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1581章 安详离去
    叶伏天离开界皇宫之后便回了山上,师公天河道祖依旧在清修,他便也没有多问什么。

    这一切想必师公心中有数,他不说,便也不问。

    他也回了洞府修行,继续参悟参同契。

    第二天,下方山路之上,有一位非常年轻的美丽女子朝着山这边走来,她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这座山,心中感慨万千。

    这女子,正是徐平安。

    昨日师叔公出现之后很快便离开了,但对她内心触动却极大,师叔公让她上山一趟,于世她来了。

    一步步走上山,山上有一位老人站在那,像是在等她。

    这老人头发散乱,不修边幅,显得很是沧桑,然而徐平安知道,她面前站着的,便是她生下来便烙印在她记忆深出,却从来没有见过的那位传奇老人。

    徐平安看着老人跪在地上,躬身下拜道“弟子徐平安见过师祖。”

    “起来。”只见老人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她面前,双手托着她的手臂,将她扶起,徐平安看着老人眼眸中的慈祥温和之意,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他的名字伴随着她的一生,父母曾无数次提起,他们都在天河城,但却是她真正第一次见到这位师祖,天河界第一强者,天河道祖,同样也是她爷爷的恩师,将她爷爷培养成天河界第一剑皇。

    她很想回到过去看看,看看那是怎样的一个时代,那是怎样的辉煌过往。

    天河道祖自然知道徐平安,他一直都知道,也看过她,当然不是亲自前去看,他知道他的大弟子后人徐浩然生下了一位女儿,想要为他大弟子留下一丝血脉在人间。

    甚至,徐浩然的名字也是他所取,他父亲君子剑皇,一身浩然正气,因而取此名,曾计都对那小家伙寄予厚望,然而曾经天才少年,如今白发苍苍,垂垂老矣,这是何等的悲哀。

    “师祖对不起你一家。”天河道祖叹息一声,声音有些愧疚,徐平安微微低头,长辈的事情她没有资格评论,但父母从来没有怨恨过,这一切,都是爷爷自己的选择。

    父亲常说,哪怕在浊世中,依旧要做那一朵青莲。

    “我也一直在等你来。”天河道祖又道。

    “我也一直想要见见师祖,但父亲从小便嘱咐不让我前来打搅师祖清修。”徐平安道。

    “你父亲是怕连累我。”天河道祖笑了笑道,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虽然当年他活下来了,但依旧是神族眼中的罪人,这座山是他的囚牢,无形的囚牢。

    徐平安也懂,她知道许多事。

    “师祖,师叔公回来了,让我给您带几句话。”徐平安道。

    天河道祖手臂轻颤了下,虽然他当年有许多弟子,但徐平安一说,他便知道是谁。

    他回来了,终究还是回来了,而且在不久前,太玄道尊将他弟子也送来了这里。

    “师叔公说,弟子不孝,不能前来看您。”徐平安道。

    “他的确不孝。”天河道祖目光眺望远方。

    “师叔公还说,弟子为您收了几位徒孙,其中一人师尊您老人家也见过了,只能拜托师尊您照顾了。”

    天河道祖没有说话,看来,这里的事情他都知道了,而且知道的很清楚。

    天河道祖收下衣钵传人之事,已经传遍了天河城,齐玄罡既然到了,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此事。

    “还有吗?”天河道祖道。

    徐平安沉默片刻,又道“师叔公说还有一件事,师祖见到我之后自会明白他的心意。”

    天河道祖看着徐平安,他当然明白。

    他这弟子,的确不孝,所有事,都帮他安排的明明白白。

    不过,即便没有他的嘱咐,难道他不会吗?

    “丫头,以后你就留在山上修行吧。”天河道祖道“将你爹娘也接来。”

    徐平安一愣,抬头看着师祖,想起了之前她自己说的那句话。

    她之前有些疑惑,为何看到她就会明白。

    如今她懂了。

    师叔公拜托的第三件事,是让师祖照顾她……

    想到这,徐平安心中只感觉不是滋味,却又很温暖,她一生悲苦,除了父母之外,无人给她这种感觉,然而如今,师叔公和师祖,都关心着她。

    “父亲说,让我带完话后便回去。”徐平安低头。

    “你若时忍心继续看你父母如此,便听你父亲的吧。”天河道祖开口道,徐平安握了握拳,随后重重的点头,显然心中有了决定。

    “师叔公还让我带几句话给师叔。”徐平安又道。

    天河道祖点头,随后正在修行的叶伏天便听到了他的声音,很快,他来到了这边,见到了徐平安。

    叶伏天有些疑惑,不知道徐平安是谁。

    “这是平安,我大弟子,也便是你的大师伯之孙,当年你大师伯乃是天河界第一剑皇,在那一战中陨落,平安的父母也被废修为,留下平安一人独自照顾他们。”天河道祖开口说道。

    这简短的话语却让叶伏天内心极受震动,一时间竟是无言,天河道祖三言两句,便仿佛勾勒出一惊心动魄却悲凉至极的故事。

    一些,又是因为那一战,因为他老师的事情。

    “你老师也到了,去见了平安他们,让平安来给你带话。”天河道祖继续说道,叶伏天心中又有波澜,老师也到了么。

    叶伏天看向徐平安,只见徐平安对着叶伏天微微行礼,道“师叔。”

    论辈分,徐平安自然要喊叶伏天一声师叔。

    “恩。”叶伏天应了一声,老师见了平安他们,想必感情极深,否则不会如此冒险,当年老师的大师兄,天河界第一剑皇,却为老师之事付出了生命。

    老师他一定觉得愧疚吧。

    “师叔公让我对师叔说,以后见他不相识,好好修行,不要忘记当年他所赠的两句话,无论何时,何地,面临任何事情。”徐平安开口道。

    叶伏天脸色陡然间变了,这句话,让他生出极为不祥的预感,就像是在交代后事。

    似乎注意到了叶伏天的脸色,天河道祖对着叶伏天问道“哪两句话?”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叶伏天看向师公,脸色有些不好看。

    “后一句呢。”天河道祖问道。

    “君子不立危墙。”叶伏天道“老师这句话,是在让我彻底斩断和他的关系,无论何时、何地,面临任何事情,见他不相识。”

    听到叶伏天的话天河道祖沉默了,他当然也听得懂。

    叶伏天对他说,菲雪如今已经没说,能好好修行,所以,他了无牵挂了吗?

    终究,还是回来了。

    “师公,当年究竟发生过多少事,老师他想要做什么?”叶伏天问道。

    “有些心结,是解不开的,有些事情,是迟早要面对的。”天河道祖看着叶伏天,那浑浊的眼神此刻却显得异常的坚定,道“所以,我尊重你老师的选择。”

    叶伏天脸色略有些苍白,道“你和平安一起回去,将她父母接来。”

    “好。”叶伏天点头,他看向徐平安,道“我们先去吧。”

    “恩。”徐平安点头,和叶伏天一道离开,去接徐浩然夫妇。

    老宅,叶伏天和徐平安走来。

    “爹、娘。”徐平安喊了一声,没有人回应,叶伏天皱了皱,发现有些不对劲,身形一闪,朝着房间宅中而去。

    徐平安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的脸色惊变,身形闪烁,进入老宅,叶伏天和徐平安的脚步都僵硬在了那里,竟再也无法移动半步。

    徐平安她的身体颤抖着,双腿也在颤抖,看着那安静的靠在那的两道身影,眼泪不断的滑落而下。

    像是过了很久,她走到老人身边,双膝跪地,道“爹娘,为什么。”

    一瞬间,泪如雨下。

    叶伏天也安静的走上前,看着两位老人,他们是自己的师兄和师嫂,却是如此的苍老,他突然间感觉心中很痛。

    当年老师究竟经历了什么?他心中又背负了多少。

    徐平安趴在两位老人的身上,叶伏天却看到旁边有一封书信,他身体蹲下,此时的徐平安是如此的脆弱,如同一位无力的少女般。

    “他们走的很安详,还给你留了一封信。”叶伏天低声道,两位老人并没有痛苦,安详离去。

    徐平安痛哭着,她拿起旁边的绝笔信,眼泪滴落在上面。

    “平安,不要伤心,若不是想要多看看你,我们早该走了,只是一直舍不得你,你师叔公的意思,上了山之后你会明白的,虽然知道有些自私,但我们还是更希望你留在师公那里,至少不会像我们一样,遇到危险的时候无力保护你,甚至还需要你的保护。”

    信中有很多,都是些愧疚的话语,陈平安读着,泪水更是无法止住的滑落,她从来没有怨过命运,从来没有。

    “平安,不要忘记父母的话,即便身处浊世,依旧当做青莲,我们无法看到你的未来,唯愿你一世平安。”信的最后是这样一段话语,此刻那信已湿透,字迹都模糊不清。

    叶伏天心中不是滋味,老师为了菲雪远走他乡,菲雪的事情解决之后,老师却跟随着他一起,如今知道老师承受着如此之重,他才知道他在老师心目中的地位,那是割舍不断的牵挂,陪他一起上界。

    平安的父母,也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