,还有一次是我发送了无数短信后,她回过了一条,“节约漫游费”……她消失了,毫无预兆,像阳光下一块漂亮的冰,等我走过去时,却只留下一摊亮晶晶的水渍。开始我并不在意,但我没想到她这么坚忍不拔,一夜又一夜,我惊讶地发现想念的感觉就像一根疯狂生长的藤蔓爬满额头。我向杂志社请了霸王假,订好机票飞去南方那个靠近海边的城市。

    很容易就找到了正在这座城市隆重出演的这帮军艺女生们,当地报纸照片上的她漂亮有力,宛若惊鸿地腾空而起,以表达古代人类战胜洪水时的英气……

    用记者身份很容易就在大堂查到她的房号,我捧着刚买的玫瑰花,一边乘着电梯往上走一边拨通了她的房间,听见话筒那边她因连续演出而疲惫沙哑的声音:“喂……”

    “请问卓玛水晶姑娘,你是更喜欢在报纸上还是在电视上打寻人启事。”

    “啊……是你!”旋即恢复一股清冷味道,“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心跳,我听到愤怒的心跳,然后就找到了你。”

    “杀人游戏没把你杀死?”

    “死了就只有玩‘人鬼情未了’了,你胆子那么小……”

    “别自以为是地幽默了,你不节约手机费了?现在打的可是长途。”

    “对!正好打了五十九秒,省钱,挂了……”然后我把电话掐掉,手持着一部微型DV对着房门,敲门。

    听到她狠狠地摔掉电话,拖鞋声音懒懒散散地移向房门,心绪烦乱:“谁啊?”我把猫眼用一只手堵住,又敲门,“茶叶……”门开了一条缝,凝住,猛地打开,DV镜头剧烈摇晃,玫瑰花瓣散落一地,我被粗暴地拖进房间,感觉拳脚雨点般落在身上,奇疼无比。

    整整一天,她像粘在我身上一样,浅浅看了说我俩像一对连体婴儿……可是我来到的第二天,卓敏就住院了。

    那天晚上我被她藏在后台观看演出,我亲眼从幕布缝隙中看到她在两圈炫目的璇子后,没有按《白蛇》剧情从绸缎形成的波涛中脱颖而出,却像一根蒿草落在舞台。观众哗然,几个扮演水怪的男演员迅速作洪水漫卷状把她抬下去了……

    贫血……我赶到医院时她已经苏醒,还躺在床上用纸板画着什么,但面若白纸,我严厉地瞪着她:“再不吃早饭,瘦成火柴棍了。”她笑了:“我改,我改不行吗?从明天开始就吃成一个大肥猪。”然后把纸板亮给我看,一头画得极难看的肥猪,上写“掌上明猪——卓敏”,她属猪。

    她突然幽幽地说:“我好怕死。”

    “你怎么会死,你活到八十岁还可以做我的‘掌上明猪’。”

    “其实不是怕死,而是怕被你忘记,人要是死了,再喜欢她的人也会很快把她忘记。”

    “如果你死了,我不会忘记你,我会天天给你发短信,不知道天堂收不收漫游费。”

    “杨一!你是不是就想着我死?”她神情凛然,我的手机铃响,她伸手抢过。

    卓敏已不是第一次抢过我的手机了。

    我渐渐发现,她喜欢时时把玩我的手机,说:“喜欢手机里的新款游戏。”后来我知道,她在查看我的通话记录和短信。但她屡屡正色宣称:我并不在乎女孩给你打电话发短信,我只是好奇,哪天我们不再相爱,就友好地说声再见,做最好的那种朋友。

    她说得无比潇洒,然后继续查看我的手机,神情严肃。

    我必须承认,在南方这座城市短暂的几天无比快乐,这是季风前最美好的一段时间,鲜花把这座城市照耀得无比妖娆,咸咸的海风吹得我俩身心荡漾,由于生病,带队的老师让她休息三天,我就租了辆自行车带她满城乱逛,和她吃遍了几乎所有美食,跑完了几个着名景点,早上和她一起去海边捡拾贝壳,深夜和她去偷偷砸花园里的椰子……她每天晚上演出时都把我带到后台,我以家属自居,鼻腔充满暧昧多变的水粉和胭脂味道,眼睛里是妖娆多姿的跳舞女孩,她正色交代:“老实点,不准乱看我们军艺女生。”其实在我眼里,不仅后台,整个世界也只有她一个女孩。

    她不许我随便碰她,有时在夜色中散步,我一碰,她就笑着喊“抓流氓”……

    我必须离开的那天,她穿一身水青色的裙子送我到机场,她眼波流动,乖乖地说:“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关手机,再也不折磨你了。”然后热烈地搂着我亲吻,身边的那些广东佬们“哇噻”不止。

    我相当骄傲,觉得世界尽在掌控。

    其实这是我的错觉,即使世界尽在我的掌控,我却在她的掌控……回到北京后不到一周,记不起是哪一天的中午了,我只记得还在沉睡和苏醒中挣扎,一阵破空而来的敲门声把我砸醒。

    开门——场面令人震撼,卓敏出现在门口,楼下保安帮她拖着两个大包、三个箱子。她嫣然一笑:“从今天起,我就不离开你了。”她说实习的歌舞团离我家很近,她说最近要赶排新舞剧《白蛇》,早上八点钟就要报到,晚上七点后才收工,所以她,必须搬到我这里住。

    那一刻,她像一个异族,堂皇入侵,不宣而战!

    寒冷的雨夜,“沸腾鱼乡”,在门厅等座。室内的温暖和室外的寒冷让玻璃窗上升起各种形状模糊的雾气。我正在百无聊赖之际,突然接到了前女友的短信,她说她马上要嫁人了,她说她永远记得和我的一点一滴……

    她是我大学同学,但我俩在大学毕业一年后才开始恋爱,我曾经对号称长相酷似孙燕姿的她很迷恋,但在我“北漂”半年之后,她就用短消息通知我“我们之间的故事应该翻篇了,对不起,我已经另有所爱”。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三里屯南街的“芥茉坊”喝了很多酒,吐得肝肠寸断之后,突然想通了。第二天上午我甚至还给她打去一个电话详细询问了新男友的情况,并强作大度地祝福他俩能够百年好合。她在电话里幽幽地说:“杨一,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其实我喜欢你,但他更能满足我对物质的愿望,我总不能一辈子跟你过这种漂泊的日子吧,我也很不喜欢你随时去大沙漠玩飙车。”我和她就这样断了,像一切从未发生过。

    我和她早无缘分,但我接到她结婚的消息后,还是聊作回复:“我也记得和你的点点滴滴。”然后我和苏阳去占座,忘了手机还在门厅的书报架上。

    卓敏冲过来时像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她直视着我:“杨一你混蛋!”我不解地望着她,她拿着手机就扔了过来,幸好苏阳手快,否则手机就被扔进沸腾的锅里了。

    晚上回家,相对无语,我进里屋上网,她在客厅情感丰富地看着那部着名的韩剧。那个即将嫁人的前女友还在发着短信:“天冷勿忘加衣。”虽然我把手机已改成振动,但卓敏仍然敏感地问:“谁?”

    “群发。”

    “群发?群发你回复它干什么?”

    “我没回复!”

    “你回复了!”

    她突然现身,灵蛇般出手抢过我的手机,冷冷地看一眼:“你确认这是群发吗?”

    她残忍地按下“回叫”,开了“免提”,三声蜂鸣,对面传来清晰的声音:“想我了吧……”

    我很绝望,那个和我相处过一年的女孩在免提里声音响亮地回忆着前年冬天我和她一起去滑雪的事情,夸我用点燃的酒细心地给她揉扭伤了的脚。

    “听说你和一个跳舞的女孩好了?要小心藏族女孩哦,听说性如烈火,喂,你说话,说话啊……”

    卓敏对着免提话筒冷冷地说:“他说不了话了,他死了……”

    那一头的女孩终于明白了什么,沉默了两秒钟,挂断。

    我冲向卓敏,她力气大得惊人,推开我,光着脚跑向阳台:“再过来,我就把它扔下去,我也跳下去。”她站在阳台上高举着手机,就像高举着一颗准备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手榴弹,雨水把头发浸湿沾在脸上,黑暗中,我看见她目光决绝,无比悲壮。

    我愣在屋里,她站在阳台,我们对峙了十几分钟,这时已进初冬,她因为寒冷和愤怒不停颤抖,我心中一阵柔软地刺痛:“进屋吧,我投降,投降……其实那只是过去的事情。”

    “过去的事情才是最可怕的事情……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她固执地高举着手机。

    我只能说“我爱你”,不断地对她说,说了很多遍,我知道,她无比脆弱,这是她的死穴。

    她站在雨中愣了一会儿,突然冲进来紧紧抱着我:“我要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我就喜欢听你这么说。”她是只穿了内衣内裤就冲到阳台上去的,皮肤因寒冷而出现粒粒细小的疙瘩,鼻涕和泪水混在一起往下滴,我不停地说着“我爱你,真的很爱你”,她哭了,悲伤无声无息刺进我貌似坚强的外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