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的序幕,拉开得特别突然,毫无征兆。

    两天之后的凌晨三点,女皇宫忽然遭遇空袭,全面轰炸。

    刹那之间,硝烟弥漫了整个城市的上空。

    时念卿从睡梦中惊喜的时候,惊天动地的直升飞机的轰鸣声,震得整栋房子都要垮塌了般,连窗户都嗡嗡地响,仿若下一秒都要彻底粉碎。

    霍寒景昨天便离开湖心岛了。

    至目前还没回来。

    时念卿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急匆匆地跳下床,拉开房间通往阳台的玻璃门,刚跨出去抬头,便瞧见头顶密密麻麻的直升飞机,哄哄地飞驰而过。

    她皱起眉头。

    飞机行驶的动静,实在太大。

    惊天动地得房子都摇摇欲坠。

    她都来不及换衣服,刚刚折回房间,去拿手机给霍寒景打电话。

    她想问问霍寒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结果,她电话还没拨通出去,房门便被人从外面急切地扣响。

    敲门的人是徐则。

    时念卿拉开门,徐则一脸的急迫。

    他让她即刻换好衣服,然后他护送她离开伦敦。

    时念卿询问霍寒景的情况。

    徐则只是说,这是霍寒景的命令,目前他很安全。

    时念卿自然不想离开。

    可是,她也清楚,她留在这里帮不上任何的忙,反而还会成为他的负担。

    离开湖心岛的路上,时念卿给霍寒景打了通电话。

    那头的动静很大。

    轰轰地刺耳。

    她也搞不明白此刻他在哪里。

    霍寒景只是告诉她,让她去霍时安与霍渠译那里等他。

    她问他,等几天他才回来。

    霍寒景那边很沉默。

    最后他还是回复道:“快的话三天,慢一点的话,大概七天。”

    时念卿挂断了电话。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去了机场。

    在等待安排飞机的时候,时念卿瞧见徐则不停地掏出手机,反反复复地看。

    徐则做事是最镇定稳妥的,但此刻他不断重复看手机的动作,泄露了他的心思。

    最后,时念卿喊了他的名字。

    “怎么了,时小姐。”徐则抬起眼眸看向时念卿,以为她有什么事要吩咐。

    结果时念卿却说道:“你不用送我去霍家的秘密小岛,现在立刻去景爷那边吧。”

    徐则一听这话,直接皱起眉头,然后拒绝道:“这是景爷派给我的任务,就是安安全全送你过去。如果半路有任何的偏差,我怎么向景爷交代。”

    时念卿说:“这里是伦敦,他人手本来就不够,如果再缺了你,我担心更危险。至于我,不用担心了,这一路随行的警卫,足够保证我的安危。”

    这期间,徐则接听了两通电话,她大概听明白了些问题。

    女皇宫被炸。

    死伤无数。

    而,那些军用物资,上面刻着霍家的滕图。

    换句话说:霍寒景被人栽赃嫁祸了。

    被迫的保卫战,与主动的侵。略。站,性子的偏差,实在太大。

    如果霍家被认为是主动挑起事端的一方,便在这场战役的最初,便落了下风。

    时念卿不敢想象,所有的势力,集中火力对付霍寒景的场景,到底有多可怕。

    她甚至担心,霍寒景能不能活着离开伦敦。

    能给他多留个帮手,自然是多一分胜算。

    最后,徐则还是离开了。

    在时念卿登上飞机的那一刻,他急匆匆地驾车离开了机场。

    时念卿坐在飞机上,整颗心七上八下。

    机长,是霍寒景亲自指派的。

    据说飞行经验特别娴熟。

    伦敦这样的局势,自然是需要飞行经验丰富的机长,否则,飞机是怎么坠落的,或许都不清不楚。

    时念卿坐在靠窗的位置,扭头看向窗外那宽阔无垠的起飞场地。

    这是一家民用的小型飞机。

    目前为止,不适合用霍家的专机。

    毕竟,女皇宫出事了。

    太多的英。国势力,仇视霍家。

    时念卿正盯得出神,忽然瞄到窗外,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了下来。

    原本时念卿没怎么在意的。

    直到她瞧见西岳从车上下来,她呼吸这才猛然一窒。

    西岳目前的职位,便是掌控着宫梵玥的军队指挥权。

    以目前伦敦的形势,他怎么会出现在机场?!

    其次,是不是宫梵玥又想在背后玩什么阴招?!

    想到这里,时念卿再也坐不住了。

    她急匆匆下了飞机。

    警卫自然是拦着。

    时念卿却说道:“我有东西遗落在刚刚的休息室,现在去拿,马上回来。”

    警卫想要一路陪同,却被时念卿拒绝了。

    她让警卫好好排查下飞机的安全,面得飞行过程中出问题。

    时念卿许久没有自己开车了。

    她去到飞机的停车场,开了车。

    好在车子开到飞机场的时候,她瞧见西岳的车,还停在那里。

    目前宫梵玥的动向不明。

    如果她能摸清宫梵玥的动向,或许能够帮助到霍寒景。

    如此想着,时念卿便一路开车跟着西岳开车离开了机场。

    此刻的洛瀛,焦虑到不行。

    事发突然,根本与宫梵玥筹谋的完全不一致。

    女皇宫出事,打乱了他们一切的安排。

    而,那些秘密监控霍寒景势力的秘卫,也是在战争爆发的刹那,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显然,这是被霍寒景的人,一劳永逸了。

    没有了线人,丝毫摸不透霍寒景的举动,怎么可能还能淡定下来。

    洛瀛让宫梵玥先行回国。

    这里留给他与西岳处理。

    只是谈及西岳,他眉头忽然深深拧了起来。

    宫梵玥也察觉到了异常,他问洛瀛:“西岳呢?!”

    洛瀛回复道:“好像自前些天,便没怎么看到他的身影。”

    宫梵玥刚从总统公馆出来,原本是要去机场的。

    结果,一听西岳这几天行踪不明,他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如今的西岳,做事特别我行我素,而且容易走极端,根本操控不住。

    这些天不见他的身影,是不是在背后又在捅娄子。

    宫梵玥刚坐上车,便让洛瀛去查西岳的动向。

    一听他早早就去了机场,他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西岳去机场做什么?!”宫梵玥问。

    洛瀛摇头。

    宫梵玥让洛瀛把机场的监控调出来,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

    知道宫梵玥在手机上查看到西岳在机场围堵时念卿,他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对。

    他让洛瀛立刻根据追踪系统,调出西岳的精准位置。

    洛瀛立刻行动。

    根据植入西岳身体里的卫星定位系统,宫梵玥瞧见他一点一点朝着伦敦最偏僻的山区而去。

    车队,浩浩荡荡驶入山区,目标太大。

    宫梵玥下达了命令,让车队直接去机场。

    他让洛瀛驱车,跟着西岳的定位系统追踪而去。

    时念卿驱车一路跟着西岳。

    刚开始,她还挺小心翼翼的。

    只是,越行驶下去,越发觉得情况不对劲儿。

    这里太偏僻了。

    她一直在思索:西岳去如此偏僻的地方做什么。

    忽然想到前些天,霍寒景跟徐则他们探讨,宫梵玥秘密运至伦敦的军火,早早便抵达了伦敦。

    想要有突破,搞坏对方的军火储备,也不失为一条办法。

    时念卿想:这么隐蔽的地方,是不是军火的藏匿地址。

    她正想得出神,就那么眨眼的功夫,西岳的车,忽然就不见了踪迹。

    时念卿猛然一脚踩住了刹车。

    现在她所在的道路,是在一条分叉口。

    一条是通往山上。

    一条是通往往下走的盘山公路。

    时念卿无法分辨出西岳的车,到底走了哪条。

    她寻思着,藏匿军火,自然是越隐蔽越好,所以……她犹豫了会儿,将车开往了山上。

    凌晨的缘故。

    山上的气温特别低。

    湿度也大。

    空气中,凝了一层厚厚的薄雾。

    时念卿将车速,开至最低。

    但是,开了许远,也没敲到西岳的车。

    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调转车头的时候,忽然汽车“砰”的一声巨响。

    转而是一阵大力的颠簸。

    时念卿猛然踩住刹车。

    惊魂未定地趴在方向盘上许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车,爆胎了。

    她在车厢内坐了许久,这才拿了手机,下车去查看车子的情况。

    轮胎,是被钉子扎爆了。

    时念卿蹲在车轮前,皱起眉头,心想在山上,怎么会有钉子。

    正当时念卿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似乎隐隐听见前面似乎有极其细微的脚步声。

    她皱起眉头,心里想:是不是西岳就在前方。

    时念卿动作缓慢地站直身体,轻手轻脚绕到驾驶座,将车子熄火关了灯。

    她屏住呼吸,缓慢地寻着脚步声往前面走。

    洛瀛驱车被时念卿的车,拦在山上的时候,他眉头都深深地拧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定位系统。

    没瞧见西岳的车,不过,西岳的身影,就在前方不远。

    他立刻扭头看向后车厢的男人,刚要开口询问下一步怎么办。

    宫梵玥立刻下车。

    时念卿越往山里走,越觉得情况不对劲儿。

    山里,实在太黑了。

    而且,愈发的安静。

    安静到,根本听不见任何的响动。

    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折回去的时候,忽然,一束又细又长的红外线,一晃一晃地投了过来。

    第一时间,时念卿并没有弄懂那是什么。

    她只是下意识地转过身,眯缝着眼眸,顺着红外线看过去,想要看清楚那究竟是什么。

    在那束红外线的光,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她额头最中心的位置时,她刚要抬手去挡。

    然而,下一秒,她忽然被一股大力,猛然一撞。

    她还没分清楚状况,便听见“砰”的一声巨响,空气中,霎时弥漫着极其刺鼻的火药味。

    时念卿整个人都匍匐在地上。

    安静的密林,咋起了洛瀛特别惊恐的呼声:“阁下!!!!”

    密林深处。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大概就是此刻形容西岳悄无声息拿着枪,对准拿着枪对准时念卿的马亦。

    只要马亦结束了时念卿的性命,那么马亦就没必要再活着。

    毕竟,马亦这样的人,留着祸患无穷。

    西岳听到洛瀛的声音时,立刻警觉出了不对劲儿。

    他还没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便听见第二声枪响猛然炸起。

    下一秒,是洛瀛更为恐怖的嘶吼声。

    西岳大脑一片空白。

    在他整理思绪,从狙击枪的镜头,看向马亦的时候,刚好看见马亦一脸的冷气与杀意,再次扣动了第三枪。

    西岳反应过来,开枪击毙了马亦,然后闻着洛瀛的声音过去的时候,宫梵玥已经满身是血地扑在时念卿的身上。

    时念卿自然是吓傻了。

    她躺在地上。

    身下,是一片的潮湿与冰冷。

    而,一颗一颗,滴落在她的身上,往她脖颈里钻的液体,却是特别的炙热。

    宫梵玥的血,溅得她满脸都是。

    她抬起手,抹了把,一片的潮湿。

    时念卿也不清楚宫梵玥哪里中枪了,她只是借着极其微弱的白色月光,隐隐看见宫梵玥的脸,青筋炸起,一副无法用言辞形容的模样。

    她开口喊了他的名字。

    宫梵玥似乎想要回应。

    然而,他刚开口,温热的血,便喷洒得她满脸都是。

    洛瀛压在宫梵玥的伤口上。

    西岳赶过去的时候,洛瀛正好要搀扶着宫梵玥回车里。

    洛瀛看到西岳手里拿着的枪,紧绷着的那点唯一的理智,彻底崩了。

    他双目血红地冲着西岳咆哮道:“这就是你干得好事,如果阁下有个什么意外,你们全族陪葬都无法赎罪。”

    宫梵玥是胸口中枪。

    两枪。

    子弹穿过了他的肺部。

    所以他只要开口说话,鲜血便疯狂地从他嘴里淌出来。

    洛瀛的车,一路疯狂地飚。

    时念卿坐在后车厢,拿着一条早就被鲜血浸透的毛巾,死死地按住宫梵玥的伤口。

    她大脑反应了许久,这才稍稍有些理智。

    她对宫梵玥说:“很快就到医院了。”

    宫梵玥一直都试图开口跟她讲话,但是,他只要张嘴,鲜血就疯狂地往外涌。

    时念卿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血。

    所以,她是真的吓懵了。

    懵到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那一刻,除了掉眼泪,她什么都做不了。

    宫梵玥只觉得冷,逼人的寒气,一阵凶过一阵地往他四肢百骸地涌。

    时念卿全身都在发抖。

    “你现在不要讲话。”时念卿看见宫梵玥一直都想要说话的样子,她声音发颤地说道。

    而宫梵玥,也的确是消停下去了。

    他意识混混沌沌。

    时念卿看着他昏迷过去,吓坏了,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叫着他不要睡过去。

    宫梵玥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是被时念卿摇醒的。

    他睁开模糊不清的眼睛,瞧见时念卿的那张脸,隔着一团白雾般,在他眼前不停地晃。

    他想要看得更清楚。

    但是心里清楚,他再也没那个力气看清楚。

    时念卿的眼泪,一颗一颗地往下滚。

    砸在他的脸上。

    让他的神智,似乎清醒了不少。

    “宫梵玥,你不要睡。”时念卿哭着喊道。

    宫梵玥看着她眼泪婆娑的模样,艰难抬起手,然后用手指一颗一颗地擦掉女主的眼泪。

    都说人将死的时候,肾上腺素会拼尽全力达到巅峰。

    那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

    宫梵玥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了些力气。

    连说话都能有力气说出口。

    他不停帮时念卿擦眼泪。

    刚刚擦掉,她眼泪又滚了出来。

    他叮嘱她:“别哭。”

    时念卿是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她的确太恨宫梵玥,恨到骨子里,恨到最扭曲的时候,她的确是想他怎么不去死。

    可是,他真的要死的时候,她又害怕到不行。

    她的确害怕他死掉。

    因为她死掉。

    宫梵玥让她把他扶起来坐着。

    时念卿拼了好大的力气,这才让他坐起来。

    时念卿还按着他的伤口。

    不过,却被宫梵玥给挪开了。

    时念卿盯着他,不明白他这是想做什么。

    直到宫梵玥整理好自己的衣着,然后体面地坐在那里,时念卿这才想要伸手去按住他不停冒血的伤口。

    宫梵玥却扭头看着窗外。

    遥远的天际,此刻隐隐泛白泛黄。

    很显然,天亮了,今天又是一个很好的天气。

    宫梵玥盯着那团随着时间,色泽愈发浓厚的云,忽然艰难扭头看向坐在他身边,满脸是血的女人,太阳出来的时候,那金色的光芒,汹涌地照耀过来,落在时念卿的脸上。

    宫梵玥的意识,终于恍惚了。

    在彻底失去意识前,他费力对她说了句话。

    他说:“如果有下辈子,能不能,爱我……”

    宫梵玥的突然离世,这让整个伦敦的局势,愈发的动荡与紧迫。

    不过,霍寒景拿回统治权,受到的阻力,小了不少。

    有苏渊与宋祁平,以及陆一则的全程保驾护航,那是名正言顺。

    从伦敦时间爆发,到平息动。乱回到S帝国的帝城,不过是五天的时间。

    祭祀大典已过。

    今年的祭祀大典,是S帝国建国以来,最悲痛的一年。

    因为宫梵玥的趋势。

    宫倾琛彻底疯了。

    宫家老爷子也承受不起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直接一病不起。

    洛瀛全程处理宫梵玥的后事,时念卿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脸色不好,整个人憔悴到不行。

    洛瀛给时念卿送来了好些文件。

    都是财产继承权。

    除了宫家家族的权力与世袭之地的继承权,以宫梵玥名义购买的市面上的商品不动产、动产,全部都按照医嘱,全部都过户到时念卿的头上。

    时念卿自然是不愿意继承的。

    那是宫家的,跟她没有半点的关系。

    可是洛瀛却说:“总统大人已经去世,希望你能让他走得安心。”

    时念卿签了字。

    办理好过户手续,洛瀛带时念卿去了宫家府邸的一处仓库。

    满满的仓库,全是礼物,以及被做了永久处理的玫瑰花。

    单是那玫瑰花,便足足占了一整面的墙。

    时念卿直接傻眼了。

    除了震惊,还有不可思议。

    洛瀛说,这些年,宫梵玥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她订一束鲜花,她不接受的话,都会让他拿去做永久保存的处理。

    不知不觉,玫瑰花便占了一墙。

    那天,时念卿一个人呆在仓库了,捂着脸,哭了很久很久。

    她从来不知道,宫梵玥会这么用心的去爱她。

    她从来都不知道。

    从来都认为他爱她,不过是利用而已。

    霍寒景再次复位,皇室贵族,虽然名正言顺,但是对于普普通通的国民,却是很遭非议的。

    所有国民都说,宫家总统之死,是霍家的故意设计。

    再者,霍寒景杀气太重,手里沾染的烈士的鲜血太多,不适合当一国总统。

    为了平息国内民众的怨气,徐则曝光了三年前时念卿曝光的那条魔鬼森林霍寒景杀人事件的视频。

    那条视频,是有心人故意为之。

    徐则不仅将那条视频出现的每个人的脸孔都一一放大,还做了清晰处理。

    这显示,视频里的每个警卫,都不是真正魔鬼森林暗杀的那些警卫。

    而,那个身形长相酷似霍寒景的人,其实是仰少墨本人。

    女皇宫被轰炸的时间,也出自仰少墨的手笔。

    他在伦敦,觉得所有人都按兵不动,太没看点了,所以来了个栽赃嫁祸。

    仰少墨被执行死刑的时候,还跪在那里大言不惭,说这一些都是霍家应该受的,他还说所有的人,都可以做总统,唯独霍家不配。

    而不配的原因,徐则并没有给他机会当面说出来。

    仰少墨,只是仰家的养子。

    他真正的血统,其实是墨家。

    所谓墨家,也是S帝国的皇族之一。

    是前任海军的司令之子。

    而前任海军司令,是月海战役的受害者。

    仰少墨说的,月海战役,他父亲并没有如霍渠译告知民众的那样,当场死亡。

    其实,他父亲根本没有受伤,也没有死亡,只是受了月海战役的生。化武器的感染,可是霍家的人,害怕那批违规武器被外人知晓,活生生被纵火烧死在现场。

    而月海战役,名义上是保家卫国的正义战争,其实就是让墨家带着人以肉体之身,实验那批武器是否合格,可以当做战争武器使用。

    不过,那武器,的确是不完善。

    但凡使用者,皆会被感染可怕的病毒,还会以可怕的速度传染。

    仰少墨死亡后,S帝国恢复了平静。

    月海战役的影响,彻底结束的时候,S帝国已经到了深秋。

    万物凋零的季节,天地之间,一片的肃寂。

    时念卿没事的时候,总是会去宫家墓地,看看宫梵玥。

    半年的时光,她还是无法接受宫梵玥死亡的事实。

    墓碑上,他的照片,模样还仿若生前一样。

    嘴角隐隐噙着笑。

    可是,一切都只剩下灰暗与冰冷。

    霍寒景每次都会陪同她一起去,不过他从来都是在墓园入口等她。

    他心里清楚,宫梵玥的死,给时念卿的心里,留下了很大的一道伤疤,余生不忘。

    下午的时候,灰蒙蒙的天气,下雨了。

    虽然不大,但是,秋风瑟瑟,雨水却格外的冰冷。

    霍寒景还是拿了伞,第一次跨入了墓园。

    他找到时念卿的时候,她还伫立在墓碑前。

    时念卿的头发,长长了。

    随着秋风,不断地飘摇。

    霍寒景撑着伞靠过去,然后用黑色的伞,罩住时念卿。

    时念卿没什么表情。

    她带了宫梵玥生前最喜欢喝的红酒。

    霍寒景垂下眼眸,静静看着目前还空着的杯子,最后,他缓慢地蹲身,端起红酒给宫梵玥倒了一杯子。

    时念卿决定暂时离开帝城,去国外待一段时间。

    今天是来看宫梵玥最后一次。

    这座城市,让她疼得太彻底。

    霍寒景扶着她的肩,拢着她离开的时候,时念卿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她泣不成声对霍寒景说:“如果没有我的话,宫梵玥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宫倾琛自杀了。

    宫家老爷子也承受不起打击,咽了最后一口气。

    对于宫家,她委实是罪大恶极。

    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可是霍寒景却安慰她道:“这是宫梵玥自己的选择,以血肉之躯的守护,从来都无怨无悔,所以,你不必自责,倘若时光再来一回,他也会义无反顾选择你。”

    宫家,再也没有后人。

    可是霍家却下达了命令,不仅留保留了宫家所有的世袭之地与权势,还亲自择了男童,悉心教导,赐名为宫,为宫家延续香火,守护宫家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