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下面接着第10章!.3
    “我对你没兴趣!”她再次强调。

    他依然面无表情。

    “我只是个失恋而已,还不至于糟蹋自己。”

    他总算有了点反应,诧异地看看她,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可惜还没有离开的打算。

    “你不走我走!”筱郁略有些眩晕地起身向门外走,谁知刚要开门,他早一步替她打开,还特体贴地伸出一只手臂,示意她可以扶着他。

    她刚要拒绝,陌生男人说:“关小姐,我是来接您回家。”

    “你认识我?”

    “关先生担心您一个人在外面有危险,所以派我来接您回去!”

    “哦!”筱郁以前总是抱怨爸爸忙着做生意,根本不关心她,现在她才明白,父爱要在需要的时候才能体现出来。

    始终不觉得温暖的家,现在开始让她有些想念。

    “好吧,那回去吧。”

    ……

    筱郁在护花使者的保护下离开后,一个修长的人影随后走进包房,坐在她刚刚坐过的位置,端起她喝了一半的酒,慢慢地品着。

    醇酒入口,味道是那般咸涩……

    酒杯上还残留着她的唇印,沙发上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欧阳伊凡看看淡红色的酒,酒如同有这剧毒,喝下之后他的五脏六腑撕心裂肺地痛着。

    曾经他问过自己,他爱林尔惜多一点,还是关筱郁多一点?没有答案!

    这段时间他终于找到了答案。林尔惜离开他的时候,他对她牵念,为她伤神,但他从未想过再去争取。筱郁离开他的这段时间,他总在不由自主想一件事:他们就这么结束了吗?还有没有可能再挽回……

    他甚至站在山顶,望着残月下的夜景,想一个问题:欧阳伊凡和Ivn除了名字不同,究竟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她既然爱他,为什么不能给他个机会?

    因为他是欧阳伊凡?还是因为她对Ivn的爱太深,情太真?

    欧阳伊凡又端起酒杯品了一口,那满杯的泪水终于让他品尝到了爱情的滋味。

    原来爱情是一种相互的感觉,她为他笑,他也想笑,她为他苦,他比她苦……

    她为他悲伤,他更加悲伤。

    她为他哭泣……他的心在滴血……

    可是他能做些什么?

    他放下尊严求她原谅,她坚定不移地拒绝。

    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可他没法让自己不是欧阳伊凡。

    若要怪,只怪他当初把这段感情当成了游戏,没有认真地去经营。最初,他出于好奇想试着了解她,以为和她纠纠缠缠,吵吵闹闹挺有趣的,让他黑白色的生活在她可爱的思维和嘲讽中变得五颜六色。渐渐地,好奇变成了喜欢,征服变成了被俘,他的一切为她脱离了轨道,而这段感情却结束得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他爱上她,正是在她转身的一刻。她的背影充满忧伤,她的最后一句话:“想你是Ivn,想你不是欧阳伊凡,但你是别再浪费彼此的时间和感情了,我们到此为止吧。”这是一种怎样的无可奈何?而她还是做了抉择,干脆而决绝!

    欧阳伊凡端起酒杯,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他绝对不会放弃!

    无论用什么方法,他一定要把她弄进结婚礼堂!!!

    关筱郁 男人的誓言

    自从那日后,筱郁每晚练完瑜伽都会去那间私人俱乐部坐一会儿。

    她希望放纵自己一会儿,让自己毫无顾忌地去想他,想他们的相识,他们在一起的快乐。她以为想着想着便会想到烦了,倦了,没有事情可以回味。

    但思念一天比一天多一点,她想起的东西也会一天比一天多一点。在亲人朋友面前,她还是洒脱的关筱郁,只有在没人看见的角落她会静静对着从未开机的手机哭泣。

    而那个挺像李连杰版“中南海保镖”的男人从那天起充当起他的护花使者,每晚都在这里陪着她,他很有职业道德,不管她做什么他都不会过问,不打扰她,每天站在门外负责帮她吓走所有向她包厢里张望的醉鬼。

    但她只要一哭,他一定会马上走进来,坐在她右面的沙发上,静静地陪着她……

    他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尽责,时刻都带着个耳机,不时向她爸爸汇报她的行踪,连她的心情如何,什么时候哭,什么时候笑,都要汇报得一清二楚。

    弄得筱郁非常怀疑她老爸是不是破产了,什么时候闲成这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天,关天原一早打电话说让筱郁参加一个酒会,她还没来得及潜逃,就被保镖哥哥堵在寝室门口,绑架到了高级理容中心,让人给她弄了个比上次相亲还难看的造型。

    踩着不稳的高跟鞋走进宴会厅,筱郁一眼就看见欧阳伊凡,他正拿着酒杯和每一位到场的人聊着天。

    他笑得时候充满自信的风采,他笑得时候眼睛还是那么迷人,那么邪恶,而他身边围着许多美女……

    看来喜欢他的女人确实很多,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筱郁移开已经变得模糊的视线,看向别处。没想到几日不见,他早已神采飞扬,美女如云,看来男人往往更在乎的是现在进行时,过去时对他们来说毫无疑义……

    筱郁努力地吸气,伸手挽着保镖哥哥的手臂,装作幸福的样子走进去。

    “欧阳先生!好久不见啊!”她想她的表现一定很不错,因为欧阳伊凡一看见她满脸幸福地依偎在酷酷的保镖哥哥身上,脸色相当难看,还用杀人一般的目光瞪了一眼她的保镖哥哥。

    她的靠山马上有点动摇,快速抽回手。

    真笨!一点都不懂得配合她!

    回去得调教一下才行。

    “筱郁,妳能来我的酒会,就说眀妳的心里还是有我的。”欧阳伊凡一开口又是不着边际的惊人之语,而且声音大的能让在场所有的人听见。她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的深意,已经被他一个非常热情的拥抱拥在怀里。

    熟悉的味道,久违的温度,她真想多贪恋一下这样的温存。

    不行的!她急忙推开他,表明立场。“没人跟我说酒会是你办的,早点说,打死我都不会来。”

    “既然来了就别客气,多喝几杯。我还有点事,不陪妳了!”

    “不用了,我有人陪。”

    灯光昏暗下来,悠扬的乐声响起,欧阳伊凡搂着一个美女在舞池里旋转。

    所有的光束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不遗余力地为她照清她思念已久的脸。

    筱郁无力地坐在沙发上,不见时思念刻骨,相见却还不如不见……

    一个侍应生端着杯酒从她身边走过去,她顺手端下来,一口气喝下去。

    也不知道是什么酒,喝进去之后像喝了一团火,在空空的胃里熊熊燃烧。

    缠绵的音乐声,相拥的一对男女在快速地旋转,和谐地舞蹈,还伴随着一阵刺耳的掌声。

    她身体里的火更激烈一些,焚烧着她的心……

    为什么欧阳伊凡这种男人到了什么时候身边都不会缺美女?!因为他有钱,因为他风流,抑或是,他真的有种吸引女人的魅力?

    她想起他说过的最美的一句对白:“你会爱上我,就像我会爱上你一样……这是天意,我们都无法抗拒……”

    她站起来,迈着飘忽无力的步伐离开酒会。走出门,她忽然觉得浑身酸软无力,需要扶着墙才能勉强支撑住身体。

    “关小姐,您怎么样?”她的保镖哥哥快速追上前,扶住她。

    “没事!”她扶着墙壁继续走,可她实在没有力气了,双脚一软,跪坐在地上。

    “您和欧阳先生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关系会弄得这样?”这是他第一次问问题,而且看得出这个问题也是他挣扎好久才问出来的。

    “我和他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我根本不认识他!”

    他的眼光变得朦胧,犹豫了很久,说:“我送您回学校吧?”

    她摇摇头,咬紧颤抖的双唇,初吻的滋味还那么清晰。可她的Ivn再也不会出现了。

    “为什么?”

    “我不知道。”她仰头望着天上的残月,不让眼泪流出眼眶,可是没有用,眼泪还是流下来,她只能低下头,按着自己的心口。

    “我现在才知道,明明爱一个人,却不能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好痛!”

    她对自己说过很多次:再痛都是一时的,她能熬过去。可这种痛一天比一天剧烈,一天比一天难熬。

    她的保镖哥哥突然抱起她走进回酒店,进入电梯。

    “你带我去哪?”

    他没回答,电梯在顶楼停下来。他将她抱进一个房间,放在床上。

    “你想干什么?”她有一些惊惶,但转念想想,他应该没有胆子胡来的,可能是想抱她来这里休息休息。

    她刚放下悬着的心,一个轻挑的声音从内间传来。

    “你该问我想干什么!”

    她被酒精麻醉的大脑立刻醒悟,猛坐起身看着从里间走出来的欧阳伊凡。

    她的保镖哥哥没胆子,可不代表欧阳伊凡没有胆子,他这种有钱有势,自以为钱能摆平一切的花花公子绝对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欧阳伊凡,你!”筱郁一见他脱下西服,拉下领带,然后就开始脱衬衫,舌头有点打结“你……你敢……”

    筱郁浑身无力地爬下了床,刚走两步,就被他捉回来按回床上……

    她愤怒地看向旁边的保镖哥哥,他依旧看着她,修长的眉宇透着一丝读不懂的隐忍。

    “你看什么看?我爸爸给你钱是让你看热闹的,还不快把这个禽兽给我从楼上扔下去。”

    他还是纹丝不动地站在他们面前,双手紧握着垂于身体两侧。

    她还要再骂的时候,欧阳伊凡忽然说:“你可以出去办事了。”

    “是,老板!”

    她呆愣地看着他出去。

    他走到门口时犹豫一下,还是走出去,缓缓合上门……

    “老板?”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欧阳伊凡:“他不是你雇的吧?”

    “是!!!”

    天啊!那些电话不是打给他吧,如果是,让她死了算了!

    她懊恼间,他已经开始扯她的衣服,原本露肩他晚礼服被他快速拉到腰侧……

    露出她的隐形文胸。

    “住手!”她想打他,可酸软的手臂根本使不出一点力气,打在他身上的力道和抚摸差不多。

    她现在严重怀疑那杯酒里有点问题。

    他抓住她的手腕,将她的双手固定在身后。她就这么被他固定在怀抱里……

    “欧阳伊凡,你敢碰我一下试试看,我绝对让你死无全尸!”她因惊骇而颤动的声音同样没有任何威胁性。“你别以为得到我的身体,我就会嫁给你,这只会让我恨你一辈子!”

    “我知道……”

    他只扫了一眼她□在他视线里的身体,便看向别处。

    他的眼神的确闪动着□,但绝对不是那种激狂的感觉……

    就在筱郁思维陷入混沌状态时,一声巨大的撞门声响起,欧阳伊凡突然松开她的手,把她身体圈入怀中……

    闪光灯,话筒挤满房间,她吓得缩在欧阳伊凡怀里,脸埋在他胸前一动不敢动。

    她终于明白他想干什么了,这一招玩的也太狠了一点吧。

    如果他□她,她大不了明天起来付他十块钱,告诉他:本小姐玩的起!

    可是这一幕被这些八卦的记者拍下来,明天说不定会配上怎样的文字刊登出去,她老爸不废了她才怪……

    废了她倒也没什么,就怕他为了保存颜面把她嫁给这个白痴。

    不,现在她发现他不是白痴了!

    吵吵嚷嚷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欧阳先生,您在跟关小姐交往吗?”

    “听说您一直在追求她,现在已经确定关系了吗?”

    “听说你们两家是世交,他们都很看好你们的感情,是不是真的?”

    “听说您今天打算和关小姐订婚,是吗?”

    “你们会结婚吗?”

    “……”

    “出去,都给我出去!!!”她捂着耳朵大吼。

    “一会儿我会和关小姐在楼下宣布订婚的消息,并且接受你们的采访,现在请你们出去!”

    欧阳伊凡搂着她,保护和宠爱的意味很浓,这更加印证了那些记者的猜测。

    保镖哥哥和几个保安打扮的人将把他们都请了出去,将房门反锁。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解决,正如他一切都有条不紊地安排。

    世界总算安静下来,可以让筱郁正常思考,她挣脱他的怀抱,大吼:“欧阳伊凡,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给妳选择的机会,妳有三条路可以走:第一,下去乖乖跟我宣布订婚的消息,第二等着照片登出来,让我们父母逼婚,第三,我们把刚刚没做完的事情做完”他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她□的身体,脸上都是令人生畏坏笑:“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妳失望的。”

    “你休想!”她忙抱住自己的身体,向后退缩一下。“我什么都不选,我要回家。”

    “反正我是要定你了,先订婚还是先上床妳自己决定。”

    “我……我要给我爸爸打电话!”

    “随便。”他指指桌边的电话:“我估计关伯父也不会希望看见妳有辱家风的照片刊登在八卦周刊。”

    “你!你别想威胁我,我爸爸不会让他们登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