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下面接着第10章!.2
    二十三年没有尝试爱情,因为她见多了他们这种把爱情当作游戏,把婚姻当交易的男人……

    他给不了她真正的爱情!

    “Ivn!”她还是更喜欢他的英文名字,再叫最后一次:“用这种甜言蜜语自欺欺人有意思吗?为什么不说实话。”

    “实话?”

    “不要以为我不懂你们这些花花公子的游戏规则。你们终日在外面花天酒地,左拥右抱,夜夜笙歌,可你也清楚的知道,你想娶的绝对不是那些美丽温柔的灰姑娘。”筱郁努力呼吸很多次,才发出声音:“即使根本不爱,你最后娶进门的,还是父母为你安排的足矣与你门当户对的女人,我说的对吗?”

    他没有回答,其实,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

    “现实就是现实,我比你更清楚!因为我也和你一样,从小就知道自己会嫁给什么样的男人”

    他没再说话,只是看着她,笑意在他眼里褪色,取而代之的是她读不懂的迷朦。

    “我不适合你,我太真实,做不了你伟大的妻子。”

    她站起身,走出花丛。

    花香原来如来也会如此刺鼻。

    “筱郁……”

    她听到欧阳伊凡在叫她,她不能回头,不能再看那双看起来那么真诚的眼睛。

    她知道,他曾用这双眼睛欺骗过无数的女人,也包括她。

    可她还是听见他真诚无比的声音:“关筱郁!我承认,那天从海边回来是我爸爸让我打电话向妳道歉……也是他说妳是个好女孩儿,让我和妳多接触一下。可我不是拿婚姻做交易的男人,我不喜欢的女人,我绝对不会娶!”

    “我不喜欢的男人,我也绝对不会嫁!”她说:“Ivn,我做不了你摆在家里的名贵兰花,更不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你在外面花天酒地而无动于衷,我想,林尔惜比我更适合你。”

    欧阳伊凡追上来扯住她的手臂,“妳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我想你是Ivn,想你不是欧阳伊凡,但你是”她冷冷地看着他,冷冷地说:“除非你不是欧阳伊凡,否则我永远不可能会爱上你”

    “妳?!”

    她的手轻轻覆盖在他的手背上,他的手有些冰。

    慢慢地,她拉开他的手……

    “你不可能做到,所以,我也不可能嫁给你!别再浪费彼此的时间和感情了…我们到此为止吧。”

    她转过身,一步步离去……

    每走一步,眼泪便会落下一串……

    原来这就是爱情,心真的会痛,眼睛真的会湿润。

    她仰起头,不想让眼泪流下来,却看见依旧璀璨的星空。

    她正如这满天星子中的一颗流星,用消失留下一瞬间的灿烂。

    但她永远做不了天空中唯一一颗星星。

    *************************************************************

    回到娱乐厅时,那里的灯已经关了,服务生正在打扫着一片狼藉。

    空旷的房间一下子变得萧索,黑暗的世界只剩下筱郁孤单一人,不知何去何从。

    “筱郁!”

    这样的时刻,这一声简单的呼唤变得如此珍贵。

    筱郁闻声转头,看见凌凌恬美的笑容。

    “星星好看吗?是不是”凌凌突然闭嘴,从包里拿出面纸给她。

    她接过,低头擦擦眼泪,笑着说:“星星很美,可惜太多了”

    杨岚航看看她身后,扫视一下周围,只说了一句:“凌凌,妳带筱郁进去休息吧,我去和伊凡谈谈。”

    筱郁回到房间,用最快的速度洗漱,脱衣服,然后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而凌凌由始至终都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看着她。

    “筱郁,妳真的爱他吗?”

    她翻过身,累得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妳说的是Ivn,还是欧阳伊凡?”

    “杨岚航说:欧阳伊凡真的很喜欢妳,他以前从没追求过女人,就连喜欢很久的一个女人,他都没低声下气表白过杨岚航还说,当他看见欧阳伊凡咬牙切齿抱着《六个梦》看的时候,他都觉得恐怖,让一个视情爱为无物的花花公子看那么虚假的,不是一般得难为他。”

    “那又怎么样?对他这种人来说,爱能维持多久?他能为我放弃整个天空吗?”

    “我不知道他能不能为你放弃整个天空,我只知道让一个勾勾手指就有一堆美女投怀送抱的男人每天只打电话陪妳聊天,这是不可能刻意做的,除非他是真的上了瘾,中了毒,欲罢不能!”

    “凌凌,妳不是真打算把我往火坑里推吧?可是妳说:谁要嫁给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那是我说的,刚才这番话是杨岚航说的。至于妳怎么看,我就不干涉了。”

    筱郁闭上眼睛,心烦意乱,爬起来又洗了洗脸,总算是冷静了一点。

    她见凌凌还是趴在自己膝盖上,一双始终理性的眼里多了些犹疑不决。

    “凌凌,杨岚航真的是他?”

    “嗯!很不可思议。”

    “妳真要跟他谈恋爱?某人好像说过他做我叔叔还差不多。”

    “他至少比杨振宁年轻点。”

    “师生恋!不伦啊!”

    她笑着瞪我:“犯法吗?”

    “不知道是谁说:宁愿去爱一头猪都不会爱上他……”

    她顺手把枕头丢过来,砸在筱郁的头上。“我就是爱连猪都不如的男人,那又怎么样?”当她看见筱郁神色一暗,立刻收起笑脸:“筱郁,等妳真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妳会发现,爱情没有跨越不了的界限。”

    筱郁闭上眼睛,忽然想起了网上最流行的爱情观:

    看了神雕侠侣,知道年龄不是问题;

    看了断背山,知道性别不是问题;

    看了金刚,发现原来物种也不是问题;

    看了人鬼情未了,才知道连他妈死活都不是问题!

    真郁闷!

    花心才是关键问题啊!!!

    第二天,筱郁乖乖回家了。

    逃避不是办法,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

    一进家门,只见老爸老妈和爷爷摆出三堂会审的架势在等着她,一副打算把她千刀万剐的表情。

    在这关键的时刻,她的演技突然超常发挥。

    “我打他是我不对……”她深深吸气,挤出几滴眼泪说:“可你们知道他曾经怎么对我,他让我死心塌地的爱上他,却对我始乱终弃,我哭泣了多少个不眠的夜,才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

    言情果然没有白看,她演技越发挥越出色,悲切的对白,配上泪如泉涌,把他们吓得大气都没敢出,都在心痛地看着她。

    “你们让我嫁给这么一个人?你们知道吗?如果不是昨天我偶然遇见他,我甚至不知道他的中文名字叫欧阳伊凡!”

    她掩面跑回自己的房间,轰隆一声关上房门,把心里的忿懑和怨怼全都用眼泪冲刷下去。

    然后,她听见楼下老爸的大吼声。

    “欧阳伊凡,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她竖起耳朵,却没有听见下文。

    后来,当她看见一向精明干练的老妈拉着她的手垂泪,她又有点内疚。

    下定决心,以后千万不能再演这么悲情的戏码!

    *************************************************************

    筱郁不知道别的女人失恋是什么心情,会不会痛苦?会不会伤心?

    反正她有那么点痛苦,有那么点伤心——一点点而已!

    地球不会停止转动,海水不会干涸,空气中的氧气更不会消失……

    她,还要好好活着……

    自从失恋之后,她每天去上课,不管课程是否选了,也不管课程和她的专业是否相关,反正有课堂的地方就有她的身影。

    晚上没课上的时候,她就去健身中心做瑜伽,听着舒缓的音乐,让自己去体验身体的极限,对自己说:人,只有下定不了的决心,没有做不到的事!

    一到周末,她拉着凌凌去逛街。牛仔的超短裙,真丝的长裙,精美的洋装,性感的礼服……反正只要她穿着漂亮,一律买下来,也不管有没有机会穿。逛完街,她再和凌凌去做一个全身的香薰SPA,闭着眼睛,静静睡一会儿。然后精神百倍地回家,和爸妈吃一顿丰盛的晚餐,和爷爷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上的新闻。

    她无时无刻不在对自己说,我有亲人有朋友,我衣食无忧,我四肢发达,谁比我过的好?!

    可是,思念是个无孔不入的东西。

    每当十一点时,她还是会想起他,她会一直对着手机发呆,想他们曾经聊过的话题,一字一句清晰得言犹在耳……

    她有时还想打电话给他,问问他:我们能不能和好?

    不能!这是毫无争议的答案。

    他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看我做什么?”她在发呆中回过神,发现凌凌正在盯着她看,她丢开掌心里的手机。

    “筱郁,真的不给他机会了?”

    “机会要给值得给的人!”

    “妳真认为他不值得吗?”

    筱郁回头看看凌凌,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美,果真如此。这段时间,凌凌从来没在她面前提起过杨岚航,也没在她面前缠绵悱恻地聊电话,但恋爱中的女人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幸福的笑颜。凌凌白皙的脸上映着淡红,明眸里写满甜蜜。

    杨岚航真的是个好男人,执著,专情!

    可他的表弟……

    她心中微微一酸,苦涩地笑了笑:“凌凌,我想出去走走。”

    “我陪妳。”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这么晚了……”

    “我没事!我想一个人。”

    凌凌没再坚持。“那妳小心点。”

    ***************************************************************

    华灯初上,往事如梦。

    筱郁一个人走在空旷的长街上,她的思维漫无目的,双脚却在不由自主地向着一个方向走。

    “我看着路,梦的入口有点窄。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总有一天我的谜底会揭开……”

    乐声听起来份外地刺耳……

    筱郁仰头看了好久,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走到了上次和Ivn唱歌的地方。

    她失了魂一样走进去。走到服务台,看见旁边的提示牌,她才知道这里并不是一间普通的KTV,是一间会员制的俱乐部,而且只招待会员。

    她刚想离开,服务台的小姐非常礼貌地向她鞠躬。“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

    她踌躇片刻,问:“999包厢空着吗?”

    服务小姐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客气地对她说:“对不起,999房间是欧阳先生专用的。”

    “我是他的朋友,也不可以用吗?”

    “请您等等,我去问问经理。”

    服务小姐进去后没多久,经理很快出来,态度热情地不能再热情,将她送到房间,问清楚她点什么酒,才退出去。

    她拿出关着的手机,不是她不想开,而是她害怕开机后她会盼着它响。

    她宁愿关着它,自欺地以为,它不响是因为它没有开机!

    筱郁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爱情——就是折磨死人,还能让人死不瞑目的期待。

    面对爱情,没有女人能够超脱,看似洒脱的凌凌,自认淡然的筱郁,陷进爱情的泥沼里都是一般的无助……

    她点了那天喝的酒,唱着那天唱过的歌曲,一个人默默擦拭着泪水……

    压抑已久的想念在无人陪伴的夜里,决堤,崩溃!

    天快亮的时候,她的房门被推开,不知是她没听见敲门声,还是进来的男人根本没敲门。筱郁正欲斥责他的无礼,只见一个一身笔挺紧身西装的男人,旁若无人地坐在她右侧的沙发上直视着她。

    不用猜,光凭那张性感的脸,无礼的目光和那一身紧实的肌肉,她立刻知道他做什么的。

    “我不需要,谢谢!”说完,她继续唱着歌:“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总有一天我的谜底会揭开……”

    歌已经唱了两遍,大半瓶XO喝光,他还没有离开的打算,筱郁丢下麦克风看着他。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神情里透着一种男人的刚强和冷峻,眼神是很有杀伤力的深沉。

    她以前一直以为做鸭的男人都是那种一脸的下贱相,就像某白痴,想不到也有这么有魅力的货色,不需要任何举动和语言,仿佛他的存在就代表着一种威胁和压迫。这样有挑战性的男人,估计一晚上价格不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