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敌人 > 第9章
    “遇到,她爱,并爱她的人。”

    说话时,她的眼睛一直亮晶晶地盯着我,从此之后,我的左腕就胎记般戴着这串碧玺水晶,她努力在我身上烙上她的印记,而我无从抗拒。

    苏阳跟在浅浅后面走进寝室,浅浅进门就夸张地展示脖子上的项链:“他刚给我买的蒂芙尼,一万六千多呢。”看见我腕上的水晶链子,浅浅惊讶地盯着她:“你真把命都给他了。”她没说话。苏阳过来问:“‘敌人’车队第一次合练,有没有信心?”

    “放心,不过就是在沙漠里玩几天吗,这几天正是内蒙风景最好的时候。”

    你是我的敌人 第二部分

    这是一次猝不及防的旅途,狗子向我撞过来时毫无预兆,当时我正挂着一挡陷在一处流沙里无法躲闪,一声闷响,我眼前一黑,嘴里咸咸的,听见耳朵里一条大河“哗啦啦”飞快流过。

    这是内蒙大沙漠风景最漂亮的时候,也是最危险的季节,等我醒过来时大雨倾盆如注,狗子正“哇哇”地哭。苏阳对他破口大骂:“为什么不安金属防滑链,这么不专业还想玩国锦标赛?”

    我断了两根肋骨,很疼,很想她。苏阳拿起我的手机帮我念了一条她发来的短信:“唵嘛呢叭咪吽,愿九天十地的神都保佑你。”这时,闪电把黑黑的天幕撕成绚烂的裂帛。

    很多事情发生,并不因为预谋,比如车祸,再比如做爱。

    我强忍着肋部的疼痛不让自己嚎叫,但那是一种幻灭之后的刺激。这样的选择也许出于对卓敏的情欲,也许因为对刚刚发生的那场车祸的恐惧,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当我奋力搂住她时有种破碎的宿命感,有种万念俱灰的快乐。

    我终于和卓敏第一次做爱时,已是满身伤痕。那是一个大雨的下午,我分明嗅到雨点砸在泥土上溅起的腥味,窗没关,窗帘妖异地飘来飘去。卓敏一连几天没有上课,她来到我那位于朝阳公园旁边的小屋子里照顾我,给我熬粥,给我放碟,抚摸我脸上那道浅月似的伤疤,给我擦身体……我发现我身体的某处正怒不可遏,然后抱住她。

    卓敏一开始阻止我的进入,拼命抓扯着我,用因舞蹈训练而非常有力的双腿阻挡着我,情急之下甚至用藏语大声骂我。我发现她的力量大得惊人,但某一刻她突然放弃,也许是看见我凶狠的眼神她选择放弃。一头羚羊没日没夜地逃避野兽追杀,一旦被叼住脖子后就忘记抵抗,温柔无助地接受这次屠杀。

    渐渐,她下意识随着我的节奏而耸动,她的身体因长期舞蹈训练像一根柔韧的青藤,她的肌肤散发着酥油茶的清香,而且,中央处如同一块散发青草气息的淤泥把我往下吸拽,我深陷其中,温暖得无法自拔。

    她的声音像婴儿的哭啼从遥远地方飘渺传来,有某种伤心,甚至有某种神秘……我像驾着一辆失去掣动力的车被甩向漫无边际的天空,脑海里突然划过一抹碧玺晶莹剔透的光芒,刺痛着我的整个脊梁,我大叫:“我死了!”然后无声无息。

    终于,她像一个柔弱的婴儿在我怀里睡着了,我轻轻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不知为什么,嘴里有种倦怠的忧伤。

    人只有在不经意间才会被改变,生活隐隐已被“缴枪不杀”。

    突然发现,卓敏已经悄无声息侵入我的生活。其实很多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因为预谋,比如车祸比如做爱,但世界上最不可能因为预谋的事情却是——相爱。

    我常常想,为什么会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被一个不知道名字不知道长相的女孩挟持,丧心病狂地拉着她在这座城市午夜狂奔,我费尽心思再次碰到她,隔着铁栅栏去见她,和她聊天,打羽毛球,隔着医院厚厚的玻璃窗吻她……我想了很久,这是因为她恰好符合我脑海中某种影子,那种清澈正好洗净我长久以来的梦魇。其实,北漂的我外表坚强却内心脆弱,我正想改变自己的生活,她及时出现。

    可她为什么会爱上我?是亡命天涯的勇气,是铁栅栏边上的浪漫,是时不时冒出的一句所谓“闷骚”,或者是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的“似曾相识”。她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却选择了我这颗飘浮在城市里的尘埃……

    第二天早上,我还来不及按习惯抽一支“起床烟”,便发现空气清冷,所有窗户都被她残忍地打开。

    睡眼惺忪地发现,她已用一条纱巾把头包住,一身精干的打扮……我刚走进浴室,就被她一声断喝:“牙膏必须从后部挤。”我战战兢兢刷完牙,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后的她就发出指令:“牙刷头必须朝上放杯里。”我走出去找塞在鞋里的袜子,她身手矫健地递来一双干净松软的袜子:“每天必须换袜子、内裤,穿过的袜子绝不能塞鞋里……”我崩溃地坐在沙发上,点烟,娇斥声却遥遥从浴室传来:“烟灰不能抖落在烟缸外。”

    ……整整一个上午,我力配合她对整个房间进行清壁坚野式的扫荡,我闻不到熟悉的味道,找不到熟悉的书找不到塞在沙发缝里的遥控器找不到放在墙角的电热杯找不到床下的球鞋。

    我悲凉地告诉苏阳:“江河沦陷,主权旁落。这个家干净得简直不像人住的。”苏阳在电话里嗅了嗅,满意地说:“不过你终于由流浪狗进化到人类了。”

    苏阳说得不无道理,冰箱里所有的方便面被扔掉了,代之以酸奶、面包、水果沙拉、麦片……桌几上摆放着她最喜欢的云南香水百合,墙上出现HELLOKITTY的饰件,厕所里开始使用带有碎花底纹的柔软卫生纸。在我十四岁时妈妈死去后,我就不再拥有这样的生活,这对我被酒精过分浸泡的身体和心理有利,远离香烟和泡面,迎接蔬菜和水果。

    我躺在沙发上,听得到血液在胃部运行的声音,生活其实很美好,虽然她做的咖喱饭不好吃,但她让我找到渴望已久的某种柔软状态,这时,她颠颠儿跑过来,“别像加菲猫一样躺着,饭后下去散步。”

    我家楼后有两排白杨,高大笔直,犹如长廊。卓敏大呼小叫地拉着我冲向白杨林,开心得就像一只上了发条的小白兔,她还一路玩起了侧手翻,看得我眼花缭乱,她和我打赌猜总共有多少白杨树,看谁更接近,输了就要在白杨林里大声喊出“我是猪”,而且找一棵白杨树刻下“我爱你”……

    我并不喜欢这种天真的玩法,但看到她的眼神透着挑衅,估量了一下:“七十九。”

    她有些生气:“为什么要让它们落单?我猜九十六。”

    我俩花了很长时间才数清到底有多少棵白杨树,九十六!我惊讶地看着她,她一脸得意,“不骗你,我以前可没有数过哦。”然后就强迫我站在林子里大喊“我是猪”,我拒不执行,就觉得身体奇疼,只好囫囵吞枣地喊了……又磨磨蹭蹭到车上取下工具刀,在她找到的一棵最大的白杨树干上刻下“我爱卓敏”。

    她背着手踱步端详着树上的字,大获胜的样子,然后她就提出要吃冰糖葫芦。那几天我正好没事可干,就开车带她满城乱逛,一场“非典”已把这些零食扫荡得无影无踪,却在后海边上发现一家陶艺吧。我们还进去共同制作了一个烟缸,很难看,她却兴致勃勃地把玩着,只是在那堆陶泥留下各自掌纹时,她有些忧伤,对我说:“你看我的掌纹中间,有根线突然从中间散开,那是不好的迹象……”我笑着说:“其实那证明你感情线太乱……”

    那天晚上我们回来很晚,从停车场朝家里走的时候,她就提出和我玩“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就把对方背回家里,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拿下,然后她就会改变赛制:“不行,三局两胜。”又输了,“不行,五局三胜”……但最后还是由我背她回家。

    我急急穿越那道长长的白杨林,听得见脚步在身后沙沙作响就像雨点落下,她不知什么时候已在我背上睡着了,回到家里也坚决不下来,两腿紧紧缠住我,迷迷糊糊说:“别放下我,当我的床……”那一刻我觉得温暖而滑稽,我觉得我就是她未曾见过面的爸爸。

    北京秋天,阳光洗练,她时时住在我那里,时时经过楼后那两排高大生动的白杨,看每一棵白杨树都发出碎碎金黄,我们数树,打赌,翻着跟头,大呼小叫“我是猪”。

    简单,而快乐。

    为了庆祝抗击“非典”成功,她要随学校去南方巡回演出半个月。晚上送她前往机场的路上,她一字一句向我交代早上要吃早饭,晚上少喝酒,用电脑过度所以要多吃维生素,我“嗯嗯”应着,脑海里浮现伙同苏阳去杀人吧的刺激场面。和卓敏在一起后,我已经绝少夜间活动,苏阳常常打电话来大骂我背叛组织。

    她敏感得像一根针:“你是不是特别盼望我出去演出,好一个人逍遥法外?每天必须给我打三次电话。”

    我握着方向盘看着夜色中的机场路:“应该节约点漫游费,不给中

    国移动助纣为虐。”

    她突然扑上来就咬我的手,很疼。

    她说鼻子酸酸的有点想哭,我问她哭什么又不是不回来了,她就说想起那天晚上我在黑暗中拉着她“偷渡”的事情,“那天晚上你一直在看着我,眼睛贼亮贼亮,现在想起来其实挺感人的,你再用一下那天的眼神看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