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下面接着第10章!.4
    “我没威胁你。我一定会让照片曝光……等照片被登出来,我们两家说不定连结婚的事情都为我们一手安排了,也省得我费心思……”

    “你简直比我想得还要卑鄙!”

    他无所谓地笑笑,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个钻戒带在她的中指上:“我也想准备个浪漫求婚!可是妳宁愿每天喝醉酒躲在角落里哭泣,也不肯原谅我,所以我只好采用极端手段了。”

    “我才不是为你哭!”

    “是,你不是为我……你不过是每天十一点的时候拿着手机哭着说:Ivn,你为什么不再给我打电话!”他将脸贴近她一些,笑得十分讨厌:“妳关机我怎么打得进去?”

    她咬牙切齿却无话可说。

    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她的保镖哥哥从二十一楼扔下去!

    欧阳伊凡起身穿上衬衫,站走到窗边,撑着窗台面对黑夜的的背影看起来满是落寞的忧郁。

    “筱郁,感情是两情相悦的事,我等多久都没有关系……”他幽然叹息,继续说:“我要跟妳订婚,绝没有逼妳的意思,我不过是想告诉所有人,包括妳:妳是我的!有我在,谁都不可以对妳有非分之想……”

    “就凭你这点手段就想得到我,你做梦!”

    她摘下手上的戒指,丢在地上。

    以为这样她关筱郁就会怕,让她乖乖跟他订婚,门都没有!

    整理好半褪的衣服,深深呼吸,拉开门。

    门外都是等待着她的闪光灯和话筒。

    筱郁刚要说话,欧阳伊凡搂过她,与她四目相对,朗声说:“筱郁,我真的爱妳!当我活在无数人的赞美中时,是妳让我知道我是多么自以为是;当我面对最艰难的等待时,是妳让我知道世界上还有个女人陪在我身边,她并不在乎我拥有什么,失去什么;当我以为爱情就是内心的渴望时,是妳让我知道爱情是让人喝冰饮都会烫到,喝咖啡都会满口甜蜜的感觉……只要能跟妳在一起……只要妳给我机会,我什么都愿意为妳改变,我可以做妳心中永远的Ivn!”

    她不感动,一点都不感动!

    闪光灯怎么如此耀眼,晃得她眼泪都流下来了……

    欧阳伊凡趁机拉起她的手,半跪在地上将钻戒戴在她有点麻痹的手指上:“妳嫁给我吧!”

    然后,在筱郁舌头还处于打结的状态时,他站起来,搂着她腰将她拥到身前,深情的吻上她的唇……

    说心里话,他的吻技真的不错,那当着那么多照相机,他都能吻得坦然自若。

    轻柔的双唇碾过的滋味,不轻不重,不急不徐,艳情又不色情……

    她不会了,彻底不会了!!!

    能不能给她机会让她说句话,她其实还没答应呢!

    闪光灯闪闪可以,拜托那个录像机千万别录,这不是拍电视剧……

    *************************************************************

    第二天,筱郁缩到被窝里一天没敢出来。

    一早上欧阳伊凡来过,一脸真诚地向关天原夫妇道歉,还说他和筱郁是真心相爱,之前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

    筱郁把家里最宝贝的古董花瓶丢过去,可惜被他身边的保镖哥哥及时接住。要不是关太太见她情绪太激动,把欧阳伊凡先打发走了,她杀了他的可能都有。

    缩在被子里,筱郁紧张地翻开他丢下的杂志。上面果然刊登着昨天他求婚和拥吻的照片,以及字字滚烫的“独白”!

    旁边还有深情无限的文字说她已经欣然同意,即将择日完婚。

    她的确没说她同意,问题是照片上她那目光……分明是一百个愿意!

    筱郁拿过镜子照了又照,怎么会这样呢?

    难道是经过PhotoShop处理过的?

    正在郁闷中,凌凌打电话过来:“亲爱的,我在网上看见你们的照片了,拍的不错,比那些婚纱影楼PS的照片动人多了。”

    “姐姐,妳没看出我是被陷害的吗?”

    “哦,看出来了,背景是某高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听说房间里面还被拍了几张照片,因为当事人不同意,所以没贴出来。”

    “什么!”这个该死的混蛋,真不怕事儿大。“凌凌,妳等会儿,我先去杀了欧阳伊凡,我们再慢慢聊。”

    “好啊!他在杨岚航这里,妳要杀他就快点来。”

    筱郁想了想又缩回被子里:“我还是不去了,凌凌,妳帮我告诉他:我死都不会嫁给他的……”

    **********************************************************

    之后的两天,筱郁天天躲在家里不敢出门,欧阳伊凡每天打很多遍电话,她都没接。

    其实,气早就消了,可她就是不想接他的电话,总觉得有些微妙的感觉在心底滋生,让她想起他就会惶惶不安。

    有一天她正睡得天昏地暗,关天原意外地走进她的房间,对她说:“筱郁,爸爸今天带妳去爬山吧。”

    她坐起来,揉揉惺忪的睡眼。“您心脏不好,还是别去了。”

    “嗯,那妳别总这么睡着,出去透透气,上山看看风景,心情就会好了。”

    “好的!”她乖巧地应了一声,起床换了衣服,换上运动鞋,走向那座离她家很近的无名的小山。

    走到山脚下,她惊得站在原地,呆呆地望着眼前那条长长的绳索。

    这座连一个游客都没有的山上,怎么会建了一个缆车?国家是不是有钱没地方花了?

    她好奇地走向缆绳的发源地,山脚下停着一辆缆车,上面绘着紫色的蔓藤,旋绕的形状有些像心,中间点缀着一些金色的字母:Ineedyou!

    “筱郁……”

    她猛然转身,欧阳伊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身后。

    “这是你弄的?”

    “是!”

    “无聊!多事!”她不屑地扭头,朝着山间的小路向前走。

    “现在妳不需要,当有一天妳扭伤了脚,有一天妳累得无法走路,有一天妳老得没有力气爬上去,妳一定会需要它,需要我!”

    情场高手就是情场高手,每句话讲出来都是感天动地。

    她想继续往前走不要理他,可她的腿怎么也抬不起来,最后她只得转回身,大声问:“你讲花言巧语用不用打草稿?”

    “偶尔也用。”

    她的嘴角忍不住上扬,笑意在脸上流露。“说段打过草稿的听听。”

    他也笑了,不是那种招牌式的坏笑,是很开怀的笑:“妳骂的一点都没错:我有多少女人自己都算不清,我根本就不是花心,是没长心!连狼都进化到懂得至死不渝,我的思想还停留在原始社会……也正因为如此,我对妳隐瞒我的真实身份,希望等妳真正了解我之后,会对我的看法有所改变。没想到我却弄巧成拙,伤害了妳!筱郁,如果妳真心爱过Ivn,就请妳给他个机会,让他取代欧阳伊凡,做一个全心全意爱妳的男人!”

    “真肉麻!”筱郁搓搓自己的手臂,脸上已经笑称一朵蔷薇花。

    “还有更肉麻的,想听吗?”

    “我才不稀罕听呢。”她转身上山,脚步忽然变得轻盈,踏着崎岖的山路都像是飞起来一样。

    欧阳伊凡跟着她身后追过来,牵住她的手。“女人啊!总是喜欢口是心非。明明喜欢我,偏偏嘴硬。”

    “呿,你除了长得帅一点,有钱一点,细心一点,浪漫一点,讲情话动听点,你还有什么地方值得女人爱?”

    “这些还不够女人爱的?!”

    “够吗?”好像够了。

    “那我坦白告诉妳。”他凑近她的耳边,低声轻吟:“等新婚之夜的时候,妳会爱死我的……”

    她咬牙,再咬牙!

    谁能告诉她,她老爸老妈到底看上这男人什么了!?

    关筱郁 同居的日子

    时间飞逝,转眼到了毕业时间。

    筱郁在工作处处碰壁的情况下,被残酷无情的家人扫地出门,还以“让她独立”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收了她的所有银行卡,终于让她见识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炎炎烈日下,筱郁拖着重重的行李箱,站着马路上。

    欲哭无泪!

    可想而知,在这个惨烈的局势下,当欧阳伊凡从她手里接过沉重的行礼箱,带她走进一刚竣工的小区时,她有感激眼前这个男人,她几乎热泪盈眶地说:“早知道你对我这么好,我昨天就不拒绝你的求婚了。”

    “妳不用太感动,房钱我会每个月从妳工资里扣的。”

    听见他这种话,筱郁所有的感动都无影无踪:“有你这么对自己未婚妻的吗?”

    “不是未婚嘛,等结婚了再说!”

    她忍了,谁让她昨天当着老爸老妈的面拒绝他的求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自做自受。

    欧阳伊凡打开房门,房间里还有淡淡的油漆味道。

    装修的简洁而舒适,很符合她的审美观。

    她走进客厅,宽敞明亮的落地窗前映入眼帘,两张藤椅摆在窗前,中间摆着一张铁艺的圆桌,上面放了两个骨瓷的咖啡杯。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

    “有天晚上打电话的时候,妳无意中说过:‘如果可以选择,妳更喜欢端着咖啡杯躺在藤椅上,从落地窗里欣赏着城市的夜晚,聊着彼此的故事……’”

    “谢谢!”

    筱郁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他了。细心又懂浪漫的男人,总有种让女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她走进主卧,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舒展一下疲惫的筋骨。“真舒服啊!”

    欧阳伊凡倚着门说:“如果妳想睡这里我也不反对……如果妳介意的话,就去睡另外一间,因为这是我的房间。”

    “什么!”她吓得坐起来,才留意到房间里确实放着他的东西。

    “我怕你负担不起这间房子的费用,所以我好心替妳分担一点。”

    “你能不能找个像样点的理由?”

    “也行!”他略思考一下,说:“考虑到方便妳监督我的夜生活,我决定住在这里,省得妳疑神疑鬼,总是半夜三更闯进我的公寓。”

    “你是为了方便监督我的夜生活吧?”

    “妳也可以理解成我不放心妳一个人住在这里,担心妳晚上遇到色狼!”

    “遇上色狼总好过跟一个色狼共处一室!”

    “我用人格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碰你!”

    “就算你有人格,我也不信……更何况你压根就没有!”

    他怒瞪了她一阵,很快又换上温和的笑容:“我若是想碰妳,还会等到今天?说实话,就妳这身材,我实在没什么遐想。”

    “滚出去!”

    她随手将拖鞋丢过去,可惜被他躲过。

    她刚拿起另外一只拖鞋,听见他温柔如水的声音传来:“筱郁,其实我是不愿意每天晚上想你的时候,只能在电话里听见妳的声音……”

    “……”

    手里拖鞋掉在地上。

    那一秒钟,她做了这辈子最愚蠢的决定,跟一个风流情史能写成一本书的男人住在一起了。

    哎!为什么她明知他这种人十句话有九句是假的,却偏偏对最好听的那句深信不疑,甘之如饴。

    女人啊!永远抗拒不了男人的甜言蜜语!

    *************************************************************************

    孤男寡女同居一室——言情中最浪漫,最甜蜜的情节。

    筱郁为了在浪漫方面再加强点,特意翻阅了几本言情,总结了一下十分有必要注意的事情。

    她制定了一套君子协定,大声地念给欧阳伊凡听:“第一、晚上喝了酒就不许回家。”

    他问:“为什么?”

    “你万一酒后乱性怎么办?”

    “那你不怕我在外面酒后乱性?”

    说的也是,她立刻拿起笔把这一条划去。更正了一下:“晚上喝了酒必须尽快回家。”

    “嗯,记住了!”

    “第二、去洗手间和洗澡时必须锁门。”

    他好奇地上下打量她:“妳该不会有偷窥男人洗澡的习惯吧?”

    “你想的美!我是怕我无意中进去,看见不该看见的。”

    “那妳可有眼福了,我从小就健身,身材很好的。”

    这次换筱郁从上到下打量他,他的身材修长,衬衫外的皮肤光滑亮泽,衣服里的肌肉也貌似很紧实……休闲裤穿在他身上特别有型,估计他的腿应该很直…….

    欧阳伊凡坏笑着对她眨眨眼。“看来不仅洗澡的时候要锁门,睡觉的时候也要锁门才行。”

    她收回视线,不好意思地用手背摸摸自己的滚烫的脸颊。

    “第三、不许对我性骚扰。”

    “有严格的标准吗?”

    她努力地想,法律上对性骚扰的定义是什么呢?

    好像不能接触异性身体,不能用暗示性的言语挑逗……

    她咬着手里的笔,冥思苦想。

    谁知欧阳伊凡忽然伸手,用力拉了一下她的手臂,她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到沙发上。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