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第 6 页
    “呿!关我什么事,你又不是我老公。”

    他随口说:“早晚会是的。”

    筱郁拿着叉子的手一颤,牛排掉在盘子里,几滴油珠溅在她的衣袖上。她急忙拿起纸巾擦了擦,用尽全力地擦,可油污已经浸在布料里,怎么也擦不去。

    Ivn抬眼看看她,伸手挂断电话,又拿起手机按了几下,看起来是设置了什么功能。

    “电话可以拒接,你的心也能关机吗?”她看着他,收起所有的嬉笑怒骂。“我知道你为什么追我,你是想用我来占用你所有的时间和感情,让自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她。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再蠢一点,把你的话当真了,怎么办?”

    “妳?!”Ivn脸色有点寒。“我不去想她,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妳身上妳还不满意?那我怎么做妳才满意?”

    “你对她的感情……不需要想起,也永远不会忘记!”

    他咬咬牙,低头继续吃东西。

    “Ivn,我当你是好朋友!你空虚时需要我陪你,我义不容辞。但我不会爱上你,就像你不会爱上我一样!”

    她站起来,丢下手中擦油污的纸巾,离开,走到门口时还没忘在吧台上丢下几张钞票。

    在她的记忆中,那一次是她有生以来最完美的一次退场!

    关筱郁 错失的爱人

    晚上十一点,手机准时响起,筱郁随手拿起放在枕边手机,来电上清晰显示四个字:午夜凶铃。

    电话中还是那充满磁性且带着几分轻挑的声音。“是不是在等我电话?”

    “你一天不打电话骚扰我能死不?”

    “不能……但,我怕妳活不下去。”

    “拜托你换点有水准的消遣方式行不行?你弄得我每天十一点之前都不敢睡觉。”

    “那妳为什么不关机?”

    “我关机……我关机万一别人有重要的事情找不到我怎么办?”

    正在前编程序的凌凌听她这么说,回头对她眨眨眼,抛来一个暧昧的眼神。

    筱郁转过脸,装作没看见。

    “我有件事想告诉你。今天下午股票突然跌下来。”

    “真的!?”她惊喜地抓紧电话,连声音因兴奋变得的尖锐:“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现在我手中的股份已经够了,明天我要和那家公司的大股东们谈判。唉!这些老头子一个比一个难缠。”

    筱郁拿着电话躺在床上,一滴泪滑落在枕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心里很酸楚。

    他说:“对了,昨天真的谢谢你,等房子盖好我一定把第一套送给妳!”

    “不用,你给我打个折就成!”

    “妳喜欢什么装修风格?我免费给妳装修”

    “那你可要有点人性,给我用绿色环保的装修材料。”

    “妳尽管放心,我不为妳着想,也要为我的下一代着想?”

    筱郁猛然坐起来。“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筱郁摸摸红红的脸颊,愤然说:“男人我见得多了,唯独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

    “我以为妳会挂我电话。”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挂电话,Ivn悠然自得的声音传来:“不舍得挂我电话啊?妳该不是喜欢上我了吧?”

    “自恋狂!”

    “喜欢我的女人多着呢,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别不好意思说。”

    她终于忍无可忍挂断电话。

    ……

    桌上,蓝色妖姬在白炽灯下泛着紫色的光泽,如同绵长深沉的爱情。

    筱郁忽然发现蓝色妖姬也不是那么俗!

    筱郁从蓝色妖姬上移开视线,刚好发现凌凌笑得很讨厌。“春天,恋爱的季节啊!春心动了?”

    她装作很不屑地扬头:“得了吧,追女人能追得像他这么没水准,我都为他感到悲哀。”

    “没水准?依我看他要不是个情场高手,就是背后有高人指点。”

    “为什么?”

    凌凌站起来,懒洋洋地揉揉肩:“像妳这种女孩子绝对不是几束鲜花,几个浪漫的小把戏就能打动的,我估计他若是在楼下弄几百个破蜡烛,大声说爱妳一生不变,妳死的心都有!相反,他每天一个电话,且选择在这种夜深人静,人心最孤独的时刻和妳随便聊聊,会更容易让妳喜欢上他。因为越是思想丰富的女人,越喜欢男人走进她的内心世界,真正地认识她,了解她”

    “看不出妳还是个爱情专家。”

    “专家谈不上,惨痛的经验还是有的。”她的视线还停留在灰色的头像上,黯然说:“别说我没提醒妳,男人大都是性急的,他能半个月分秒不差地给妳打电话聊天,谈话尺度拿捏的那么到位,决不简单。”

    “他是无聊而已!”

    “连无聊都这么守时也不容易,好男人不多,能把握的就别错过!”

    “我们不合适。”

    “为什么?”

    “他心里深爱着另一个女人,我不想他搂着我的时候,心里想着别的女人。”她幽幽叹了口气,这段日子,她总会想起Ivn看着那个女人的眼神。那份真挚的爱在他心里留下多深的伤痕,她没法去猜测,也不想去猜测。

    所以她宁愿和他做个普通朋友,无聊时聊聊天,出去玩玩,仅此而已。

    凌凌闻言马上收起笑容,满脸关切地坐在她床边:“他有喜欢的人?那他为什么对妳……”

    “那个女人不爱他。”

    “哦!每个人都会有他的过去,妳何必那么介意。”

    “可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放开过去。”

    她一直想要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只要这份爱是纯粹的,真挚的,哪怕是全世界的人都反对,哪怕是爱得肝肠寸断,她也心甘情愿。可是,偏偏Ivn对她的追求如此儿戏。她看不到他一点真情,一点诚意,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把心交给这样一个玩世不恭的男人。

    这种情况下,他们还要这样继续聊下去吗?如果有一天她真的爱上他,明知是错已经无法自拔,她又该情何以堪?

    所以,第二天不到十一点,筱郁关了手机。

    那一夜,她怎么都睡的不安稳,总感觉手机在响,总模糊看见Ivn在一遍遍拨着她的电话

    第三天,刚下课,筱郁伴随着拥挤的人流走出教学楼,一出门就看见那辆刺眼的保时捷。

    这款跑车也不知是哪个白痴设计师设计的,她看着就碍眼!

    “关筱郁!”

    她以为自己混在人群里能蒙混过去,没想到Ivn的眼睛带着墨镜还那么有穿透力,一下就发现她,而且还叫得很大声。

    为了避免他再叫一次,引起更多人的注意,筱郁快步走过去,狠狠踹了他的保时捷一脚。

    “你拍电影呢?!装酷是你的事,但你能不能装作不认识我!”

    Ivn满脸委屈地看着她说:“君逸的事情忙得我晕头转向,今天特意抽时间过来看看妳。妳不表现出一点惊喜,也该有点感动啊!”

    “感动你个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上课?”

    “我不知道,只是在这里等等看……我对自己说,如果缘分让我遇到妳,我就顺应天意!”

    天哪,她八百年都不上一次课,今天为什么要来!!!

    难不成真是天意。筱郁又仔细看看他那挂着无害笑容的脸,摇摇些许混乱的头。“无聊!”

    她刚准备离开,Ivn扯住她的手臂:“昨天为什么不开机?”

    “我跟你说清楚,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也不是你心中最爱的人,所以请不要浪费彼此的宝贵时间,谢谢!”

    “妳想吃什么,我请客!”

    是谁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

    真太太太有道理了!

    “Ivn,我跟你说实话吧,上次跟你提的欧阳伊凡,是我未婚夫。”

    “哦!”他没有发反应,这猪脑子不是一般迟钝。

    “我们两家是世交,指腹为婚,你懂吗?”

    “嗯!”

    “我一毕业就会跟他结婚。”

    玉皇大帝,如来佛祖,请原谅她撒谎骗人!

    “是吗?”他摘下墨镜,万分诧异地瞪大眼睛:“有这回事吗?那我还真要回去研究研究。”

    总算还不是太笨!

    “去吧,好好研究研究。”

    打发了Ivn,筱郁回寝室时,凌凌正在网上看领带。

    “筱郁,妳回来的正好!什么品牌的领带好?”

    “怎么突然想买领带?”

    “就快教师节了,老妈让我给我的变态老板买点东西,真受不了她,总搞政界那一套,还说我什么都不懂。”

    “中国本来就是礼仪之邦嘛!GiioArmni的领带不错。”

    “一条领带要一千多!”凌凌一打开网页,拼命地摇头:“送他我还是在淘宝网上找找高仿的。”

    “妳没搞错吧!”

    “没关系,反正戴在他身上,别人都会以为真的高仿才二百多,咦!还有二十的,就这个吧。”

    “问题是你老板能看出来。”

    “哦,那送他二百五这条吧,这个仿得真一点。”

    筱郁狂晕,她若是杨岚航,铁定被凌凌这死丫头气死。

    **********************************************************

    又是静夜。

    窗边的风铃声依旧清脆,咖啡的香气依旧浓郁。

    可是筱郁半躺在床上抱着言情一个小时都没有翻到下一页。

    凌凌看看上的时间,看看那早已冷了却一口未动的咖啡。“失落吗?”

    筱郁缓缓回神,今晚的第N次看表,十二点多了,Ivn又没打电话。自从那次她跟他把话说清楚之后,“午夜凶铃”再没有在十一点的时候出现在她的手机上。筱郁看看自己的手机,心里有点闷闷的,好像那白痴家伙欠了她什么没还。

    “怎么会!总算没人烦了我。”

    “想打就打吧,何必为难自己。”

    在凌凌看透一切的目光中,她再也无所遁形,只好放弃无谓的掩饰,坦然说:“凌凌,我发现我越来越在乎他。”

    “动心了?!”凌凌摇摇头,叹道:“我早说过,他追女人很厉害!”

    “我现在相信了。”

    筱郁拿起手机,打开,合上,又打开,终于还是没忍住,拨通了Ivn的电话。

    “这么快就想我了?”他的对白还是那么玩世不恭,但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

    “得了吧,我就是想确定你死了没有。”

    “就快了,君逸在手术过程中突然心率消失,正在抢救……”

    “这么严重?”

    “早劝他手术,他就是不听。”

    “他会没事的,有你这样的朋友他怎么舍得……”

    她的话还没说完,听见Ivn在电话那边急切地问:大夫:怎么样?

    然后他急匆匆对她说:“明天我再打给妳。”

    电话便挂断了!

    不打还好,打过之后她的心里空荡荡的无所依托!

    第二天上午有个外国的专家讲报告,筱郁一直握在手里的电话开始震动,她反射性地快速展开手,一看见上面闪烁着“午夜凶铃”,她迫不及待接通,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压低声问他:“你朋友怎么样了?”

    “总算把命救回来了,胃切除了三分之二……刚刚才醒过来。”他的声音比昨天晚上还疲惫。

    “你没事吧!”

    “有空吗?”他顿了顿,轻声说:“我挺想见见妳!”

    “好吧,在哪见?”

    “妳在学校正门等我,我很快就到!”

    筱郁在正门口等了整整一个小时,那辆难看的要命的保时捷才停在她身边。

    几天没见,Ivn整整瘦了一圈,憔悴得让她动了恻隐之心。“我们学校附近一家很不错的香港茶餐厅,这个时间应该很安静。”

    “谢谢!妳再加一对翅膀就是天使了!”

    走进餐厅,点的东西一上来,Ivn立刻开始左右开弓,吃得天昏地暗,一点绅士的形象都不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