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斗罗之唐银 > 第四十六章:开导唐三
    ()    距离戴沐白进山已经一个月了,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预选赛天斗帝国选区已经结束了,史莱克以二十七战二十五胜进入了晋级赛。

    一个月后就是晋级赛,适合天斗帝国下面的那些公国里面的选手进行比赛,最后进入总决赛。

    当然,这些消息还是戴沐白去打听,然后回到落日森林告诉唐银的,至于为什么史莱克学院会丢掉两局,也是因为在和有个学院对战的时候,虽然赢了,但是上场的都受伤了。

    还好有治疗系的魂师在,没多久就好了。戴沐白也是在他们都好了,重新出战了才知道的消息,不然的话,他早就找回去了。

    不过也对,史莱克最强的战斗力现在不在,连队长都消失了,这个人心安定确实要差很多,战力虽然比原著要强很多,但是发挥的战力确实要差一些。也幸好对手不是很强,才让他们一直走到现在。

    唐银不仅是在训练戴沐白,同时,他也在训练史莱克其他人,让他们不要心存侥幸,每一场战斗都要做到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重视对手,这样才会胜不骄败不馁。

    虽然那次胜利了,但是恐怕也给唐三他们提了一个醒,永远不能小瞧对手,长时间的胜利,可能也让他们有一些骄傲了,这次的惨状,正是他们骄傲的结局。

    唐银在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没什么情绪变化,只是回答了哦的一声,再次回到冰火两仪眼中修炼了。

    虽然戴沐白在其中也开始慢慢能修炼了,但是和唐银比起来,还是慢了很多,唐银却是毫无顾忌地吸收冰火两仪眼中的能量,经由身体,转化为魂力,储存在身体里,需要使用的时候,可以快速调用。

    戴沐白在这一个月,可谓是进步巨大,在冰火两仪眼中修炼,可以吸收一丝能量到自己的内体上,再经过封号斗罗的巨大压力,将它融进身体,这样反反复复了很久,戴沐白感觉现在的身体已经达到了坚不可摧的地步了。

    同时,也因为他在冰火两仪眼的天然环境中修炼,艰难的环境让他的精神力也增长了很多。唐银看着这样的戴沐白,心里也很欣慰,但是还远远不够。

    唐银不求戴沐白达到他的程度,但是起码要比现在强,不然对上武魂好一点的魂师,一样打不赢。

    这一个月,戴沐白还在落日森林和数十个万年魂兽进行了亲切而友好的问候,为此戴沐白还付出了很多的汗水和血液,每一次都被揍得奄奄一息,几近气息无,然后才被唐银提回来的。

    但是冰火两仪眼附近的魂力灵气太浓,第二天一早,戴沐白就恢复了,然后继续前一天的修炼。

    唐银和唐昊站在冰火两仪眼旁边,看着沉在湖底的戴沐白,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满意。

    “沐白这孩子太拼了,以他现在的实力,足以对抗五十级魂王了,已经超过了许多的同龄人了。你还不满意?”唐昊背着手,一身黑袍站在唐银身边,话里话外都是对戴沐白的满意。戴沐白在他手里修炼了一个月,算是半个弟子,唐昊自然是很满意。

    唐银眼神飘忽,似在看冰火两仪眼中的戴沐白,也好像是在看天边的云彩,和那初升的太阳。

    “不够,我训练他,不仅仅是因为此次的大赛。星罗皇室和天斗皇室,未来都是帮助我们对付武魂殿的主力,我们一定要把握在手里。”天斗帝国已经有千仞雪了,如果再把星罗帝国拉入自己的阵营,那就更有把握了。

    想要对付武魂殿,不仅仅是要对付比比东,还有她手下的那些魂师。甚至还有她背后的神。

    唐银继续说道:“难道二叔就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拉着他一定要来这冰火两仪眼吗?”

    唐昊沉思,的确,要是需要压力,星罗帝国皇室也是有封号斗罗的,再不济,史莱克学院现在还有一个封号斗罗呢,要是唐银开口,他肯定会帮忙的。所以这不是唐银的主要目的。

    再一个冰火两仪眼的作用,这倒是一个很合理的理由,但是冰火两仪眼里的能量,就算是唐昊他本人都不敢吸收太多,还不如找一个灵气充足之地,配合封号斗罗的威压,也能起到作用。

    恐怕这也是唐昊唯一能想通的地方,要是封号斗罗的威压那么好顶住,也不会只有那么点封号斗罗了,冰火两仪眼这里能配合封号斗罗的威压,这样才能保证不伤人的根基,不坏人的身体。

    最后就是猎杀魂兽,但是在天斗有落日森林,在星罗帝国也是有这种森林,甚至还有星斗大森林,没必要一定要来落日森林。

    况且以戴沐白现在的实力,就算不来这里提升,以后回到自己的帝国,照样可以提升,只是为什么唐银一定要在这个时候为他提升实力呢?

    只要有他在,史莱克的冠军怎么也跑不了的。

    唐银见唐昊沉思,也不愿让他多想,现在说明白了,不然一会儿戴沐白上来了,就不好说了。

    “二叔啊,我带沐白过来,

    也是有原因的,不仅仅是这个地方能给他提供帮助,同时我还在锻炼小三他们。”唐银叹了一口气,“不管怎样,这次大赛,是我们第一次参加的大赛,也是我们最后一次参加的大赛。

    之后的时间里,大家肯定是要各奔东西的,我这也是在提前锻炼他们遇事不急,冷静思考。如果不是接下来的对手难缠,我都想将小三叫回来。

    他们不可能一直庇护在我们三人的羽翼下,他们未来也是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前程,如果现在学会心存侥幸,那么未来只会让他们吃大亏。”

    唐昊赞同地点了点头,如果现在他们不学会独立思考,不开始规划未来,那么,在毕业的那一天开始,他们会很迷茫,而在这个黄金的时间,他们的修为也会停滞,这就会让后面的人有了超越的时机。

    唐银不再继续说之前的话,而是问了一句好像是无关紧要的话,他说道:“二叔,你知道沐白将你看成什么吗?”

    唐昊不是个傻子,唐银一说,他就知道了,戴沐白将他视为前辈,视为半个师傅,虽然不像唐三和大师那样,但是绝对比一般的师徒要亲密。这就意味着,只要戴沐白继承皇位,那么未来星罗帝国这条大鱼,直接会绑在昊天宗这条大船上。

    到时候,昊天宗将天斗帝国,星罗帝国,蓝电霸王龙家族,七宝琉璃宗,还有史莱克学院和唐三的唐门部都绑在一起对付一个武魂殿。

    这个几乎汇集了整个大陆上最强势力的一个联盟,自然能将比比东统治的武魂殿切去,还原一个真正的武魂殿。

    “小银啊,你这么算计你的朋友,如果有一天被他们知道了,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吗?”唐昊不禁为唐银考虑起来。唐银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反倒像是一个四十岁的人,心计无双啊。

    唐银眼眸暗淡,嘴唇微动,但是没有说话。

    唐昊见唐银这个样子,也不打算打扰他,戴沐白快出来了,他要开始忙了。然后转身就离开了,独留唐银一人站在冰火两仪眼的边上,沉思着。

    “难道我这样做是错的?”唐银心想。

    “你没错,你这也说不上算计,只是将大家团结起来了而已。”这时,很久没有说话的古,在心里说话了。

    “没想到你居然还在,我以为你早就离开了呢。”唐银开玩笑道,造化玉碟从来就不是他的武魂,只是出生的时候,自带的一个东西而已。知道这是身外之物,唐银就没有打算使用它。

    “我只是睡了一觉而已。看你比较烦恼,好心提醒你一句。”

    “你说得对。不管在哪个世界,利益永远是最让人放心的。”唐银不是怕武魂殿,只是现在他的实力,还达不到顶峰,这时候最好不要和武魂殿起冲突,不然他的大计就要功亏一篑。

    他之所以想将这么多的势力联合起来,除了要保护自己之外,也是为了要保护大家,这几家的实力虽然都不错,但是单一对上武魂殿,只有死路一条,没有多余的结果。

    而联合几大势力,最主要的就是利益。没有人愿意用那虚拟的感情,去将自己的整个势力套在别人的战车上。哪怕他们感情再好,但是关乎那么多人的身家性命,没有人敢赌。

    戴沐白承唐银和唐昊的情,未来肯定会帮助他们的,宁风致承唐三人情,所以,他对唐三是好的,要不是有小舞,他肯定会招唐三为女婿。

    唐银只要大家联合一段时间,只要他成为封号斗罗之后,就算几大势力不再帮他了,他也不惧武魂殿,到时候,他一个人就可以护整个昊天宗。

    武魂殿近年来的动作,恐怕只有还在封山的昊天宗不知道了,但是昊天宗的几位主要人物都在大陆行走,只要回到昊天宗,就可以告知了。

    昊天宗乃至整个大陆,几乎没有人是千道流的对手,他仅有的对手一个在海上,一个杀戮之都,两人早已不问世事。更别说有谁能和比比东抗衡了,千道流也不是比比东的对手。

    所以,唐银觉得联合是有必要的,这件事还是由唐三去做比较好。不知不觉间,唐银已经给唐三找好了很多需要办的事。

    想通了之后,唐银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跳进冰火两仪眼开始修炼。至于戴沐白,早就起来去找唐昊了。

    而这时,落日森林外来了一个年轻人,他看了一眼森林深处,然后一个跳跃,朝着落日森林深处飞速跑来。

    很快,那个年轻人就来到了冰火两仪眼边上,是唐三,只是此时的唐三,不像之前的唐三,那么生机勃发,而是看起来十分的颓废。

    这时,唐银也从冰火两仪眼中出来了。看到眼前的唐三,心中诧异,虽然比赛结束了,但是此时此刻他应该在史莱克学院努力修炼啊,怎么会跑来这里。

    “小三,你怎么来了?还有,你怎么这个样子啊?”唐银虽然比唐三小,但是以前叫习惯了,也就没有改。

    “小银,我爸

    爸呢?”唐三问道,只是声音有气无力的。

    “二叔去帮沐白了,一会儿就回来。”唐银修炼的时候,唐昊就带戴沐白去找魂兽,然后戴沐白打得奄奄一息的时候,再带回来。“你怎么了?”唐银再次关心地问道。

    唐三得知唐昊一会儿就回来,也就没有多问,来到蓝银草边上,坐了下来。“妈妈,我来看你了。”

    唐银跟着唐三的,对着蓝银草行了一个礼之后,坐在了唐三旁边。

    “小银啊,我感觉我的魂力提升速度开始慢慢降下来了。”唐三颓废的样子,在唐银看来,真的很难看。不过唐银没有插嘴,他在等着唐三诉说。

    “我的武魂只是蓝银草,最普通的蓝银草,修炼蓝银草越来越难了,我不知道到了魂帝魂圣的时候,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这次冒险吸收万年魂环,也是因为这样。随着等级的提升,蓝银草的弱势越来越明显了,以后,我真的要靠这个和别人对抗吗?”

    唐银点了点头,唐三说的,确实是实话,要是他一开始就修炼昊天锤的话,怎么会有现在的烦恼,但是昊天锤这个武魂的标志太明显了,所以,不仅唐昊没有让他修炼昊天锤,大师玉小刚也没有让他修炼昊天锤,以至于现在让他陷入了一个困境。

    也确实如他所说,他的蓝银草还只是很普通的蓝银草,最底层的存在,之所以能修炼这么快,能超越同级那么多,也是因为他努力的成果,还有运气好的成分,八蛛矛的存在让他超越了很多的同级人,连唐银那时候都没有这样的好运。

    “小三啊,要是二婶能听见,绝对会被你气死的。”唐银看着那摇曳的蓝银草,就知道它能感受到唐三的内心的难过。

    唐三转头,看了看身边的蓝银草,蓝银草分出一条小枝,缠绕在唐三的手臂上。

    “你的蓝银草武魂可是二婶给的,你觉得二婶的武魂弱了吗?”十万年魂兽,谁敢说弱。

    “妈妈的武魂自然是不弱,但是我的武魂只是最普通的蓝银草啊。”唐三虽然跟着理论丰富的大师,但是大师却对于十万年魂兽知之甚少,这也不怪他,他毕竟没有见过。

    “你一出生就是双生武魂,你想过为什么没有?为什么这么弱的蓝银草居然可以和那么强大的昊天锤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唐银循循善诱。

    唐银的话,让唐三眼中出现了一道光彩,但是好像没有真的突破那一道关卡。

    “小三啊,你看眼前的这个冰火两仪眼,你觉得要是其中的一眼弱小,还会出现这样的景观吗?”唐银指着面前的冰火两仪眼说道。

    唐三看着眼前的冰火两仪眼,陷入沉思。

    唐银说的没错,为什么冰火两仪眼中两种湖水能共存,因为两种湖水都是很强大的湖水,谁也融不了谁,这才会有冰火两仪眼的存在。要是其中一眼出现了损坏,那么,冰火两仪眼将会消失,变成冰眼或者火眼。

    同样的道理,昊天锤是一种极厉害的武魂,要是蓝银草不是一种厉害的武魂的话,在他出生的时候,就不会一起出现在他的身体里了,这么说的话,他体内的蓝银草绝对不是普通的蓝银草,而是最强的蓝银草,只是潜力还未发掘而已。

    想通这些,唐三眼中的光芒又回来了,再次恢复到了那个自信的控制系魂师唐三。

    “谢谢你,小银。”唐三开心地说道。

    “你能想通就好,你体内的二婶的蓝银草武魂绝对不是普通的武魂,还有待你去发掘,我相信二叔肯定有办法。等我们这次大赛结束之后,从学院毕业了,到时候你就可以来找二叔,让他带你去发掘你的蓝银草武魂。”唐银说道,“还有,你别忘了,你不是还有暗器吗?你的暗器可是很厉害的。”

    “嗯,我还有暗器。”唐三想到自己还没有将唐门的所有暗器打造出来,现在打造出来的暗器,远远没有达到最强的暗器。佛怒唐莲,才是唐门最强大的暗器,到时候就算是一个手无寸铁的人,拿着那样的暗器,也可以伤害到一个封号斗罗。

    而且,蓝银草和暗器配合,效果会更好,蓝银草的毒,远远比不上暗器上面的毒,要是暗器和蓝银草一起使用,唐三起码能杀死高他数个级别的人。

    “走了,回去了。”唐三起身,准备离去。

    “不等二叔回来吗?”唐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唐三。

    “不了,等我拿到魂师学院精英大赛的冠军之后,我再来见他。”唐三笑着说道,然后就离开了。

    唐银看着唐三离开,心中也是很开心,至少唐三想通了。

    “二叔,下来吧。”唐银转头,看向身后高处,那里,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是唐昊和戴沐白。唐三离开的时候,没注意,但是唐银知道,从他们回来的时候唐银就知道了,他的精神力可不是盖的。

    “小银,谢谢你。”唐昊带着戴沐白下来。唐昊没有说什么,但是眼中的意思很明显。这句话是戴沐

    白说的。

    戴沐白心中有些愧疚,他作为史莱克战队的队长,对队员的关心不够,还有,他们在战斗的时候,他却在这里龟缩着。

    “沐白你不用客气,我和小三是一家人,我帮助他是应该的,倒是你,今天好像没有以前累了。”唐银笑着看着戴沐白。

    “我的魂力突破了四十五级,唐叔叔带我回来的,我魂力不稳,要是立马战斗,会影响身体。”唐银感受了一下,确实是这样,戴沐白经过一个月的非人类修炼,终于成功突破了。

    “行吧,你先稳定魂力,明天继续。”唐银说完,对着唐昊点了点头,再次扎进冰火两仪眼中修炼去了。

    戴沐白也是十分羡慕唐银能在里面修炼那么久,他进去待不了多久就得出来。

    唐昊看着消失在冰火两仪眼中的唐银,眼中的神色很复杂,唐银对于他们一家的恩情实在是太深了,对他们一家谁都有帮助,特别是唐三,唐银像一个大哥哥一样,一直都在帮助着他。

    唐昊看着唐三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冰火两仪眼,喃喃自语道:“小三啊,我们家欠小银的越来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