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斗罗之唐银 > 第二十五章:唐银的决定
    ()    “对不起。”唐银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当时的情况,自己也控制不了。

    那女子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唐银,继而转过头看着湖边一头正在喝水的梅花鹿,没有理会唐银。

    唐银觉得好尴尬,真想一走了之,但是情况不允许啊。

    “我叫唐银,你叫什么?”

    沉默了许久,久到唐银都准备开口离开的时候,那女子终于开口了,只是语气冷冰冰的,“我叫千仞雪。”

    “千仞雪?没想到啊!居然会是你。”唐银仰天一叹,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是这个人,按道理来说,她现在应该在天斗城卧底呢,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千仞雪转过头,盯着唐银,“你认识我?”

    “不认识,但是我知道你是谁。”唐银也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自己既然结了这个因,就当自己吞下这个果,因果报应啊。

    千仞雪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中的好奇出卖了她,她不认识唐银,她的存在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本来她的母亲就不待见她,虽然大家都知道武魂殿有一个圣女,但是没有人知道是谁?也没有人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大家都只知道胡列娜圣女,那只是比比东的徒弟而已。

    现在居然出现一个知道她的人,还是一个小孩,比她小很多的小孩,这个小孩好像对自己很了解的样子。

    唐银自然是看到她眼中的神色了,他在想要不要告诉她自己的身份,这对她或许是个难题。

    斗罗大陆虽然不是一个很高级的地方,但是在这个世界,原著中,一般人都特别注重感情和亲情,比如唐昊等了阿银几十年,唐啸为了阿银一生未娶,比比东为了玉小刚疯狂,柳二龙更是和玉小刚踏入了禁域。几乎没有一个是薄情寡义之人。

    唐银突然想到一件事,一间可以改变千仞雪一生的事。

    “古,你在吗?”唐银意识沉入造化玉碟,大声询问起一些事情。

    “在,不用那么大声。”一个人影出现在唐银面前。

    “如果我离开这个世界,我可以带人离开吗?”唐银急切地像知道答案。如果古给了肯定得答案,那么唐银也不妨告诉千仞雪真正的身份,以及阻止她做一些事情。

    如果古给的是一个否定的答案,那么就不能告诉她一些事了,最多也只能保她平安而已。而且,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这是唐银自己心中给自己的决定。

    古也许知道了唐银的心中所想,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只是条件有点困难而已,不过也只是有困难而已,并不是办不到。

    唐银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心中自然是欢喜,看着眼前人,唐银的脸色也微笑了起来,是时候放一些炸弹了。

    唐银开始说一些已经发生的秘事:“你叫千仞雪,你是武魂殿的圣女,是武魂殿上代教皇千寻疾和这代教皇比比东的女儿,我说的可对?”唐银看着千仞雪,她下意识点了点头,“但是因为你的存在,在你出生之前,你的妈妈比比东受了很多你无法想象的委屈,这也是为什么她不喜欢你的原因。”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千仞雪脸色未变,但是心中十分震惊,也是,潜伏那么久,演技肯定也是十分高超的。“还有,她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可是她亲生的。”

    说起自己的身份,千仞雪有些难过,比比东对待她的弟子都比对她这个亲生女儿好,这让千仞雪很受打击。

    “我怎么知道的你就不用知道了,但是你妈妈为什么不喜欢你,我或许知道。”唐银笑看着在自己眼前表演的千仞雪,她心里的东西太多了,这样容易压垮她的。

    “你知道?”一声好奇。

    “嗯。这事还要从你妈妈小时候说起。那时候,你妈妈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叫玉小刚,而你的爸爸,就是他们的老师……”

    就这样,两人坐在湖边,一人说,一人听,将当年比较隐秘的事情说了出来,现在的千仞雪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比比东不待见她了。但是比比东始终是她的妈妈,她需要让她的妈妈承认她。

    突然,千仞雪对唐银也感兴趣起来,这种事按道理来说本就是隐秘,为什么这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人知晓得这么清楚。

    “我的底细你已经知道了,那么,你,究竟是什么人?”千仞雪死死地看着唐银。

    “我叫唐银。”唐银看着千仞雪,叹了一口气,可能接下来的话对千仞雪是个不小的打击,但是唐银必须要说明白。

    “我是昊天宗现任少宗主。”为什么唐银说现任呢,因为他根本没有打算继承昊天宗,唐银打算以后交给唐三。

    唐银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这句话也吓到了千仞雪,她也想过要和唐银在一起,毕竟两人已经这样了,但是她也没想到唐银居然是昊天宗的,她的仇人,杀父仇人,就是昊天宗的人,就是当代昊天斗罗,唐昊。

    千仞雪心如刀绞,

    十分难受。站起身来,准备起身离开,但是唐银拉住了她。

    千仞雪冷冰冰地说道:“放手。”

    唐银自然不会放她走,事情还没有清楚,怎么就让她离开。

    “你爸爸不是我二叔杀的。”唐银说出了实话。

    “不是他还有谁?当年就是他,将我打成重伤,回到武魂殿的我爸爸,没多久就离开了。这笔账,我还没有跟你们昊天宗好好算一算呢。”

    千仞雪有些疯狂,身边的人都有自己的爸爸,自己却没有,而且妈妈还不喜欢她,自己在一个没有父爱和母爱的环境中长大,心中有千般委屈也没有人能听自己诉说,别人是不会懂这种苦的。

    “你冷静一点,听我说。”唐银将千仞雪拉倒自己身边,不让她离开。

    “当年确实是我二叔重伤了你爸爸,但是你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吗?”千仞雪自然是不知道,但是不妨她目露仇恨。

    唐银悠悠说出了当年的实情:“当年你爸爸之所以会被我二叔重伤,一切的根源还是因为你的妈妈,比比东。”

    微风撩过,带起了千仞雪的青丝,唐银有一瞬间失神了,安静的千仞雪还是很好看的。

    “你妈妈天赋很高,当年还不大的她达到了九十级魂力,你爸爸想为她找一个好一点的魂环,但是好的合适的魂环又岂是那么好找的?而我二叔的妻子,是十万年魂兽化形,十万年魂环的珍贵程度,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

    你爸爸不知道怎么的得知的消息,带着武魂殿的强者们就去追杀他们。当年我二叔还不是封号斗罗,他只是一个魂斗罗,自然不可能匹敌武魂殿几大封号斗罗,就算我们昊天宗的武魂昊天锤是大陆器第一也不行。

    之后我二婶献祭了,成为了我二叔的第九个魂环,我二叔凭借着强大的力量和心中的仇恨,将你们武魂殿的几位封号斗罗重伤,其中就包括你爸爸。”

    千仞雪正视起来,要是真的像唐银说的那样,这事也不怪昊天斗罗。她知道,唐银接下来的话才是信息的关键。

    唐银继续说:“你爸爸和武魂殿的封号斗罗回到武魂殿之后,自然是开始养伤。而你的妈妈,比比东,她因为心中的仇恨,将你爸爸杀了,伪装成是死在昊天锤下的,同时控制了武魂殿的一众封号斗罗和众多长老,从此成为了武魂殿的新教皇。”

    “不可能,我爷爷不可能看着我爸爸被她杀死的。”千仞雪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唐银摇了摇头,叹气道:“如果你爷爷在闭关呢?他自己本身就不知道呢?这件事只有参与了当年的事情的人才知道,如果我猜得不错,当年参与这件事的人,除了封号斗罗意外,其他的都死的死,消失的消失了。

    你也不可能去打听当年的事,武魂殿的那几个封号斗罗不可能给你的面子,说出当年的事。所以这件事本身就是个迷。封号斗罗的强大,不是你我能理解的,但是我相信只要当时没有死,那么之后肯定不会死的。”唐银的话中意就是这事是比比东做的无疑。

    “这件事如果我爷爷都不知道的话,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而且你还那么小,当年发生这件事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吧。”任谁听到这荒唐之言都不敢相信,况且千仞雪她本身就是武魂殿的人,本就是当事人的孩子。

    “你不用试探我,我自有我的消息渠道。”唐银不可能告诉她这是剧本,已经安排好了的,说她是书中的人物,可能她是不会相信的,到时候还容易逼疯她。

    “好,我不问,那你告诉我,既然她已经杀了我爸爸,为什么还要成为武魂殿的教皇呢?你不是说了吗?她喜欢那个玉小刚,为什么不去找他?”千仞雪为武魂殿办事,自然知道一些武魂殿这几年的动静,武魂殿已经不是以前的武魂殿了,比比东想统一大陆,成为这个大陆的唯一主宰。

    “斗罗大陆这么大,要想找一个存心躲起来的人很难,很难。”唐银站起身来,坐久了,感觉身子都有点麻木了。

    “神之九考听过没?比比东为什么要统一大陆,就是因为这个!”神之九考具体是什么唐银也不清楚,而且每个神的神之九考也不一样,所以唐银自然不可能清楚。

    但是对于比比东为什么要统一大陆,唐银肯定知道,比比东只有一个女儿,还没有爱惜过她。如果她统一了大陆,那么之后的大陆帝王谁来做。她比比东又不是傻子,也不会干白费力气的活儿。那么就只有神之九考了,只有统一了大陆,通过了神之九考,成为神,才是她现在想做的事。

    当年那种被强迫的无力的感觉,唐银估计她再也不想尝一次了。

    “神之九考”千仞雪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她家族传承的武魂是六翼天使,自然有接触天使之神的资格,而且她们这个武魂,说起来现在所剩的人可能也只有两个人了。

    “说起来,比比东她也是一个可怜的人,以前发生那么多的事,任谁也不好受,现在又要一统大陆,

    这是要站在绝大多数人的对立面,如果成功了还好,如果失败了,那么只会害了她自己。”

    有时候,唐银也会很佩服比比东,她一个女人,居然掌握了这么大的一个武魂殿,甚至还想一统斗罗大陆,这是多少帝王想做又不能做的事,她却一直在做。

    但是她站在了昊天宗的对立面,站在了邪恶的一面,自古邪不压正,她不失败谁会失败?

    唐银和千仞雪站在湖边,唐银在等千仞雪消化那些信息。

    说实话,唐银也不知道说出这些事情对千仞雪是否是好的,但是,他以后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千仞雪如果不跟他离开的话,那么只能步比比东的后尘了。如果千仞雪答应和他离开这个世界,到时候让唐三留她一命就是了。

    许久之后,唐银回过神来,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傍晚了,夕阳挂在树梢上。看了看旁边的千仞雪,唐银扭头离开了。

    早上在湖边喝水的那头梅花鹿,是一头百年魂兽,它的巢离那个湖不远,唐银没多久就找到了。

    “有点饿,弄点肉吃。”唐银不怎么会弄食物,但是生活所迫,以往在森林中,发现过一些前世的调料,来到湖边,简单收拾了一下,在树林里拾了一些柴火,在湖边架起了烤鹿。

    千仞雪还在考虑中,但是一阵香气吸引了她,她顺着香味传来的方向看去,原来是他,千仞雪来到唐银身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唐银看见千仞雪坐了下来,又看着这肉好像已经熟了,就撕下一块给她。还好,以前在酒店打包食物的餐具还留着,不然现在要用手抓了。

    千仞雪吃着手中的肉,感觉还不错。“你这么小,什么时候学的烤肉啊。这味道还不错嘛。”

    唐银听见了肯定的回答,心中好似松了一口气。“那是当然啦,我可是用魂力烤的。”唐银嘀咕着,不过千仞雪吃这东西,好像没听见。

    唐银见千仞雪没听见,也没理他,他就从鹿身上撤下一块肉,吃了起来,“嗯,感觉还不错,原来我还有烤肉的天分啊。”唐银心想。

    “对了,那天那些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掳走你身边的那些人啊?”说起来,唐银差点忘了,千仞雪能出现在这还是因为那群人呢,现在出现了这么一个不知名的势力,不弄清楚这个势力,任谁都不好受,好似如鲠在喉。

    “不知道,他们只要魂帝之上的人,魂帝和魂帝之下的,都被他们杀了。说起来他们只是保护我,没想到我当时也中招了,不仅没能逃出去,还连累了长老们。”千仞雪有些愧疚,那些人说白了就是为她死的,但是她却无能为力。

    唐银看着千仞雪这个样子,治好安慰道:“没事,等你强大了,我陪你去收拾了那帮人。现在,你最重要的就是吃点东西。”唐银再次给千仞雪切了一块肉,还给了她一些水。

    千仞雪侧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小男人,她心头一热,很久没有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了。

    “你知道我们那天中的什么毒吗?为什么效果那么严重。”唐银虽然很不想问,但是万一以后要是再遇见了,身边没有了她,那他岂不是要惨了。

    千仞雪被唐银问得脸都红了,她没想到唐银还会问那天的情况,想到那个,千仞雪就很害羞。

    “那,那是。”她实在是不好意思讲出来,但是唐银又等着她说,“那是斗罗云烟。”说完,千仞雪害羞地低下了头。

    “原来斗罗云烟啊。”唐银老脸一红,他终于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在昊天宗藏里曾经有提到过,斗罗云烟,连封号斗罗都不能幸免的一种剧烈合欢散,合欢散不是毒药,却比毒药更毒。

    突然唐银又想到在书中看到的,斗罗云烟已经被斗罗大陆的封号斗罗们联手消灭掉了呀,连配方都销毁了的,怎么还会存在?

    也许是看出了唐银的疑惑,千仞雪说道:“一些大势力中还隐藏得有,这种东西本来就禁不尽。”

    唐银想了想,也对,毕竟是可以威胁到封号斗罗的东西,怎么可能都销毁掉呢。

    唐银看了一眼旁边的千仞雪,想问她怎么知道的,但是又不敢问,听说女人发脾气的时候很可怕。

    很快,两人就吃完了,剩下的鹿肉也被唐银收了起来了。

    “我走了。”千仞雪吃完鹿肉之后,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道,她有事要去做,之所以之前没有离开,也是想和唐银多待一会儿,现在可以离开了。

    唐银心中有些惆怅,不由得想到,时间过得真快,今天还没有修炼就已经过去了。

    “你走吧,我也要回去了。你回去之后,不要去问你妈妈,暗中打听吧,打草惊蛇总归不好。我会在几个月之后回天斗城,希望到时候能见到你。”

    “你知道我在天斗城干吗?”千仞雪突然一愣,继而想到,他知道不是很正常的吗?“也对,你肯定知道我在天斗城干吗。这次要不是有人说泰坦巨猿来森林外围

    了,我也不会来,泰坦巨猿没有遇到,倒是遇到了你。”

    唐银也知道了为什么远在天斗城的她,会来到星斗大森林。不过,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千仞雪离开了,唐银也收拾了一下往史莱克学院的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