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簪娘别传 > 第三百五十七章 金约(二)
    “呃,那个是聂荣,”邱常看出了饶未黔的戒备,“是我的学弟,不是什么可疑人物。他本来不想看展,被我硬是拖过来了,所以一直在休息区等我。”

    饶未黔仍旧紧盯着监控屏幕若有所思地沉默。周易亭以前回到家,最喜欢说的就是邱姐又如何如何了。认识了徐昱林以后,邱常的话题度才被夺走了一点。邱常的话对于饶周两兄妹来说还是可靠的。

    按着周易亭描述的,邱常做事利落,不苟言笑,在整个工作室里都是出了名的。可是现在饶未黔和邱常站在一起,却丝毫没有感受到任何拒人千里的疏离感,反倒觉得是见了老朋友一般的自在。妹妹的话也不能尽信,饶未黔暗暗思忖。

    给人自在感的邱常女士此时正极不自在地坐在椅子上。提到聂荣以后,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能让人皱紧眉头的事,板着脸发呆。

    “还有别的吗别的展厅的”饶未黔又跑到另一处监控窗口查看。他看见东北展厅在发生争执,两条展厅的连接处开满了小朵的花,地下展厅只有寥寥几位参观者。

    “怪事,”饶未黔心里纳闷,他请求帮忙调一下到洗手间门口的监控。他就不信,一个怀揣着坏心肠的贼怎么能堂堂正正地将别人的手机抢了把卡拔掉。

    可是洗手间人来人往,各个看着都体面的不得了。饶未黔竟没有看见一个举止不自然的人,如果要让他从这参观的几百名游客中硬选出一个像偷了魏子青手机的贼来,未免也太不礼貌了些。

    “哥,你真的是来给我排查什么可疑人物的”周易亭怀疑地问,她怎么觉得饶未黔特意跑来,似乎是为了别的事情。

    “啊我”饶未黔一时间答不上来的原因是,本来他确实为了周易亭而来,现在反倒心里惦记着魏子青,在给她找什么偷手机的人。饶未黔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又不能明着和妹妹说,只好继续默默地看监控。

    和魏子青沟通的时候饶未黔得知,在中午她还用手机回了个消息,到晚上回去的时候手机就不见了。下午参观的游客只增不减,饶未黔觉得如果钻牛角尖搜查的话大概找到明天也没有结果。

    “不会是我在这里,影响了你的工作吧”饶未黔忙转换话题。周易亭笑了笑:“你看,我一说你就这样,找吧找吧,这工作室里这么多人,我还能出什么事,嗯”

    饶未黔知道妹妹不是什么不更事的小姑娘,不用他多叮嘱人身安方面的事。她能说得出这样过分乐观的话,大概是看出了自己的心不在焉。

    不过现在他没有给周易亭好好解释的余裕,他继续紧盯着屏幕,希望能从监控中发现更多的端倪来转移注意力。

    可监控的内容又有什么可研究的呢无非是人流来往,展厅空了又满,穿着各色服装的小姑娘小伙子们走来走去,饶未黔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涩,重新倒回了一旁的椅子中。

    怎么说呢,像饶未黔这样对大多数不关己的外事持冷漠态度的人,一旦劲头上来了,被压抑了许久的热情就会一股脑倾注在让他发生改变的人或事上。在饶未黔倒在椅子上休息的片刻中,后知后觉的羞愧感慢慢爬上了饶未黔的心尖。刚刚那个急着抓犯人的傻小子是哪位饶未黔揣在怀中的手不安地放在鬓角处挠了几下。他又偷偷瞄了一眼妹妹。

    周易亭正饶有兴趣地靠在椅子旁注视哥哥的发旋。遇见饶未黔试探的眼神就莞尔一笑。她的头发因为太忙,已经很久没剪了,不规矩的发丝搭在鼻梁上,随着她轻微的呼吸一耸一耸。饶未黔不好意思地起身让周易亭坐,被她拒绝了。

    “哥你坐呗,我天天都在工作室里坐着,一点都不累,”周易亭仍旧保持着笑容,“你坚持要看监控,等会儿有的累呢。”

    饶未黔愈发地惭愧。妹妹天天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难得温情一次,饶未黔浑身上下都不自在起来。他一开始猜测周易亭是故意和他开玩笑,实则早就想调侃自己了。可聊得多了之后,饶未黔发现自己似乎错了,周易亭是真心实意在劝慰自己,两张对比,没心没肺反而是自己。

    “哥”

    “嗯”饶未黔不敢再在别的方面怠慢自己的妹妹,连忙接话。

    “你还查不查了呀,怎么发上呆了”

    饶未黔再不好意思开口告诉周易亭说他自己是担心周易亭的安才在这里趴着看监控,他的脸皮这些年虽然磨练得不薄,但周易亭毕竟是自己的血亲。饶未黔准备向妹妹说实话了。

    “其实啊,易亭,我这回来不是为了”

    “学姐”一声高呼打断了兄妹俩的交流。饶未黔咂了两下嘴,头痛不已。再拖个一会儿告诉周易亭真相,怕这丫头又要和自己置气,方才那一点温情恐怕也会荡然无存了吧。

    “学姐,”杜集通气喘吁吁地赶到周易亭的身边,“还需要一个章。”

    最近一段时间杜集通都在为自己的学分奔波,除了要来工作室帮忙之外,他似乎还找了份别的差事。周易亭数次打听这差事是什么,竟要他起早贪黑,脸都瘦了点。可杜集通只是红着脸摇头,直逗得周易亭乐。这小子,怕是有什么情意心思不愿告诉别人吧

    “昨天我说要给你再多盖一个,你非说没事,看看,现在累了吧。”周易亭的胳膊灵巧地穿过哥哥的腋下,拉开抽屉取了章出来。饶未黔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碍手碍脚,他几乎是逃着从椅子上离开,站到办公区正对着的一堵还没来得及装潢的墙边去,这样子配上他羞得通红的脸,看着就像被罚站的学生。杜集通没有过多注意这个不速之客,只是礼貌地朝他点了点头,他满心想着另一件事,愣着神连章已经盖好了都没有注意到。

    “嘿”周易亭看着面前的二人哭笑不得,她先挥挥手让杜集通回神,才抬头对饶未黔说:“监控呢,还看吗”

    饶未黔的羞愧感已到达了前所未有的强烈程度,他局促不安地垂下手说:“暂时不看了吧,你工作也忙,这么多人陪着,我还在这咋唬,给你添不少麻烦吧,先这样,我回去了。”

    周易亭看出了哥哥的紧张和别扭,三步两步地赶上拽住了他的袖子。

    “哪会呢,待在这儿的人都羡慕易亭有个这样贴心的哥哥,更何况她自己呢。”

    周易亭没开口,坐在一旁的邱常倒是发话了。她一反平常严谨的模样,把玩西装的纽扣直到它周围的衣料变得褶皱才松手。周易亭早就看出她有心事,但碍于对长辈的尊重没有多问。

    “对啊,哥你今天真的挺奇怪的,不会是吃了过量的速食太难消化吧”周易亭终于是展露出了她牙尖嘴利的常态,抓着饶未黔把他拽了回来,“监控呢,你愿意查,去查就是了”

    周易亭的停顿让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饶未黔又一次紧张了。

    “虽然嘛,你要找的可能不是对我有威胁的什么可疑人物”

    饶未黔吞咽了一下,可嘴里干巴巴的。

    “但我还是很开心的,各种意义上”周易亭的话越说越小声,语气也越来越活泼,到最后近乎于在用悄悄话撒娇。饶未黔明白妹妹已经洞悉了自己心中的大半,只不过不清楚对象是魏子青罢了。邱常他笑也不是,板着脸也不是,只好轻轻拍了一下周易亭的胳膊。

    兄妹俩的对话此后一直没有断过,虽然内容无非是家长里短,不涉机密,可两人谁也没有将声音再提高一些。窸窸窣窣的小声讨论在密闭的办公室里似乎很吸引人,可在座的各位完没有要去一探究竟的意思。且不论忙人杜集通在痴痴地念着什么,单就工作狂邱常在单位表现出的那不自然的举止,就能看出她心中压了些糟糕的秘密。

    “我去倒点水喝,”邱常像是对异姓兄妹和发呆的大学生打招呼,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她起身把高跟鞋踩得歪歪斜斜,走到门口时才突兀地问:

    “你们小时候戴过额饰,像金约这样的吗”

    由于这问题实在来的突然了些,就连发呆的杜集通都怔了一下,随即摇头:“没,从没戴过什么金约,额饰都没见过几副。”

    讲话的周易亭和饶未黔也停下,对视了一眼,随后为难地摇头。“邱姐,这不是古人的玩意吗怎么,工作室要做这个了”周易亭好奇地问。

    邱常自觉有些怪异,只得在门前叹了口气,转身匆匆离开了。周易亭会错了意,还以为邱常考查他们的专业能力不过关,生气了,慌得对着哥哥不住地递眼神。

    邱常出了办公室,一路寻着饮水机而去。她没有考查工作的意思,但她确实想发点脾气,走了几步后又开始反省自己太过计较,变得小心眼了。

    本来潇洒的邱常什么时候这样愁容满面过

    “说什么金约,谁都没听过呢。”

    邱常按下凉水开关的手劲重得吓人,她接了满满一杯凉水,还没到嘴就洒了。

    “那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