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 > 第六百三十章:再见白流苏
    葬礼那天,一直艳阳高照的京都竟也烟雨蒙蒙,好似连老天也在为陆振国送行。出席葬礼的,都是京都有身份的大人物,多数是云依不曾见过的。

    人群中,她看到了岳逸昇。

    抽了空,岳逸昇朝她和陆凌天走了过来。黑色的西服穿在他身上,还是不如旁人那样严肃。

    还以为,他这个时候能说两句正经的话。谁知道,他还是改不了自己的脾气。

    没有当着大家的面和陆凌天调侃,大概是他最大的极限。

    “老爷子走了,接下来的戏,该是你主演了。准备好没有?陆家的豺狼虎豹可不少,一个个虎视眈眈的。别说做兄弟的没提醒你,需要帮忙出个声,出场费我算便宜点。”

    陆凌天没有应声,给了他一个大白眼。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贸然介入其中的。倒不是他怕事,而是顾及曲云依现在的身子。

    她可是特别保护动物,不能有一点闪失。

    岳逸昇见他一脸不领情,打趣道:“这里没别人,少在这一本正经的,我可要被闷死了。我很期待接下来你的表演,你可别让我失望。”

    陆凌天转身看去,站在老爷子墓前,一个个上前献花这些人,多半都在盼着陆家大乱吧!

    自从他们回到京都以后,这些人都在暗地里窥探着陆家的东西,等着看热闹。

    “这些人,和你想的都一样?”

    岳逸昇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京都的名流们,各行各业的都有,可谁能看清他们心里所想呢?

    “就算是,你也不会怕的。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挺你!好好加油!”

    陆凌天撇了他一眼,见岳逸昇的眼里多半是幸灾乐祸,也不生气。

    兄弟就是用来互相伤害的!

    所以,他也不客气了。

    “姚程程,你搞定了?”这么一问,岳逸昇瞪大了眼睛看着陆凌天,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陆凌天淡笑着:“如果我是你,连自己老婆都搞不定,我肯定没心情调侃别人。”

    “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他几乎咬牙切齿盯着陆凌天,可惜,自己又不能把他怎么样。

    “咱俩有必要互相伤害吗?”

    “是你先开始的,怪我?”

    好吧!

    岳逸昇不得不服输,和陆凌天斗嘴,就不要想着有赢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有占过便宜。

    云依的心情本来有些沉闷,看他们兄弟斗嘴,也忍不住笑了。

    岳逸昇嘿嘿一笑:“凌天,这你得夸我。要不是我,云依都闷闷不乐。这点,你可要谢我。”

    陆凌天只是扫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拉着云依往别处走。岳逸昇跟在后面嚷嚷着,陆凌天充耳不闻。

    “喂!我跟你们说话呢?怎么都不理我呀!”

    云依本想搭话,陆凌天拉了拉她的手。

    “别理他!”

    云依忍不住低头笑出了声,想起今天的日子,还有此刻所在的场合,又赶紧憋回去。

    要是让外人看见,陆老爷子去世了,她这个孙媳妇躲在一边偷笑,外人的唾沫星子都要把她给淹死不可。

    她努力摆出沉痛的表情,看到袁梅生无可恋的样子,刚才的笑意荡然无存。

    刚开始觉得她保养得还不错,现在再看,她好像就在这几天里,顿时老了好多。

    出面张罗的是陆乘风,客人们一个个离去,有的是叔伯们的朋友,云依看着,已经有些眼花缭乱了。

    看似低调的陆家,不想会有这么多人出席葬礼。在这人情寡淡的世界,也算难得。

    放眼望去,黑压压的背影,她也分辨不出谁是谁。

    就在这时,人群边上,她看到了一个特别的背影。

    其实,云依是被那贵妇手上的贵妃镯吸引的。

    这只手,她好像在哪见过?

    那贵妇只是看着背影,就觉得气质非凡,与众不同。同样一身黑色,她却显得格外不同。一支白玉簪子将她的头发挽成低发髻,云依仿佛看到了一副民国美人图。

    “看什么呢?”陆凌天顺着云依的目光看过去,也看到了那道与众不同的背影,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有没有觉得,那只手,有些熟悉。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红宝石戒指,翡翠贵妃镯……

    云依想起来了!

    这个女人,好像就是那次坐在车里的。

    “上次,是她的车,差点撞到了我。你想起来了吗?司机给了我一张名片!她叫……”

    云依记得,那是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可是,到底是什么呢?

    仔细一想,她眼前一亮:“白流苏!她叫白流苏!”

    陆凌天看了看她:“想起了名字,让你这么高兴?”

    “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特别。难道你不这么觉得吗?尤其是,陪着她这一身,还有她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

    “虽然那是个女人,可是,当着我的面,你是不是该收敛一点。”

    “一个女人,还是长辈,这样你也吃醋不成?”

    “不可以?”

    云依吐了吐舌头,她想,大概没有比陆凌天更爱吃醋的人。

    贵妇原来是徐慧的朋友,稍微侧身,云依才看见,她在和徐慧说话。看起来,她也不曾和其他人交谈,为人低调。

    这样的女人,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

    徐慧无意中看到了云依他们夫妻俩,低头说了两句,两个人一齐朝他们走了过来。

    云依和那贵妇的眼神碰个正着,徐慧笑了笑:“这位,就是我和你提起过的,我三嫂家很特别的一位儿媳妇。人漂亮又聪慧,大方得体,怕是没有比她更好的了。这位,就是我三哥的儿子。”

    云依突然被当面夸赞,有些难为情,只能笑着点点头。

    贵妇仔细打量起他们两个来,时而皱了皱眉头,好似想起了什么。

    “我们……好像见过?”

    陆凌天也想起来了,是那辆车里的女人。

    “大概!路边,差点撞到。”

    她恍然大悟,朝他们笑了笑:“果然!上次实在抱歉!幸好,没有伤到。”

    “惜若,你们认识?”

    “算!也不算!”

    “惜若?”名字很好听,可是和她拿到那张名片上的又不一样。

    “您不是叫白流苏吗?”

    徐慧笑道:“白流苏,那是惜若的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