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下面接着第10章!
    ********

    激情的吻终于结束,刚刚挣脱束缚的凌凌失去重心地退后一步,刚站稳,挥手就是一个耳光打过去。

    不是一般的响啊!

    杨岚航的白皙脸颊血痕泛起。“我……”

    凌凌挥手又一个耳光打过去,“下辈子都别让我看见你!”

    他再没说出话!

    沉默一阵,凌凌略有些紊乱的气息渐渐平息舒缓下来,她纤长的手指梳理过额前散下黑发,露出不见一丝血色却倔强的脸。“杨老师,看在你我师生一场……我不跟你计较,但我希望在我硕士毕业之前,不会再看见你……”

    “你就这么讨厌我?连个机会都不能给我?”

    “机会?!”凌凌别过脸,满脸都是强忍着疲惫的嘲笑,“你爱我!你能爱我什么?你了解我多少?”

    杨岚航看着她,双眸里闪动萤色的光,声音如大提琴声低沉而婉转。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妳!妳总是表面上装作坚强,装作无所谓,其实妳比任何人都脆弱,都害怕失去。

    妳喜欢冷言冷语嘲弄生活,那是因为妳内心孤单,妳才故意在别人面前用笑掩饰妳内心的悲伤。

    妳从来不会善待自己,因为妳希望有个人能细心地关心妳,呵护妳,照顾妳……”

    凌凌扬起头看着他,在蓝色的微光下,脸色变成淡淡的紫红。

    不是吧!太精彩了!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本世纪最经典,最煽情,最悲壮的表白正在上演……

    别说凌凌笑容僵硬,傻得跟被点了穴一样。就连筱郁都差点为他精彩的演说鼓掌。

    谁说高智商的人低情商,智商这东西高到一定境界绝对是可以通用的

    “别拉我,让我再看一分钟行吗?!”这句话……是筱郁在对悄悄溜进来,对她生拉硬扯的某白痴说的。

    别怀疑,这世界就那么一个白痴!

    “还没看够!”欧阳伊凡小声趴在她耳边说:“一千瓦的节能灯都没有妳亮,妳没看出自己很碍眼吗?!”

    筱郁就那么被扯出去,她搂着玻璃拉门的时候,听见杨老师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没有记错,少了的一天不是时间,是距离……是整整一个太平洋的距离……”

    什么嘛?这帮搞科研的人逻辑思维真不是一般的强悍。

    她的视线还粘在玻璃拉门上,某白痴特炫耀地举着他的劳力士在她面前晃。“妳看清楚!”

    “有什么好看的,难看死了!”筱郁挥开他的手,坐回椅子上。

    “我让妳看时间,十一点五十五分,还没超过十二点……妳说过,如果我在十二点之前找到妳,妳就嫁给我。”

    “我是说做你女朋友。”她义正严词地反驳。

    “也行!”

    看见他阴谋得逞的坏笑,筱郁才猛然意识到自己上当。懊恼的同时,眼光不自觉瞄瞄他额头上的伤口,没有包扎处理,干涸的血迹还粘在发丝上,也不知道会不会得脑震荡……

    “行什么行!你少做梦!都十二点啦,还不快给我消失,当心你的保时捷变成烂南瓜。”

    “我就是变,也得变青蛙。”

    “呸!”筱郁白了他一眼,“你别侮辱青蛙行吗?”

    “我……”

    “人青蛙也不容易,虽然长得难看点,但你也不能侮辱人家的人格呀……”她拍拍他的肩,模仿着小学老师教导大家的口吻说:“做人要厚道,说话要留口德!”

    筱郁突然发现某白痴的脾气和耶稣爷爷有一拼,她这么损他,他还挂着那副与世无争的笑容看着她,看得她自己都有点鄙视自己幼稚。

    “看什么看,没见过漂亮女人!”

    “见过,但没见过妳这么漂亮的。”他一双半眯的眼魅力四射,连黑暗都掩盖不了。

    他的笑容在阳光下温和如玉,在黑暗里竟染着几分邪气。会放电的黑眸,挺直的鼻梁,略窄的下颚,和微微扬起的唇角,搭配在一起,衬着黑暗与炫彩交替的光,简直就是一件完美艺术品,越看越诱惑!

    真要命!她的魂……

    面对这种典型的让女人不知该恨还是该爱的坏男人。筱郁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秒她的心跳是露了半拍,精神有点恍惚,绝对就只有一秒而已啊!

    她脸颊上的是什么东西?

    他的手什么时候伸手过来摸她的脸?

    他的脸什么时候靠这么近?

    “你想干什么?!”筱郁气愤地拍掉他的手,躲到一边气愤地搓着脸。

    “我看妳傻了没有,一分钟都不讲话。”

    不愧是情场高手,做什么都不愠不火,最是让人难以招架。

    她按着有点麻痹的心脏,找个位置坐下来。点了一杯冰饮,一口气喝下去,恍惚的心神总算稳定下来,人也跟着冷静。

    “欧阳先生。”她决定跟他好好谈清楚:“对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误会,我深表遗憾,也对我曾说过的那些中伤你的话,深表抱歉!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小女子一般见识。”

    “没有关系,我早就忘了。”

    “那你为什么缠着我?哦,我明白了,我现在知道你是情场高手,小女子甘拜下风,你饶了我吧”

    “我不是跟妳赌气,我是真的喜欢妳。”

    天好热啊!

    她又点一杯冰饮,一口气喝了大半杯。

    他拿过剩下的一半饮料,放在唇边,双唇刚好含住她留在杯上的唇印,望着她的眼神说不出的诱惑……

    “找妳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妳和其他女人有什么不同。现在我告诉妳答案,妳活的真实,不用厚厚的化妆品去掩盖自己,不用虚伪的面具去面对任何人,妳活的真实,坦诚。你的美丽像是白菊,冉冉绽放的香气需要细细品味。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妳从来不问我的家庭背景,不问我做些什么,连我的中文名字都问。这不是因为妳傻,而是妳根本不在乎……在妳眼里,我就是我。所以,在妳面前,我也觉得我不是欧阳伊凡,我是Ivn,一个最平凡的男人!”

    “那我改行吗?”

    他忽然笑了,笑得好大声,就连玻璃门里面谈得默契无限的两个人都被惊动。

    杨岚航转脸看向这边,看见某白痴的时候,相当惊讶,低声和凌凌说了几句话,带着她走过来。

    最关键的是——居然牵手出来的!

    “伊凡,你怎么来了?”杨岚航拉开旁边的椅子,让凌凌坐下,才坐在对面去。

    很明显是受过西方高等文化熏陶的。

    “过来追我未婚妻。”

    筱郁见欧阳伊凡指着她,忙闪避:“哪有的事?我都没听说过。”

    “妳说我是妳未婚夫的时候,也没经过我同意啊!”

    她咬牙,低头猛喝冰饮。

    她当时怎么想的,这么不负责任的话都敢说。

    不等杨岚航给他们介绍凌凌,欧阳伊凡又大言不惭地接着说:“航,恭喜你终于攻克了有史以来最艰巨的难题。未来的表嫂,我叫欧阳伊凡。”

    凌凌落落大方地伸手:“久闻,久闻!早就很想见见你本人。”

    “是吗?”

    “是啊,我一直想请教一下,你的名字为什么总能和不同的美女一起出现。”

    “哦……凌凌!”欧阳伊凡一脸恍悟,嘴角轻轻挑起:“以前听筱郁提过妳,妳对我的评价真是我有生以来听过的最经典的,我朋友每次见我,都要用那句话损我。”

    “筱郁?”凌凌询问地看向她。

    她努力思考,总算想起来:“他有多少女人,用双核的CPU都统计不过来”

    啊呀!

    她的腿好痛啊,凌凌今天一定是穿的高跟鞋。

    筱郁极力装着笑脸,偷偷揉揉小腿。

    她冤不冤啊,她当初哪知道他就是欧阳伊凡!

    她要是早知道,能纵身往火坑里跳吗?

    杨岚航别过脸,耳旁的肌肉牵动几下,估计是在偷笑。

    想笑就笑呗,何必给那个白痴面子!

    欧阳伊凡显然对杨岚航的表情极度不满,清清喉咙问:“你从哪买弄这么难看一条领带?G.A.什么时候出来个这么有创意的设计师?”

    “我妈也这么说。”杨岚航低头看看领带,松了松:“也没那么夸张吧。”

    这时侍应生又端上四杯咖啡,凌凌特别专心地喝着。

    筱郁偷偷瞄了一眼闷头喝咖啡的凌凌,“非常好心”地帮她解释一下:“主要是他的女学生有创意,知道她老师戴什么样的领带都会很帅,所以特意在淘宝上花二百五十块钱买的。”

    “咳!咳!”杨岚航听得被咖啡呛到,咳了几声才压下去,看着凌凌简直说不出一句像样的话。

    凌凌很无辜地抬头对他笑笑:“其实也不是很难看的。”

    欧阳伊凡可没有杨岚航的好修养,笑得特夸张,笑完之后还没忘记说明一下:“这个牌子可是我阿姨代理的……航,她当时怎么没用这领带勒死你?”

    “我想……”杨岚航又不自觉松松领带:“当时我要是没说白凌凌送的,以她的表情推断,有这个可能性!”

    “你妈妈知道我?”凌凌惊讶地问。

    “知道一点点而已。”

    “岂止知道?!”欧阳伊凡闻言,立刻反驳说:“要不是航拦着,她早来学校跟你谈判了。她想问问妳她儿子到底哪里不好?”

    “啊!”凌凌听得一惊,手里的咖啡都没拿稳。“你妈是不是长得很有气质,穿着相当时尚和你的眼睛和鼻子长得很像”

    杨岚航也是一惊,“妳见过?”

    “见过一次!”凌凌低头看着咖啡杯,小声说:“我和肖肖从实验室下楼时,在电梯里遇见过她我好像说了一点不该说的。”

    她见三个人都在用满是期待的目光凝望着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肖肖说:‘凌凌,女人要嫁,就一定嫁妳老板这种男人。’,我就随口说‘要让我嫁给杨岚航这么变态的男人,我宁愿跟猪过一辈子!’”

    杨岚航很不幸地又被咖啡呛到,这次表情比上次痛苦得多。

    凌凌瞄了一眼杨岚航的脸色,才接着说:“当时你妈妈还问我,‘杨岚航哪里不好?’我说我说:‘不变态能三十岁还找不到女朋友吗?’”

    杨岚航无言地看着凌凌苦笑。

    欧阳伊凡这次连笑都忘了,瞪大眼睛看着凌凌。“航这种男人会找不到女朋友!?这话也就是妳说,要是换了个女人,我阿姨绝对会跟她拼命。”

    “没那么严重吧?”

    “我阿姨介绍给他的好女孩儿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他连见都不见,就为了……”

    “伊凡!”杨岚航打断他的话

    不知是谁,又点了那首《痴心绝对》,李圣杰的声音依旧那么动情:

    直到那一天妳会发现

    真正爱妳的人独自守着伤悲!

    凌凌没再说话,低头喝着咖啡,晶莹的水滴落在咖啡里,渐渐溶没

    筱郁认识凌凌这么久,很少见她如此伤感,除非是提起她的网友

    难道是?

    她看看杨岚航写满柔情蜜意的眼睛,一种很奇怪的想法升腾而起。

    她刚想问个明白,听见凌凌幽幽说:“我等这一天,也等了五年。”

    这次换筱郁被咖啡呛到,杨岚航真的就是她的网友……

    这简直堪称有史以来最特别的一对网恋,不,更正一下……

    是师生恋!

    “筱郁,今天的星星好像挺亮的。”筱郁正沉浸在震撼和感慨里,欧阳伊凡突然冒出一句话,她刚想损他两句,见他对她眨眼睛,立刻会意,猛点头表示赞同:“真漂亮,我们出去走走吧。”

    她跟着欧阳伊凡身后离开,走到门口时悄悄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见杨岚航伸手帮凌凌擦去眼泪……

    关筱郁 失恋的滋味

    外面的星空真的很亮,就像那天在海滩上看见的一样。

    坐在芳香馥郁的花丛里,看着银河两侧繁星点点,筱郁发觉自己好渺小,就如同这苍茫世界里的一颗流星。

    即使消失,也不会影响到星空的璀璨。

    她转头看看身边的欧阳伊凡,他正用一双高压电的眼睛看着她,手很自然地搭在她的肩上:“筱郁,也许我没有资格对你说“真心”,可妳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让我做给妳看?”

    “怎么做?”

    “让我们谈一场真正的恋爱,就像许多情侣一样,牵手看一场电影,漫步在雨后的街道,聊着各自的心事……这些是我以前从来不屑做的事,我现在想和妳试一试……因为妳让我觉得……和妳在一起再无聊的事情都会变得精彩无比。”

    她的中央处理器突然暂停运转,内存数据丢失,整个人处于死机状态。

    这张骗死人不偿命的嘴,难怪会骗得无数少女为他死心塌地。

    可是,恰巧在这一瞬间,天空中一颗流星陨落,没入黑色的幕布。

    但明灭的繁星依旧美丽。

    Ivn,对那个她一无所知的男人,她是真的爱过的。

    爱他的坚定,爱他的坦白,爱他的才能,也爱过他很特别的追求方式。

    可惜,欧阳伊凡的游戏她玩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