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其他小说 > 北宋假圣人 > 第七百章 女孩的天堂
    唐洛一在未和陆子云订婚之前,她也憧憬过自己未来的夫婿会是个什么样子,没想到有一天自己遇到了一个登徒子,更不幸的是回到家父亲告诉她已经为她订下了一门婚事。

    可能有那么一瞬间,作为一个小女孩,她那脆弱的神经似乎有点承受不住,对未来的期许,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但世事无常,在家里人的安排下,见面的那一刻,她又见到了那个登徒子。

    “我们家人对婚姻的看法很简单,必须你自己同意,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陆子云的话打断了唐洛一的思维,唐洛一装作随意的问道:“那伯父和伯母在对你提起我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我当然是反对了,那还用问。”

    唐洛一听到这话,眉梢都不翘了,“哦,那委屈你了,要不要我去娘亲那里把婚书偷来还给你,反正你又不喜欢,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也不会开心。”

    女孩子说这话的潜意思就是想让你哄她,说你对我很重要,我这辈子非你不娶,等你说完这些女孩子很可能就不生气了。

    但陆子云就想逗逗唐洛一,看看小萝莉如何反应,“你真的能从伯母那里把婚书偷出来啊!你知道婚书在什么地方放着吗?”

    果然唐洛一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了,梨花带雨的说道:“知道,我家的东西在那放着我自己能不知道吗?你等着,我现在就给你去拿。”

    陆子云在心里默数一、二,在三还没数到,就朝前跨了一步,正好回过头的唐洛一钻到了陆子云的怀里。

    看着陆子非似笑非笑的表情,唐洛一拿自己的小拳拳捶未婚夫的胸口,一边捶一边骂道:“你个坏人,你故意的,我不理你了。”

    “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什么都没说,都是你一个人在那说话,我就问了一下,结果你自己臆想,怎么反过头来怪我了。”

    “就怪你,你欺负我。”

    对哥哥的泡妞三十六计,陆子云是深有心得,血盆大口蜻蜓点水的在未婚妻的樱桃小嘴上来了一下,笑道:“真甜,像抹了蜂蜜一样。”

    唐洛一还在发呆,忽然不远处她的贴身丫鬟传来“咳咳”,这是唐家主母放在女儿身边的监视器,也是唐洛一主仆二人约定好的信号。

    嫌弃的嘴上抹了抹,推开陆子云,气呼呼的说道:“还说你没欺负我,你都敢轻薄与我。”

    陆子云说道:“轻薄,咱两是交换过婚书的,在法律上,我们合法夫妻,我亲一口我媳妇,这不算轻薄吧!”

    “那也不行,因为我们没结婚,还不能算作夫妻,你这属于耍赖。”

    “哈哈,逗你的,傻丫头,走吧!伯母的眼线已经发出反抗声了,我们要是再不去,伯母就要杀到这里来了。”

    唐洛一轻笑道:“都做了害怕别人看到啊!你就是个胆小鬼,我警告你,你再敢有过分的动作,我就告诉你老丈人,有本事你在他面前也这么嚣张。”

    陆子云宠溺的刮了一下未婚妻的鼻子,“这次来京城最重要的就是把你邀请到家里去,我娘怕京城会冻着他儿媳妇,所以你想想一会怎么对伯母说吧!”

    唐洛一翻了个白眼说道:“那我这十几年还不是过来了,那有那么娇贵,洛阳的天气我想比汴京更冷吧!我这个人怕冷。”

    “我现在给你说,你可能觉着我在骗你,反正我几个侄儿,我娘,我嫂子的房间温度和春天差不多,她们在房间养花,你说会冷吗?再冷你就住在有地龙的房间,保证你晚上睡觉不想穿衣服。”

    “呸!流氓,谁晚上睡觉不穿衣服,越说越过分,我手上这个镯子是你自己的还是你拿家里的。”翠绿欲滴的翡翠镯子她非常喜欢。

    “夫人请小姐你带着姑爷过去呢?”

    话说这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喜欢,唐夫人很满意陆子云,和丈夫的态度截然不同,在问候了陆子云的父母后顺便下雨天打孩子指责了女儿几句。

    “你是不是又收小云的礼物了”她也看到了女儿手腕上的镯子。

    陆子非抢在前面说道:“伯母您别说洛一,这玩意在我家里不值钱,都是弄成圆球给几个小侄子和侄女当玻璃球玩的,我家里最不值钱的就是翡翠了。”

    陆家的有钱唐夫人是清楚的,但随手就送出上万贯的礼物,这是不是有点壕无人性,就是皇宫里的那位也不敢这么做吧!

    “你伯母人是老了,但心不老,在这京城里别的没增长多少,眼界还行,你可不要为了撑面子闹出笑话来。”

    陆子云说道:“我家里这东西真的很多,伯母您要喜欢我给您下次多带点,别看外界把这玩意炒的价格很高,其实它就是石头,我娘有一次骂我哥,说带回来这些玩意又丑又难看,都不准往家里堆了。”

    哈哈,陆子云觉着稀松平常的话,在唐家母女二人听来就是赤裸裸的炫富,这让唐母对陆家的财富又有了重新的认识。

    “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就不管了,你这次上京城是有事吗?要不要你伯父帮忙。”

    “没有什么事,就是我哥府上长时间没住人,我来看看。”

    唐母看陆子云一脸便秘的表情说道:“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我看你欲言又止。”

    陆子云说道:“我娘想让我接洛一去洛阳一段时间···。”

    唐母迟疑道:“这样啊!小云,你可不能骗我,你伯父是个刻板的人,在事关洛一的名节上,他很保守,陆侯当时来为你提亲的时候就说过,你们年纪太小,再等些年完婚会更好一点。”

    陆子云断断续续的说道:“我娘说我伯父为官清廉,洛一又是长身体的时候,汴京的天也冷了,她老人家是真想让洛一去洛阳住一段时间。”

    听到陆子云编排式的辩解,唐洛一在边上笑的都捂住了肚子,唐母这也是听明白了,陆家这是嫌弃唐家没钱,害怕养不好自己的儿媳啊!

    “只要是你母亲的邀请,我原则上

    是没有什么问题,但这事我还是要通知一声你伯父。”

    “肯定,我在京城还要多呆几天。”

    搞定了丈母娘,陆子云高兴的给唐洛一比了一个OK的手势,唐洛一也知道在自己的婚事上母亲有很大的发言权,只要她这关过了,父亲那里都是小意思。

    这个时候的唐洛一已经开始在想去洛阳应该为陆家的人带什么礼物,自己去了又会收到什么礼物,至于父亲会不会答应,已经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了。

    陆子云还是没吃饭,京城里今年的账目他需要提前来检查一下,因为银行被收归国有,所以家里的产出也就那么一点了,大佬不愿意来,只能派遣自己在这个小毛贼来了。

    账目上的数据很清晰,他这个数学不怎么好的人都看的一目了然,在很快的看完账目后,他记起来家里在郊外还有几千亩地跟大棚,有卖的难道还没有自己孝敬丈母娘的。

    到了现场一看,陆子云才知道自己想错了,原来家里的蔬菜大棚早已被皇帝陛下霸占了,成为皇宫专供,但这也不影响自己献殷勤。

    各色的蔬菜弄了几马车,他已经不喜欢乌烟瘴气的京城了,到处都是些有钱的世家子弟,和自己当初做人质的时候环境简直是天差地别,他现在就喜欢洛阳那种慢节奏的生活。

    唐介看着这个即将要拐走自己家小白菜的猪自然是没有好脸色了,亲家母想看儿媳妇,这也有不成文的规矩,自己不好拒绝,就是汴京和洛阳稍微有点远。

    “我们唐家穷,不比你们陆家有钱,但我要让你记住,陆家有钱是谁的钱,这个你年纪不小了,也应该清楚,别一天游手好闲的。”

    一个是第一次做女婿,一个是第一次做岳父,两个人都没什么经验,陆子云不知道为何看到唐介腿就发抖,他始终坚守一个原则,你怎么说都可以,我就是不反驳。

    陆子云以为把人骗到手,自己就可以做些害羞羞的事情了,但他错了,唐洛一身边跟着两个专门照顾的健妇,看那身段,再来自己这么四五个也不是对手啊!

    唐洛一看着未婚夫失落的表情咯咯的笑,在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陆子云的脸上啄了一口。

    “你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

    唐洛一说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忘了我前几天也这么亲你了”

    “登徒子”

    为了照顾未婚妻,这次他们在路上走了三天,唐洛一随着陆子云不停的报告地名心里也跟着莫名的心慌。

    薛凝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唐洛一,从外表上她很满意,唐家是书香门第,教出来的闺女就是不一样。

    “是洛一吧!一路上小云那个兔崽子把你照顾的好不好,不好你给伯母说,伯母揍他。”

    薛凝这一顿抢白,羞的唐洛一都说不出话来,蔡梦玥笑着说道:“是个俊娘子,咱们先进屋说话,小云你把其他人安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