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都市小说 > 掌中之物:总裁别逼我 > 第200章: 踏入民政局
    楚辞终究没有回头,大步走向门口,开了门匆匆进去将门反锁上。

    门关上那一刻,她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光,一瞬间失去支撑,只能背靠着门撑着。

    唐擎那一声“老婆”在耳边久久回响,睫毛一颤,眼泪落下来。

    楚辞缓缓地顺着门滑到在地上蹲着,双手紧捂着嘴巴,隐忍着哭泣。

    两个人分开,怎么能不难受呢?

    几年的纠缠,楚辞很清楚,这次真的要彻彻底底的分开了,那一刻若要问她什么心情,她只有八个字,如释重负,心如刀绞。

    放弃一个爱了多年的男人,一转瞬如释重负,一转瞬心如刀绞。

    “小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张阿姨从厨房里出来,看见哭泣的楚辞,吓到了:“这是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

    “我没事,沙子进眼睛了。”

    楚辞侧过身连忙抹掉眼泪,很蹩脚的理由,连自己都骗不过,张阿姨也是过来人,怎么会信呢。张阿姨望了一眼玻璃窗外,唐擎还站在院子外面呢。

    “小姐,你回房间洗漱一下,换身衣服,楠书先生回来了。”

    “楠书回来了?”楚辞很讶异,仔细一算,楠书也走了一个多月了。

    “恩,上午回来的,来找过小姐,我告诉他小姐出去了。”张阿姨说:“楠书先生找你好像有事,说是你回来了,就转告一声让你过去。”

    “好,我这就去。”

    楚辞踏出一步,想到自己的样子太憔悴,也就上楼洗漱,换了身衣服才去。

    唐擎已经离开了,楚辞站在院子里望了一会儿出口,仿佛能看见唐擎离开时落寞的样子。

    楚辞走到楠书家门口按下门铃,很快有人来开门,是楠书。

    门开那一瞬间,楚辞看着楠书,心里五味杂陈,有千言万语想说,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只化作一句:“回来了。”

    “恩,回来了。”楠书谦和有礼的笑笑:“你瘦了。”

    “你黑了。”

    两人相视一笑,楠书侧身:“进来吧,刚煮好的茶,你有口福了。”

    楚辞看着会客厅桌上的茶水,冒着热气,还真是刚煮好的。

    “难道不是你早看见我回来了,特意煮好等我?”

    “真是聪明。”楠书一笑:“尝尝,我从山里带回来的。”

    “楠书这次去了山里?哪座山?”楚辞只是随口一问,回北城这一路,她有些疲惫,闻着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茶味,倒也精神了些。

    “不知名的小山。”楠书笑笑,端着茶品茗,突然神情凝重:“你的事我听说了,没想到我走后你发生了这么多事。”

    近日发生的事历历在目,楚辞骤然沉默下来,顿觉嘴里的茶苦涩无比。

    她没有说话,也说不出什么来。

    楠书观察着楚辞的神情,一时冲动,脱口而出:“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四处云游。”

    楠书唐突的话让楚辞一怔。

    他笑着解释:“就是带你散散心,出去看看世界,看看风景,整个人心境会不一样。”

    原来是她误会了,楚辞摇头:“算了,我刚散了心回来,跟他一起。”

    “我看见了。”楠书看见楚辞与唐擎一起回来的。

    楚辞也没有多作解释,两人只是喝喝茶,闲聊,她许久没有这么舒适过了,不知不觉中,竟在沙发上睡着了。

    楠书看着熟睡中的楚辞,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他起身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来,就这么坐着看了一会儿。

    外面的风吹进来,楠书找来毯子为她盖上。

    楚辞的一只手垂着,正是被烫伤的那只手,楠书看着手背上的伤疤,眸光微微一眯。

    楠书抓着楚辞的手,想替她放回毛毯里,手指触摸到楚辞的脉搏,脸色一沉,神情凝重起来,嘴里自言自语了一句:“怎么会。”

    楠书仔细摸了摸脉搏,才肯定心中那个答案,神色复杂的将楚辞的手放回毛毯里。

    楚辞这觉睡得很踏实,也不知道为什么,去了一趟南部,她很累的样子,怎么地缓不过来。

    楚辞这一觉睡到了后半夜,醒来时会客厅留着一盏台灯,楠书坐在旁边,正在自己跟自己下棋。

    “醒了。”楠书微笑道:“饿了没有,我让张阿姨给你煮点送过来。”

    晚饭没有吃,楚辞是真有点饿了。

    “不好意思,害得你这么晚了还没睡,我还是回去吧,我自己让张阿姨煮点东西就成。”楚辞看得出,楠书这是显然一直陪着她。

    会客厅里点了一支香,味道特别好闻。

    楠书见楚辞盯着香,说:“这是凝神香,有宁神安眠的作用,我担心你睡不好,所以点了支。”

    “真好闻,楠书,能不能送我点带回去,我想以后在房间里点这种香。”楚辞怕自己哪天再失眠了,这香比安眠药好多了。

    “这恐怕不行。”楠书笑道:“这香不能闻太多了,否则对身体有害,一点点没事,而且我这里也没存货。”

    “我才不信,你就是小气,不舍得给。”

    楠书大笑几声:“这香确实珍贵,你若喜欢,下次我有了货送你几支。”

    “一言为定。”楚辞将毯子叠好还给楠书:“我回去了。”

    “恩,你注意点…身子。”

    “没事,我身体很好。”楚辞没有将自己时不时小腹坠痛的事说出来。

    楠书一笑,什么也不没说,送楚辞到门口,看着她进了隔壁的房子,这才对楼上冷冷地说道:“出来吧,她走了。”

    藏着的人没有露面,只是笑话道:“大哥,你这慢吞吞的性子,怎么能追到美人,要不我帮你吧。”

    “我的事,轮不到你来插手。”楠书的语气很冷,可跟刚才与楚辞说话时判若两人。

    楚辞回到家里自己煮了点吃的,后半夜她睡不着了,随手拿了本网络上火爆的言情小说,看着看着就入迷了。

    翌日。

    楚辞一早就洗漱好了,自己的身份证件都备齐了,她打电话让黄伟来接,然后直奔民政局。

    楚辞到的时候,唐擎还没有到,她也不急,坐在车里小憩。

    黄伟则十分担心与疑惑。

    “阮总,怎么来民政局了。”

    楚辞并没有真正睡着,她掀开眼皮,语气怅然:“来处理点私事。”

    话音刚落,她就看见了唐擎的车子从对面开过来。

    车子停好,楚辞看着唐擎下车,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也下车。

    他没有食言。

    “走吧。”楚辞语气淡淡,手里拿着户口本,也没有看一眼唐擎。

    她刚迈上台阶,却听到佟毓雅的声音:“亲爱的,快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来了佟毓雅。

    楚辞觉得很难堪,她的丈夫被佟毓雅截胡,而她退出时,佟毓雅却满脸得意的在一旁看着。

    楚辞没有回头,快步往里面走,唐擎冷冷的睨了佟毓雅一眼,紧跟着追上楚辞。

    “走慢一点。”唐擎嗓音沉沉:“慢一分,我们作为合法夫妻的时间就多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