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第 3 页
    “你的意思是?”

    “这是个稳赚的投资,有兴趣吗?”

    又是一阵超长的沉默,林君逸见他的太太在他怀中睡着,脱下自己的西装盖在太太身上,并用身体帮她挡住灼热的阳光,眷恋地抚弄着她的卷发。

    这一刻他的所有的刚毅都化成柔情。

    Ivn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双唇张合多次才说:“君逸,我想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懂什么是爱吗?”

    “就是想站在一个女人面前为她遮风挡雨,即使最后一点气力都耗尽,也不会对自己说:‘我无能为力!’”

    多么让人感动的回答,Ivn输给他一点都不冤!

    听了林君逸的回答,Ivn陷入沉思,保时捷的时速越来越快,超过了二百六,筱郁开始在车内四处瞄着。

    “妳找什么呢?”Ivn问她。

    “气囊!”她一边找,一边说:“保时捷的气囊安全性好不好?关键时刻能不能弹出来?”

    “妳放心,气囊安全性非常好,我上次出车祸的时候只受了一点点擦伤。”

    “哦!那我就放心了。”她刚放下悬起的心,听见Ivn接着说。“不过气囊坏了,我一直没抽出时间去换个新的。”

    “啊?!你不是说真的吧?”她脸色泛白地咽咽口水,小声说:“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女儿……我今年才二十二,还没交过男朋友……”

    他诧异地看着她。

    她又看看里程表。“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都没人帮我照顾我爸妈……”

    Ivn没有回答,但车的速度不断地在下降,最后降到时速一百二十公里。

    她心里偷笑。嘻嘻!有钱人果然精明,一听说要帮她照顾爸妈一辈子,马上减速了!

    可她却不会想到,她的小聪明又一次在Ivn心底荡起涟漪。

    黄昏后,悠悠的海水映着斜阳的孤影。

    云散,潮落。一袭金光色长裙的少女拖着半湿的裙摆赤着脚走在海滩上,血色的残阳洒在她洁净的笑容上,比海水更清透。

    看着这样唯美的画面……Ivn又想起了林尔惜。

    他第一次见林尔惜也是一个黄昏,他走进林家,一进门便看见林尔惜娴静地坐在院子的藤椅上给她的爷爷读报纸,她每读一句话都会看看爷爷的表情,确定他的脸上流露出兴致,才会继续读下去。顺滑的黑发垂在脸侧,明净的双眸清幽如波,夕阳也是如此洒在她洁净的笑容上,清透无比……

    那一瞬间,他想娶她,无关激情,无关□,只是觉得她会是个好太太。

    后来,他才知道林尔惜的身世。她的父母早亡,十岁被林家收养。富豪之家虽是衣食无忧,但免不了寄人篱下,小心翼翼看着别人的眼色。她一直很努力地读书,做事,尤其是在林家唯一的血脉被寻回之后,她更加谨小慎微,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少做一件事。

    可命运对她太不公平,当她和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林君逸订婚,满怀期待地以为心爱的男人会好好珍爱她,陪伴她一生的时候,她却亲眼看见自己的未婚夫给别的女人打电话,更可悲的是他挂断电话后,在阳台上吸了一夜的烟。

    那是她第一次看见林君逸吸烟。

    那晚,Ivn也是第一次看林尔惜流泪,第一次为一个女人心痛。

    他想爱她,却不能爱,想帮她,却无法帮。

    所以,他只能沉默地看着她哭,无言地听她一次次地问:“Ivn,我该怎么做?”

    后来,林尔惜曾问他:“我该怎么做才能留住他的心?”

    “为什么一定要留住一颗不属于妳的心?”他反问。

    她说:“在林家,无论我喜欢什么都不敢向人要,连多看几眼想要的东西都担心爷爷发现。这一次,我没法再说服自己放弃,这是我惟一一次想为自己争取……我不管别人怎看我,我喜欢他,我就是想和他在一起!”

    ……

    五年,整整五年过去了。Ivn从未想过可以拥有林尔惜,也从未让她知道他爱她,他只希望她能争取到她渴望已久的幸福。

    现在,她注定失去心爱的人,他只想让她知道,她没有并失去一切,换来的却是她无情的一句:“你不懂什么是爱!”

    多么讽刺的一句话!多少个不眠的夜他陪着她度过,多少次她眼中滑落的热泪灼痛了他的掌心。他为她心疼了五年,她连一句:“很抱歉,没有爱上你是我最大的遗憾!”都吝惜给他。

    让他如何不心寒?

    不知何时,林君逸坐在他身边,含笑看着提着裙摆拾贝壳的筱郁说:“的确看着挺顺眼。”

    Ivn随口说:“可惜她对我的误解太深。”

    “误解?我不觉得是误解。”

    Ivn咬咬牙,没有反驳。

    林君逸莫名其妙转移了话题:“伊凡……有件事我想问你。”

    “什么事?”

    “五年前冰舞给尔惜打过电话,这件事你知道吗?”

    Ivn看看林君逸,茫然摇头。

    “五年前她告诉冰舞,她是我未婚妻,劝冰舞离开我,别让我为难!几天前,我已经跟尔惜把一切都说得很清楚,我很明确的告诉她我的选择……尔惜还骗冰舞说我不会娶她,劝她离开我……”

    听到这样的事实,Ivn感觉自己如同被海浪吞没一样,日月在颠倒,天地在摇晃。

    他面无表情望着远方的夕阳,眼中映着彩霞的颜色。

    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看上去那么温柔善良,凡事委曲求全的林尔惜竟然会这么做!

    林君逸接着说:“你认为尔惜很完美吗?你认为她对我的爱很执着吗?我觉得她从来没爱过我,她哪怕有一点爱我,都不会这么做!”

    “她不爱你怎么会等你这么多年?”

    “她只是想嫁给一个对感情认真点的男人。其实她跟我说过不止一次,你很会哄女人开心,懂浪漫、又有情趣,假如你能对女人专一点,绝对是女人梦寐以求的那种男人!”

    “哦!”

    “你真爱尔惜的话,不是没有机会。”

    他爱她?!这简直是个天大的讽刺!

    欧阳伊凡苦涩地笑了笑。

    他自诩阅人无数,自诩没有他看不穿的女人,却原来五年未看透一个女人的心……

    他站起来,拍拍手上的尘土。

    爱,不能收回。

    但她的所作所为,他没法原谅……

    关筱郁 等待的爱情

    已近深夜,筱郁被Ivn送回学校,她以为Ivn这次会要她的联系方式,因为这一天他们过的真的很快乐。

    她把Ivn推到海里,看着他被海水浸透的衣服尽情地嘲笑;

    他们赤着脚在海滩追逐,张开双臂迎着海风欢笑;

    他们坐在海边喝啤酒,他帮她把流下嘴角的酒擦掉,她帮他把粘在头发上的沙子弹去;

    他们躺在沙滩上数星星,他从普希金的爱情,谈到千年前陆游的“钗头凤”。她从苏轼的“江城子”说到琼瑶的《六个梦》。

    他们狼狈不堪的四个人冲进一间狭小的面馆,她在小面馆里吃超大的一碗面,那是她吃过的最香的一顿饭

    可他依然没有要她的电话,甚至连再见都没说。

    尽管有些失望,筱郁还是没有回头……

    萍水相逢的人,何必带走一丝牵念!?

    一进寝室,筱郁累得栽倒在床上,大呼:“救命啊!”

    正准备抱着厚厚一叠书本出门的凌凌抬眼看看她的一身打扮,看看她脚上沾的泥沙,大惑不解地问:“从撒哈拉沙漠回来的?”

    “哦!我步行去的,真远啊!”

    凌凌笑笑,没说话。

    筱郁看看她怀里重重的书,问:“妳不是真想保博吧?妳想清楚了嘛!”

    “我没得选择!我老板说我的课题做的不深入,让我继续跟他做完再走,我的青春啊!看来要消磨在这里了!”

    “多少女人想把时间消磨在杨岚航身上都没有机会,妳知足吧!”

    现在在T大,你可以不知道校长是谁,但你要不知道杨岚航是谁,全校的女生都会鄙视你。

    二十七岁从MIT归国,不到三年评上博导,就是两个字:牛人!

    至于长相,全校女生的观点是:这年头,长得帅不算什么,杨岚航这种长得帅有气质又有人格魅力,那才是稀有品种!

    而提起杨岚航,凌凌总是嗤之以鼻:“妳跟他消磨一下让我看看,妳不被他逼疯才怪!”

    筱郁长叹一声,她的青春何尝不是消耗在这里。一个普通的硕士文凭其实代表不了什么,尤其对于她这种整天混日子的学生,真才实学少得可怜。但在众多虚荣的贵妇面前,女人的学历和家世背景一样,是必不可少的谈资。

    这就叫做现实!

    “我去学习了,不用给我留门,我晚上不回来了。”

    看见凌凌出门,筱郁猛然站起来,飞奔到前坐下,也开始赶报告。

    正写到文思泉涌的时候,手机响起,她随手接通。“你好!”

    “嗨!这么晚还没睡。”很有磁性的男中音,听着就舒服。她不自觉看看来电,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请问哪位?”她用肩膀夹着电话,腾出手来继续敲打着键盘。

    “Ivn,还记得吗?”

    是他?

    “嗯,似乎有点印象,记不太清了。”她笑着说。同时,努力在脑海里回忆着自己什么时候把电话号码给他的。

    或者交换过电话?

    怎么一点都不记得,难道她失忆了。“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我让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朋友帮我查的。”

    “你朋友办事效率挺高,才不到一个小时就能查出来。”

    “不,我半小时前就知道了,我用了半小时时间考虑该不该打这个电话。”

    她停下一切动作,因为她已经从他的言语中体会到一丝的暧昧。

    电光火石的瞬间,她的记忆中出现Ivn望着别人离去的眼神,她立刻平复了心情,换上正式的口吻:“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心情不好,想听听妳的声音。”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追女孩子的方法特别老套,拜托你经过专业培训之后再追我吧,省着浪费大家的时间。”

    “妳说什么!?”那边明显升到是男高音。

    “我很忙,在写研究报告,等你有点经验之后再和我联系吧。拜拜!”

    挂上电话,筱郁继续写她的报告,写着写着,脑海里不期然出现Ivn的笑容!

    说实话,他越看越帅,人品,性格都是难得一见的好。

    只是,她不想活在其他女人的影子中,更不想让他把对别人的想念化成对她的缠绵…….

    *******************************************************************

    筱郁以为Ivn被她如此残酷地拒绝,会被打击得一夜难眠,自我反省后,不再自不量力。

    可是她早上刚睡醒,牙还没刷,凌凌一脸困倦的开门进来,指指门口说:“阿姨让我告诉你,楼下一个开着保时捷的帅哥等妳一个早上了。”

    筱郁茫然看看表,不到八点,这个家伙哪根筋搭错了。

    凌凌躺在床上,拉开被子盖上,翻个身,又坐起来揉揉困倦的眼睛:“筱郁,妳让他下次来别这么拉风,当心上头条,被那些书呆子唾骂!又得我求人帮妳删帖子。”

    “他要是下次再敢来,我打折他的腿!”

    她匆匆洗漱完毕,穿着一身运动装就飞奔下楼,一下楼就看见不少女生对着他的车指指点点。

    她刚想装作不认识这台车,从帮边溜过去,Ivn突然下车,崭露着无辜地笑脸:“早上好!你们寝室楼的规矩怎么这么怪,八点前不让会客。”

    “呵呵。”她装傻地问:“真巧!你在等人啊?”

    “是啊,在等妳!”

    “我们不太熟吧?”

    筱郁尽量忽视旁边一道道让她头皮发麻的视线,自从大一她爸爸开车来接她,被人误以为她傍大款之后,她就深知了人言可畏的道理,一向谨言慎行。

    没想到她辛苦建立的形象,彻底被这家伙毁了。

    “我来是想告诉妳……”Ivn的声音足矣吵醒九楼睡觉的凌凌:“关筱郁,我要证明给妳看,我一定能追上妳!”

    说完他潇洒地转身,打开车门上车,

    什么!她能咽下这口气?

    她卷起袖子,狠狠踹了一脚他的保时捷,对着渐渐合上的车窗大吼:“你要是能追上我,我就跟你姓!”

    他的手伸出来对她摆了摆,“我可以考虑!”

    说完,启动车子,驰骋而去!

    ……

    从那天后,筱郁怀着满心的好奇等待着Ivn展开猛烈的攻势,并准备好最牢固的心理防线抵御他。

    没想到,Ivn的追求手段比她预想的还要不值一提。

    每天一束花送到寝室楼下,花束那个张扬,寝室楼道超大的垃圾桶都放不下。有时还会附赠些精致的小礼物,她也都随手扔了,弄得最近打扫卫生的阿姨见了她比见到自己女儿还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