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斗罗之唐银 > 第四章:对阵唐三
    ()    自从唐银开始跟着玉小刚学习武魂的理论知识以来,唐银每天都过着四点一线的生活,每天从宿舍醒来,然后去训练场训练,在去食堂,最后来到大师的办公室,就这样,唐银每天过着无聊却很充实的生活。

    唐三每天都会和唐银见几次面,但是唐三没有唐银过得那么乏味,因为他身边时常有个小精灵小舞,唐银去看过他们宿舍,知道唐三和小舞睡在一起,好在中间有东西挡着。而且唐三每隔几天都要出学院去,至于去哪,唐银猜得到,无非就是去铁匠铺打铁,锻造他的暗器。

    至于玉小刚,每天都在教导唐银和唐三二人,有时候还随带教导一下小舞,但是小舞静不下心来,玉小刚就由着她去了。看着这两兄弟,玉小刚十分欣慰,有时候他都在想,是不是老天看他前半生过得太惨,给他转运了。所以一直脸上都有淡淡的笑容。

    唐银不止是向玉小刚请教武魂知识,同时还时常跟唐三切磋,当然,唐银没有使用武魂,他一直使用的都是天陨。

    因为大师给唐银在学院后山找了一个适合清修的地方,唐银修炼魂力的时候都会去那里,周围还布下警示,只要有人来,他就会知道,而且还有造化玉碟在,高阶的魂师就算出现也能示警,唐银就会退出修炼,这样的环境里,唐银的武魂和魂环一直无人知道。

    唐三第一次被叫到唐银修炼的地方的时候,自己都被惊呆了,这哪像学院里啊,满地疮痍,没有一块好地方,看着这一个一个的坑,唐三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唐三转过头问身边的唐银:“你平时就在这里修炼?”

    “是啊,这里没什么不好的,没人打扰,清净自在。”唐银像是没有看到地上的坑,一脸平静地说道。

    唐三被呛到了。这还叫好,那我家也不算差了,同时心想。

    “既然来了,你就陪我练一下吧,我很久没有跟人对战了,除了在家里。”

    “好,那开武魂吧。”唐三直接走到唐银对面去了。手中放出自己的武魂,一颗绿色的草飘在唐三的手掌心,一个黄色的魂环飘在武魂上面。

    “唐三,武魂蓝银草,十四级控制系魂师。”

    “现在,我最强的不是我的武魂,而是它。”唐银从戒指里面拿出来天陨,“天陨,重一千二百斤,而且我的身体,可是相当于魂尊的身体,你可要当心了。拿出你最强的手段,我知道你在在铁匠铺打造了一些东西,只要你让我满意,以后有时间我帮你打造你需要的东西,相信我这个锤子使出来打造比你自己打造省力多了。”

    唐三看着唐银拿着的天陨,十分震惊,隐约有些后悔,这个变态,一般魂师用上力也无法撼动他那个锤子,而他轻而易举的就拿起来了。这确定不是来消遣我的吗?唐三一阵无语。

    看着对面的唐银,再看看唐银手上的天陨,唐三决定力以赴,看他的方向应该是战魂师,而我是控制系魂师,不能跟他硬屏。没有淬毒的暗器看来得用了。

    唐银和唐三都很小,但是两人的战斗意识却不弱,唐三有前世的经验,而唐银有在昊天宗的经验。周围的坑,就是唐银平时训练的地方,大多时候都是在挥动昊天锤,毕竟昊天锤才是自己根本,而天陨到时候自己是魂帝或者魂圣的时候就用不着了。那时候已经不是单纯的武器可以决定对战结果,而是武魂的强弱以及魂技的强弱才能决定的了。

    平时使用昊天锤,虽然会消耗魂力,但是结果也很感人,对武魂的使用已经得心应手,所以在使用天陨时才会很自然。

    来吧,让我看看天命之子,未来的海神有多强大吧。

    唐银挥动天陨,快速移动到唐三前面,举起天陨朝唐三砸下去,唐银害怕唐三接不住自己的力,就用了五分力,在唐银看来,这一锤怎么也要让唐三受重伤。

    唐三见唐银朝自己攻击过来,感到天陨上传来的压迫感,唐三不得不使出力,“第一魂技,缠绕。”

    只见从地上突然长出数根手指粗细的藤蔓,快速缠绕在天陨上,使唐银落下天陨受阻。

    但是天陨上传来的巨力,让蓝银草只能阻拦片刻,卸掉几分力,眼见着天陨快要落到自己面前,唐三立马运起玄玉手,使出控鹤擒龙,这是前世唐门的绝技,被唐三偷学带来了斗罗大陆。

    唐银见唐三使出第一魂技被自己破了,如果他不能卸掉天陨上传来的力,或者不能躲开,那他可能就会重伤了。但是唐三不仅没有躲开,反而将自己的力卸掉,唐银眼中有了一丝满意,接下来就加大力度。

    唐银的天陨不仅没有砸中唐三,还被他推到一边去了,但是修炼了这么久的乱披风锤法可不是说着玩的,只见唐银没有收回天陨,而是顺着天陨的方向再次挥动,尽管这次使的还是五分力,但是这是的五分力却比上次强一些,如果唐三还是像上次一样,说不定要吃亏啊。

    唐三接住了唐银第一次攻击,本以为自己可以退一步,

    没想到唐银对天陨的使用如臂使指,他的第二次攻击马上就到了,再次使出控鹤擒龙,突然脸色一变,这次比上一次大力了,好在唐三立马转变,不再推动天陨出去,而是借着天陨的力,使出鬼影迷踪,将自己送出唐银的攻击范围。

    唐银见攻击不了唐三了,就轻轻挥动天陨,卸掉手上的力,手里拿着天陨,做出防御状态。

    唐三见唐银开始防御,就知道该自己进攻了。自己不是战魂师,不可近战,只能远攻。发动第一魂技,顺带将自己的暗器发射出去。

    就这样,两人你来我往,打的难解难分,最后唐银见唐三精疲力尽了才收手。

    “很好,你没让我失望,我答应你的不会食言,需要打造什么就找我,我可以帮你打造一下。我知道虽然你自己可以打造,但是你费的力肯定比我的多。”唐银看唐三躺在地上不动,就走过去坐在他旁边。虽然他没有精疲力尽,但是也有很大的消耗,身上还有一些细小的伤口,不过唐银没有管,明天就自己好了。

    这一次的对战,让唐银找到了自身的不足,接下来的修炼方向就有了。

    “你好厉害,没有使出武魂我就输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你这么强大呀。”这时候,躺在地上的唐三开始恢复了,只是能说话而已,显然是不能起身的。

    “我的原则,不到最危险的时候,魂力绝对不能用完。”唐银知道,这个世界远不是自己看到书里那么简单,所以他要对自己负责,尽量不让自己陷入绝境。

    “唐银,我们打了一场,算不算朋友了?”唐三突然很认真地看着唐银。

    “算。”唐银也不废话。

    “那你还不能告诉我你的武魂吗?”唐三慢慢起身,眼睛直勾勾看着唐银。

    看来唐银不适用武魂跟他对战,对他打击很大。

    “嗯,等你什么时候打败我,我就告诉你我的武魂。”唐银知道现在不能告诉他,不过能拖一时拖一时,以后等二叔唐昊告诉他了,自己就告诉他,虽然那样有些欺瞒,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不得已。所以唐银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唐三会更努力,为了打败自己,自己不也会吗,自己也想变得更强。

    “好,一言为定。”

    “好。”

    唐三知道,现在短时间内不可能是唐银的对手,但是自己会更努力的。

    “你好点了吗?我们一起去吃个饭,我请你。”

    眼见太阳要下上了,快到吃饭的时间了。

    “好啊,你这个有钱人请客,当然得去吃了。不过我们还是先回去换一下衣物洗漱一下,就这样去食堂不太好。”唐三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再看看唐银身上的衣服,决定先回去换衣服。

    “好。来,我拉你起来。”

    唐银拉起坐在地上的唐三。架在自己肩上,往宿舍走去。

    之后的日子,比之之前的时光,显然要精彩很多,不再那么枯燥,每隔几天,唐三都会跑来和唐银对战,有时候小舞也会跑来,但是自从第一次被唐银欺负以后,再也没有找唐银交过手。唐三倒是不怕,反正也不会死人,最多被打疼,休息几天就好。

    这天,唐三再一次败在唐银手下,这一次可比第一次惨多了,唐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犹如灵魂出体一般。因为唐银对自己的战斗技巧有了很大的进步,而且最近对自己魂力锤炼加深了,对战斗更加得心应手了。

    半晌,唐银已经恢复了,唐三也恢复一些,最起码坐起来开始修炼了。

    “小银,一会儿陪我去铁匠铺吧,我需要你帮我打造一些东西。用你的锤子对我要锻造的东西会有很大的帮助。”自从两人打过几次后,两人就各自叫对方小名了,唐三叫唐银叫小银,唐银叫唐三小三。

    至于唐银的锤子天陨,唐三知道那是一块天外陨铁,对锻造的物件有不小的帮助。

    “行吧,我去帮你。修炼这么久,说起来我来诺丁已经三个月了,该放松放松了。一会帮你弄完,去城里逛逛。”唐银想了想,自己也该给家里人报个信了,自从第一天来了之后给家里传递过信息,就再也没有给家里传递过了。想必爸爸也着急了。

    “好,走吧。”两人慢慢离去。

    一会儿后,唐银和唐三两人来到唐三平时打铁的地方,和铁匠们聊了一会儿,介绍了一下唐银,唐三就带着唐银来到自己平时打铁的地方。

    唐三从自己的二十四桥明月夜里面拿出来一块石石磨般大小的铁块,这是他用几天的工钱换的一块上好的铁。

    “小银,你一会儿将这块铁锤炼到拳头那么大,我另外找个地方打一些边角料。”

    “行,交给我吧,你站远一点,你们也站远一点。”唐银接过铁块,估摸着好几百斤。提醒周围看热闹的铁匠们站远点。

    “谁能帮我拉一下风箱?我给他一个金魂币。”唐银将铁块扔进火

    炉里,朝周围的人问了一声。

    “我来。这位小兄弟,我帮你拉,你真能给我一个金魂币?”这时,一个瘦弱的工匠站了出来。

    “给你,你去拉吧。”唐银拿出一个金魂币,直接扔给工匠。

    “谢谢,我这就去拉。”工匠眼里充满了感激,急忙跑到风箱面前,工作起来。

    也许是工匠很卖力,铁块很快就红了起来,唐银将它拿出来,放在锻造台上,拿出天陨,举起天陨,一锤砸下。

    “铛,铛,铛”

    唐银的锤子在众人眼中乱起来,使得大家眼花缭乱的,周围的铁匠们都很震惊,一个个脸上都布满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这小子是个怪胎吧?”

    “也许是哦。这也太厉害了吧。”

    “你们看,铁块下去一半了,这才几句话的功夫,就快完成了一半。”

    “说起来,他比咱们老大好像还要厉害。”

    周围的铁匠们都在窃窃私语。

    唐三本来想去打造一下边角料,但是没想到唐银的动静这么大。

    “小银的锤法好熟悉啊。啊,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爸爸教给我的乱披风吗,而且比爸爸教我的还要多。怪不得我和他对战的时候一锤重于一锤。一会儿问问他这个锤法哪来的。我才刚接触乱披风锤法不到一年的时间,还不能像小银一样如臂使指。算了,不想了,做自己的。”

    唐三也练过乱披风。但是唐昊只是交给他前面的锤法,后面的根本没有交给他,就算教给他,现在他也使不出来,毕竟没有那么大的力,身体素质也没有那么好,不然强行使用,肯定会伤到自己。

    再说唐银,小时候也在昊天宗打过铁,所以现在很容易上手。而且唐三给的这块,要求也不高,要不了多久就搞定了。

    不一会儿,唐三搞定了自己小零件,朝唐银看去,发现那边也快要进入尾声了,再来几锤就可以了。

    “小银,就这样吧,剩下的我自己来就行了。”唐三见可以了,就将铁块收起来了,现在的铁块已经在锤炼中脱去杂质,虽然只有拳头大小,但是银光四射,不能目视。

    收起天陨,唐银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

    “既然好了,那你自己弄吧,我出去逛逛,然后我自己回学院了,你弄完就自己回去吧,我就不来接你了。”说完,就朝门外走去。

    唐银走出铁匠铺,抬头看了看,发现天色已经不早了,找了个酒楼,在众人惊诧的眼光中吃了东西,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出酒楼。天黑之后,唐银将自己的信息通过特殊的方式传递给远在天斗城的姑姑,再由姑姑传递给自己的爸爸。

    漫步在明月下,唐银感觉好久没有悠闲了。自从出生以来,每天都在高压的环境下度过,都快忘记月光的美丽了。要是后面没有几个小尾巴就更好了。

    行走到一个黑暗的环境下,唐银快速消失,几个人影快速跑来。

    “哎,人呢?”就在唐银消失的地方,出现五个年轻人,大多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为首的一个年轻人高高的,起码是唐银身高的两倍。他们四处张望着,寻找着暗中的唐银。

    “你们是什么人?跟着我干什么?”唐银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站在无人对面,脸色阴沉道。这几个人可不像什么好人,

    “小子,这是我们诺丁五虎的老大大虎,我是二虎,识相的就把你的金魂币交出来,我们诺丁五虎不会为难你的。”大虎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对着唐银叫道,眼中带着轻蔑之意。

    “哦?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有金魂币的?我可不记得我认识什么诺丁五鼠。”

    “小子,你找死吗,我们是诺丁五虎,不是诺丁五鼠。至于金魂币,你可能忘记了,我们五人下午可在那家酒楼吃饭呢。”二虎继续嚷嚷道。

    “哦,原来如此,我这里是有金魂币,想要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唐银暗中做好准备。

    “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二虎来收拾你。”说完,放出自己的武魂,那是一只普通的老虎,上面带着一个白色的魂环。

    “臭小子,接招吧。”一个冲击,来到唐银面前。

    “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可不是我。”唐银从戒指中拿出天陨,一锤打在二虎身上,二虎以来时的五倍速度飞回去,落在地上,不知生死。

    “二虎。”“二哥。”剩下的四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二虎落在地上,四人连忙查看。

    “你给我纳命来。”剩下的四人立马放出武魂,五人都是一样的老虎,也是一样的白色魂环,四人一起冲向唐银,发动自己的魂技。

    唐银对这个嗤之以鼻,就这样的人,也好意思打劫自己。不过手上动作也不慢,使出身力气,乱披风锤法,一锤一个,将剩下的四人解决。

    “自作自受。没有能力还来打劫,找死吗?”

    收起天陨,唐银上前查看几人的情况。突然,唐银腿一软,跪坐在大街上,要吐不吐,胃里翻转,一下子将下午吃的食物都吐了出来。眼神迷离,身子一软,躺在地上了。

    这是唐银前世今生第一次杀人,突然杀了人,唐银感觉很难受。躺在地上缓了很久,慢慢起身,眼神复杂地看着面前的五具尸体。胃里再一次翻滚,可是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吐了。

    “对不起,原谅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唐银对着几人的尸体鞠了个躬。

    然后唐银就找了工具,将五人的尸体带到山林里,来到一棵树下。

    “这个位置是个好的安息地,你们五人是我杀的,我就把你们安葬在这里吧。”

    拿出天陨,在树下砸出很大一个坑,将无人的尸体丢入坑中,在找了一些泥土,掩盖在几人身上。完事之后,唐银站在树下,眼神空洞,就这样站着,直到天边出现了一丝光亮。而唐银的眼神也有了一丝生气。

    “希望你们下辈子做个好人吧。”唐银叹了一口气,转身朝诺丁学院走去。太阳冉冉升起,丝,一阳光洒在唐银身上,渐渐出现了一些活力,随着太阳的升高,唐银也慢慢走出了杀人的阴影,回到了昨天的样子,杀人的感觉被他埋在心底。

    回到学院之后,唐银甚至没有去食堂,而是直接去了训练场,拿出天陨,使出浑身力气,顿时原本就已经千疮百孔的大地,再一次收到了新的创伤。

    “啊!”

    发泄完之后,唐银摊在地上,微微起伏的胸膛表明他还活着。

    良久,唐银起身,向食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