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第 5 页
    她笑着趴在他的背上,呼吸着他身上淡淡的汗水味道,说不出心中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有酸,有甜,也有一点醉了的眩晕。

    ****************************************************************

    灯光幽暗,情歌宛转。

    醇酒在口,美人在怀。

    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这都是一种致命的诱惑,更何况是风流成性的花花公子。

    Ivn含笑看着怀中半醉的少女,阵阵幽香从她的身上飘出,那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一种少女独有的芳香。

    “Ivn,你不会失败的……”她早已醉得晕头转向,依然靠在他肩上尽职尽责地努力安慰他:“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度过这次难关……等你的房子盖好了,我一定买一套做我的……家……”

    他看着她洁净无暇的脸,手指轻轻拨开她柔软的发丝,轻声问:“假如我收购失败了,妳明晚能不能也在我身边?”

    “废话,我们是朋友嘛!”她一副大义凛然的口气说:“大不了明天我请客呗……”

    他看着她,目光变得越来越柔和,越来越缠绵:“筱郁……”

    “你还年轻,就算一无所有也能重新开始!”

    “傻瓜,妳是我见过的最傻的女孩儿……”他收紧放在她腰间的手臂,让她柔软的身体完全置于他的怀抱了。

    她真的是太傻了,如此轻易相信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如此轻易醉倒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可是他偏偏就喜欢上她的傻!

    他认识筱郁已是很久以前,那天是个清朗无云的夏天,花园里蔷薇花开得正艳,一个小女孩儿坐在花丛中数花瓣,数得津津有味。粉嫩的小脸,明亮的大眼睛,圆润的双唇,再加上有点微卷的长发,像个可爱的洋娃娃。那时候,他的父亲笑着问他:“漂亮吗?以后娶回家做老婆吧?”

    完全不懂情为何物的他满心欢喜地点头。“好!”

    后来,他长大了,去哈佛读书的前一天,父亲又问他:“你还记得关筱郁吗?”

    “关伯伯的女孩儿?”

    “走之前,你们见个面吧。”

    他犹豫一下。那时他正是年少轻狂的年纪,对这种门当户对的相亲方式向来嗤之以鼻,但他很尊重父亲的意见,更尊重关伯伯。

    因为曾经有一年,受美国金融风暴的影响,世界经济出现滑坡,很多急功近利的公司在这次危机中宣告破产倒闭。欧阳锦华的公司也因为资金周转不利,濒临倒闭。那种时期,所有人都自顾不暇,没人愿意借钱给他,只有他的大学同学关天原把自己仅有的一间食品公司拿出来作抵押,帮他贷了笔款子周转。钱虽不多,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却让他在人情冷漠的商界看见了真正的朋友。但是,最终他的公司还是宣告破产……正是那次失败,成就了他今天的事业。

    想到这些,Ivn勉为其难说:“好的。我把晚上的应酬推了。”

    可他却没想到他推了朋友的应酬,真诚地邀请筱郁,而她却一口回绝,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也许是偶然,也许是天意的安排,那晚他一个人去PUB玩,刚好听见有人在叫“关筱郁”这个名字。他好奇地寻着声音看去,迎着昏暗的光线,他依稀从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和可爱卷发里看出那个小女孩儿的影子。她还是那么可爱,尤其是坐在PUB里看着脱衣舞吃了三个香蕉船的样子……更可爱!

    ……

    “Ivn?”筱郁柔软的身体在他怀中蹭了蹭,半眯着眼睛仰头看他。纤细的小手伸到他的脸上,皱皱弯弯的眉。“你别晃来晃去,你让我仔细看看,我发现你很像一个人……”

    她又凑近些,眯起的眼睛变得迷蒙,不施一点粉脂的娇颜泛着淡红,圆润的红唇微翘。她的唇看起来很软,残留着XO的浓香,美好得不可思议,让他忍不住想去品尝,更多……

    Ivn一时失神,唇不受控制地吻下去,双唇即将碰触的一瞬……特别的来电音乐打断他的意乱情迷,他不必看来电显示也知道是谁打来的,因为那是他为林尔惜专门设置的铃声。

    他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看着桌上的手机因为震动而不断旋转,蓝色的荧光在手机周围闪动,刺痛了他的眼睛。

    电话响了十几声,中断了一分钟,又继续响。

    他深吸了口气,拿起放在桌上的电话,滑开。

    电话接通后,他没有主动说话,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伊凡?!”林尔惜不确定地问。

    “嗯!”他淡淡地示意他在听。

    “你……现在方便吗?我有点事找你。”

    Ivn看看在他怀中熟睡的筱郁,压下心中萌生的渴望:“对不起,现在不太方便。”

    “只需要一分钟……”林尔惜迟疑片刻,说:“我在你们门外。”

    “门外?”Ivn立刻将怀中的筱郁放回沙发上,推门走出来。

    林尔惜站在门外,透过缓缓合上的门缝,看向包厢里面。“很难得看见同一个女人出现在你身边两次。”

    他苦笑着将手中的电话合上,紧紧握在手心里。这的确是件很讽刺的事。

    这种尴尬的面对面,Ivn实在找不到可以寒暄的话题,只好问:“妳不是说找我有事吗?什么事?”

    林尔惜被问得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直接地切入主题,但她很快换上一副很正式的口吻:“听说你想收购那间公司。”

    “妳怎么知道?”

    “我听爷爷说的。”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Ivn不由的叹息,真不愧证券界的神话,没有一条曲线的变化能瞒得过他的一双慧眼。

    “爷爷让我告诉你:别插手林家的家事。”

    “林家的家事我没兴趣再管,但我朋友的事我不会袖手旁观。”

    “伊凡……”

    “很抱歉,我还是有事。”说完,他推开包厢的房门。

    他正欲关门,听见林尔惜说。“我们能不能好好谈谈。我……”

    “筱郁需要我照顾……我这种人虽然不懂什么是爱,至少还懂得什么是责任。”

    “对不起!”林尔惜不期然地拉住他的手臂,说:“那天我心情不好,说了不该说的话……你能不能原谅我?”

    “我没怪你!”

    他看着面前的林尔惜满脸愧疚,那一双盈盈欲泣的眼眸看来还是那么清透,他忽然发现林尔惜说的一点都没错:“爱情,我真的不懂!”

    ……

    表面上虽然做的洒脱,Ivn走回包厢时心中仍旧带着几分怅然。

    “在找什么?”他见筱郁正迷迷糊糊地伸手到处乱摸,不解地问。

    “我的手机呢?我好像听见我的手机响了,一定是那个‘午夜凶铃’打的……”

    “午夜凶铃?”出于对这个称谓的好奇,他从她的包里找出手机,已接来电上果然显示着一排“午夜凶铃”,而电话号码正是他的。

    他哑然失笑。

    这女孩儿长的是什么类型的脑细胞?如此可爱!

    “走吧。”他伸手托起她的身体,比他想象的轻很多,也软很多。

    “去哪?”

    他坏坏地一笑。“去酒店开个房间!”

    “哦!”她眼睛都没睁,趴在他怀中继续睡。

    ……

    第二天,晨曦穿透白色的窗帘照在一张洁白的双人床上,惊扰了两个人的美梦。

    筱郁伸手遮住刺目的强光,睁开朦胧的大眼睛。

    房间很大,映入眼帘的是满室洁净的白色。

    这是哪里?这不是她的房间,也不是她的寝室……

    一阵剧烈的头痛让她猛然想起昨晚的事,Ivn带她去一间KTV,他说自己心情不好,点了一瓶XO让她陪他喝点。她自以为酒量不错,没想到才喝了两杯热流便开始在血管里漫延,之后,之后,失忆了……

    他不会占她便宜吧?

    她急忙低头看自己的衣服,还好,衣服还穿在身上。

    放心之余,她转眼再看身边,Ivn居然和她睡在同一张床上,而且牵着她一只手睡得很香甜。

    她毫不迟疑,一脚将他从床上踹下去。

    “啊!”一声惨叫后,Ivn揉着手臂爬起来,满脸委屈地看着她。“妳怎么一大早起来就谋杀亲夫?!”

    “你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就妳这身材,也算女人……”Ivn爬上床,抱着枕头继续睡。

    “你!”她气得拿起枕头,用力地砸他的头。

    “别打,别打!”他抢过她手中的枕头,郑重其事看着她的眼睛:“我负责任还不行?!”

    “你做梦!”

    她刚想抬手继续打他,不料双腕被他分别用双手握住,顺势按倒在床上。他同时压在她身上,令她的身子陷入柔软的羽毛被子中无法移动。

    Ivn轻轻对她眨眨一只眼,招牌式的坏笑又挂在嘴角:“那妳究竟想我怎么样?”

    “我……”

    这个问题还真难住她了,是啊,她究竟想要他怎么样?

    “难道……妳想……”他笑得更坏,狭长的眼睛眯起,开始从她的脸上向下移…

    浅淡的光束透过窗帘染在他的黑眸中,金光流动。

    轻风掀开落地的窗帘,吹散他身上沐浴液的清爽香气。

    他温热的气息吹拂着她的唇,似吻非吻。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如此暧昧的姿势,一种奇异的热流从筱郁的胸口涌动起来,令她的语言功能出现了短暂的障碍,思考能力出现问题,也让她忘记了四肢该如何移动。

    未尝过爱情滋味的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但她明白这种感觉不叫“厌恶”。她甚至有点期待,想试试双唇相触的感觉是否真的那么醉人……

    如此千载难逢的好时机,Ivn却放开了她,起身下床。

    身体上的压力消失的一刻,筱郁的心也跟着失重了,涌动在血管里的热流冷却下来。

    她终于明白:Ivn口口声声要追她,有事没事骚扰她,不是真心爱她。其实他不过是在拿她消遣,填补心里的空虚而已。

    他心里一直没有放下那个女人……

    她在心里苦笑一下,什么都可以勉强,唯独感情勉强不来。

    那么,她何不洒脱一点,真诚地和他做个朋友,帮他走过这段低落的人生。

    ****************************************************************

    筱郁在浴室里洗漱干净,整理好衣服出来,正准备回家,发现Ivn坐在沙发上失神地看着地板。

    她看看地板,上面一尘不染。

    “你没事吧?”她问。

    “股票刚开盘就涨停了。”

    “什么?!”她的心一沉。

    明知一切的安慰在这个时候都毫无意义,她半跪在沙发扶手边,双手搭在扶手上仰头看着他。“可能还有转圜的余地……说不定股票下午就会跌下来。”

    “我早知道是这个结果。”Ivn仰头靠在沙发上,他的呼吸好轻,每一下都像无力再呼吸,他的眉宇锁得好紧,几乎要纠缠在一起。筱郁很希望他发狂地大吼大叫,骂人,或者砸东西,而不是这样拼命压抑着,这样的他真的很让人心疼。

    “那你为什么不跟公司的股东们谈谈,从他们手中买股票不是更容易吗?”

    “当然谈过,我想尽办法才从他们手中买到20%的股权。”

    “那你……”这样的打击的确太大了,她再也找不到什么词语可以安慰他。

    “我没事。我只是对有些人很失望。”他闭上眼睛,眉头锁得更深:“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即使毁了也不让别人得到……何苦呢?”

    “你不也是一样?明知得不到的东西,还一定要执著。何苦呢?”

    Ivn的眉峰一松,忽然睁开眼睛,对她洒脱的一笑:“妳说的对,大不了把一切都结束,我和君逸再开一间公司。”

    筱郁还没来得及接受他突如其来的转变。Ivn已经拉起她往门外走。

    “去哪?”

    “先去吃饭,再去把工地的事情解决。”

    “噢!”

    “我破产了,今天妳请客。对了,昨天晚上的房费也由妳付。”

    “不是吧?!我现在跟你绝交来得及不?”

    “来不及了!我赖定妳了!”

    ********************************************************************

    他们吃饭的时候,Ivn的手机在桌上震得惊天动地,他跟没听见一样,吃牛排吃得津津有味。

    筱郁终于忍受不了这一遍遍的摧残,提醒他:“你电话响了。”

    “嗯!”

    他吃完自己的牛排,从筱郁的盘子里切了一块,放在自己盘子里继续吃。

    她扫了一眼电话上的名字——林尔惜。“你再不接,我接了?”

    “嗯!接吧。”

    “你想我说什么?”

    “随便,想说什么说什么。”他又切了一小块四四方方的牛排放在嘴里慢慢地嚼着。

    她撇撇嘴。“为什么不接?”

    “在妳面前接她的电话,我怎么对得起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