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斗罗之唐银 > 第二十四章:唐银出事
    ()    唐银吸收完魂环之后,心满意足地准备回史莱克学院,但是没料到的是,路上居然遇见了暗杀。

    星斗大森林不愧是最大的森林,唐银力奔跑了许久,还没有跑出森林,就在他想要歇会儿的时候,前方出来打斗声,看那声势,有些像两个封号斗罗在打斗啊。

    唐银有些好奇,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在星斗大森林发出封号斗罗的气势,要是被最里面的那两位知道了,绝对讨不了好,唐银决定摸上去看看。

    来到一棵树上,利用树叶遮挡了一下身体,唐银看着前方远处的打斗。

    打斗的有两方势力,其中一方身笼罩在黑袍里,看不清楚,不过实力都不容小觑,封号斗罗一个,魂斗罗三个,魂圣七个。

    另一方倒是看得清楚,一个封号斗罗,一个魂斗罗,三个魂圣,还有一个贵公子,是一个魂王。

    那几十个魂环简直亮瞎了唐银的眼,黄色紫色的比较少,最多的还是黑色的魂环。那贵公子倒是没有放出武魂和魂环,但是唐银凭着自己强大的精神力,还是感应到了一个大概。

    那贵公子一方明显占劣势,这群黑袍人明显就是有备而来,贵公子一方的封号斗罗是个老头,他脸色沉重,要是今天出事了,那他可就是大罪人了,百死莫赎。

    那老头开口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拦我们去路?”

    那黑袍为首的封号斗罗说话阴森森的,从黑袍里传出一句话:“无可奉告,受死吧。上。”

    话毕,那黑袍封号斗罗直接使用魂技,和那老头战到一起了,那三个黑袍魂斗罗对付一个魂斗罗,七个魂圣对三个魂圣。不出意外的话,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那老头知道自己这方不可能胜,心头十分焦急。“公子,快走。”那老头一边对敌一边对着那贵公子说道。

    黑袍人:“老东西,和本座对战还有心顾其他的,真是不知所谓。”

    老头分心,被黑袍人击倒在地。同时,老头这边的魂斗罗和魂圣都被击败了。

    黑袍人拿出一捆绳子,将地上的人绑了起来。

    唐银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黑袍人都已经将那贵公子的下属抓起来了,但是他丝毫不慌乱,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而那些黑袍人好像也不管他,也对,一个小小的魂王,在一堆的魂圣和魂斗罗面前,根本没有反抗的实力。

    黑袍封号斗罗看了一眼那贵公子,转身对着其中一个魂圣手下说道:“给你了,处理干净。”

    那黑袍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就是一阵淫笑,那贵公子终于脸色变了。

    那黑袍魂圣抓着那贵公子往唐银这个方向来,没有多久就来到他躲藏的树下,而那些黑袍人也带着老头和那些人离开了。

    黑袍人在周围转了一圈,然后回到了原地,淫笑地看着手里的公子。

    唐银扶额,不用猜都知道哪个魂圣要干嘛了。唐银藏身的地方比较隐秘,那魂圣心思又不在这里,所以没有发现他。

    同时唐银也知道了为什么那个贵公子不跑了,他中毒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毒,至少唐银不知道,可能唐三会知道,毕竟他精通毒术啊。

    唐银一看没什么事了,就准备离开了,他可不是烂好人,这五六年里,他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自然不会如此单纯。

    唐银站起身来,准备离去,但是他突然身体一晃,唐银脸色大变。“糟了,我也中毒了。”

    唐银发现自己中毒了,也没敢多想,准备再次坐下运行魂力。但是天不遂人愿,唐银的动静还是被那黑袍魂圣发现了,黑袍人仅仅抓着面色难看的贵公子,往唐银的方向看来。“谁?谁在哪?”

    唐银急着驱毒,没有理他,而且他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应该不会被察觉。

    唐银脸色很难看,自己虽然感觉中毒了,但是在体内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毒素在哪,而且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吸入的毒,也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毒这里厉害。

    唐银突然想到自己可是吸收过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的,身体虽说不是百毒不侵,但是一般的毒还对他起不了任何作用。想来中毒只是那一瞬间,之后就好了,唐银的神情瞬间轻松了。

    唐银想了想,应该就是黑袍人在周围转圈的时候下的毒,唐银不禁暗叹,还是大意了。

    毒术是唐三擅长的,唐银并不擅长,唐银觉得有必要回去让唐三配一些解毒丹用以防身。

    突然,唐银感觉身体一紧,有人攻击自己,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第一时间靠身体的本能移动了一下,同时他发现一根黑漆漆的钉子钉在了自己身后不远处的树上,当即,那棵树直接腐烂了。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武器,一种不知名的毒,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没想到居然还是一样的孤陋寡闻,唐银看了一眼那棵树,转过头来,盯着树下,不用说,底下的人已经发现他了

    ,不然也不会使用这种狠毒的武器攻击他。

    唐银起身,放出了自己的武魂,同时使用自己庞大的精神力扭曲自己周身的空间,将魂环的眼色和武魂的样子改变了,现在的唐银武魂只是一把锤子,看起来和昊天锤差远了,魂环的眼色也变成了二黄二紫。唐银依稀记得霍雨浩在天梦冰蚕的帮助下好像也可以,但是现在天梦冰蚕已经化为魂环,不知道万年后的他,还有没有这样的奇遇。

    唐银将昊天锤提在手里,从树上跳了下来,看着前方的黑袍人。

    “你一个小小的魂宗居然也敢窥视本大人?”黑袍了传来阴测测的声音,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你一个连脸都不敢露的胆小鬼,我又有何不敢。”唐银不屑地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啊,还真是无知,臭小子,你敢打扰本大人的好事,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说道要杀了唐银,那黑袍人好似很兴奋,整个躯体都在抖动。

    黑袍人将手中的贵公子扔在了地上,那贵公子在地上滚了一圈停了下来。他看着唐银的眼神有些焦急,好似想让唐银快些离开。但是他说不了话。

    唐银看着那贵公子,有些可怜他,看他的衣着,可能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臭小子,你可知他为何会这样?”那黑袍人说到这个,好像是说到自己的杰作一样。

    唐银没有回话,就这么看着那黑袍人。

    那黑袍人可能也没有指望唐银能懂,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要怪就怪他长得太好看了吧,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男子。所以,一开始见到他时,我就用了散魂粉在他身上,就是为了让他省点力气,不让这么好看的脸蛋受到一点伤害。

    刚才我又喂了他强效合欢散,他马上就是我的了,哈哈哈……”黑袍人的笑声真是难听啊。

    唐银听了他的话,看了一眼那贵公子,发现他脸上却是有些潮红,想来是那合欢散发作了。

    “喂,胆小鬼,你说这么多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你放毒吗?”唐银又感到一点晕厥,但是一下子又好了,他看着眼前的黑袍人,已经知道了他的计划了。

    被说穿了自己的计划,黑袍人有些恼怒,也不管毒有没有发作,反正对付一个小小的魂宗,用不着那么麻烦,只是自己不想在没人面前杀生而已,既然那臭小子找死,那么就死吧。

    唐银抡起昊天锤,也不发动魂技,单纯的使用自己的力量,好久没有这么打了。

    那黑袍人见唐银连魂技都不使用,不知是笑还是怒,“臭小子,让你尝尝狂妄的代价。武魂真身。”一只青色的大蛇出现在唐银的面前,嘴里吐着蛇信子。

    唐银一看,有些想笑,小小竹叶青,还称不上毒蛇,还想杀他,想当初毒斗罗都没能奈何他。

    瞬间,唐银和黑袍人战在一起,黑袍人脸色难看,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魂宗,本以为武魂真身可以镇住他,没想到他力量居然如此之大,是他大意了。

    唐银也不嗦,直接使用乱披风锤法,自从锤法大成之后,再也没有使用过了,他前两次面对的对手都是防御极强的赵无极和力量超强的泰坦巨猿,使用乱披风锤法,根本就是找死。

    黑袍人接了唐银一锤,准备退后使用毒,但是没想到唐银的第二锤马上就来了,速度和力量都比第一锤要强。黑袍人躲无可躲,只能硬着头皮接。

    就这样,黑袍人被唐银压制住了,硬生生接了唐银三十六锤,正当唐银准备打出第三十七锤的时候,黑袍人眼神坚定,突然,他将自己的右手砍了下来,借助那一瞬间,逃离了唐银的昊天锤之下,唐银一锤下去,他的右手瞬间化为一滩肉泥。

    “小子,我承认,我小看你了。不过,你的好运也就到此了,绝命毒液。”黑袍人发动魂技,将一滴绿色的液体往唐银这边打来。

    “你不仅是胆小鬼,还是个智障,你刚才的毒对我没用,你还想对我用毒。”唐银站着没动,突然,他想试试一个东西,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动过的东西,不知道有没有生锈。

    唐银收回武魂,抬起手掌,唐银的手掌中出现了五颗圆球,唐银将魂力注入其中,那五颗圆球瞬间变直了,成为五根细小的针,这是唐三给唐银的龙须针,怎么使用也说过,唐银以前基本上没有使用过唐三的暗器,一是没有什么人可以对自己造成威胁,最起码目前还没有遇见。第二是唐银的实力增长太快,比唐三的暗器的威力增长还快,所以也用不着。

    唐银对着那滴绿色的液体扔去,唐银对着黑袍人的喉咙去的,那五根龙须针穿过绿色液体,瞬间就进入黑袍人的脖子,龙须针在黑袍人脖子蜷缩,黑袍人急忙捂住自己的脖子,绿色液体没有了黑袍人的魂力维持,掉在了地上,绿色液体落地点的周围瞬间被腐蚀了一大片,唐银看着地上,有些庆幸,还好没有落在他身上。

    黑袍人不甘心地看着唐银,他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死在一个魂宗手里

    ,他又看了看那贵公子,眼中尽是惋惜。不过,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一狠,将一瓶不知道什么的东西扔向了唐银,唐银自然是害怕,抬起手臂,无声袖箭,将瓶子击破,一阵雾气将唐银周围部笼罩了,唐银见状,停止呼吸,急忙开始击散雾气。

    那黑袍人看见唐银击破了瓶子,想大声笑,但是脖子里面的东西让他很痛苦。

    黑袍人死了,唐银将雾气击散的时候,黑袍人就已经死了,唐银来到黑袍人面前,找了一根木棍,将黑袍人的面罩拉了下来,那是一个中年人,脸上已经被腐蚀烂了,一层一层的,唐银看着都挺难受的。本想将龙须针取出来的,想想还是算了,万一中毒咋整,小三有不在。

    唐银没有管那黑袍人,来到那贵公子面前,贵公子的脸色已经很红了,眼神还有一些迷离,他在努力保持清醒,最后唐银击破的那个瓶子,雾气不仅笼罩了唐银,还笼罩了他。唐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他知道,所以他在尽量保持清醒。

    唐银见贵公子这样,准备带着他离开,黑袍人已经死了,万一他的同伴再找回来,唐银就走不了了。

    唐银提着那贵公子,奔跑在森林中,往另外一条出森林的路飞快跑去。

    唐银离开不久后,两个黑袍人出现在这里,看着地上的黑袍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就离开了。

    唐银在森林中奔跑着,跑着跑着,感觉很热,唐银估计是热的,想着在这里不知道什么地方有河流,于是就找了一个树荫比较好的地方坐下休息了一会儿。

    唐银提着那贵公子坐在一棵大树下休息,没想到越来越热了。

    那贵公子终于开口说话了,只是声音听起来很虚弱的样子,而且他的眼神很迷离,感觉已经中毒太深的样子了。“你快走吧,不然一会儿那些黑衣人追来了。”

    “你会说话呀,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话呢。”唐银也知道情况不对,但是现在丢下他是不是有些不对呀。

    “刚才我只是没有力气说话,我中了那黑衣人的毒,体内的魂力在力解毒,哪有力气说话。你快离开吧,我不想拖累你。”他已经快不行了,正在凭借最后一丝意志力在坚持。

    “不行,我唐银要么不做,要么尽力做到最好,你不要说了,我先运功抵御一下毒的侵蚀。”唐银立马端坐起来,运转魂力,好像是要将体内那股燥热消除掉。

    慢慢地,两人的意识消失了,剩下了动物的本能。

    三天后,一片狼藉的地方,唐银才发现原来那贵公子居然是个女子,唐银觉得很亏欠她。

    在旁边等了许久,等到那女子醒来,等到那女人想通了。

    唐银来到一个湖边,坐在那女子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