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326章 番外(乔染篇5)
    “没事。”

    乔染笑了下,很快收敛好自己的情绪。

    乔染不知道叶暖和秦墨寒说了什么,被秦墨寒警告了一顿后,她什么都没说,只是表示自己知道了。

    但是从这之后,叶暖却时不时的,隔三差五的来找她的麻烦。

    开始的时候乔染都是一直在忍让,或许是自己为秦墨寒做了太多,每次都被冰冷对待,或许是洛菲琳和叶暖以及叶菲的联合刺激,秦墨寒对此置之不理,让她很是心累。

    又或者,是乔安的恨意和冷言冷语和陌生,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因素。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感觉就变了。

    哪怕秦墨寒警告她,别爱上他。

    可她却也无法在掩藏好自己的情绪,将自己的感情暴露的彻彻底底。

    有一天秦墨寒晚上喝的有点多,乔染也喝了不少的酒,两个人阴差阳错下,就发生了关系。

    第二天早上乔染还没睡醒,便被人一脚从床上踹了下去。

    在秦墨寒阴沉的脸和命令下,被保镖拖出了房间,扔在了门外。

    那天寒风刺骨,冰冷瘆人。

    乔染裸着身子在门外,被冻得瑟瑟发抖,还是白林来找秦墨寒汇报工作的时候,好心给了她一件衣服。

    后来她蹲在地上,渐渐快没有了感觉。

    是别墅里的管家看不下去,才偷偷的将人带进了屋子里。

    秦墨寒事后还责罚了管家,这事是乔染后来才知道的。

    不过因为这次的事,乔染生了一场重病,后来虽然好了,但也落下了病根。

    而从这之后,乔染整个人也清醒了过来。

    她知道秦墨寒不爱她,也自知自己的身份,她将自己的爱部隐藏在心底,继续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再后来,因为一些事,她和秦墨寒领了证,成了他名义上的妻子。

    本来秦墨寒的意思是,想假结婚的,是她当时鬼迷心窍了,提出真领证的想法,说这样会更加真实。

    其实对于秦墨寒来说,真结婚还是假结婚,对他来说是无所谓的。

    只要能达到目的,达到效果就行。

    有了第一次发生关系,就有了以后,每次做完那种事,秦墨寒都不准许她在他的房间过夜。

    哪怕她再累,再晚,都得拖着自己的身体,回到房间。

    第二天再像个没事人一样,没心没肺没皮没脸的出现在他面前。

    就这样又过了两年。

    直到叶暖出事。

    她被秦墨寒毫不怜惜,没有一丝信任的扔进监狱。

    那一刻,她长久以来的坚持,似乎真的就崩塌了。

    以前的时候,不管多苦多累,她总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毕竟秦墨寒救了她啊。

    若不是秦墨寒救了她,她怎么会继续活着,会有现在的生活,她早就不知道沦落到什么地步了。

    所以她心甘情愿。

    可当没人毫不留情的扔进监狱的时候,一直以来的信念和信仰似乎都崩塌了。

    这些年她为了秦墨寒,无怨无悔的付出,可到最后,换来的又是什么。

    她不知道,不明白。

    那个男人冷漠的一如既往,对她的死活从来不会在意。

    在得知叶暖死的那一刻,甚至想杀了她,那双毫无波动的眸子里面,是对她的恨,对她的厌恶。

    她进了监狱,被人修理,被人谩骂。

    没有人管她,所有人都想去折磨她。

    可那个时候,她真的已经无力再继续了,再去坚持,或者说再去挣扎什么。

    在秦墨寒身边的这几年,她很早就发现了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开始的时候,她还能压制住,可后来随着事情发生的越来越多,她也是疲了,倦了。

    那些无处安放的情绪,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她。

    她必须得靠药物来压制,来治疗。

    等被送进监狱后,又是无休止的折磨,没有药物的坚持,她很快就犯了病。

    她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她差点死在冰冷的病房里。

    遍体鳞伤,浑身冰冷。

    后来还是同牢房的一个人,怕她真死了,才去叫来了狱警。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医生告诉她,她怀孕了。

    但是胎儿很不稳。

    如果她还是这样的状态,无法过心里那道防线,她是无法保住这个孩子的。

    可当时乔染的内心,也只是稍微震惊了一下,便趋于平水。

    再她看来,这个孩子出生了,也未必是件好事。

    他会有一个杀人犯的母亲,会从小在牢里长大,他不会得到他父亲的承认,他从出生开始,就是不幸的。

    那段时间,乔染的精神状况极差。

    好几次自残,都幸好被医护人员发现,不知道多少次濒临在死亡边缘。

    而肚子里的孩子,却还在意外的坚挺着。

    让乔染改变想法的。

    大概是在她怀孕七个月左右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她放在肚子上的手,就觉得和心脏接连的位置,忽然跳动了下。

    那一刻,她的眼泪忽然就掉下来了。

    过了一会儿,她才知道,这叫胎动。

    是肚子里的孩子,在安慰她,鼓励她,他在告诉她,不要怕,有他陪着。

    她不是一个人。

    乔染忽然间就想明白了。

    是啊。

    她现在有了孩子,她不是一个人,她要坚强的活下去,不能这样自暴自弃。

    于是她积极的配合治疗,想让这个孩子平安出生。

    在她即将临盆的时候,她的精神砸一次受到重创,或者说,你越在意什么,越害怕什么,她就越会在你意识薄弱的时候出现,反复来折磨你。

    她生产的时候,大出血。

    没有力气将孩子生出来,临时转了剖腹产,可她身子实在太虚了,只有一口气再那吊着。

    她几度以为,这次自己就要死了。

    可她一想到,如果她死了,她刚出生的孩子怎么办?

    孩子已经这么可怜了,他不能在没有妈妈了。

    于是乔染咬着牙,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监狱里有孩子出生,本来就是很罕见的事情。

    外加乔染的孩子从小就长得漂亮,生的招人喜欢,奶白奶白的,也懂事,不哭不闹,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喜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