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下面接着第10章!.5
    他又顺势搂着她的腰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结实硬朗的身躯完全压在她柔软的身体上……

    “你做什么?”

    “妳说呢?”

    他炙热的唇将她的双唇吞没……

    这一次他吻得一点都不温柔,双唇霸道甚至野蛮地在她唇上辗转啃咬,柔滑的舌挑开她的贝齿,在她口中肆无忌惮地挑逗,游移……

    她情不自禁搂住他的颈项,任由他横行无忌地索求她的芬芳。

    她的反应更加鼓舞了他,欧阳伊凡的吻越来越深,越来越缠绵……

    他的手顺着她的腰渐渐向上移,最终覆盖在她柔软的胸口上。

    她想说不要,可纠缠的唇齿中只能发出细碎的呻吟。她的身体开始火热,搂着他颈项的手臂不自觉收紧,身体紧紧地依偎着他强健的身躯,唇舌回应着他的热吻……

    吻着吻着,他的唇向下移去,吻过她的下颚,她白皙细腻的粉颈,顺着她敞开的领口一直向下……

    唇舌的舔舐,指尖的摩挲,再加上身体纠缠时那异乎寻常的硬挺。

    未试云雨的她也禁不住全身火热,双手在他宽厚的脊背上轻轻游走……

    吻到两个人都快丧失理智的时候,欧阳伊凡放开她,笑着问她:“这样算不算性骚扰?”

    她涨红着脸羞怯地摇头。

    “噢!我懂了!”他点点头:“还有其他规矩吗?”

    她轻轻摇头,脸埋在他的胸口听着他依旧紊乱的心跳声。

    他是在为她心跳吗?那颗心是不是已经完全属于她?

    她还不敢确定。

    同居的日子,他们相处的很融洽。

    Ivn把她安排在林君逸公司的财务部,主要负责整理公司的帐目。因为公司管理严格,她每天很早就去上班,下班也比较晚,但不论她几点下班,她离开公司的时候,Ivn一定在公司门口等着她。

    他从不告诉她几点来的,也没问过她几点下班。

    他每次见到她的第一句话一定是:“今晚想吃什么?”

    他们大多数情况下是去外面吃点东西再回家,偶尔遇上她心情好的一天,她也会心血来潮按照菜谱烧点饭菜,不管好不好吃,Ivn一定会把所有的菜吃的一点都不剩。

    吃过饭,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当然,他们也会抢遥控器,但跟别的男女原因不太一样。

    不论他看什么节目,枪战电影,NBA,足球联赛,甚至色情电影,她都会坐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

    前一周,两个人看得非常和谐。

    有一天半夜三点,Ivn起来看球赛,她也会兴奋地跑出来看。

    “没想到妳这么喜欢看足球。”Ivn拿了个沙发靠垫放在腿上,示意她躺过去。

    “喜欢!”她躺过去,盯着电视屏幕说:“劳尔是我最爱的男人,你看他是不是越来越有男人味了,他的背影……多帅啊!”

    他立刻换台,看国际新闻。

    “喂!你什么意思?!”

    “妳该多看看新闻,了解一些国际形势。”

    从此以后,只要有帅哥出现的电视节目,他一律禁播,抢夺遥控器的大战拉开帷幕!

    有时候,他们会躺在藤椅上喝喝红酒,聊聊天。直到聊得睡着了,欧阳伊凡会悄悄把她抱回房间,为她盖好被子,静静离开。

    但是,温馨甜蜜之余,他们之间又好像少了点——激情!

    她记得以前在学校寝室楼前的长椅或阴暗的墙角那些环境恶劣的地方,都能不时看见情侣偷偷亲热,难舍难分,情难自禁。

    如今,他们这样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占尽天时地利,怎么欧阳伊凡这种花花公子连一点行动都没有。虽说她不是那种满脑□的腐女,可她也难免会偷偷企盼着他偶尔表现得冲动一下,对她有点非分之想,甚至提出点无礼的要求,好让她严辞拒绝,表现一下自己的纯洁。

    为什么一次都没有呢?

    莫非……

    她真不如那些女明星性感撩人。

    深夜,筱郁洗完澡,不自觉在镜子前停住脚步,丰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肢,平坦的下腹,标准的S形的曲线,虽然平时穿着T恤衫和牛仔裤,也不至于看不出来啊!

    说她身材不好,开玩笑!她今天就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身藏不露”!

    筱郁顺手将半月前买的保守睡衣丢在洗衣机里,拿起白色的浴巾围在身上,解下头上的毛巾,让湿发随意散在脸侧,显示出女人特有的美感……

    从浴室里推门而出,她像电视里的女人一样,撩撩湿发,用挑逗的眼光瞟着他。

    他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体上,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上。

    非常标准的花花公子式看法!

    不□,不猥琐,但足以让女人面红心跳。

    她故作镇定地慢慢地走到他身边,若无其事地看着电视,缓缓抬起双腿放着沙发上,半倾着身体倚在沙发扶手上。她以为这一次欧阳伊凡一定对她的身材刮目相看。

    可等了好久,等到身体都坐得僵硬了,也没见他有什么特殊举动。

    筱郁偷偷瞄他一眼,才发现他看NBA的回放看得那个专心致志啊!

    她刚想让他换台,他慵懒地伸伸手臂,起身说:“有点困了,我先去睡了,晚安!”

    不是吧!?

    他到底是不是男人。

    欧阳伊凡意外地覆在她耳边,轻声说:“妳若是想勾引我,下次最好什么都别穿……”

    “你……下流,无耻!”

    “妳错了!”他笑着吻吻她的脸颊,温热的呼吸让她心神一荡。“如果我这种君子还算下流无耻,别的男人妳就别指望了!”

    说完,他拍拍她的肩,转身进了卧室,关上房门。

    最可恨的居然还上锁,像是担心她会非礼他一样!

    她捶了半天胸口才缓过气,她现在开始怀疑自己到底算不算是个女人!!!

    深受打击,深受打击啊!

    ***********************************************************

    为了找回自信。

    一到周末,筱郁立刻去商场买了一件最有女人味的裙子,还烫了一款和林太太一样的卷发,在美容院做了一个全身的SPA。

    当然,也刷爆了一张信用卡,预计半年的工资才能还清。

    傍晚时分,她踩着性感的黑色高跟鞋从美容院出来,贴身设计的黑色真丝短裙完美地展示出她若隐若现的曲线,低胸的领口露出足以令正常男人窒息的乳沟,修长纤细的双腿一览无遗,扑了点光亮粉的肌肤看起来比真丝的绸缎还要光滑细腻,再加上微卷的发增添的淡淡风情。

    如果这样都吸引不了他,那他一定不是正常的男人。

    “好累啊!”筱郁坐上他的车,伸手慢慢揉自己的脚踝,手指顺着缠绕在脚踝上的黑色流苏,一点点滑上小腿,膝盖……

    “走了一天了,腿都痛了。”她抬眼,发现欧阳伊凡正特别专心地开车,对她的举动完全视而不见。

    “好无聊啊,听听音乐吧。”她决定施行第二套方案,缓缓俯下身体,伸手打开CD,选了一首最煽情的音乐……

    欧阳伊凡总算将视线移到她身上,从他那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她丰满白嫩的胸口。

    他一个急刹车,她差点飞出去。

    筱郁无辜地揉揉被撞痛的肩膀,为了自己没系安全带而后悔莫及。光想着色诱他,竟然忘记他的车技超烂!

    “妳觉得这种游戏有趣么?”他问。

    “啊?!哦!也没什么意思。”

    其实也不是很有趣,更不是想勾引他,她就是想让他知道她是个女人。

    仅此而已!

    “是吗?”他的手放在她半裸的肩上,眼光在黑夜里充满蛊惑的热情。

    疼痛的肩在他修长的手指下变得麻痹,失去知觉……

    他为她揉着肩,揉着揉着……一点点向上滑去,轻若无物,又似轻丝拂过,在肌肤上留下一阵难耐的麻痒。

    她刚要躲避,他的手指挑起她耳边的卷发,看似无意碰触到她耳后敏感的神经,唇边又流露着一丝坏意的笑,黑眸中全是□裸的诱惑。

    他一点点靠近她,唇齿间的灼热气息缭绕在她唇边,挑拨得她全身麻痹……

    可他并没有吻她,而是在她耳边,轻声问:“想试试么……”

    意味深长的问题,不疾不徐的呼吸,让她体验到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火热。

    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此刻,她完全忘记自己身在何处,罪孽的期待从心底升起!

    宛若置于云端的她,正认真思考他的问题时,欧阳伊凡放开她,脸上的坏笑更加明显:“下次吧!”

    她现在终于知道花花公子和色狼的区别了!

    这不是一般的会调情啊!

    她调整好呼吸,才开口说:“你不去出卖色相,真是浪费!”

    黑夜里,在橘红的路灯下,他的一只手臂搭在摇下的车窗边,优雅地撑着下颚与她对视半眯的眼睛里流荡着她读不懂的笑意,她刻意不去看他的眼,不去看微风撩动他的发丝,却发现他黑色的紧身衬衫勾勒出一身性感的骨骼,领口处露出的肌肤看起来别比她的还要光滑细腻。

    这该死的音乐听得人心烦意乱,她当时怎么想到要选这首外文歌曲,Love,Love得没完没了。

    他淡粉色的唇缓缓开启,低沉的嗓音如陈年古琴弹出的音调。“记得妳说过,我遇到些虚荣又拜金的女人,就当自己魅力无法抗拒现在妳还这么觉得吗?”

    她咽咽口水,大声说:“我饿了,我要吃点东西!”

    经证明,她算不算是个有吸引力的女人她不知道,他绝对是个男人极具吸引力的男人。

    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性感起来妖异如魅,一不小心就能摄人心魄,再玩肯定把自己玩进去!

    关筱郁 暧昧的感觉

    或许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会让人向往,从那天后,他不笑也会上扬唇,他眼里读不懂的迷蒙,他露在衣服外坚实的肌肉,总会在筱郁不经意间,闯入她的脑海,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

    不知不觉,她已迷失在他总也读不懂的眼神里……

    已过午夜,她翻来覆去睡不着,有种很空洞的感觉开始蔓延,让她惶恐不安,不自觉开始回忆起他的一言一行。

    最近他总是很忙,早上起来就不见人影,晚上一回来就躲在书房里。她问他忙什么,他总说是在工作,可是她记忆里,他在工作方面从来都是懒散的。连公司都极少去,就算去参加股东会议,他也是心不在焉地听汇报。

    有时候她气他的慵懒,数落他几句,他总是会笑而不语。

    最可恨的是有一次,她跟他说公司里一位经理收了供货商的好处,他还漠不关心地对她说:“公司的老板是君逸,有什么问题和意见妳直接跟他说。”

    听听!就这么一个男人,她信他不分昼夜的工作才怪!

    筱郁悄悄走出房间,正犹豫是不是要去书房跟他好好谈谈,电话就响了。

    她反射性接起来,里面是一个女人含糊的声音:“伊凡……”

    我刚要问问她是谁,电话里紧接着响起欧阳伊凡刻意压低的声音:“尔惜?”

    林尔惜?!筱郁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午夜十分,这样的电话代表什么,她完全不敢深思,但她努力说服自己要冷静,给他个机会让他处理好他们的关系。

    “这么晚了,有事吗?”

    “你为什么关机?”

    “我最近太忙,忘了开机。”

    “你是不是故意避开我?”她的声音有几分醉意。

    估计欧阳伊凡也有些心疼,声音温柔很多:“不是,最近工作很忙,正在评估一块地皮。”

    “你现在有时间吗?我在BULEBAR。”

    “妳回国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一个人,你能不能过来陪陪我?”林尔惜的声音很轻,在电话里吵嚷和摇滚乐的背景下,听起来特别孤单和伤感。

    “尔惜,妳知道的……我和筱郁住在一起,这个时间不方便出去。”

    “连跟老朋友叙叙旧都不行?”

    “我不想她误会。”

    林尔惜在电话里痴笑了两声,笑声听来满是落寞。“男人,都是一样的无情无义。”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过了一阵,筱郁听见书房里椅子移动的声音,匆匆放下电话躲进卧室。

    宁静的夜晚,再微小的声音都变得刺耳,她躺在床上,静静听着欧阳伊凡穿衣服的声音,听着他打开她的门,又轻轻关上。

    听着他离开……

    男人,真的都是一样的无情无义!

    他们坚信自己会做一个好男人,可他们永远拒绝不了美丽女人的哀求!

    在BULEBAR门外,筱郁站在微微的细雨里,看着欧阳伊凡将半醉的林尔惜抱进车里,为她整理这裙子,抚平乱发,甚至用手帕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

    可筱郁站在黑暗里,泪水无人擦去。

    她只能望着天空,阴云密布的天空上没有一颗星星……

    林尔惜对欧阳伊凡的意义终究是不同的,否则他绝对不会如此温柔地关心着她!

    当欧阳伊凡伸手帮林尔惜系紧安全带的时候,林尔惜忽然睁开眼睛,伸出双臂搂住他的肩,静静地望着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