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下面接着第10章!.6
    他们在交谈,筱郁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她从林尔惜的眼睛里看见了渴求,企盼。

    后来,林尔惜又说了一句话,欧阳伊凡忽然推开她,靠在车门上,懊恼地用手搓搓脸。

    林尔惜走出车,略有些不稳地扶着他的车。

    这一次,筱郁听见她的话了。

    “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在这种时候说这样的话,你跟关筱郁已经住在一起……这段时间我害怕打扰你们,一次都不敢找你。可是……我真的很想见你,哪怕只是两个人坐一会儿,聊聊天。这样也不行吗?”

    “尔惜,妳喝醉了!”

    “为什么?我们认识十年了,十年的感情,你为了她连我的电话都不接?!”

    “这是妳的选择。”

    “那我还能重新选择一次吗?”

    林尔惜一句话,不禁让欧阳伊凡一怔,就连筱郁也一连退后数步。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样的女人,别人全心全意爱着她的时候,她视如敝履,等到失去的时候又发现自己错过了最珍贵的。

    筱郁真想冲过去给她一个耳光,让她好好清醒一下。可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欧阳伊凡心里真正在乎的人是谁,只有他自己知道。

    她一直等待着她的答案,期待着他说:“我不会再给妳机会。”

    可他却说:“很晚了,我送妳回家。”

    **********************************************************************

    筱郁打了一辆的士,跟着他们的车到了一栋豪华的公寓楼下。

    她看见欧阳伊凡抱着林尔惜上楼,竟不知自己该阻止还是该离开。

    等到蓝色玻璃窗里亮起的灯光,窗帘被拉上,她才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冲上去阻止,可惜已经太迟了

    整栋大厦唯一的一点光,在无月的夜空里份外明亮。

    欧阳伊凡的手机拨了几次都是关机。

    愤怒让她失去理智,摘下手上的钻戒丢在车窗外,跟司机说:“走吧。”

    她以为自己还能像以前一样,骄傲地扬起头,洒脱地说句放弃!

    可出租车绕了半个城市,她的伤痛也就跟着缠绕了半个城市,经过了她的家,经过了她和他的家,最终又停在了那幢大厦下。

    挥不去的幻想,

    放不开的爱情,

    熟轻熟重,她已无法分辩。

    走下出租车,淅淅沥沥的雨滴带着冰冷打在身上,令她被烫伤的痛平复了很多。

    筱郁蹲在地上摸了好久,终于在水凹里拾回那枚戒指,握在手中。

    掌心被那象征着恒久的钻石硌疼,那痛楚一直传到心里,传到鼻端……

    “我要上去,我要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可高大的铁门上设置了密码锁。

    为什么他按密码时手法真是纯熟,纯熟到她都没有数清密码是多少位。

    雨越下越大,冰冷淋湿了她单薄的外衣,可她一点都没察觉到凉意。

    傻傻地一遍遍重复试着密码……

    两小时后,楼上的灯熄了,最后一点光明都消失。

    她擦擦脸上的雨水,拼命摇着沉重的铁门。

    摇得累了,她一个人蹲在街边,寒冷,雨水,黑夜,孤单,心碎……都能忍受的。

    唯一忍受不了的就是他给了她那么美好的希望,却让她对他彻底的失望!!!

    ……

    ***************************************************************

    疾风骤雨的声音里,筱郁隐约听见急促的脚步溅起的水花声,听见铁门摇晃声。

    她刚抬起埋在膝盖上的脸,一股巨大的力量扳着她的双肩,将她拉起来……

    “筱郁!?”

    消失的气力在听见欧阳伊凡那熟悉的呼唤凝聚回来,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行动比思维敏捷,挥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在他脸上。

    清脆的声音比雨声还清晰!

    他将侧过的脸转回来,发上的水流淌过脸颊,湿透了衣衫。

    他看着她……只是看着她,没有说一个字。

    筱郁本来还想再打他一个耳光,可是看见连躲都不躲,双手依然放在她双肩上,表情看来比她还伤心,她的手怎么也打不下去了!

    等她僵硬的手放下去,他才开口:“气消了?那可以听我解释了吗?”

    “这种事情还有什么可解释的!你觉得我会信吗?”

    他闭上眼睛,垂下头。良久,他又重重地摇了摇,脱下身上的外衣披在她身上:“筱郁!我刚刚已经跟她把一切都说清楚,我爱的女人是妳。”

    “很好的说辞,你以为我会信吗?”

    “是,我的确没资格要求妳信任我……可是妳亲眼看见我跟她上床,还是我亲口跟妳承认我爱她?妳凭什么就认定我们有什么?”

    “三更半夜,你们在一起共处两个小时,你觉得在一起能干什么?!”她推开他,一身清新的香水味道,闻着她几欲作呕。“离我远点,我怕林尔惜的香水毒死我!”

    “你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信?我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我为妳做了这么多,可你由始至终都没相信过我!”

    “你做的事情让我怎么相信你!”

    雨水让单薄的衣服变得很沉,沉得她透不过气。“也许,我们根本不合适……不是你跟林尔惜的问题,而是你没法让我相信你……”

    筱郁将手心里的钻戒放在他手里,对他说:“Ivn,我想回家了。”

    他看着戒指,苦笑,却没有说话。

    她以为说了分手,心里堵着的东西会消失,可没有

    反而压得更重,重的让她无法承受!

    *****************************************************************

    欧阳伊凡送她到家门外,她刚要按门铃的时候,他搂过她,轻轻在她唇上印上一吻。

    轻得如风,淡得如水。

    筱郁别过脸,避开他象征告别的吻,按了一下门铃。

    他说:“我总以为再付出一点,再改变一点,就能得到妳的心。”他嘶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总以为再坚持一点,再容忍一点,妳就会懂我的感情,可是妳从未懂过,永远都不会懂……无论我再怎么努力,妳都不可能相信——我爱妳!”

    他放开抓着她的手,雨水打湿了他的身体,也打湿了他的张扬和不羁。

    他脸上那由内心散发出的忧伤和无奈是那么真实,真实得让她开始自责……

    “很抱歉!”她说。

    “没关系,是天意让我们相遇的太迟……”

    这是分手的对白吗?

    弄得她反倒相当内疚。

    他怎么不狠狠地捏着她的手臂,摇晃着她大吼:“我是瞎了眼才爱上你这么绝情的女人!”(如果配上嘶声竭底的大吼就更有效果。)

    可人家连分手都表现得像王子般优雅得体,眼睛里都是伤痛,嘴角还极力维持着宽容的微笑。

    看得别人的心饱受蹂躏,心血流得比雨狂暴。

    就在筱郁想搂住他对他说:“我其实是爱你的!”,佣人给她打开门。

    “小姐?”

    欧阳伊凡对佣人交代说:“筱郁淋了雨,给她煮碗姜汤喝……伺候她洗过澡再让她睡觉……别打扰她休息,关伯父和伯母如果问起,让他们给我打电话。”

    欧阳伊凡说完,又拍拍她的肩膀,对她说:“妳能不能……别关手机……”

    她傻傻地点头,脸上的雨水有了特殊的温度。

    可惜雨太大,他看不到她脸上的泪水……

    他打开车门,上了车。

    雨水打在汽车玻璃上,模糊了他的影子。

    他坐在车里,看着手心好长时间,才启动车子,消失在那个灰蒙蒙的辰雨里。

    她知道,他看的是她还给他的钻戒!

    她靠在大门上哭了……

    *******************************************************************

    洗了澡,喝了姜汤,筱郁本想睡个天昏地暗,人事不知。

    没想到脑子混混沌沌,却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枕头湿了,她翻过去睡另一面,才发现那面早已湿了。

    熬到中午,楼下的电话响了,虽然声音不大,但她反射性地坐起来想去接电话。

    穿好衣服下楼的时候她的妈妈已经挂了电话,她的爸爸问:“是伊凡打来的?”

    “嗯!这孩子真懂事,说请了大夫,一会儿过来看看筱郁着凉没。”

    “他今天不是要竞拍一块地皮吗?!”

    “是啊!这么忙还惦记着她们筱郁,看来两个也没什么大事,估计就是闹闹别扭。”

    “筱郁这孩子太任性,都是让我们给宠坏了。”

    她任性吗?也许吧。

    她记得有一天晚上,她躺在藤椅上看,看见里面提起香蕉船,她抹了抹嘴唇感叹:“香蕉船……好想吃啊!”

    欧阳伊凡立刻穿衣服出去,一个多小时后,拿着快融化的香蕉船回来……

    不知道他在哪家店买的,比她以前吃过的都要好吃!

    其实欧阳伊凡很懒,有时她让他去公司看看,他总说懒得动,可每天晚上接她下班时他从来没说过懒得动。

    他每次出去应酬回来就说累,可陪她逛一天的街,走路时脚步都僵硬了,也从来没跟她说过一句:他累!

    想着想着,她的泪水又流下来,他对她真的太好了!

    她爸爸刚要说话,看见她下楼,伸手拉了拉他身边的椅子:“妳醒了?过来吃点东西。”

    她坐过去,他没问她为什么回家,反而问她:“在伊凡的公司呆的怎么样?”

    “挺好的,公司一切都上了轨道,发展越来越快!”

    “伊凡说他朋友很有能力,妳平时多跟他学学……把眼光放长远一点。”

    她的眼光的确短浅,以为老爸就是为了撮合她和欧阳伊凡才把她推给他,原来他们是想让她跟林君逸学点东西。

    难怪每次她数落欧阳伊凡:“一个大男人,大老板在家里悠闲自在,让她拼死拼活为他的公司卖命。”

    他总是很谄媚地替她捶背,很细致地询问她一天的工作。

    有时还会替她出谋划策,一晚上陪着她做企划……

    现在回想起来,他根本不是懒,而是不想在公司的运营方面干涉林君逸太多。

    作为朋友,他表现出足够的尊重和信任!

    作为恋人,她却

    摇摇头,不想了,想起来就头痛!

    分手的第一天,她昏昏沉沉度过,除了空虚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分手的第二天,她对着天花板发呆了一天,手机拿出来看了好几次,不是不想开机,是开不了机了。

    分手的第三天,她老妈在她耳边唠叨了一天,让她给欧阳伊凡打个电话,她一句话都不说,就是躺着睡觉。

    分手的第四天,她一大早就爬起来去买新手机,刚开机旅游公司就打来电话,说她申请的签证下来了,让她过去取。他们不说她都忘得一干二净,前段时间和凌凌约好了要去日本Shopping的。

    筱郁刚好想要给自己点时间和空间,让自己能冷静地整理这段感情。

    所以,她在旅游公司定好一张第二天去日本的机票,给凌凌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明天去机场接她。

    关筱郁 亲密的接触

    机场里,筱郁走进登机口,还忍不住向后面张望。

    虽然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她要去日本,但她还是幻想着欧阳伊凡这个时候会像浪漫的偶像剧一样,挥汗如雨地从远处跑来,紧紧抱着她说:“筱郁,我爱你,为我留下来!!!”

    她也说不定一激动就不去了。

    是!这种煽情的情节只有八点挡的电视剧才有

    她幻想幻想也不为过吧!

    但是,可是,然而打死她也想不到,现实比电视剧还要夸张一百倍!

    下飞机取了旅行袋,筱郁无精打采望望出站口,凌凌正在向她挥手。

    快一年没见,她比起前更多了几分味道,成熟,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