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妃貌美她还凶 > 第150章 一样的让人恶心
    【 .】,精彩免费!

    “姜云卿!”

    姜老夫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直以来都十分听话的姜云卿居然会拒绝她。

    她条件反射的上前就想说话,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对面的姜云卿就像是受了惊吓一样,猛的朝后退了半步。

    姜云卿抬头之时,远处的那些人才看到她眼睛微红,嘴唇紧紧抿着时,抓着袖子的指尖泛白。

    明明有些害怕,却依旧态度强硬。

    “祖母,我不要跟李云姝一起。”

    “云卿…”

    “祖母!”

    姜云卿看着姜老夫人,低声道:“祖母,我一直都以为,您是疼我的。”

    “离开姜家,我最想的就是您。我想回去,想去看您,想家,想我的芙蕖苑,可是我不敢……”

    “父亲的鞭子好疼,府里的湖水好冷。我不敢回去,怕回去后一夜睡去,就再也醒不过来,我更怕她一句话,就能让父亲要了我的命。”

    “我才是父亲的女儿,是他嫡亲的血脉,他却从来都不肯正眼看我。”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不够好,所以我竭尽全力的让自己变的更好,想尽办法的讨父亲欢心,可到头来却始终都比不上李云姝在父亲面前的一个笑脸。”

    “祖母,您明知道我最介意什么,您为什么还要带她入宫?”

    姜云卿虽然没哭,可是声音低落暗哑,让旁边的徐氏红了眼圈。

    徐氏一把将姜云卿拉到身后,怒声道:“们姜家未免欺人太甚,云卿好好的一个嫡女,还比不上一个李氏孤女?”

    “他李家是没人了还是死绝了,让一个表小姐在们姜家住了七、八年不说,如今居然还想要跟我外甥女平起平坐。云卿是何等身份,她凭什么屈尊和她一个来历不明的孤女同席?”

    “们姜家如此欺人,到底是觉得我们孟家好欺,还是这孤女根本就是们姜家的人,所以们才这般袒护于她?!”

    李氏进宫之后就一直忍着。

    之前那几次的教训让她不敢随意开口,更何况还有姜老夫人进宫前曾经警告过她,如果再敢招惹麻烦,定不轻饶。

    李氏刚才听到徐氏的话时,就已经气的不行,却还强忍着不敢开口。

    可是此时听到徐氏随口所言,她却是脸色大变,急声道:“胡说八道什么?!”

    徐氏瞪眼:“我胡说,那倒是说说,她李云姝凭什么让姜庆平对她另眼相看?”

    “我…”

    李氏语塞,随即强辩道:“云姝性情乖巧,温柔贤淑……”

    “乖巧?”

    徐氏没等李氏把话说完,就嗤笑出声。

    她上下扫了李云姝一眼,在她那张要哭不哭的脸上停了片刻,眼中是明晃晃的嫌恶。

    想起前几天李云姝带着姜廷玉来孟家门前大闹,逼迫姜云卿,甚至想要陷孟家于不义的事情。

    徐氏就毫不留情的嘲讽出声。

    “乖巧不乖巧我是没瞧出来,不过我倒是觉得,们家的这位表小姐,倒是跟年承恩侯像极了。”

    忘恩负义,野心勃勃。

    摆着一张纯善的脸,做着最恶毒的事情。

    一样的让人恶心!    【 .】,精彩免费!

    “姜云卿!”

    姜老夫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直以来都十分听话的姜云卿居然会拒绝她。

    她条件反射的上前就想说话,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对面的姜云卿就像是受了惊吓一样,猛的朝后退了半步。

    姜云卿抬头之时,远处的那些人才看到她眼睛微红,嘴唇紧紧抿着时,抓着袖子的指尖泛白。

    明明有些害怕,却依旧态度强硬。

    “祖母,我不要跟李云姝一起。”

    “云卿…”

    “祖母!”

    姜云卿看着姜老夫人,低声道:“祖母,我一直都以为,您是疼我的。”

    “离开姜家,我最想的就是您。我想回去,想去看您,想家,想我的芙蕖苑,可是我不敢……”

    “父亲的鞭子好疼,府里的湖水好冷。我不敢回去,怕回去后一夜睡去,就再也醒不过来,我更怕她一句话,就能让父亲要了我的命。”

    “我才是父亲的女儿,是他嫡亲的血脉,他却从来都不肯正眼看我。”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不够好,所以我竭尽全力的让自己变的更好,想尽办法的讨父亲欢心,可到头来却始终都比不上李云姝在父亲面前的一个笑脸。”

    “祖母,您明知道我最介意什么,您为什么还要带她入宫?”

    姜云卿虽然没哭,可是声音低落暗哑,让旁边的徐氏红了眼圈。

    徐氏一把将姜云卿拉到身后,怒声道:“们姜家未免欺人太甚,云卿好好的一个嫡女,还比不上一个李氏孤女?”

    “他李家是没人了还是死绝了,让一个表小姐在们姜家住了七、八年不说,如今居然还想要跟我外甥女平起平坐。云卿是何等身份,她凭什么屈尊和她一个来历不明的孤女同席?”

    “们姜家如此欺人,到底是觉得我们孟家好欺,还是这孤女根本就是们姜家的人,所以们才这般袒护于她?!”

    李氏进宫之后就一直忍着。

    之前那几次的教训让她不敢随意开口,更何况还有姜老夫人进宫前曾经警告过她,如果再敢招惹麻烦,定不轻饶。

    李氏刚才听到徐氏的话时,就已经气的不行,却还强忍着不敢开口。

    可是此时听到徐氏随口所言,她却是脸色大变,急声道:“胡说八道什么?!”

    徐氏瞪眼:“我胡说,那倒是说说,她李云姝凭什么让姜庆平对她另眼相看?”

    “我…”

    李氏语塞,随即强辩道:“云姝性情乖巧,温柔贤淑……”

    “乖巧?”

    徐氏没等李氏把话说完,就嗤笑出声。

    她上下扫了李云姝一眼,在她那张要哭不哭的脸上停了片刻,眼中是明晃晃的嫌恶。

    想起前几天李云姝带着姜廷玉来孟家门前大闹,逼迫姜云卿,甚至想要陷孟家于不义的事情。

    徐氏就毫不留情的嘲讽出声。

    “乖巧不乖巧我是没瞧出来,不过我倒是觉得,们家的这位表小姐,倒是跟年承恩侯像极了。”

    忘恩负义,野心勃勃。

    摆着一张纯善的脸,做着最恶毒的事情。

    一样的让人恶心!

    【 .】,精彩免费!

    “姜云卿!”

    姜老夫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直以来都十分听话的姜云卿居然会拒绝她。

    她条件反射的上前就想说话,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对面的姜云卿就像是受了惊吓一样,猛的朝后退了半步。

    姜云卿抬头之时,远处的那些人才看到她眼睛微红,嘴唇紧紧抿着时,抓着袖子的指尖泛白。

    明明有些害怕,却依旧态度强硬。

    “祖母,我不要跟李云姝一起。”

    “云卿…”

    “祖母!”

    姜云卿看着姜老夫人,低声道:“祖母,我一直都以为,您是疼我的。”

    “离开姜家,我最想的就是您。我想回去,想去看您,想家,想我的芙蕖苑,可是我不敢……”

    “父亲的鞭子好疼,府里的湖水好冷。我不敢回去,怕回去后一夜睡去,就再也醒不过来,我更怕她一句话,就能让父亲要了我的命。”

    “我才是父亲的女儿,是他嫡亲的血脉,他却从来都不肯正眼看我。”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不够好,所以我竭尽全力的让自己变的更好,想尽办法的讨父亲欢心,可到头来却始终都比不上李云姝在父亲面前的一个笑脸。”

    “祖母,您明知道我最介意什么,您为什么还要带她入宫?”

    姜云卿虽然没哭,可是声音低落暗哑,让旁边的徐氏红了眼圈。

    徐氏一把将姜云卿拉到身后,怒声道:“们姜家未免欺人太甚,云卿好好的一个嫡女,还比不上一个李氏孤女?”

    “他李家是没人了还是死绝了,让一个表小姐在们姜家住了七、八年不说,如今居然还想要跟我外甥女平起平坐。云卿是何等身份,她凭什么屈尊和她一个来历不明的孤女同席?”

    “们姜家如此欺人,到底是觉得我们孟家好欺,还是这孤女根本就是们姜家的人,所以们才这般袒护于她?!”

    李氏进宫之后就一直忍着。

    之前那几次的教训让她不敢随意开口,更何况还有姜老夫人进宫前曾经警告过她,如果再敢招惹麻烦,定不轻饶。

    李氏刚才听到徐氏的话时,就已经气的不行,却还强忍着不敢开口。

    可是此时听到徐氏随口所言,她却是脸色大变,急声道:“胡说八道什么?!”

    徐氏瞪眼:“我胡说,那倒是说说,她李云姝凭什么让姜庆平对她另眼相看?”

    “我…”

    李氏语塞,随即强辩道:“云姝性情乖巧,温柔贤淑……”

    “乖巧?”

    徐氏没等李氏把话说完,就嗤笑出声。

    她上下扫了李云姝一眼,在她那张要哭不哭的脸上停了片刻,眼中是明晃晃的嫌恶。

    想起前几天李云姝带着姜廷玉来孟家门前大闹,逼迫姜云卿,甚至想要陷孟家于不义的事情。

    徐氏就毫不留情的嘲讽出声。

    “乖巧不乖巧我是没瞧出来,不过我倒是觉得,们家的这位表小姐,倒是跟年承恩侯像极了。”

    忘恩负义,野心勃勃。

    摆着一张纯善的脸,做着最恶毒的事情。

    一样的让人恶心!

    【 .】,精彩免费!

    “姜云卿!”

    姜老夫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直以来都十分听话的姜云卿居然会拒绝她。

    她条件反射的上前就想说话,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对面的姜云卿就像是受了惊吓一样,猛的朝后退了半步。

    姜云卿抬头之时,远处的那些人才看到她眼睛微红,嘴唇紧紧抿着时,抓着袖子的指尖泛白。

    明明有些害怕,却依旧态度强硬。

    “祖母,我不要跟李云姝一起。”

    “云卿…”

    “祖母!”

    姜云卿看着姜老夫人,低声道:“祖母,我一直都以为,您是疼我的。”

    “离开姜家,我最想的就是您。我想回去,想去看您,想家,想我的芙蕖苑,可是我不敢……”

    “父亲的鞭子好疼,府里的湖水好冷。我不敢回去,怕回去后一夜睡去,就再也醒不过来,我更怕她一句话,就能让父亲要了我的命。”

    “我才是父亲的女儿,是他嫡亲的血脉,他却从来都不肯正眼看我。”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不够好,所以我竭尽全力的让自己变的更好,想尽办法的讨父亲欢心,可到头来却始终都比不上李云姝在父亲面前的一个笑脸。”

    “祖母,您明知道我最介意什么,您为什么还要带她入宫?”

    姜云卿虽然没哭,可是声音低落暗哑,让旁边的徐氏红了眼圈。

    徐氏一把将姜云卿拉到身后,怒声道:“们姜家未免欺人太甚,云卿好好的一个嫡女,还比不上一个李氏孤女?”

    “他李家是没人了还是死绝了,让一个表小姐在们姜家住了七、八年不说,如今居然还想要跟我外甥女平起平坐。云卿是何等身份,她凭什么屈尊和她一个来历不明的孤女同席?”

    “们姜家如此欺人,到底是觉得我们孟家好欺,还是这孤女根本就是们姜家的人,所以们才这般袒护于她?!”

    李氏进宫之后就一直忍着。

    之前那几次的教训让她不敢随意开口,更何况还有姜老夫人进宫前曾经警告过她,如果再敢招惹麻烦,定不轻饶。

    李氏刚才听到徐氏的话时,就已经气的不行,却还强忍着不敢开口。

    可是此时听到徐氏随口所言,她却是脸色大变,急声道:“胡说八道什么?!”

    徐氏瞪眼:“我胡说,那倒是说说,她李云姝凭什么让姜庆平对她另眼相看?”

    “我…”

    李氏语塞,随即强辩道:“云姝性情乖巧,温柔贤淑……”

    “乖巧?”

    徐氏没等李氏把话说完,就嗤笑出声。

    她上下扫了李云姝一眼,在她那张要哭不哭的脸上停了片刻,眼中是明晃晃的嫌恶。

    想起前几天李云姝带着姜廷玉来孟家门前大闹,逼迫姜云卿,甚至想要陷孟家于不义的事情。

    徐氏就毫不留情的嘲讽出声。

    “乖巧不乖巧我是没瞧出来,不过我倒是觉得,们家的这位表小姐,倒是跟年承恩侯像极了。”

    忘恩负义,野心勃勃。

    摆着一张纯善的脸,做着最恶毒的事情。

    一样的让人恶心!

    【 .】,精彩免费!

    “姜云卿!”

    姜老夫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直以来都十分听话的姜云卿居然会拒绝她。

    她条件反射的上前就想说话,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对面的姜云卿就像是受了惊吓一样,猛的朝后退了半步。

    姜云卿抬头之时,远处的那些人才看到她眼睛微红,嘴唇紧紧抿着时,抓着袖子的指尖泛白。

    明明有些害怕,却依旧态度强硬。

    “祖母,我不要跟李云姝一起。”

    “云卿…”

    “祖母!”

    姜云卿看着姜老夫人,低声道:“祖母,我一直都以为,您是疼我的。”

    “离开姜家,我最想的就是您。我想回去,想去看您,想家,想我的芙蕖苑,可是我不敢……”

    “父亲的鞭子好疼,府里的湖水好冷。我不敢回去,怕回去后一夜睡去,就再也醒不过来,我更怕她一句话,就能让父亲要了我的命。”

    “我才是父亲的女儿,是他嫡亲的血脉,他却从来都不肯正眼看我。”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不够好,所以我竭尽全力的让自己变的更好,想尽办法的讨父亲欢心,可到头来却始终都比不上李云姝在父亲面前的一个笑脸。”

    “祖母,您明知道我最介意什么,您为什么还要带她入宫?”

    姜云卿虽然没哭,可是声音低落暗哑,让旁边的徐氏红了眼圈。

    徐氏一把将姜云卿拉到身后,怒声道:“们姜家未免欺人太甚,云卿好好的一个嫡女,还比不上一个李氏孤女?”

    “他李家是没人了还是死绝了,让一个表小姐在们姜家住了七、八年不说,如今居然还想要跟我外甥女平起平坐。云卿是何等身份,她凭什么屈尊和她一个来历不明的孤女同席?”

    “们姜家如此欺人,到底是觉得我们孟家好欺,还是这孤女根本就是们姜家的人,所以们才这般袒护于她?!”

    李氏进宫之后就一直忍着。

    之前那几次的教训让她不敢随意开口,更何况还有姜老夫人进宫前曾经警告过她,如果再敢招惹麻烦,定不轻饶。

    李氏刚才听到徐氏的话时,就已经气的不行,却还强忍着不敢开口。

    可是此时听到徐氏随口所言,她却是脸色大变,急声道:“胡说八道什么?!”

    徐氏瞪眼:“我胡说,那倒是说说,她李云姝凭什么让姜庆平对她另眼相看?”

    “我…”

    李氏语塞,随即强辩道:“云姝性情乖巧,温柔贤淑……”

    “乖巧?”

    徐氏没等李氏把话说完,就嗤笑出声。

    她上下扫了李云姝一眼,在她那张要哭不哭的脸上停了片刻,眼中是明晃晃的嫌恶。

    想起前几天李云姝带着姜廷玉来孟家门前大闹,逼迫姜云卿,甚至想要陷孟家于不义的事情。

    徐氏就毫不留情的嘲讽出声。

    “乖巧不乖巧我是没瞧出来,不过我倒是觉得,们家的这位表小姐,倒是跟年承恩侯像极了。”

    忘恩负义,野心勃勃。

    摆着一张纯善的脸,做着最恶毒的事情。

    一样的让人恶心!

    【 .】,精彩免费!

    “姜云卿!”

    姜老夫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直以来都十分听话的姜云卿居然会拒绝她。

    她条件反射的上前就想说话,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对面的姜云卿就像是受了惊吓一样,猛的朝后退了半步。

    姜云卿抬头之时,远处的那些人才看到她眼睛微红,嘴唇紧紧抿着时,抓着袖子的指尖泛白。

    明明有些害怕,却依旧态度强硬。

    “祖母,我不要跟李云姝一起。”

    “云卿…”

    “祖母!”

    姜云卿看着姜老夫人,低声道:“祖母,我一直都以为,您是疼我的。”

    “离开姜家,我最想的就是您。我想回去,想去看您,想家,想我的芙蕖苑,可是我不敢……”

    “父亲的鞭子好疼,府里的湖水好冷。我不敢回去,怕回去后一夜睡去,就再也醒不过来,我更怕她一句话,就能让父亲要了我的命。”

    “我才是父亲的女儿,是他嫡亲的血脉,他却从来都不肯正眼看我。”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不够好,所以我竭尽全力的让自己变的更好,想尽办法的讨父亲欢心,可到头来却始终都比不上李云姝在父亲面前的一个笑脸。”

    “祖母,您明知道我最介意什么,您为什么还要带她入宫?”

    姜云卿虽然没哭,可是声音低落暗哑,让旁边的徐氏红了眼圈。

    徐氏一把将姜云卿拉到身后,怒声道:“们姜家未免欺人太甚,云卿好好的一个嫡女,还比不上一个李氏孤女?”

    “他李家是没人了还是死绝了,让一个表小姐在们姜家住了七、八年不说,如今居然还想要跟我外甥女平起平坐。云卿是何等身份,她凭什么屈尊和她一个来历不明的孤女同席?”

    “们姜家如此欺人,到底是觉得我们孟家好欺,还是这孤女根本就是们姜家的人,所以们才这般袒护于她?!”

    李氏进宫之后就一直忍着。

    之前那几次的教训让她不敢随意开口,更何况还有姜老夫人进宫前曾经警告过她,如果再敢招惹麻烦,定不轻饶。

    李氏刚才听到徐氏的话时,就已经气的不行,却还强忍着不敢开口。

    可是此时听到徐氏随口所言,她却是脸色大变,急声道:“胡说八道什么?!”

    徐氏瞪眼:“我胡说,那倒是说说,她李云姝凭什么让姜庆平对她另眼相看?”

    “我…”

    李氏语塞,随即强辩道:“云姝性情乖巧,温柔贤淑……”

    “乖巧?”

    徐氏没等李氏把话说完,就嗤笑出声。

    她上下扫了李云姝一眼,在她那张要哭不哭的脸上停了片刻,眼中是明晃晃的嫌恶。

    想起前几天李云姝带着姜廷玉来孟家门前大闹,逼迫姜云卿,甚至想要陷孟家于不义的事情。

    徐氏就毫不留情的嘲讽出声。

    “乖巧不乖巧我是没瞧出来,不过我倒是觉得,们家的这位表小姐,倒是跟年承恩侯像极了。”

    忘恩负义,野心勃勃。

    摆着一张纯善的脸,做着最恶毒的事情。

    一样的让人恶心!

    【 .】,精彩免费!

    “姜云卿!”

    姜老夫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直以来都十分听话的姜云卿居然会拒绝她。

    她条件反射的上前就想说话,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对面的姜云卿就像是受了惊吓一样,猛的朝后退了半步。

    姜云卿抬头之时,远处的那些人才看到她眼睛微红,嘴唇紧紧抿着时,抓着袖子的指尖泛白。

    明明有些害怕,却依旧态度强硬。

    “祖母,我不要跟李云姝一起。”

    “云卿…”

    “祖母!”

    姜云卿看着姜老夫人,低声道:“祖母,我一直都以为,您是疼我的。”

    “离开姜家,我最想的就是您。我想回去,想去看您,想家,想我的芙蕖苑,可是我不敢……”

    “父亲的鞭子好疼,府里的湖水好冷。我不敢回去,怕回去后一夜睡去,就再也醒不过来,我更怕她一句话,就能让父亲要了我的命。”

    “我才是父亲的女儿,是他嫡亲的血脉,他却从来都不肯正眼看我。”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不够好,所以我竭尽全力的让自己变的更好,想尽办法的讨父亲欢心,可到头来却始终都比不上李云姝在父亲面前的一个笑脸。”

    “祖母,您明知道我最介意什么,您为什么还要带她入宫?”

    姜云卿虽然没哭,可是声音低落暗哑,让旁边的徐氏红了眼圈。

    徐氏一把将姜云卿拉到身后,怒声道:“们姜家未免欺人太甚,云卿好好的一个嫡女,还比不上一个李氏孤女?”

    “他李家是没人了还是死绝了,让一个表小姐在们姜家住了七、八年不说,如今居然还想要跟我外甥女平起平坐。云卿是何等身份,她凭什么屈尊和她一个来历不明的孤女同席?”

    “们姜家如此欺人,到底是觉得我们孟家好欺,还是这孤女根本就是们姜家的人,所以们才这般袒护于她?!”

    李氏进宫之后就一直忍着。

    之前那几次的教训让她不敢随意开口,更何况还有姜老夫人进宫前曾经警告过她,如果再敢招惹麻烦,定不轻饶。

    李氏刚才听到徐氏的话时,就已经气的不行,却还强忍着不敢开口。

    可是此时听到徐氏随口所言,她却是脸色大变,急声道:“胡说八道什么?!”

    徐氏瞪眼:“我胡说,那倒是说说,她李云姝凭什么让姜庆平对她另眼相看?”

    “我…”

    李氏语塞,随即强辩道:“云姝性情乖巧,温柔贤淑……”

    “乖巧?”

    徐氏没等李氏把话说完,就嗤笑出声。

    她上下扫了李云姝一眼,在她那张要哭不哭的脸上停了片刻,眼中是明晃晃的嫌恶。

    想起前几天李云姝带着姜廷玉来孟家门前大闹,逼迫姜云卿,甚至想要陷孟家于不义的事情。

    徐氏就毫不留情的嘲讽出声。

    “乖巧不乖巧我是没瞧出来,不过我倒是觉得,们家的这位表小姐,倒是跟年承恩侯像极了。”

    忘恩负义,野心勃勃。

    摆着一张纯善的脸,做着最恶毒的事情。

    一样的让人恶心!

    【 .】,精彩免费!

    “姜云卿!”

    姜老夫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直以来都十分听话的姜云卿居然会拒绝她。

    她条件反射的上前就想说话,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对面的姜云卿就像是受了惊吓一样,猛的朝后退了半步。

    姜云卿抬头之时,远处的那些人才看到她眼睛微红,嘴唇紧紧抿着时,抓着袖子的指尖泛白。

    明明有些害怕,却依旧态度强硬。

    “祖母,我不要跟李云姝一起。”

    “云卿…”

    “祖母!”

    姜云卿看着姜老夫人,低声道:“祖母,我一直都以为,您是疼我的。”

    “离开姜家,我最想的就是您。我想回去,想去看您,想家,想我的芙蕖苑,可是我不敢……”

    “父亲的鞭子好疼,府里的湖水好冷。我不敢回去,怕回去后一夜睡去,就再也醒不过来,我更怕她一句话,就能让父亲要了我的命。”

    “我才是父亲的女儿,是他嫡亲的血脉,他却从来都不肯正眼看我。”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不够好,所以我竭尽全力的让自己变的更好,想尽办法的讨父亲欢心,可到头来却始终都比不上李云姝在父亲面前的一个笑脸。”

    “祖母,您明知道我最介意什么,您为什么还要带她入宫?”

    姜云卿虽然没哭,可是声音低落暗哑,让旁边的徐氏红了眼圈。

    徐氏一把将姜云卿拉到身后,怒声道:“们姜家未免欺人太甚,云卿好好的一个嫡女,还比不上一个李氏孤女?”

    “他李家是没人了还是死绝了,让一个表小姐在们姜家住了七、八年不说,如今居然还想要跟我外甥女平起平坐。云卿是何等身份,她凭什么屈尊和她一个来历不明的孤女同席?”

    “们姜家如此欺人,到底是觉得我们孟家好欺,还是这孤女根本就是们姜家的人,所以们才这般袒护于她?!”

    李氏进宫之后就一直忍着。

    之前那几次的教训让她不敢随意开口,更何况还有姜老夫人进宫前曾经警告过她,如果再敢招惹麻烦,定不轻饶。

    李氏刚才听到徐氏的话时,就已经气的不行,却还强忍着不敢开口。

    可是此时听到徐氏随口所言,她却是脸色大变,急声道:“胡说八道什么?!”

    徐氏瞪眼:“我胡说,那倒是说说,她李云姝凭什么让姜庆平对她另眼相看?”

    “我…”

    李氏语塞,随即强辩道:“云姝性情乖巧,温柔贤淑……”

    “乖巧?”

    徐氏没等李氏把话说完,就嗤笑出声。

    她上下扫了李云姝一眼,在她那张要哭不哭的脸上停了片刻,眼中是明晃晃的嫌恶。

    想起前几天李云姝带着姜廷玉来孟家门前大闹,逼迫姜云卿,甚至想要陷孟家于不义的事情。

    徐氏就毫不留情的嘲讽出声。

    “乖巧不乖巧我是没瞧出来,不过我倒是觉得,们家的这位表小姐,倒是跟年承恩侯像极了。”

    忘恩负义,野心勃勃。

    摆着一张纯善的脸,做着最恶毒的事情。

    一样的让人恶心!

    【 .】,精彩免费!

    “姜云卿!”

    姜老夫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直以来都十分听话的姜云卿居然会拒绝她。

    她条件反射的上前就想说话,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对面的姜云卿就像是受了惊吓一样,猛的朝后退了半步。

    姜云卿抬头之时,远处的那些人才看到她眼睛微红,嘴唇紧紧抿着时,抓着袖子的指尖泛白。

    明明有些害怕,却依旧态度强硬。

    “祖母,我不要跟李云姝一起。”

    “云卿…”

    “祖母!”

    姜云卿看着姜老夫人,低声道:“祖母,我一直都以为,您是疼我的。”

    “离开姜家,我最想的就是您。我想回去,想去看您,想家,想我的芙蕖苑,可是我不敢……”

    “父亲的鞭子好疼,府里的湖水好冷。我不敢回去,怕回去后一夜睡去,就再也醒不过来,我更怕她一句话,就能让父亲要了我的命。”

    “我才是父亲的女儿,是他嫡亲的血脉,他却从来都不肯正眼看我。”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不够好,所以我竭尽全力的让自己变的更好,想尽办法的讨父亲欢心,可到头来却始终都比不上李云姝在父亲面前的一个笑脸。”

    “祖母,您明知道我最介意什么,您为什么还要带她入宫?”

    姜云卿虽然没哭,可是声音低落暗哑,让旁边的徐氏红了眼圈。

    徐氏一把将姜云卿拉到身后,怒声道:“们姜家未免欺人太甚,云卿好好的一个嫡女,还比不上一个李氏孤女?”

    “他李家是没人了还是死绝了,让一个表小姐在们姜家住了七、八年不说,如今居然还想要跟我外甥女平起平坐。云卿是何等身份,她凭什么屈尊和她一个来历不明的孤女同席?”

    “们姜家如此欺人,到底是觉得我们孟家好欺,还是这孤女根本就是们姜家的人,所以们才这般袒护于她?!”

    李氏进宫之后就一直忍着。

    之前那几次的教训让她不敢随意开口,更何况还有姜老夫人进宫前曾经警告过她,如果再敢招惹麻烦,定不轻饶。

    李氏刚才听到徐氏的话时,就已经气的不行,却还强忍着不敢开口。

    可是此时听到徐氏随口所言,她却是脸色大变,急声道:“胡说八道什么?!”

    徐氏瞪眼:“我胡说,那倒是说说,她李云姝凭什么让姜庆平对她另眼相看?”

    “我…”

    李氏语塞,随即强辩道:“云姝性情乖巧,温柔贤淑……”

    “乖巧?”

    徐氏没等李氏把话说完,就嗤笑出声。

    她上下扫了李云姝一眼,在她那张要哭不哭的脸上停了片刻,眼中是明晃晃的嫌恶。

    想起前几天李云姝带着姜廷玉来孟家门前大闹,逼迫姜云卿,甚至想要陷孟家于不义的事情。

    徐氏就毫不留情的嘲讽出声。

    “乖巧不乖巧我是没瞧出来,不过我倒是觉得,们家的这位表小姐,倒是跟年承恩侯像极了。”

    忘恩负义,野心勃勃。

    摆着一张纯善的脸,做着最恶毒的事情。

    一样的让人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