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下面接着第10章!.7
    然后她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看见凌凌身边站着杨岚航,他的手很自然地搭她在肩膀上,连眉梢都染着无限的宠腻,眼里除了她根本就容不下任何女人!

    唉!她来日本干什么!人家这么柔情蜜意,她不是自己找刺激么!

    筱郁郁闷地走了两步,听见周围的人说的都是让人反胃的日本语,立刻就联想起抗战电影里猥琐的日本人。

    她第一个冲动就是买机票回国,这破地方哪是人来的。还不如天天在家对这天花板发呆,抱着她的维尼熊当那薄情寡意的混帐骂,独自品尝着失恋的思念!

    也不知道那个花心男人现在在忙什么呢,是不是也总会想起她……

    哎呀!又想起他了,她甩甩头,将旅行袋放在地上缓口气,深深呼吸两下。

    “请问,需要帮忙吗?”

    哇!好好听哦,第一次发现中国话这么如清歌般悠扬,第一次听见男人的声音如此动听。

    她感激地点点头,对眼前这个非常绅士而有礼貌的民族同胞致以无限崇高的敬意。

    呀!不但声音好听,人长的也好帅,光润如玉的脸颊,因略显消瘦的骨骼而带着一种怅然的幽深,流荡的眼波因柔情而飘忽如烟尘,那一点点青色胡茬让他整个人看来充满男人沧桑的韵味。

    再配上一件黑色性感的PlyBoy真丝衬衫,一条笔挺黑色的休闲裤,实在是帅得够炫目,堪称惊世骇俗。难怪那些没见过中国帅哥的日本女人都一副痴迷的看着他。

    ……

    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发现他长的特像某白痴,如果要是胖一点,把胡茬刮干净……

    啊!

    玉皇大帝,如来佛祖,不……月下老头,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她刚要开溜,便被欧阳伊凡搂了个严严实实。

    “亲爱的,天意怎么总是让我们一次次在意外中相遇!”

    她去他的意外!是意外她就一头碰死!

    她从他怀抱里钻出来,好半天才呼出一口气。“我们也不是很熟的,请保持距离!”

    “就凭我为了接机连夜从中国飞来日本,妳说这句话太昧良心了吧?”

    “你接机?”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接机怎么可能进来的?”

    “自从认识你,她就发现这个世界什么都可能发生!包括她欧阳伊凡可以被同一个女人甩两次……”

    “就你这种男人,给我机会我能甩你一百次!”

    “好啊!我给你机会!”

    “什么!”

    她刚才说了什么?好像一不小心又让他绕进去了……她反悔行不?

    “这么好的机会你留给别的女人吧。”

    “妳确定?!”

    看见他明显瘦了一圈的脸庞,她决定不跟他罗嗦了,再讨论下去,肯定没有好处。

    快步跑出接机口,她满腔的怨恨都只能发泄在那出卖她的朋友身上。

    可她还没说话,凌凌一脸无辜地看着她说:“我就是‘无意中’说起你要来度假而已……”

    这话说的……责任推得那叫一个干净。

    “白凌凌!!!”

    “你不用谢我!”

    筱郁满腹的委屈,有苦难言!

    最可恨的是欧阳伊凡还在后面抱住她,补充一句:“是啊,你不用谢她,我已经谢过我的未来表嫂了!”

    本来还想躲避她老妈不厌其烦的“谆谆教导”,过来日本冷静一下,问问凌凌意见。

    这表嫂一叫,她什么意见都不用问了!

    *******************************************************************

    考虑到她在日本举目无亲,除了跟着凌凌好像也没别的选择,也只能勉为其难忍受欧阳伊凡的殷切。

    在酒店收拾东西时,凌凌和杨岚航说出去的定个晚餐的位置,又把欧阳伊凡的那个麻烦单独留在她房间里。

    她坐在沙发上,摆出很理性的表情:“欧阳伊凡,如果她没记错,几天前她们已经分手了。”

    “法律规定,离婚也是可以复婚的。”

    “你!”

    他一点点凑过来,一只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另一只手搭在靠垫上,将想要躲避的她圈在狭小的空间里。

    这种压迫感让她有点慌乱,完全放弃跟他理性谈谈的想法。

    “我拜托你离我远点。”

    “筱郁……为什么你越抛弃我,我就越想征服你?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让妳主动抱着我,对我说:你爱我!”

    这话要是从别的男人嘴里说出来,整个就是一精神障碍。从欧阳伊凡这种人嘴里说出来,再恰当地配着点邪气和张扬,还真是让她的心漏跳了好几拍。

    “鉴于订婚戒指你总不满意,她换一个给你!”他深情地在她面前跪下去,拿出个金色的小盒子,在她面前打开:“她们结婚吧!”

    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审美眼光俗不可耐。

    上一款订婚钻戒已经大得有点俗了,这款结婚戒指更俗。

    她愣好好久,激动的心情才平复下去,冷冷地回他一句:“这事……等下辈子再说吧!”

    他的表情扭曲得她都没法形容。

    总之就是有趣,让她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就想笑!

    ……

    晚上吃过晚饭,不知是谁提议说去酒店的PUB里喝一杯,相当没有建设性。

    她反对,遭到无礼的回绝!

    凌凌酒量她就不提了,杨岚航和欧阳伊凡,那是应酬场里身经百战的男人。

    她就惨了,本来就不胜酒力,加上心情非常差,没喝几杯清酒意识就有些晕。

    想起那个雨夜,想起欧阳伊凡温柔地为林尔惜擦去眼泪,还抱着她上楼,她除了一口口干杯,再没办法消除心里的怒火。

    一杯辛辣的火流到心里,她又想起欧阳伊凡那动情的话,想起他看钻戒的那个表情……

    也只能用酒温暖一下心里的凄寒。

    她一时意志不坚定,没忍住,拉拉他的袖子问了个特没营养的问题:“Ivn,你爱的人到底是谁?”

    “妳!”他收起平时的玩世不恭,垂下脸,贴近她的脸问:“妳爱的人是谁?”

    那还用问!她若不是爱惨了他,怎么会连花心的问题都忍了!

    “那林尔惜呢?”

    “筱郁,妳为什么不想想,我如果爱她,我何必低声下气地求妳?”

    她为什么没想过这个问题呢?他如果和林尔惜有什么,他早就跟她提出分手,何必极力挽回她的心。

    他说:“我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男人,更不是喜欢脚踩两只船的男人,我如果真爱林尔惜,我会跟妳说清楚,免得妳越陷越深。”

    “那你为什么还要抱她上楼?”

    “我们到底是多年的朋友,她又是君逸的妹妹,我总不能把喝醉的她丢在马路上不管吧?”

    “那为什么要上去两个小时?”

    “我跟她把话说清楚,以免以后继续纠缠不清。”

    “噢!”她抬眼看看欧阳伊凡,才一周没见,他憔悴了好多,暗红的灯光下,他看来那么颓然和沧桑。

    看得她心有点抽筋!

    “对不起!”她摸摸他的脸,说:“是我太任性,太不信任你了。”

    欧阳伊凡抓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着:“我那天也有点太激动了。回去之后,我冷静想想,妳生气是对的。若是我们交换一下,我看见一个男人把妳抱上楼,两个小时不下来,我说不定会打断他的腿!”

    “是吗?”

    “我其实该高兴,妳越生气,代表妳越在乎我!”

    “不愧是情场高手,有见地!”

    “过奖,过奖!”

    “不过,你若是再敢跟女人纠缠不清,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次被你折磨得几夜难眠……我哪敢再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

    她笑了,这几天第一次笑出来,而且越笑越开心!

    笑着醉倒在怀念的怀抱里!

    “不过,你若是再敢跟女人纠缠不清,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次被你折磨得几夜难眠……我哪敢再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

    一道暗红的光从欧阳伊凡的背后射过来,将他黑色的衬衫染成暗紫色,也将他脸上的线条凸显得十分有美感,尤其是他唇边的笑意,勾起她最熟悉的记忆……

    “你?”筱郁惊奇地看着眼前这张脸,有种时光交错的错觉。

    欧阳伊凡看向她,“怎么了?”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谁啊?”

    筱郁理顺了一下因惊诧而混乱思绪,试探着问:“你以前去过Bule Pub吗?”

    “经常去。怎么了?”

    “五年前呢?”她拉着他的袖子,紧张地忘了呼吸:“五年前的五月十五号,你去没去过?”

    欧阳伊凡在短暂的思索后,露出恍然的表情。“噢!妳是说妳吃了三个香蕉船那天吧?”

    “坐在我对面的那个人是你?”

    “是。”

    筱郁的胸口猛然一窒,面对着自己情窦初开时第一个心跳加速且久久难忘的男人,她说不清是喜悦,还是伤感。良久,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脸上的线条,小心地看清他的样子——这是她五年前最想做的事。的c6e19e83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ht of 原创网 @

    现在,她终于相信:他们的爱,是上天注定的!

    “Ivn……”她深情地呼唤着他,随即语气一沉:“那天来找你的女人是谁?!”

    欧阳伊凡立即抬头看向服务生。“麻烦妳再来一瓶清酒。”

    “快点说!”她瞪着他。

    “我也不记得了……”他想了想,似乎想起什么:“是斐斐吧?是航让她来PUB找我回去,商量一下第二天去美国的事,不信妳可以问航……”

    他的声音在接收到杨岚航警告的眼神时顿住,转头对服务生说:“麻烦妳,两瓶清酒。”

    她没有问,因为她选择相信他。

    两个人既然在一起,有什么比互相信任更重要呢。

    四个人喝到很晚,欧阳伊凡抱着微醉的筱郁走进套房的卧室,放在床上。

    门外柔和的光穿过开启的门缝照在她的脸上,反射出她脸颊上的淡淡的红晕。

    他笑着托起她的脸,摸摸她柔软的唇。平日的她,纯真可爱,有点任性,有点娇憨。每当她酒醉的时候,她的笑容变得特别妩媚,迷离的眼神总透着勾魂摄魄的引诱。

    见她微微蹙眉,他担心地问:“妳没事吧?”

    “嗯……”她动了动身体,笑容比蔷薇花还要娇艳动人。黑暗里,她的眼睛亮如星子。“有点头晕,睡一会儿就没事了。”

    “那我去给妳准备热水,洗了澡再睡吧。”

    “哦。”筱郁乖巧地点点头,闭上眼睛。

    他放好水回到卧室时,筱郁已经睡着了。她乱了的卷发散在白色的床单上,性感撩人。随着她不稳的呼吸,包裹在玫粉色洋装下的胸口在轻颤,让他禁不住想去抚慰她的颤动。

    他轻咳一声,将目光移到她的脸上,可看着她的唇,他口中越发地干涩……

    “筱郁……”他柔声唤着她。

    她睁开眼,缓缓伸手,抚摸着他脸上的线条。

    她的手指好柔软,被她抚摸过的肌肤依然眷恋着她的柔情。

    他一时精神恍惚,柔软的唇贴近她的唇角,浅浅地吻着她的唇。

    她非但没有拒绝,反而攀着他的肩,将小巧的舌尖探入他的口中,寻觅他的舌……

    他禁不住低吟一声,舌激狂地在她芬芳的口中肆意游走。

    有这样柔情的吻。

    夜,不再彷徨。

    心,不再空洞。

    吻越来越激情,拥抱也越来越紧,欧阳伊凡紧紧搂着她,直到拥抱已经无法满足他的渴望,他的血脉已如火焰跳跃而出,他的手不受控制地摸了一下她柔软的胸口……

    她的娇躯瑟缩了一下,微微动了动,却没有特别激烈的反抗。

    欧阳伊凡岂会不明白这种肢体反应,她的身体也渴望他的爱抚……

    他吻得更狂热一些,一只手揽着她的背,另一只手灵巧地解开她的洋装扣子,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已经彻底被她击垮,今夜,他什么都不愿去想,除了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