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眼里只有金子 > 第229章 故人
    这店家的眼泪不像是假的。

    “你们都守在外头”杨忠吩咐道,“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许进去”

    “贵人里面请”杨忠说着打来了柜台一旁的侧门,对着金翎作请。

    金翎也不推辞,拉着齐欢跟着店家进了内宅。

    出了店铺的后门是一个大院子了。院子里静悄悄的摆满了秋日的干果。红日西沉,两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姑娘正在收拾干果。

    见杨忠领着四个生人进来,其中一个姑娘迎上来道:“爷爷,我们家有客人了”

    “你们收你们的不许进来打扰。”杨忠说着话带着金翎等人直奔堂屋。

    堂屋里坐着一个银发的妇人,妇人面前陪着两个年长的中年妇人,还有一个年轻的妇人。四人正闲聊着。

    店家推门进来了,对着银发的妇人颤声道:“娘您看儿子带谁来了”

    屋里的四个妇人都看向了门口。

    一个黄裙的姑娘一个黑袍的公子外加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带着大包小包的少年。

    银发妇人的目光在金翎处停了下来。

    “她是”银发妇人揉了揉眼睛。她是不是眼花了

    杨忠满脸激动的低声道:“娘您看她像谁是不是和娘娘年轻时候一摸一样的”

    “胡闹”银发妇人恼怒的看了一眼儿子,“哪里有什么娘娘,小心惹祸上身”

    “娘”杨忠连忙道,“她方才说了,她的父母都遭了天谴天谴啊”

    银发妇人机警的望了望门外。

    “娘你放心他们都看好门了”

    “还是别认了”金翎笑道,“我是酒仙子金翎,他是齐王,我们身后有眼睛的,我们就选个干果就出去了”

    “不怕”杨忠连忙道,“我们这是百年老店,接待的贵人不在少数,就连大司马的千金都时常来挑选干果的。不怕的”

    “哦”金翎笑了笑,“你的意思是前朝皇后娘娘也曾经来过”

    “何止来过”银发妇人叹了口气,“她出嫁前是这里的常客。娘娘为人和善经常会陪我们一起收拾干果”

    “噢”金翎笑了笑,“这样啊。我还以为”

    “您就是小殿下对吗”杨忠满眼激动道,“要不然怎么会和娘娘长的如此相像,当年李太医出宫后曾经来过我们铺子买了不少的干果,都是娘娘爱吃的。后来在我反复的追问下,他的女儿才告诉我娘娘已经有了身孕逃出宫了,诞下了一个小公主之后就撒手人寰了。当然了那已经是一年后的事了杨忠觉得您眼熟,您就是那个小公主对不对”

    金翎点了点头。

    “真的啊”银发老妇人一激动就要给金翎磕头,金翎一把拉住了老妇人。

    “您可别行礼金翎都说了,我现在是酒仙子,酒仙子,你们该知道的吧。”

    “知道知道”银发妇人连忙道,“我们方才还商议着重阳节要不要去神女庙拜拜,没想到仙子就来了呢。”

    “贵人啊”杨忠颤声道,“您怎么就成了酒仙子了呢那之前沉船的事可是有人在害您啊”

    “嗯”金翎点头,“杨掌柜,有些事还是不要说了,对了你们这店可有分号啊”

    “没有啊”杨忠连忙道,“杨家干果铺子就这一家。”

    “那我可以借助你们的名头开个分号吗,盈利咱们对半分”

    杨忠一愣,随即道,“贵人难道没人给您说吗”

    “说什么”金翔笑道,“说复仇复国的事吗”

    很明显屋里的人神情都是一震。

    “我现在最主要的是保命”金翎笑眯眯道,“司马昱已经知道我的身世了,已经和我谈了两三次了,他随时都可以杀了我,我要保住命才行。”

    “贵人”杨忠瞪大了眼睛,“真的是你,您放心,娘娘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您逢凶化吉的。您放心,若是您有需要,杨忠一定竭尽力的支持贵人。您任何时候来,这里的大门都为您敞开。”

    “那就给我个分好号吧铺子我有现成的。生意上有了往来咱们见面的机会就多了呢。您呢以后就多给我讲讲娘娘当年的事可好”

    “去”银发老妇人对着身旁年长的妇人道,“让他们重新准备晚膳,我们要招待一下贵人。”

    “不了不了”金翎连忙道,“下次的,我身后有眼睛,连累到你们就不好了,再说了,我还没逛够呢,知道你们在这里,我会常来的。”

    要了大布袋子出来杨家的干果铺子。

    齐欢拉住了金翎:“你怎么什么都和他们说啊,你就不怕他们是司马昱或者大司马的人”

    “有什么好怕的”金翎笑道,“他们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份啊。我看那杨忠眼神坦荡不像是藏奸的。”

    “你还会看相啊”齐欢撇嘴,“那你看看我”齐欢说着一把抓住了金翎的手让她面对着她,“你看看我的眼神如何”

    此刻坊里的店铺都点上了灯火,整个坊里红彤彤的。

    齐欢眯着眼满眼华彩。

    金翎盯着齐欢认真的看了片刻笑道:“你的眼神告诉我,你累了,不耐烦了,若是我再逛下去,你就要爆发了”

    “是我累了啊”田斐一肩背着一个大包苦笑,“你们再逛下我是真的背不动了。”方才在干果铺里杨忠可是见样的给他们包了两大包。现在有大包裹了,田斐却觉得背起来更艰难了。

    “夏衍大哥”金翎笑道,“这附近可有好的酒楼,带我们去吃些,然后再顾两个脚力帮我搬东西。”

    “走吧”金翎挽起了齐欢的胳膊,“咱们先去吃点好的,然后再去逛夜市”

    齐欢没有移步伸手摸了摸金翎的肚子:“你不是吃了大半天了,还没吃饱吧”

    “我吃饱了啊,这不是还有你们吗我可不会苛责你们放心吧,我请客夏衍大哥,您只管找最好的酒楼就是了”

    金翎挽着齐欢的胳膊,齐欢摸着金翎的肚子,远远的看着两个人像极了恩爱的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