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第 7 页
    “喂!现在可是和谐社会了,你别跟受压迫似的成不成?”

    “妳一天一夜没吃饭试试!”他吞下口里的东西,喝了口饮料,又往嘴里塞了口茶点,才支支吾吾地开口:“现在如来佛祖站我面前,我都能把他吃了!”

    “吃吧,吃吧,别吃我就成。”

    “妳?”他笑得带有几分邪气:“等我吃饱,养足精神的!别着急!”

    “去死吧!”

    真是一头饿狼,不,是色狼!

    她怎么一时好心,管他的闲事。

    Ivn把面前能吃的都吃光了,才优雅地擦擦嘴角,问她:“我们出去走走吧。”

    “不行,我下午还有课。”

    “上课!妳没搞错吧?现在小学生都知道逃课了,妳别给研究生丢脸了。”

    “我考试不过你负责啊?”

    “放心,我有个表哥在你们学校当老师,哪科不过我让他帮你。”

    “是么?你表哥是哪个学院的,叫什么?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认识呢。”

    “估计妳不认识,他刚到你们学校没多久,叫杨岚航有空介绍你们认识,如果有事妳可以找他帮忙。”

    “杨岚航!”筱郁一口茶点卡在喉咙处,咳了半天才咽下去。

    “妳认识?”

    “废话!那是我们全校女生的理想中的老公,太有魅力了!”

    有一种男人适合做老公,够沉稳,够内涵,最重要的是够境界,比如杨岚航!

    有一种男人适合做朋友,够温柔,够善解人意,比如她面前这个!

    不过面前这个男人此时此刻脸色不太好,拉得那个长啊!

    “我看妳死心吧,他早已心有所属了。”

    “是吗?是谁啊?”她好奇地竖起耳朵,女人没有不爱八卦的。尤其是杨岚航那种特别男人的八卦。

    “说了妳也不认识。”

    这么重大的八卦消息她岂可放过,筱郁伸手摇摇Ivn的手臂,央求说:“给我讲讲呗!讲讲……”

    “没什么好说的。航在MIT读书的时候喜欢上一个女孩儿,为了那个女孩儿他放弃留在MIT的机会,回国发展。可他没有想到,那个女孩儿早已经有男朋友了。”

    “然后呢?”

    “他不肯再交女朋友,只想等待那个女孩儿回心转意。”

    “真执着啊!我若是那个女人,早就感动得扑到他怀里!”

    “妳想得美!”Ivn狠狠用手指点点她的额头:“航早就说过:非她不娶!”

    她不由得感慨万千,一声叹息:“天哪,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男人?!”

    “应该说,这世界还有这么笨的男人!我劝他多少次,爱就是爱,认定的人就去追,管她有没有情人,有守门员还不进球了?!他说感情不能强求,需要慢慢培养,耐心守候。两年不够,他可以等五年,早晚能打动她……”

    “说的有道理啊,你以为谁都给你一样厚脸皮?”

    “我像他那样慢慢培养,等妳跟我培养出感情来,妳的孩子可能都上大学了!”

    “别吹得跟爱情专家似的,你有过女朋友么?!就你这样追法,这辈子都追不到女人!”

    “难道像他那样搞研究?要不要用数理统计算算,几率多大?”

    不知何时,Ivn的手从桌子上伸过来,包住她拿咖啡杯的手。“筱郁,爱就要争取!不论成功的几率有多大,我都会让它变成百分之一百。”

    异样的电流传遍四肢百骸,筱郁猛抽回手,拿起桌上的纸巾擦了又擦:“别跟我谈数理逻辑,你小学毕业了没?”

    “小学!难道妳看不出来我是哈佛MBA毕业的?”

    “哈佛!?哈佛怎么尽出些白痴!“

    “既然我是白吃,那今天由妳付帐。去吧!”Ivn毫不客气地把账单塞到她手里。

    等筱郁付完帐,Ivn拉起她的手,出门。

    “去哪啊?”她问。

    “女人最喜欢的,Shopping。”

    “你不是要给我买珠宝首饰这么低级吧?”

    “妳不喜欢珠宝吗?”他有点吃惊。

    也难怪,现在许多有点姿色的女人,包括不少女明星。珠宝、名车、豪宅一送,直接就跟你进房间,连感情都不用培养。所以宠出欧阳伊凡那种花花公子自以为是的臭毛病。

    想起那个白痴,筱郁又感到火气上涌,愤然说:“我早说让你经过点专业培训再追求我,学什么不好,学欧阳伊凡那种花花公子的低级手段。”

    “有妳这么说妳未婚夫吗?”

    “说说怎么了,反正他又听不见。”

    “哦,也是。”他无比赞同地点点头:“那妳想去哪?”

    她想了想,实在没什么地方好去,于是说:“随便吧,别去太庸俗的地方,找个有点特色点的就行。”

    等他的车停下来,筱郁真有种想撞墙的冲动,他居然把她带到医院来。

    你们有谁见过,约会去医院的?!

    真有特色!

    捂着鼻子经过满是消毒水气味的走廊,远远就看见一个老人站在一间病房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着病房里面。他的身影有些沧桑,却不苍老。即使离他有三米远,她还是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那种骇人的霸气,油然而生畏惧。

    他的身边还站着另一个人,林尔惜。筱郁不自觉回头看看停住脚步的Ivn,他转过身,又停住脚步,似乎想要离开,又觉得不妥,十分尴尬。

    老人暂时没看见他们,对林尔惜说:“尔惜,君逸他不懂珍惜,以后爷爷再给妳找个更好的男人。”

    “不用了,爷爷。”林尔惜挽着老人手臂,轻声说:“我只想留在您身边,好好照顾您。”

    “妳啊……”老人咳了几声,叹口气说:“什么时候才懂得为自己的未来打算?!”

    林尔惜温婉地摇摇头,那凄迷的眼神,心碎的坚强,看着就让人心痛。

    她幽然转身时,刚好看见站在走廊一侧的Ivn和筱郁。她微微一愣,随即换上平静的微笑,对他们点头示意一下,从他们身侧走过去。

    筱郁清清喉咙,刻意用林尔惜能听见的声音说:“我妈妈说:女人呐,什么都可以错失,唯独不要错失一个全心全意爱自己的男人。”

    林尔惜的脚步缓了一些,似乎听懂了她话里的含义。

    Ivn偏偏没听懂,还自作多情地搂着她的肩,笑着问:“这么说,妳已经决定嫁给我了。”

    这一次,林尔惜站在走廊的转角,没有回眸,也没有离开。

    筱郁偷偷看一眼走廊的转角,扯扯Ivn的袖子,低声说:“她是在乎你的。现在是她最脆弱的时候,你千万别错失良机。”

    她见Ivn愣愣地看着她,皱眉,以为他没理解她的意思,小声解释说:

    “你不了解女人。女人总是得到的不懂珍惜,失去了才知道珍贵……”

    Ivn看了一眼林尔惜的背影,仅仅是一眼而已。

    他转回视线,伸手将筱郁紧紧搂在怀中,用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柔声说:“筱郁,给我点时间,我可以忘记她,全心全意爱妳……”

    她的心脏有点麻痹,四肢有点不受控制,最关键的是大脑也有点失灵。

    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状况。

    当Ivn放开她,牵着她的手走向病房的时候,筱郁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走廊转角,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关筱郁 心动的滋味

    站在镶嵌着一块玻璃的病房门前,筱郁差点认不出Ivn的朋友了,他瘦得颧骨突起,眼窝凹陷,往日的俊朗,刚毅不再。

    但他眼神却神采奕奕,望着沙发上吃香蕉的一个小女孩,里面流淌出的都是幸福……

    小女孩的确特别可爱,一头洋娃娃似的卷发,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一双天真的大眼睛镶嵌在白嫩得像奶油蛋糕的脸上,让人看着都流口水。

    小女孩儿回头看看他,爬下沙发,把香蕉送到他唇边,笑着说:“爸爸……你想吃吗?”

    他摇摇头,虚弱地笑笑。“思思,爸爸现在不能吃,妳给爸爸留着……”

    “哦!”小女孩乖乖把吃了一半的香蕉放在他旁边的桌子上,还有点不舍地又看一眼。

    他那美丽的太太斜了他一眼,“有你这么欺负小孩子的么?”

    “看起来真挺好吃的……我女儿第一次送我东西……”

    “那我给你留着。”他太太俯身用棉花沾点水,轻轻点在他干裂的唇上,每一下都是那么轻柔。

    他移回目光,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

    眼神里都是无限的眷恋……

    看来想要浪漫,真的不必在花前月下。

    Ivn非常不厚道地打断人家的缠绵,敲敲门,拉着筱郁走进去:“君逸,没事了就别在床上装死,快点起来给我盖房子。”

    “哦(欧)……”林太太刚开口,林君逸及时打断她:“Ivn,开工了吗?”

    “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明天可以继续施工。”

    林太太对她女儿招招手。

    小女孩立刻过来,很有礼貌地跟筱郁打招呼:“姐姐好!”

    叫得她心花怒放!抱起小女孩儿就开始狂亲她的小脸:“妳女儿好可爱啊!”

    女孩子最爱听的就是小女孩儿叫她姐姐,证明她依旧年轻,偏偏有人不识时务,还非要替她更正。

    “思思,要叫婶婶,知道吗?”Ivn说。

    “婶婶好!”思思牵着她的手,特别开心地指指躺在床上的林君逸,甜甜地说:“婶婶,那是我爸爸。”

    很乖的孩子啊!

    为什么病房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很伤感呢?

    尤其是林君逸,他的表情很凝重。

    筱郁趁着出去买水果的机会,偷偷问Ivn:“思思不是林君逸亲生的女儿吗?”

    “当然是亲生的!”

    “可是……我总觉得他们之间怪怪的。”

    “噢!”Ivn说:“他最近刚知道思思是他的女儿……”

    “为什么?”

    “很复杂,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

    在筱郁的再三追问下,Ivn终于告诉她事情的经过。

    原来林君逸和他的太太一起在孤儿院里长大,青梅竹马。可惜天意弄人,两个人离离合合几经周折,最终因为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林尔惜的刻意挑拨而相互误解。林君逸心灰意冷回到美国,而林太太却怀着孩子受尽苦楚。不久前,两个人又一次重逢,林尔惜为了不让他们在一起,想尽办法拆散他们,甚至不惜利用Ivn……

    讲完后,筱郁真的被惊呆了。

    “她这么对你,你还爱她?”Ivn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心机深沉的女人,还甘愿被他利用。

    “这些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哦!”这还好,说明他还不是太白痴。“那你现在是不是很恨她?”

    Ivn摇摇头,平静地说:“我不恨她。她从小寄人篱下,有她的无可奈何。任何人在她这种环境下长大都会失去自我……现在,我只希望她能明白什么是她真正需要的,找到一个可以给她幸福的男人。”

    她喜欢他的答案,非常喜欢!

    喜欢他的宽容,喜欢他的淡然……

    爱与恨,历来相生相克。

    无恨……才是真正的无爱!

    不知不觉,Ivn修长的手指握紧她的手。

    她想要抽出,他反而握得更紧。

    “筱郁……”他的另一只手移到她的腰间,黑眸从未有过的真诚:“妳会爱上我,就像我会爱上妳一样!”

    这对白!经典啊!经典得她都想找个本子记下来。

    他揽着她腰的手收紧一点,身体一点点倾向她。“因为这是天意,我们都无法抗拒……”

    她彻底服了他那张骗死人不偿命嘴,甜言蜜语从他嘴里说出来,真是甜到心里。

    “你真爱……”

    话没有说完,她的唇被一双柔软的唇堵住……

    双唇的相触,是天地的颠覆。她一瞬间的惊讶随即被天璇地转热吻湮没,她不由自主闭上眼睛,去用心体会唇与唇之间美丽的碰触……

    他的吻起初是轻柔地辗转,越吻越浓。最后,他的双臂将她紧紧搂住,灵巧的舌从撬开他的齿间,探入……舌尖刚一碰触,热吻便化作激吻,完全失控的狂热摧毁了她的心防。

    漫长的吻结束的时候,他拥着她的身体,调整一下急促的呼吸与心跳。“我们正式交往吧?”

    一切开始的太突然,她有点乱,不,是很乱!

    她需要冷静地思考一下!

    可她的大脑偏偏像浆糊一样,一片空白的黏稠。

    “你能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考虑一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