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戒不掉你的温柔 > 文章简介
    -------------------------------------------------------------

    TXT免费下载----引领电子新时尚

    :./?=

    :.

    会员(因为蛋疼,所以)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今天,对关筱郁来说是个激动人心的日子——她要换新寝室。

    拖着大包小包换新寝室当然没什么值得激动,让她激动的是她的新室友竟然是曾被她们骂了整整三个月,却无缘得见的红颜祸水,白凌凌!

    说实话,“红颜祸水”这个形容词算是夸白凌凌了,要让她大学室友芯怡来形容,那话就没得听了

    “白凌凌!”

    “关筱郁!”

    这是两个女孩儿第一次见面,说第一句话。

    “我一直以为我的名字是最俗的。”关筱郁扬扬俏丽的弯眉,眨眨大大的眼睛,高高束起的咖啡色微卷的头发轻摆,露出一张素净清丽的脸。

    没想到她的新室友浅浅一笑,答:“我也是!”

    关筱郁 初恋的情人

    静夜,宁谧,幽思。

    窗明几净的T大公寓里,半掩的淡蓝色条纹的薄纱窗帘被夜风掀动,不时碰触到窗上挂着的珊瑚风铃,发出悦耳的轻吟……

    白色的床头柜上放着一杯飘着热气的咖啡,淡淡的咖啡香混和着奶香飘散在整个房间。

    一个俏丽的女孩儿半趴在铺着淡蓝色条纹床单的床上,两条纤细白嫩的小腿在半空中摇晃,高高束起的咖啡色卷发随之轻摆,偶有几缕碎发滑过她娇俏的瓜子脸,又增几分可爱的叛逆。

    她叫关筱郁,一个看上去跟其他大学女生没有区别的女孩儿,喜欢穿着运动鞋牛仔裤听着MP3走在校园里,喜欢喝着咖啡看言情,当然也喜欢把帅哥当作一副画来欣赏!

    而她的人生梦想很特别——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在她看来,什么爱恨情仇啊,生离死别啊,多悲怆,多唯美!

    即使达不到这个境界,“私奔”一下也挺浪漫的。

    她的室友问她:“为什么?”

    她答:“不爱它个轰轰烈烈,抵死缠绵,怎么对得起我看那么多的言情?!”

    她的室友再也无语!

    ……

    “又是一个白马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筱郁说话时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正聚精会神盯着手中一本墨香味犹在的言情的内容简介。“英俊多金,温柔多情,家世好,有能力,简直堪称举世无双的完美!”

    “要不怎么是呢?”坐在前的白凌凌——她的室友,随口回了一句,继续对着屏幕打字。

    “不知道言情为什么总喜欢写这种男人,似乎一个男人没有钱,长得不帅根本不值得女人多看一眼。”

    “也不见得,长得帅不帅,是不是有钱不重要,男人最重要的是有内涵!!!”

    筱郁闻言坐直身体,万分赞同地点头。“这个时代,英俊多金的男人不是没有,先不说他们有待商榷人品问题。单说对待情感的态度,那简直是:‘没有最风流,只有更风流。’现实不是童话故事,温柔善良的灰姑娘永远成不了公主!”

    “那妳还喜欢看言情?”凌凌转过脸看着她,高挑匀称身材在宽松睡衣下依旧凹凸有致,及腰的柔顺黑发随意披散,衬得肌肤白皙细腻。虽然看上去有点睡眠不足,但一双知性的眼睛轻灵剔透,一脸温柔恬美的笑容看得人心情舒畅。

    “我这是在提升自己欣赏男人的品位。”筱郁说完,又对凌凌意味深长地摇摇头,叹道:“唉!妳这种不懂欣赏男人的女人是永远不会明白的!”

    凌凌没有反驳,看了看表。“那不耽误妳关大小姐提升自己的欣赏水平,我去自习室看书了。”

    “早点回来,别让我独守空房!”

    “我怎么舍得……”

    凌凌走了,寂静无声的黑夜里,筱郁渐渐融进的世界。

    中,男女主角浪漫的邂逅,浪漫的倾心,每一段情节都要命地浪漫……

    当男女主角在酒吧中重逢,筱郁忽然想起她的初恋情人,她与他也正是邂逅在一间酒吧。

    那一年她才十八岁,为了庆祝自己第一天长大成人,她鼓足勇气和几个朋友去了一间很火爆的酒吧玩。

    激情碰撞的节奏,黑暗与金光交叠的颜色,所有人都堕落在纸醉金迷的世界中,唯独她捂着随时有可能耳膜破裂的耳朵,不时偷偷瞄一眼台上身材火辣的脱衣舞的女郎,又慌乱地移开目光。

    不经意间,她的视线被对面的一个男人吸引,因为他是酒吧里唯一一个没有看台上惹火表演的男人。比起酒吧里那些奇装异服的另类男人,他的打扮不算抢眼,上身穿了一件非常合体的蓝紫相间的条纹衬衫,下身穿了见黑色的牛仔裤,但他身上弥漫出一种尊贵的气度比任何男人都吸引女人注意。真正的富家子弟,根本不用任何刻意的彰显,一举一动中自然流露出自信和尊贵。不像有些暴发户,喜欢带着劳力士,开着保时捷到处彰显自己的金钱,恨不能在自己脸上都写上“我是有钱人”几个字。

    筱郁正等待着那个男人转身,让她看看他的样子,服务生过来问他们想点什么,大家都要的各种不同的酒,问到她,她的目光还停留在那个背影上,随口说:“给我一个香蕉船!”

    “关筱郁,妳没搞错吧?!”她的一个朋友夸张地大叫,引来不少人的侧目,其中也包括那个男人,他转过脸看着筱郁,而且……看了很长时间,看得她脸颊发烫。

    可惜因为逆着七彩的炫光,她没办法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只隐隐感觉到他眼光中流露出一种玩味的笑意

    没过多久,带筱郁来玩的两个女孩儿已经跟两个陌生的帅哥打得火热,亲密得像马上就要步入结婚礼堂似的,几个男孩儿也各自去泡美眉,独留她一个人埋身在酒红色的沙发中吃着香蕉船看脱衣舞。

    还真是冰与火的考验!!!

    “小妹妹!”一个含糖量极高的呼唤在她耳边响起,随后空气中飘散出一阵古龙香水的味道。筱郁好奇地抬眼,一个五官算是端正的帅哥坐在她身边。如果单看长相筱郁还能将就,可他烫卷的头发染成了橘黄色,黑色的T恤配着一条紫红色的围巾,再加上下身的紧身裤,这样的打扮着实有点惊悚,筱郁禁不住擦擦额头的汗,向里面侧了侧身体,低头继续吃香蕉船。

    帅哥暧昧地凑近她,亲昵地搂紧她的肩,眼睛反复打量着她身上新买的裙子:“一个人多无聊,我陪陪妳怎么样?”

    正抱着冰淇淋吃的不亦乐乎的筱郁差点被香蕉噎死,半天才喘过气,拍拍胸口说:“不用了!谢谢姐姐!!!”

    她故意把“姐姐”两个字咬得很重,如愿以偿地看见帅哥发青的脸色。

    这时,对面那个男人第二次转过头,这次有一束淡紫色的光晃了一下,她依旧没看清五官,只隐约看见了他脸上的轮廓,线条很美,尤其是那唇边……挂着一抹意兴盎然的笑意。

    那一瞬间,她真的感觉到一种心灵的震撼,她甚至感觉到身体在发热,震耳欲聋的摇滚乐都无法掩盖她的心跳声……

    偏偏在那最美好的一刻,一个身材高挑,穿的衣服不比台上脱衣舞女郎多几片纱的美女端着酒杯走向他,身姿款款坐在他身边,将自己白嫩圆润的手臂搭在那个男人肩上,俯身在他耳边低语……

    当他站起来搂着美女离去的时候,筱郁的懵懂的初恋在瞬间碎如烟尘……

    从那以后,她真正地意识到:白马王子不仅要有英俊不凡的外表,还要有能力,有内涵,对待感情真挚专一。

    虽然二十几年来,这种男人没有出现,但她始终相信爱情是冥冥中早已安排好的缘分,终有一天,她命中注定的男人会出现在她的世界,让她体会一次言情上醉死人的浪漫……

    **************************************************************

    筱郁的回忆被电话铃声打断。

    “老妈。”她捧着电话,差点感动得热泪盈眶。“妳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女儿了。”

    “最近妈妈太忙……”

    “哦!”每次都是这句。

    “筱郁,妳欧阳伯伯的儿子回国了。我们昨天一起吃晚饭,他不但有能力,人长得英俊不凡……”

    又来了!她把手里的翻到下一页,上的情节发展到关键时刻,不容错过……

    关妈妈口中的欧阳叔叔叫欧阳锦华,目前是一家电气公司的大股东。欧阳锦华和筱郁的爸爸关天原是大学同学,两个人私交甚好,又刚好一个生儿子,一个生女儿,闲聊时自然拿孩子来配配对,聊聊“天作之合”这样无伤大雅的玩笑。不过,自从筱郁明确地抗议这种门当户对的陈旧封建思想,关天原夫妇再没提过这件事。筱郁原以为他们开明,没想到是因为人家儿子出国了。这才刚一回国,他们又开始旧事重提。

    “我还小,妳这么急着把我嫁出去?”她好不容易熬到硕士即将毕业,以为终于有机会享受自由空气,去撒哈拉沙漠看看广阔的天空。

    “妳都二十三了?马上到晚婚的年龄了。”

    “不是还有两个月才过生日嘛。”

    貌似还真快到晚婚的年龄了。筱郁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半撒娇,半央求地说:“老妈,怎么说我也是妳的亲生女儿!妳不能随便给我找个男人凑合啊!”

    “妳的终身大事我什么时候随便过?伊凡绝对是个好男人,妈妈先安排你们见个面,我保证妳见了他绝对会满意!”

    “我们不是早就见过嘛!”筱郁仔细回想着记忆中模糊的样子。“他长得太矮了。”

    “矮?!妳认为多高算是高啊?”

    “至少要比我高吧?!”她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他比我矮两公分,还比我胖一圈!”

    “死丫头!那时候伊凡才七岁。”

    “基础那么差,再改良也好不到哪里去!”

    “妳见了就知道了,伊凡不但长得俊朗,气质也好!”

    筱郁马上翻回的内容简介,照着上面读道:“英俊多金,温柔多情,哈佛MBA毕业,不靠家世,白手起家……”

    “妳听说过伊凡吗?”

    “没有!”十本有八本这么写,很符合她的审美观,见见面认识一下也无妨。

    可是,她脑海中闪过一道光芒!欧阳伊凡?

    她依稀记得这个名字在什么地方听过,好像是听凌凌提过一次,说的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

    “周末回家吗?妈妈带妳去逛街,买条漂亮的裙子。”

    “我看看报告能不能写完吧。”

    “报告下周再写也不晚。”

    “哦……”

    和老妈聊完,筱郁躺在寝室的床上抱着言情两个小时,没翻到下一页。

    欧阳伊凡?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是不是真像老妈形容的那么帅,会不会真的和言情上写的一样优秀,又会不会让她有种心灵的悸动?

    见了面才知道!

    听见开门声,筱郁将视线从移到凌凌身上,好奇地问:“这么快回来啦?”

    “嗯!”凌凌一进门看见她手里的:“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妳还没看完一半?”

    她犹豫了一下,放下。“凌凌,妳是不是提过欧阳伊凡这个名字?”

    “是。”凌凌放下东西,坐在前面看QQ是否有留言,没有原因,这是她的习惯。

    “他是怎么样一个人?”

    “妳随便买一本八卦杂志看看,不然百度一下就知道了!”

    “这么出名?”这倒让筱郁有点意外。

    “他有过多少女人,用双核的CPU都统计不过来评价一个女明星红不红,美不美,只需要查查和他有没有绯闻!哪个女人要是跟他,还不如死了算了,早死早超生”

    听完这样的描述,筱郁第一个想法就是:她是不是爸妈亲生的啊?!

    要她嫁他,除非她死!

    关筱郁 恋爱的季节

    被所谓的顶级化妆师反反复复折磨整整两个小时,镜子前的女孩儿如脱胎换骨一般。

    金黄色长裙垂到脚踝,毫不暴露,但紧紧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曲线;她新烫的卷发被挽起,只垂了一缕放在脸侧,说不出的妩媚;椭圆的鹅蛋脸被涂得粉白,原本水灵灵的大眼睛上浓密且卷翘的睫毛忽闪忽闪,宛若一个漂亮的芭比娃娃。

    筱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连胸口的闷气也彻底消磨殆尽。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专业,就是能把人打扮得自己都不忍心看。

    “筱郁,妳看看,女孩子就该是这个样子嘛。”

    筱郁回头望望掌握着她经济命脉的老妈,看着她满意的表情,试探着问:“妳能认出我是谁吗?”

    “废话,妳可是我亲生的。”

    “哦!”言外之意:不是亲生老妈,绝对认不出来!

    她随口应着,心想晚上不知要喝几杯咖啡,才能通宵奋斗她明天必须交的研究报告。

    装扮完毕,筱郁拖着根本迈不开步子、极尽夸张的长裙走上车。她当然知道和爸妈十几年的老朋友吃个便饭不需要打扮成这样,他们肯定是另有目的。果然不出所料,一进茶楼温文尔雅,一脸谦和的欧阳锦华迎过来。“是筱郁啊!?我差点认不出来了。”

    “欧阳叔叔。”她微微欠身,端庄地打招呼。心里嘀咕着:“你能认出来就怪了!!!”

    欧阳太太随后热络地挽起她的手,拉着她在身边坐下。“坐下喝杯茶,伊凡马上就到。”

    “谢谢。”筱郁很淑女地坐下,端起茶杯静静放在唇边,不急不徐地轻品着。虽然她生性随心所欲,不被任何事情束缚,但在爸妈的朋友面前她总会装成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她自己无所谓,可爸妈还是要面子的。

    大半杯茶已经见底了,欧阳锦华有些歉意地看看表,解释说:“伊凡刚刚打电话说很快到,估计路上堵车。”

    堵车?!

    筱郁继续品茶。可再清冽的茶水也浇熄不了她心中的怒火。

    为了不迟到,她早上六点就把妈妈从床上拖下来,在半梦半醒中被带去让化妆师摧残。而他呢,居然连早出门几分钟都不行!她爸妈怎么会给她介绍这种男人,风流韵事先不提,(她特意查了一下双核CPU的运算速度和容量,果然是个天文数字。)关键是他根本不懂得尊重别人。

    第二杯茶也喝完最后一滴,那个被老爸老妈夸到天上去的男人还没现身,筱郁终于忍无可忍。借口去洗手间,偷偷提着裙子冲出茶楼。

    如果他连最起码的尊重都不懂,那么她也要让他了解一下被人放鸽子的滋味。

    筱郁刚跑出酒店大门,忽然想起自己忘了拿提包,那叫一个懊悔啊!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回去,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打断她的懊悔,她才恍然发现自己正站在马路中间,差点被一辆疾驰的保时捷撞飞。

    “妳没事吧?”一身DD休闲装的优雅男士从车上下来,态度非常诚恳地询问:“真抱歉吓到妳。”

    这是什么修养!?似乎她站在马路中间发呆是他的错。

    因为对方很高,至少一米八,筱郁抬起头,才看清了对方。他穿了一件商务休闲装,看起来有品位又有修养,还有点商界精英的味道。至于长相,狭长的眼睛,挺直的鼻梁,微薄的唇,肤色也是很有男人味的浅麦色,她一向对帅哥印象比较深刻,所以她十分确定这张脸她在什么地方见过,想了好久终于想到了,但还是绞尽脑汁才想起他的名字。

    “Ivn?”

    Ivn也微微一愣,把她从头到脚仔细看了一遍才一脸的恍然大悟,问她:“妳要去哪?”

    被他一提醒,筱郁终于回神,急忙跳上他的车,大声催促:“快带我离开这!”

    “想去哪?”

    “撒哈拉沙漠,谢谢!”

    他扬眉,微笑,利落地坐进车里,在她被人逮到之前,带着她逃离那个是非之地。

    “冒昧的问一下,妳确定要穿成这样去沙漠?”Ivn指指她一身夸张的长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