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1586章 破境了
    一场风波归于平静,界皇宫所发生的一切也传开来,当年之事爆发,界皇宫依旧矗立不倒,甚至更为强盛,许多人便隐隐猜测到了一些事情。

    但这件事,当事人都三缄其口,没有人提及过,天河道祖也不问外事了,像是受到极大的打击,渐渐的便没有人再去猜那些事,更何况,因天河道祖不问世事,界皇宫便是天河界无敌的霸主级存在。

    不过如今,界皇宫的威严遭到了质疑,那日齐玄罡的质问之声依旧缭绕于耳,界皇宫,将天河道祖出卖的彻彻底底,以极为卑劣的手段,明面上和天河道祖为同盟,背地里却配合神族,将天河道祖门人一网打尽。

    段庆,也算是死有余辜了,他虽是为了家族利益,但那些枉死之人呢。

    不过,成王败寇,即便知道界皇宫卑劣,但界皇宫如今矗立于天河界之巅,谁敢说什么。

    想必,界皇宫也同样一直忌惮天河道祖的存在吧。

    这次段庆的死,界皇宫也什么都做不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议论此事的人便也渐渐减少,叶伏天一直在山上修行。

    参同契蕴藏五行八卦之意,有着诸多玄妙,甚至可以借之修行阵法,对于擅长诸般道法的叶伏天而言,他的确极为适合修行参同契。

    而且,参同契契合天地之道,正如天河界世人想要拜入天河道祖门下那样,它能够让人更接近铸就道魂,冲击人皇境界。

    一日日的修行,叶伏天对天地的感悟越来越强,隐隐感觉,用不了太久,就能到达那一层次了,神魂融入天地大道之中,人与道合,无人无我,无物无相,他便是道。

    那是一种升华,因而虽然看似只有一步之遥,但想要迈过去,非常难。

    神州历一万零三十四年渐渐接近尾声,叶伏天来这里也快一年时间了,天河城下起了雪,而且一连下了多日,茫茫白雪将天河城覆盖,美轮美奂。

    叶伏天所在的山,也化作了雪山,天地茫茫一片,更显空灵。

    雪山之上,一位沧桑老人正在指教一位女子修行,两人都很认真。

    他们二人自然是天河道祖以及徐平安,徐平安在天河道祖的教导之下修为进步很快,她天赋本就非常出众,毕竟体内流淌着天河界第一剑皇的血脉,因而天生契合剑道。

    徐平安在雪中练剑,天河道祖安静的看着,渐渐的,他目光眺望苍穹之上,喃喃低语:“马上又到五十年了。”

    “师公,什么五十年?”天河道祖身后传来声音,一道白发身影踏雪而来,在山上留下一个个脚印,他浑身皆白,仿佛融入了雪中,唯独那双眼眸,依旧深邃。

    叶伏天走到天河道祖的身旁,一起看徐平安练剑。

    “修行如何?”天河道祖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问了一声。

    “应该用不了太久了。”叶伏天道,他有种感觉,距离悟道已经不远。

    “嗯,若是有顿悟,不要急于破境,暂时不要入人皇。”天河道祖问道。

    “为何?”叶伏天露出一抹疑惑之色,这是何意?

    让他冲击人皇境界,却又让他不要破境。

    “你不是问什么五十年吗,明年有件事情会发生。”天河道祖道。

    叶伏天略微沉吟,便点了点头,没有多问。

    “伏天,你多大了?”天河道祖忽然好奇问道。

    “今年,已经五十了。”叶伏天开口道。

    “正好五十?”天河道祖问道。

    “嗯。”叶伏天点头,不知不觉,他竟五十了,若是平凡人,五十已经是老人了。

    “这么巧吗。”天河道祖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巧?”

    叶伏天也不知道天河道祖指的是什么,天河道祖没有继续说,他也没问。

    叶伏天也坐了下来,就在天河道祖身旁的雪地上坐下,看着前面的平安练剑。

    虽然平安也是王侯境界,但在如今的叶伏天眼里,平安依旧像是个少女一样,这大概便是心境的变化吧,以前他看王侯,高不可攀,可为小国天子。

    如今再看王侯,已经是晚辈人物,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却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而事实上,叶伏天他也才五十岁而已,若是以前,许多王侯的年龄都远远大于他。

    这就是心境一点点的变化吧,虽然他只有五十岁,但他的经历却远远超过同龄人,甚至比许多几百岁的人都要更精彩。

    五十年的修行,从最小的凡尘世界,一步步走到三千大道界的巅峰,至尊界,每一步都格外的踏实,而且都经历了许多,恐怕他的心境堪比几百岁的老家伙吧。

    “你再这看看平安修行。”天河道祖说了声随后起身离开,将叶伏天留在了这里。

    叶伏天轻轻点头,目光依旧在平安身上,看着她练剑,他目光温和,像是看着自己的晚辈一样,平安也的确是他的晚辈,他也知道,老师他对平安一家心存愧疚,当年天河界第一剑皇的血脉,只有平安一人了。

    漫天的雪花飞舞,剑气虽带着肃杀之意,叶伏天却依旧感受到了唯美之意,雪中练剑,一片片雪花在剑下飞扬粉碎,叶伏天看着看着,竟陷入了遥远的记忆中。

    他想起了年轻时的事情,漫天的雪花像是将他的思绪拉回到了几十年前,他还是少年的时候,在青州学宫修行,在那里,有余生、有解语、有秦伊师姐、有老师花风流。

    那段时光,当时很艰难,如今回想起来,却似乎很美。

    他又想起了东海城,想起了苍叶国、想起了东荒境,书山,草堂。

    伊相、叶天子、老师杜先生、师兄师姐,一道道身影在脑海中划过,组成一幕幕记忆,这些记忆都烙印在脑海之中,从来不曾淡忘过,如今回想起来,就像还是昨天发生的般,是那样的美好。

    此时的叶伏天很放松,从未有过的放松,自从入了至尊界之后,他便从来没有这样过,因为身上背负着许多,也经历了许多,甚至在这一年,亲眼目睹了老师被人带走,可想而知在心底留下了怎样的烙印。

    虽当时沉默,但内心感受,唯有自己知道。

    有风拂过,雪花飘落在叶伏天的身上,他依旧在看平安练剑,似在眼前,又像是很模糊。

    渐渐的,平安的身影仿佛越来越远,不再是在他面前,他的意识似飘向了遥远的地方,他仿佛已经不再原地,而是在天穹之上。

    他的意识化作了风、化作了雪花,漫天的飞舞着,他不仅仅看到了平安,还看到了整座雪山,随后看到了茫茫无尽的白雪山脉,一切,尽收眼底。

    雪越下越大,飘落的雪花如鹅毛般,不知过了多久,剑终于停下,剑意散去,平安停止了修行,之前因剑气的存在,雪花无法在她身上停留,但剑停下之后,雪便也落在她的身上。

    平安伸出手,一片白雪飘落在掌心,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颜,美丽至极,那是纯净之美,如无暇碧玉般。

    “师叔怎么了?”

    平安看向前方露出一抹疑惑之色,只见叶伏天整个人都被白雪覆盖,就像是一个雪人般安静的坐在那里,他的呼吸匀称,除了呼吸带出的热气会将雪花融化之外,身体其它部位都被白雪所覆盖。

    平安见她停止修行叶伏天依旧没有反应,不由得露出古怪的神色,莫非,师叔也在修行?

    想到这,平安便也没有打搅叶伏天,担心打断叶伏天的修行。

    就在此时,雪山上刮起了一阵风,风拂过,雪花漫天飞舞着,叶伏天身上的雪也随之起舞,离开了他的身体。

    这风吹在平安的身上,她的身体微颤,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般,却又无法抓住,那种感觉极为奇妙。

    “这是什么?”

    平安喃喃低语,风吹过,叶伏天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眼眸中露出了一抹笑容。

    “师叔,你醒了。”平安开口道。

    “嗯。”叶伏天点头,道:“平安,我也修行过剑道,便将这些年对剑道的一些感悟,都给你看看,或许对你有帮助。”

    “好。”平安微微点头,师叔要传自己剑道吗。

    以前师叔也教过她一些,但没有这样传授。

    只见此时,叶伏天的眼瞳变得极为璀璨,似有剑意缭绕。

    “不要反抗。”叶伏天开口说道,一眼望向平安,随后,平安便感受到了神念直接进入她的脑海之中,她看到了一柄剑,随后看到了无数剑,大道之剑,每一柄剑,都像是蕴藏着大道精髓。

    一瞬间,她的脑海仿佛被剑所包裹,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剑,进入了剑的世界。

    叶伏天很快便将目光收回,眼神归于平静,这些年对剑的修行感悟,都以独特的方式直接烙印入平安的脑海中了,如何修剑,还要看平安自己怎么走。

    叶伏天转身,踏着白雪迈步离开,雪花依旧飘落而下,落在他的身上。

    平安则是依旧还站在那,仿佛陷入了静止的状态,身上的剑意流动不息,许久之后,剑气扶摇而上,徐平安,破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