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十九重帝狱 > 第一千二十九章 元魁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一个个字符飘扬在斗圣王阁,像长生不灭的仙之雾,有仙山重重种满天桑木,紫色小松鼠跳来跳去,好奇的看着王阁,恍惚于那是一副古老的画卷。

    神圣的道法,藏在九丈王阁,似乎是天地万道起源。

    人们看过一眼后,就再也忍不住移开目光,恨不得投入其中,去悟那令人得证永恒的至法。

    我道在此!

    梅圣雪,脚步点地,爆射而起,化为道极致星光冲进斗圣王阁!

    轰!

    令人十分惊讶的是他真进去了,此地依长生不老殿而立,属于斗圣天宫门下的分脉,斗圣王阁,竟然会被梅圣雪这等异魔入侵?

    见证者纷纷大呼:“不可能!”

    “我师门重地,承载万古荣耀,历代祖师穷其一生都要追求的真秘,岂会被邪恶所染?”

    箫楠又是喃喃自语道:“斗圣王阁,九百九十九座殿,坐满无穷道人,但是他们全部陷入梦魇般状态。”

    这些人看起来更像是镜中花,水中月,不复存在,是他的错觉,还是道法太精妙,以他之肉眼凡胎没有资格得窥真相?

    “梅圣雪不见了!”可是进了斗圣王阁的梅圣雪,竟然不曾为人看到,就像凭空消失,待再看到他时,已是化为此中一座金殿听经者。

    这座殿阁的首席,轻轻抬起脸来,扫了眼末位上多出的一道人影,似乎笑了下,咦道:“又来了个。”

    “大师兄。”长生不老殿内,箫楠下意识站前。

    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斗天星宗的宫商羽角微之一的商,星宗弟子之首,竟然出现在这里。

    他仿佛不曾看到箫楠,只是淡淡的低下头去,温和的笑容,仍然挂在嘴角,重新沉浸于桌前的一副金色古经文。

    念诵开来,豁然是朗朗上口,洗人杂念,天花飞舞,如痴如醉得令诸生灵沉浸:“此音为至道之言,而又名大道天宝卷,为渡人经出处,是上古道法的起源之源!”

    这种道法更在神魔武道之上!

    世间有神魔武道,分神魔大道和神魔小道,随后聚变成诸般武技,而道法之源,乃是神魔武道的总决,只有道法,不记拙形。

    一个字就可以蕴尽道法!

    道法之源,唯神王可创,能从中悟出数种或者数十种不同的神魔之道,而极致厉害的道法之源,能衍聚出成千上万种神魔之道。

    这种道法之缘,如果有人得到,必是极了不得之事,而眼前就有此等缘分!

    可惜,看似美好,实则杀机无限,进入其中的生灵,若都是成为那端坐金殿中的活死人。

    道法再妙,长生再美,也只是场空梦。

    杨千婵亦是为这一幕所惊:“商师兄,羽天神,还有师尊,们怎么了,为什么会完全看不到我们了?”

    她不仅看到商师兄,还有羽天神,以及师尊单雄,只是师尊好像在斗圣王阁中,身穿青衣,握书讲道,怡然自得,浑然没有看到他们的样子。

    “上神!”当箫楠看向这尊神圣时,却见到他转过身来笑了笑:“所见到的就是斗圣王阁,但是看到的又仅仅是一角,或者说是花开的样子。”

    “花开有三种姿态,抽芽,绽放,固形,而我看到的只是最终的形!”

    一种形,是肉眼能观到的外在,而内在的绽放,却是不曾为肉眼所眼,所以说斗圣王阁中还藏着更深的隐秘,并不为他所知晓。

    这尊神圣,似乎看到他有所开悟,更显欣赏:“若不惧成为他们之中一位,便可进阁一证,不过话说在前面,得失之间,可能是更进一步,也可能是万劫不复。”

    “阁中所见,也许非真实,不过我见之人可是真正存在此中?”箫楠只关心,他最为在意之人,是不是还活着,有无被救出来的希望。

    这一点,一样是诸女所在意之处,少年所忧,就是他们所忧,少年所喜,就是他们所喜,也许情不知何起,早就为了他深陷此中。

    “见,或者不见,他都在这里,而真实与否,凭的是心眼所观。”

    这尊上神又是一笑道:“也无需称我前辈,我不知是谁,但知道来了,是该来之人,也许混沌神王已见过,如此说来亦可称我一句道友。”

    “见过了。”这尊上神的话颇多玄理,不过箫楠尚能领悟。

    斗圣王阁确实有自己要找的人,处于何种状态,却未必能够说透,也许现在是生,下一刻就是死,也许介入生死之间的魂体状态。

    才会说以心观之!

    “道友,我意入阁。”他沉思后道,而上神已侧位让开,脚下出现条直通斗圣王阁的路,一边接着道:“若入阁,便是再开一天,此天之前,万像皆变,若退一步,亦离长生九岛。”

    长生九岛,许进,不许退!

    箫楠眼神挣扎须臾,便果断下定决心:“进!”

    “在下还有最后一问。”一步进斗圣王阁,少年空幽的嗓音还回荡在不老殿:“敢问道友真名。”

    长生不老殿,立长生七岛之中,显圣万古之后,不过并非是长生所蕴,乃是此片长生择选古往今来最强圣宗化长生神墟为造化赐福后来者。

    斗圣天宫,只是有资格跻身于此中的不世圣地,而这等圣地的古之主宰也必然是彪炳神史的人物。

    “可以唤我元魁。”这尊上神淡淡道,不过却彻底在少年心中轰下滔天波澜:“大元之魁,东荒之巅,是为元魁,而此名乃是大元创立之名!”

    大元帝国,并非只有个立世八百元之大元,在此之前还有古大元!

    古大元,才是真正的紫墟武界第一圣地,创立在万古之前,为上神之神所创,此人以斗之道源证道,精通世间所有斗之武道!

    斗之武道囊括起来就是八字真意,战,奇,正,横,巧,变,行,迂,是战斗武技的主武心诀。

    东荒战斗武技的起源便是源自于此人,而他一手创立的古大元更是辉煌了一个时代,强者层次不决,连立九世仙帝!

    世人只要提起古大元,无不是俯首称尊,而对元魁更是不敢有半分不敬!

    他是东荒战斗武道的起源之神,而他的存在,也决定了东荒武道一度杀进大千世界,摆脱小千世界的末名,超越中千世界而跻身于大苍之巅。

    可惜后来遭遇神魔镇世,死了太多人物,而元魁据说就是在那一战中陨落,导致东荒战斗武道衰落,继而影响到东荒武界在大苍之地的地位。

    渐渐的,便成为如今的东荒,只是三千小千世界的一颗小小凡尘之星。

    可是,这绝对不能忽视元魁,反而更显现出他的强悍,灿烂东荒文明因他所创,因他而荣,因他而衰,他一只手托起了东荒。

    他不逊于混沌神王!

    可是这等人物,竟然称箫楠上神,言辞之间,颇多尊重,浑然不似传道,更像是遇到他,是得到了某种幸运。

    这令人们动容极致,亿万毛孔都像被蚂蚁爬满,不断啃食着而颤抖起来:“他们看到的这一幕,是真的吗,少年的才情真的高到连神灵都要卑微了?”

    “一定是假的!”白天河等心高气傲之辈,根本接受不了眼前事实,不过身边的流寸玥轻轻看了他一眼,便令他们苦涩的沉默下来。

    如果这不是真的,那就是他们眼睛有问题,可是先前长生不老海九大苦,又是谁第一破去,又是谁唯一一个闯过去,又是谁率先进入长生秘境?

    他们终归是要回归理智,清醒得认识到,什么是差距,而如箫楠这种人,本就是神史中的天之骄子,此刻于他们眼中要前往那最接近天命的地方。

    他笑道,年少张狂,却志比天高:“多谢道友相告,在下箫楠,承诸神恩泽,必负诸神使命,立不世之誓,助东荒武界有朝一日得登大苍之巅!”

    天命?

    天命宝轮乃是天命的化身,可是也奈何不了他,而他接近天命也不是去承载,只是为了掌控。

    少年真霸气,要逆天命,夺造化,性在元魁神王曾经做的事,想到此处,他们心境更是落寞,如他们这般人,连长生九岛都进不去,又如何敢奢望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