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第 9 页
    黑暗里,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周围的空气压得她透不过气。

    她不敢想老爸老妈怎么向欧阳家的人道歉,更不敢想他们明天会不会把她碎尸万段!

    就算碎尸也是明天的事情,今天她实在太累了,累得什么后果都不想去思考。

    寝室的电话突然响了,几百年不响一次,一响还真是震耳欲聋。

    她不想接,她知道不可能是她老爸老妈,也不可能找她,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寝室的电话号码是什么。

    但电话铃声实在太刺耳。

    她拿起话筒,没好气地说。“喂!白凌凌不在。”

    “美女!生日快乐!”没想到话筒里是凌凌的声音。

    她心中一热,一滴泪悄然从眼角滑下。“谢谢!”

    “刚才听大家说今天是十五号,我才想起来,不好意思,最近太忙了!”

    “没关系!”

    “妳电话怎么关机了?”

    “不想开!”她无精打采说。

    “不会一个人在寝室吧?”

    “很安静!”

    凌凌沉默片刻,笑着说:“不如妳来找我吧,我在莘莘坊,打车半小时就能到,我把我们系的大帅哥介绍给妳。”

    她那边很吵,似乎大家都在吃饭。

    “不去了,我跟他们都不认识。”

    “不认识更好啊,妳完全可以不考虑他们的想法。”

    说的有道理。连她的胃都在赞同凌凌的观点。

    筱郁揉揉空空的胃,她真的好饿,中午晚上都没吃东西,饿得连伤心的力气都没有。

    她可不是那种喜欢自我摧残的女人,伤心难过就春恨秋悲的过日子。

    失恋有什么了不起,找个热闹的地方笑一笑,闹一闹,把一切都抛到脑后去。

    第二天,深呼吸,一切重新开始!

    “好!我现在过去!”

    “那我现在就去门口等妳。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拜!”

    ********************************************************************

    莘莘坊是在海边开发的花园式酒店,客房和饭庄都是别墅式建筑,一栋一栋林立在花圃之中,别有一番风景。很多人厌倦了市中心的拥挤和喧闹的人,都喜欢在周末来这里休息休息,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尤其心情不好的时候,来这里看看生意盎然花草,人就会特别轻松。

    筱郁刚一下车,一阵茉莉的芬芳扑面而来,她深吸了口,看见对面站在锦簇花丛间的凌凌向她挥挥手。

    她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跟着凌凌走进饭店,一看见满包厢陌生的脸孔,她又有点后悔。“我来方便吗?”

    “当然方便,一会儿妳能吃多少吃多少,吃垮他。”

    “我想喝酒,有没有八二年的拉菲,给我来两瓶!”

    “有品位!一会儿我去服务台帮妳问问。”凌凌搂着她的腰,亲昵地靠着她,笑的时候脸埋在她肩上,姣美而不做作。

    筱郁不由得感叹,连这么可爱的女孩儿都得不到想要的幸福,月下老人是不是该下岗了!?

    坐稳后筱郁悄悄环顾四周,她的视线恰好遇上一双如碧潭般幽深的双眸,只需一眼,她的视线便再也移不开。

    毫无疑问他长得很帅,五官无可挑剔的完美,可帅对他来说已经不是重点。因为他的迷人根本不是外表,而是他身上那股中国男人独有的味道。

    她的言辞匮乏,无法找到一个适合他的词汇来形容他,英俊潇洒不足以形容他的才气,温文尔雅不足以形容他的正气,优雅从容又不足以形容他清气。

    总之,他的魅力一看就是骨子里的东西,是人格。

    同样是表兄弟,怎么人格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这样的男人追不到喜欢的女人,八成他喜欢的女人是个瞎子,或者审美观极差,和她身边的凌凌有一拼!

    “看够了没有?”凌凌拉拉她的袖子,指指她面前的盘子,里面不知何时已经被堆满了食物。“虽然秀色可餐,但妳也要考虑考虑妳胃的感受啊!”

    筱郁低头吃了口菜,偷偷指指杨岚航的领带:“那领带不会是妳送的吧?”

    “是啊,不错吧?!”凌凌还在那里沾沾自喜。

    “全世纪最难看的领带都能被妳买到,不容易。”

    那条领带其实不是特别的难看,但是稚嫩的粉色带在杨岚航身上,别提多格格不入。再加上那领带粗糙的纹理,没有层次的花纹,要多俗气有多俗气。

    白白糟蹋了杨岚航身上那件GiioArmni最经典的衬衫。

    “难看吗?我怎么不觉得?”

    筱郁无语,低头吃虾仁。

    不知谁突然冒出一句:“大家欢迎杨老师和朱老师给咱们唱首歌吧!”

    酒过三巡的学生们立刻激烈响应,“对啊!听说朱老师唱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特别好听,来一首吧。”

    坐在凌凌旁边一个叫肖肖的女孩儿扑倒在桌上,做着擦着汗的手势说:“真有不怕事大的!可千万别让我老板唱,他一拿麦克风能喊出九千九百九十朵!”

    “什么意思?”筱郁不解地问。

    凌凌笑着解释:“就是一连唱了十遍,把他们组的学生唱得一见玫瑰就想吐”

    朱老师客气地推辞:“还是你们唱吧,我和杨老师都不会。”

    肖肖忙问凌凌:“凌凌,妳知道杨老师喜欢什么歌吗?”

    “我估计是《痴心绝对》。”凌凌不以为然说:“他的手机一直是这个铃声,从来没换过,老到掉牙了!妳可千万别唱。”

    “凌凌妳太可爱了!”肖肖说完,立刻抢过歌本点了这首歌,还煞有其事地说:“为了表示我们对杨老师的感谢,我代表我们组的全体同学,献给杨老师一首歌,希望您会喜欢!”

    悠扬感伤的音乐一响起,杨岚航嘴角立即不自然地轻抿。

    但他还是很优雅地点头微笑,拍拍手,说了句:“谢谢!”

    李圣杰的歌词每首都堪称精品,以这一首为最!

    想用一杯te把妳灌醉

    好让妳能多爱我一点

    暗恋的滋味妳不懂这种感觉

    早有人陪的妳永远不会

    看见妳和他在我面前

    证明我的爱只是愚昧

    妳不懂我的那些憔悴

    是妳永远不曾过的体会

    为妳付出那种伤心妳永远不了解

    我又何苦勉强自己爱上妳的一切

    妳又狠狠逼退我的防备

    静静关上门来默数我的泪

    明知道让妳离开他的世界不可能会

    我还傻傻等到奇迹出现的那一天

    直到那一天妳会发现

    真正爱妳的人独自守着伤悲

    曾经我以为我自己会后悔

    不想爱得太多痴心绝对

    为妳落第一滴泪

    为妳作任何改变

    也唤不回妳对我的坚决……

    深情的乐声里,七彩的射灯在旋转,光和影在杨岚航沉静的面容上留下绚丽无比的色彩,也照见他眼眸深处期望和失望的交叠。

    他的唇薄而柔,在更替的颜色里泛着淡淡的苦笑,像是在独自品味着暗恋的滋味

    一曲终结,灯光明亮起来,他轻轻出了口气,抬手轻轻地鼓掌。

    或者是情歌唱得太动人,筱郁也不禁想起某白痴,想得胸口一直在抽痛!

    她拿起桌边一瓶啤酒,倒在自己杯里,端起杯一饮而尽!

    爱一个人的感觉,竟是如此的苦涩!!!

    关筱郁 不变的等待

    “岚航,你申报的自然科学基金批下来没有?”略有些秃顶的朱老师问他,那人一看就是博导级人物,长得就很抽象。

    “还没有,基金委正在审核。”杨岚航说。

    “这种纵向的课题太耗心力,又没有多少收益,我劝你还是接点横向的。”

    “我的精力有限……”杨岚航的视线转到凌凌身上,淡笑,笑容是充满自信的温和:“我也不想白凌凌太辛苦。”

    “说得好听,不想我辛苦?”凌凌小声在她耳边嘀咕:“就差没剥削我一层皮了!”

    刚唱完歌回来的肖肖闻言,立刻不满地反驳:“得了吧,妳偷着乐吧,我们实验室天天去回都要打卡,每天十小时工作制,还没有工资,奴隶社会都比我们进步。

    “奴隶社会不需要妳读博士!”

    “呿,杨老师对妳严格说明他认为妳值得他在妳身上耗费心血,他如果对妳不闻不问,妳才该好好自我反省一下呢。”肖肖还了她一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表情,端着酒杯蹭到杨岚航身边的空位上坐下,甜笑着说:“杨老师,我可以敬您一杯酒吗?”

    “好。”他双手端起酒杯让肖肖倒满啤酒,一口喝干尽。“谢谢妳的歌,唱的很好!”

    礼节明显很到位,就是喝下后清扬的眉宇微紧,白皙的双颊立显红晕,看起来不太爱喝酒。

    “杨老师,我叫肖丽”

    “我知道,妳选过我的课,每次都坐在第一排。”

    坐在旁边的几个女生一听,立刻来了兴致,都凑过去问杨岚航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还说他答不上就要罚酒一杯,没想到他一一叫出,惊呼声一个接着一个。

    筱郁一时兴起,也站起来:“杨老师,您知道我叫什么吗?”

    她旁边的凌凌对她眨眨眼,咬着筷子,偷笑得身子都在轻颤。

    杨岚航也笑了,明亮的眼眸扫过筱郁,又看向她身边偷笑的凌凌。

    “罚酒!”他旁边的朱老师也跟着起哄。“罚酒!”

    “妳是关筱郁,对吗?”

    筱郁彻底服了!

    这都能猜得出来!?筱郁杨岚航就一天才!

    比起他,她这脑袋直接埋土里算了,留着也是废物!

    杨岚航看出她的好奇,告诉她:“我见过妳一次。”

    “是吗?”她怎么没有印象。

    “在校园里,Ivn告诉我妳就是关筱郁……”

    筱郁恨恨地坐下,这个白痴怎么到处给人乱介绍!

    “Ivn?”凌凌悄声问她:“Ivn认识我老板吗?”

    “妳老板是他表哥。”

    “这么巧啊!”

    “是啊!就是这么巧。”

    每个人都向老师敬酒,凌凌当然也不能例外。

    她端着酒杯坐在肖肖给她让出的座位上,给杨岚航的杯子倒满酒,又给自己倒满:“杨老师,我敬您一杯。感谢您为我费心,我在您身上学到的东西,一生受用不尽。”

    凌凌刚要端起酒杯,杨岚航突然伸手握紧她的酒杯,同时也触碰到她柔弱无骨的手指。

    “这酒太冰”他的声音满是关切:“喝了对胃不好。”

    她看着他,略带几分怨气眼神在彩色的灯光下渐渐变得朦胧,迷离。

    他看着她,一向淡定的目光在渐起的乐声中变得温柔,沉溺。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乐声响起,朱老师被他的学生们拉去唱歌,在大家都围着他鼓掌,窃笑着听他唱歌的时候,只有筱郁在暗暗掐着时间。

    半分钟无言的沉默,

    半分钟深深的对望,

    久得,像是一生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