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第 8 页
    “好!多久?”

    她想了想说:“等我有答案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你,在这之前……我希望你别打扰我!”

    她听见他细微的叹气,感觉到他极轻地点头。

    从那天后,他没再出现,也没有打电话给她。

    *******************************************************************

    五月,樱花盛开的季节。

    寝室楼前的樱花一夜间绽放,在风中摇曳它绚丽的灿烂……

    筱郁很喜欢樱花,她说樱花就像爱情,绝美只因霎那间的花开花落……

    凌凌最不喜欢樱花,她说樱花太伤感,花瓣如雨般飘飘洒洒,漫天飞舞时,已经意味着结束……

    可是今天,凌凌却侧身坐在窗台上,望着楼下盛开的樱花树发呆。

    风掀动她黑色的长发,雪白的长裙,也掀动她隐藏已久的忧伤……

    筱郁知道,她在想一个人,一个她一直深爱却不能开口的男人。

    他们在网上相识,相知,却从未相见。

    因为那个男人在美国,他有伟大的梦想,高远的追求,凌凌不想成为他成功的牵绊,不想他为她放弃梦想和追求。

    凌凌说:他们的爱,正如同樱花,日月精华孕育出粗壮的树干,不知何时鲜花会盛开,却已知何时花瓣会雕零……

    既然注定没有结果,她索性不去开始……

    筱郁并不赞同,只要两个人相爱,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有什么东西不能放弃?

    管他会不会有结果,先开始再说!

    中午时,凌凌看看表,收拾东西,装好洗漱的用品、衣服、还有些零食,出门。

    今天她的导师杨岚航请他的课题组和另一个课题组的全体师生去度假村玩。

    凌凌走后,原本不大的房间,顿时空旷不少。

    筱郁无聊地翻翻课表,今天这么阳光明媚的日子居然没有课,真让人郁闷。

    她拿出手机翻了好久通讯录,拨了几个好朋友的电话,可她们每个人都很忙,不是忙着和男朋友约会,便是忙着逛街。

    她打回家里,接电话的是关太太:“筱郁啊,妈妈正想给妳打电话呢!”

    她感动得要命,刚要说两句煽情的话,关太太接着说:“今天晚上约了妳欧阳伯伯吃饭,妳早点回来!这次不许偷跑,再偷跑我打折妳的腿!”

    “老妈,妳杀了我吧!”

    “我怎么生了妳这个没良心的丫头!妳不回来试试看!!!”说完,挂断!

    她欲哭无泪,无意中看见电话中“午夜凶铃”的名字,她心中一颤,多日来下不了的决心,突然间变得坚定不移。

    电话号码刚刚拨通,对方立刻接通,他低声说:“筱郁?”

    听出他说话不太方便,筱郁赶紧说:“你在忙?那等你忙完了再说吧。”

    “请等等!”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没关系,在跟律师谈论公司合并的方案。”

    “不好意思,耽误你正事了。”

    “有什么事情比妳想我重要呢?”

    我很想骂他几句,想了很久,还是说了声:“谢谢!”

    心里很暖很暖,被重视的感觉真的很好!

    “一会儿我和律师谈完,去妳学校接妳。”他沉默一会儿,说:“我晚上要带妳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应酬。”

    “不用了,我晚上要和我未婚夫吃饭。”

    “哦。”没有下文。

    筱郁明明是想气他,不知道为什么,话说出来自己心里都有点酸。尤其是听见他淡淡地一声“哦。”

    “你真心喜欢我吗?”

    “是。”

    “你信天意吗?”

    “嗯。”

    “那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今天十二点之前你能找到我,我就做你女朋友!”

    “好!”他答应得非常痛快,连反悔的机会都不给她。

    挂断后,筱郁将电话关机,放进抽屉。

    她不想嫁给欧阳伊凡那种花花公子,也不想轻易接受爱情,所以她宁愿相信天意——今天,是她二十三岁生日,她相信上天会让她遇到命定的那个人。

    **********************************************************

    一只脚刚迈出寝室楼,筱郁便开始四处张望,希望能看见那辆难看得要命的保时捷,可惜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一路上,她坐在计程车里仍一刻不停地透过车窗搜寻着车来车往的马路

    每一辆疾驰而过的跑车,都会让她心头一颤,渐渐地她发现:其实比起保时捷,其他牌子的跑车更难看。

    回到家,穿上老妈为她准备的洋装,安静地等着她的化妆师为她化上妆,她想笑,却笑不出来。

    闭上眼睛,他的笑容已经深深印在她脑海,他向来都很直接的表白,现在想起都是那么动人。

    想不到,不知不觉她已经如此在意他

    分分秒秒都过得好快,转眼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坐在酒店顶层的旋转餐厅里,俯瞰外面渺小的建筑,筱郁仿佛看见Ivn在到处的找她,一遍遍拨打她的手机,给她留言!

    随着时间的流逝,落地窗外的景物在缓缓移动,缓缓变化,仿佛岁月流动中,一切都在改变,唯独她对他的期待已成为永恒。

    她低头喝了一口苦涩的茶,开始后悔自己的天真。

    天意?上天怎么可能告诉Ivn她正坐在全市最高的地方等他?

    她这不是给他机会,而是绝了他的希望,更是绝了自己的希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的心也在一分一秒地抽紧,越来越紧,紧得令她窒息。

    “筱郁,妳赶时间吗?”关太太问她:“怎么一直在看表?”

    “没有!”

    关太太见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轻轻搂着她的肩膀,柔声劝道:“妈妈知道妳不喜欢伊凡,嫌他风流韵事太多,妳太年轻,看问题太片面。伊凡这孩子有能力,人品好,爸爸妈妈不会看错!”

    筱郁默不作声。

    关太太叹了口气,语气十分无奈:“筱郁,妳爸爸老了,心脏又不好,不能再操劳。可妳还小,没有社会经验,我们不找个可以信赖的人帮妳怎么能放心?”

    筱郁点点头。“我明白,可是能帮我接管爸爸事业的人又不只他一个。我可以找别人”

    “傻丫头,这个世界人心叵测,那些对妳山盟海誓的男人未必真心爱妳!其实,妳跟伊凡接触一下就会发现他有很多优点,他懂事,有责任心,做事又细心,性格也好,真的是个难得一遇的好丈夫。”

    “嗯!”

    即使他身上有再多优点又如何?一生守着一个在外面花天酒地,夜夜笙歌的丈夫,什么样锦衣玉食的生活也弥补不了内心的空虚,这才是女人最大的悲哀!

    分针又一次指向十二,六点了,还有最后六小时,奇迹会不会发生?

    Ivn会不会一下子冲进来,笑着跟她说:这是上天的安排,我们该顺应天意!

    她的心在期待,急切地企盼着……

    她低头浅笑。此时此刻,她终于看清了自己那颗不知不觉被Ivn占据的心。

    她毫不犹豫站起身,她要去找Ivn,她要扑到他的怀里,大声地告诉他:

    我爱你!就算跟你姓,我也要爱你!

    “筱郁!”关太太见筱郁猛然起身,忙伸手拉住她。“妳要去哪?”

    “妈!即使欧阳伊凡再优秀,我也不会跟他在一起。他这种男人根本不值得女人爱!!!”她坚定地说。

    世事总是难料!

    偏在这一刻,门被推开,美貌的Witer恭敬地引领着一位客人进门。

    筱郁茫然看着门口,她以为自己看错了,眨眨眼,又揉揉眼睛,还是那副无害的笑容。

    “Ivn?!”

    她快步跑过去,惊喜来得实在太突然,让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她想给父母介绍他,又担心这种情况下见她的父母,有点太唐突。不过今天的Ivn一身米色的西装,颇有点青年才俊的味道,比平时看着沉稳许多。这样的打扮也蛮适合见家长的。

    “嗨!~”他笑着对她说:“看来这真是上天的安排!”

    她仰起头,对他笑了。是的,这是命定的缘分,她认定了他就是她一直在等待的人

    现在,任何人也不能阻止他们在一起!

    可她无论无何也没有想到,Ivn转过身,彬彬有礼地和她的父母打招呼:“伯父,伯母,让你们久等了!”

    “没有,我们也是刚到。”关天原起身走向筱郁:“筱郁,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常跟妳提的伊凡!伊凡,这就是我女儿,筱郁。”

    关筱郁 失败的表白

    介绍完毕,关天原热络的拍拍Ivn肩,向他身后张望一下问:“怎么就你一个人?”

    “因为太急害怕再迟到一次。”Ivn回答的时候特意冲她挤挤眉眼,笑得有些暧昧:“所以我从公司直接过赶过来。我刚打过电话,我爸妈马上就到。”

    “Ivn欧阳伊凡!?”筱郁平日还算敏捷的思维突然罢工,唯一能记起来的就是凌凌的那句话:“他有过多少女人,用双核的CPU都统计不过来评价一个女明星红不红,美不美,只要看看跟他有没有过绯闻就行!哪个女人要是跟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Ivn向她伸手,笑容更加可恶:“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我可爱的未婚妻”

    未婚妻!!!她气结。

    他是欧阳伊凡!

    刹那间,很多记忆闯入她罢工的大脑。

    第一次见面时,他听到她名字时,意兴盎然的表情和掩不住的笑意。

    第二次见面时,她尽情地嘲笑,甚至谩骂着他,他含笑递水给她,让她润润喉咙

    他每晚打电话给她,默默无声进驻她的心。凌凌早就说过:他是个情场高手,她却没信

    原来他一直在骗她,耍她!

    愤怒的烈火在她血管里燃烧,越烧越炽烈,她毫不犹豫伸手抓起刚刚喝茶的杯子,狠狠砸向那张可恶的笑脸。

    杯子在她手里碎裂

    她仿佛听见爸妈的惊呼,“筱郁!”

    她仿佛看见欧阳伊凡的父母在门口惊呆,

    她仿佛看见他的额头上鲜红鲜红的血液缓缓流下。

    这一切,都像是噩梦一样虚无缥缈。

    她此刻只有一个想法,逃离这可怕的恶梦。

    她提着裙子冲出包房,眼泪却在与欧阳伊凡擦肩的瞬间,急流而下。

    “筱郁。”欧阳伊凡追到走廊,紧紧抓住她的手臂,用尽全力将她的身体按在墙壁上:“妳听我解释,玩笑是假的,但我对妳的感情是认真的。”

    她的背抵在生硬冰冷的墙壁,很痛,但最痛的不是那里。

    筱郁试了三次,才发出嘶哑的声音:“等你算出自己有过多少个女人,再来跟我说‘认真’这两个字。”

    “妳与她们不同!”

    “有什么不同?!”

    欧阳伊凡一时语塞,其实他又何尝知道答案。

    他喜欢和她在一起,即使被她讽刺,被她贬低,他也甘之如饴。可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他也说不清。

    他无言再一次摧毁了筱郁的幻想,她缓缓抽回自己的手臂。

    “欧阳伊凡,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

    林尔惜说的对,这个男人根本不懂什么是爱!!!

    当筱郁看见他眼里的愤懑时,她才明白这句话对他来说意味着多深的伤害。

    可她已经不能再收回,正如她对他的好感,已经不可能再收回。

    她转身跑出酒店,阴风吹起她长长的裙摆,凉意让她感到刺骨的凄冷。

    残阳似血,阴云如幕。

    风声在她耳边呼啸,像是他信誓旦旦地说:关筱郁,我要证明给妳看,我一定能追上妳!

    他成功了,他让她爱上他。

    可结局却是如此的残酷!

    恨他,气他,当然是有,但真正的感觉是失望,对他彻彻底底的失望!

    一段爱情,曾带给人多少快乐,就一定会留下多深的伤痛!

    ***********************************************************

    筱郁不记得自己怎么回到寝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