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第 4 页
    偶尔他也会在夜深人静时打电话给她,说的话更是不着边际。

    比如现在,他又打电话来,一开口先说他刚看完《六个梦》。然后开始数落琼瑶笔下的男人们

    筱郁不满地问:“那你说谁像个男人?”

    “普希金!”

    “为了一个女人跟别人决斗而死!我就没见过比他更蠢的。”

    “以前我也这么觉得!”电话里,他磁性的声音有种不一样的波澜:“当我遇见你,我才知道:人真的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她微微牵动一下嘴角,笑意在水汪汪的眼睛中流泻而出。无所谓爱与不爱,感动总是有的。可她还是装作毫不在意地说:“虽然我对你的审美观表示欣赏,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你不要白费力气了,我不会喜欢你的。”

    电话那边轻笑一声。“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妳?我其实就想和妳聊会儿天,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

    “那你下次要付费了。”

    “没问题,多少钱?”

    “市价,一小时一百。”

    “这么贵?那我先挂了,改天再聊!”

    “……”电话那边就剩下嗡嗡声了,筱郁傻傻地盯着手机,这人还真有点意思。

    第二天晚上,Ivn又打来电话,口吻好像很熟似的:“筱郁,想我了吗?”

    她冷冰冰回答:“对不起!请先自我介绍,我不记得你是谁了!”

    “好啊!我叫Ivn,身家过亿,至今未婚,青年才俊,风流潇洒……”

    “停!”她忍无可忍地打断他,幸亏刚才没怎么吃东西。“你别恶心我了好不好?”

    “我实话实说!”

    “呿!我见过能吹的,就没见过比你更能吹的。”

    “妳不信?明天见个面,我让妳印证一下。”

    “印证?”筱郁十分不屑的撇嘴:“你这人一天除了开个保时捷四处闲逛,半夜无所事事打电话骚扰我,还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吗?依我看,我国的电信事业飞速发展,就是因为有你这种无聊的男人时时刻刻都在添砖加瓦!”

    “我无所事事?!”他顿了顿,问:“妳明天有空吗?”

    “什么事?”

    “我让妳看看我是怎么无所事事的!”

    “我没空!”

    *********************************************************

    谁知第二天清晨,筱郁抱着被子正睡得香甜,Ivn打电话让她下楼,说有重要的事找她。

    她匆匆穿好衣服下楼,半睡眠状态地眯着眼睛看他。“这么早!什么事啊?!”

    “工地那边出了点问题,项目经理请我过去处理一下。”

    “关我什么事啊?”

    “上车再说!”说完,他不由分说拉着她的手将她推上车。

    半小时后,他的车在一幢正在施工的高层建筑下停稳,筱郁还没搞清楚状况,一群人便围上来堵住他们的车,吵吵嚷嚷乱作一团。

    因为太乱,筱郁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粗略地听出他们中有的是工人讨要工资,有的是供货商索要拖欠的货款,还有一群人要求退房和包赔损失。

    看情形他的事业也不算成功嘛,确切地说好像濒临破产边缘了!

    Ivn下了车,态度极其诚恳地向他们解释道歉,一遍遍告诉他们说:“请你们再等几日,问题很快就能解决。”

    可他的嗓子都说得有些嘶哑,根本没人听。

    Ivn看看表,脸上露出焦虑的神色。“这样吧,无论有什么要求,我今天都答应你们,但你们必须选几个代表出来,跟我进去好好谈。”

    那些人互相商量了一下,很快选出三个年纪最老的。Ivn带着他们进工地上简陋的办公室。他们面对面坐下后,Ivn没有多说什么,拿了几张纸放在桌上。“有什么要求你们提吧。”

    几个人开始争先恐后地说,他聚精会神地一边听着,一边把他们所有的要求记录下来,并且告诉他们:“我现在去给你们准备,明天早上你们过来取钱,我保证不会少给你们一分钱!”

    “那你明天跑了怎么办?”

    “我如果想跑,我今天来干什么?!”

    几个人交换一个眼色。“好吧,我们信你一次。”

    事情总算暂时解决,Ivn打发了所有人,时间已经是八点半。他又急匆匆开车载着筱郁去了一幢远离市区的写字楼。

    在筱郁的想象中,Ivn的公司应该是座落在繁华地段,金碧辉煌的写字楼,宽敞豪华的办公室,俊男美女的员工,当然也不能缺少一个纵览全市风景的落地窗……

    事实上,他的公司完全不是如此,或者说那根本不能算一个公司,仅仅是一间非常宽敞的办公室而已。

    没有华丽的装修,甚至连个像样的老板桌和老板椅都没有。

    他的员工也很奇怪,几个中年男人,衣冠不整,头发凌乱,坐在前,满脸的旧社会。

    Ivn一进门,便有个人满头白发却看上去还很年轻的人走过来:“老板,ST*******开盘又跌停,怎么办?”

    “继续补仓!”

    “可是我们已经满仓。”

    又一个员工站起来:“看情形,这支股票近期根本无力反弹,不如……”

    Ivn果决地打断他:“把其他股票全部清仓!”

    几个人顿时大惊失色,看他们的表情,Ivn好像做了一个特别不可理喻的决定。

    几个人议论一番,其中有个人站起来说:“老板,您已经在这支股票赔了五千万,就算这支股票会反弹,我们也收不回成本……您收手吧。”

    “照我说的做。”Ivn的表情依然坚定,仿佛任何人说的话都不会影像他的决定。

    他拍拍筱郁的肩,指指窗边的玻璃桌椅:“筱郁,妳先坐那边喝点咖啡,我有点事情处理一下。”

    “哦,你忙吧,不用照顾我。”她从自动咖啡机里接了杯咖啡,坐在桌边,看着Ivn脱下外衣,解开几颗纽扣,坐在一台前,快速滑动着鼠标,敲打着键盘。

    看见这样的他,筱郁才明白,原来Ivn并非她想的那样事业有成,更不是那种随便坐在空调房里签签文件,骂骂下属的纨绔子弟。他在做证券投资——一种随时有可能一无所有的“数字游戏”!

    “其他股票全部清仓,做权证!”

    Ivn一句话,房间里全是惊呼。

    “什么!”

    “啊!”

    “老板……”

    Ivn根本没理会他们表现出的难以理解,果断地说:“马上清仓,准备转帐!”

    筱郁曾经上过投资理财的课,对股票和证券略懂一些。

    权证是一种高风险,高收益的证券,投机性极强,一旦失误便会赔得血本无归,所以真正有长远眼光的投资者不会选择权证。

    她明白,Ivn之所以会选择这种方式,一定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烦,才会迫不得已用自己的一切做赌注。

    认识这么久,Ivn给她的印象仅仅是一个喜欢胡言乱语,玩世不恭,甚至有点游手好闲的小开,今天她才发现他也有另外一面,他工作的时候比任何人都谨慎果决,因为每一秒钟,每一下敲动键盘上的数字键,都代表着一次全部身家的赌博……

    这样的他,让她有些移不开视线!

    一个上午,筱郁不记得自己喝了几杯咖啡,她好像一直都在端着咖啡杯看他工作的样子,看他对着上一条条曲线变化莫测,眉头紧锁。

    中午收盘时,Ivn打电话让人多送一份午餐上来,给了她一盒后,又坐回前和大家一起边吃边探讨着那些无法预知的曲线。

    吃过饭他开始不停地打电话:银行,医院,甚至律师事务所……

    筱郁搞不清他到底遇到什么麻烦,只觉得要是让她在这样的压力下生活一天,她一定变成疯子,而他好像永远都笑得那么温和,活得那么潇洒。

    总算等到收盘时间,Ivn送她回学校时才跟她说了今天的第二句话:“筱郁,很抱歉,今天没顾上照顾妳!”

    “你每天都这么工作,压力不大吗?”

    “没办法,做证券投资就是这样。”他将车停在路边,揉揉眉头,倚在靠背上:“我辛苦得来的一切都仅仅是个数字,而这些数字随时都可能被清零……妳知道吗?很多次我梦见自己一无所有,那种感觉真的很挫败……”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我能帮你吗?”

    Ivn摇摇头。“我现在正在收购一家公司,如果明天那支股票再跌停,我手上资金就够了……但如果那支股票反弹,我将会功亏一篑……”

    “都跌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会反弹?”

    “会!因为它的背后有真正的高手在操控,他的想法没人猜得透。”

    “Ivn……”看他疲惫的样子,筱郁竟也有些伤感,她虽然帮不了他什么,至少能陪他缓解一下压力:“今天我陪着你度过吧……”

    见他挺直身体,目光暧昧地看着她,筱郁猛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

    她扬了扬下颚,扭过粉红色的小脸。“看什么看?你别胡思乱想……”

    “噢?”Ivn将一只手搭在她的椅子上,身子一点点倾向她,轻声在她耳边问:“那我怎么想……才不是胡思乱想?”

    她的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心在一阵异样的抽痛后再无知觉。

    她的伶牙俐齿在这个时刻完全施展不出来,只能结结巴巴地说:“我……我的意思是陪着你聊聊天。”

    他的另一只手又搭在她的肩上,有意无意撩动着她的卷发,脸上的暧昧的坏笑更加明显。“只聊天吗?”

    她的心一下子乱了,看着他魅惑的眼神,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只知道胡乱地点头。

    “那就好!”Ivn坐直,意味深长地说:“我还真担心妳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非分之想?!这男人……长的是什么物种的脸皮?!

    “趁我还有钱,妳想去哪?”他问。“百货商场?西餐厅?还是……”

    “我们去爬山吧!”

    “爬山?”他看她的眼神像在看怪物,还是那种恐龙级别的怪物。“妳不会告诉我,妳要一步步走上去吧?”

    “废话!”

    ……

    关筱郁 晦涩的阴影

    爬山对有些人来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快乐,经过一路的荆棘坎坷,一步步走向高峰。

    当站在山巅之上,一览都市繁华,众生云云,才知道那灯红酒绿的世界有多么渺小,高楼大厦都可以踩在脚下。

    可爬山对有些人来说,的的确确是一种折磨,没有空调凉爽的风,没有跑车代步,顶着炎炎烈日,踩着棱角分明的石块爬到连名字都叫不出的小山顶,分明是跟自己过不去。

    “Ivn,你看那里!那是我的学校。”筱郁兴奋地指着T大的方向。

    Ivn疲惫地找个石头坐下,捶捶自己酸软的双腿。“关筱郁,妳跟我说实话,究竟有没有下山的缆车。”

    “当然没有。这不过是个无名的小山,除了早上有些锻炼身体的人爬上来看看风景,其他人根本不会来,怎么可能有缆车?”

    “那一会儿妳背我下去,不然我不下山了。”

    “呿!你也算个男人!”

    “妳也算个女人?!”

    筱郁白了他一眼,拉着他的手臂将他从石头拖起来。“不开保时捷你不能走路么?不带着劳力士,时间对你毫无意义么?不刷金卡,不买钻石,就没有女人爱你吗?”

    Ivn看着她,忽然不知如何回答。

    “没有了钱,你就不是你了?!”

    “……”他真的不知道。

    “小时候,我爸爸带我爬这个山,我哭着要他背我。他告诉我:‘筱郁,爸爸不能一辈子背着妳,自己的路要自己走。’这些年我长大了,他还是喜欢带我来爬这座山,对我说:‘筱郁,爸爸有再多的钱都是爸爸的,妳什么都没有,自己的路还要自己走!’”

    Ivn还是看着她,很久才说:“妳有个好爸爸!”

    “从小到大,我的零用钱不比别的同学多,我的衣服不必别的女孩子漂亮。他不送我去国外读书,让我和普通学生一样考T大,读硕士,我总认为他对我不好。后来有一次我们来爬山,我回头看他的时候他正扶着一棵树剧烈地喘气,大汗淋漓,我才明白他有多爱我。”

    “世事无常。他不敢保证能让妳依赖他过一辈子,所以他希望妳像一个普通女孩儿一样生活,纵然有一天他一无所有,妳也可以生活的很好!”

    筱郁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不错,领悟力蛮强的。”

    “过奖!”

    “其实,一无所有没什么大不了的,天又不会塌下来。我们一样有双手能工作,有双脚能走路,我们还有眼睛可以看见这繁华的灯红酒绿……你有什么可怕的?!”

    Ivn向前走出一步,与筱郁并肩站在一起。

    远方青山连绵,脚下林立的高楼大厦连成一片。

    这里的风景的确很美。

    “是没什么可怕的。”他说:“我爸爸曾经破产过,他在车里睡了三个月,天天拿着一叠报纸应聘工作。他告诉我:那没有什么,睡得很好,便当也能吃饱。最重要的是……我妈妈没离开他。”

    一盏盏街灯亮起,一栋栋楼的灯亮了,立交桥的灯光也连成一条璀璨的光链……

    Ivn深深望着身边的筱郁。

    原来,蓦然回首时,站在灯火阑珊处的才是他最想寻觅的人。

    本就崎岖的路,因为黑夜变得寸步难行。

    Ivn牵着筱郁的手,扶着她慢慢走下山。走到山腰的时候,她不小心踩到一根草根,脚下一滑,险些跌倒,幸好被他及时扶住。

    “没事吧?脚有没有扭伤?”

    她动了动脚踝,有点痛,一点点而已,可他却坚持要背着她。

    背负着另一个人的重量,路越发难行,Ivn拉着身边的杂草,一步一停地向下走。汗水很快湿透了他的衬衫,枯枝刮破了他的长裤。

    她问他:“你累不累?”

    他说:“就算我一无所有,我还能这样背着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