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北不会明着把事情跟金南说,金南做事向来畏畏缩缩,就算说了金南还是会阻止他,还不如自个儿把事情做完,到时候金南就明白了。

    白林这边和白宇,魅、魍商议着两天后的会面让谁来假扮吴云舟和上官瑾。

    是的,秦墨寒的计划就是两天后的会面是障眼法,为了钓出内奸,派人假扮吴云舟和上官瑾,只要有内奸就一定会有动作,即便没有也就当举行了一次演练,就算战锋不满意也不能拿秦墨寒怎么地。

    秦墨寒带着乔染和乔温回了别墅,乔染突发奇想要给乔温和秦墨寒做饭吃,乔温吓得有些瑟瑟发抖,打算找个理由溜走,他是知道亲妈做饭手艺的,就算是世间最美味的食物,经他妈咪一过手也能变成可怕的生化武器。

    可惜,秦墨寒提前一步识破他的伎俩,轻轻松松揪住他的衣领让他跑不掉,笑的不怀好意,“你妈咪正在给我们做好吃的,你跑什么呀?”

    乔温转了转眼珠子,狡辩道“爸爸,我没跑,就是在屋里转转。”

    秦墨寒才不信他的话,压低声音威胁道“你要是赶跑,未来十年的零花钱都扣光,并且,我会告诉你妈咪你最爱吃她做的糖醋鱼,让她每天都给你做。”

    乔温听到糖醋鱼那几个字,瞬间没了精气神,有气无力道“爸爸,你能放开我的衣领吗,我被你勒的快要喘不过气而来了。”

    秦墨寒闻言放开了乔温的衣领,心情愉快的哼着小曲儿去了厨房,也不担心乔温会跑了,乔温坐在地上觉得只要想到糖醋鱼那三个字,就忍不住想吐。

    乔温凭借着那些黑暗料理平安长到现在,他自己都庆幸还能安然无恙。

    关于乔染做菜的那些问题乔温也说过她很多次,可乔染别的记得格外清楚,偏偏记不住做菜时的问题,下次照旧犯同样的错误。

    “你跟乔温说什么了,他怎么坐在地上?”乔染照旧熟练的将一条洗干净的鱼丢进油锅里。

    秦墨寒神色坦然的说道“他说你做的糖醋鱼只能他一个人吃,不准我吃,我说了他两句他就不高兴了,坐在地上不起来。”

    乔染将大半瓶醋倒在锅里,还放了半罐糖,“他喜欢吃就让他吃,你都那么大个人了还跟小孩子抢。”

    秦墨寒看着锅里看不出颜色的鱼,嘴角直抽抽道“好好好,你说的对,都给他吃,我不跟他抢,那你得答应我,鱼给他吃,你陪我出去吃。”

    乔染见秦墨寒让步,心下高兴,十分爽快的答应了,手脚利落的把鱼装盘放在桌子上,“乔温,糖醋鱼妈咪只做给你吃,我陪你爸爸去外面随便吃点儿。”

    乔温盯着那碗酱黑色的糖醋鱼,都快要昏过去了,咬牙切齿道“秦墨寒,你给鲜叶我等着。”

    乔染换了件衣服,挽着秦墨寒的手臂出门去了,临行前还叮嘱乔温道“乔温,鱼要吃完哦!”

    乔温没有回应乔染,死死的瞪了一眼秦墨寒,思考这盘鱼的去处,突然他眼睛一亮,“有了!”端着鱼就往战锋的房间跑去。

    战锋正在摆弄一个新淘回来的青铜匕首,看到乔温端着一盘东西来了,丢下青铜匕首,接过乔温手上的盘子,“哎哟喂,我的乖乖,你端一盘子这玩意儿干啥啊,烫着自己可怎么好!你爸妈呢?”

    “爸爸妈咪出去了,这是妈咪给宝宝做的糖醋鱼,宝宝最喜欢外公了,所以给外公端来吃。”乔温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简直要萌化了战锋的心。

    看着那盘鱼战锋感动的老泪纵横,感叹道“我的乖乖真是太懂事了,乖乖你也跟外公一起吃吧!”

    乔温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给外公吃了,宝宝就不能,外公你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战锋更加感动了,不疑有他,夹了一筷子鱼放进嘴里,顿时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我滴个亲娘啊,这是什么什么鬼玩意儿,酸甜苦就差一味辣了,鱼鳞嚼不碎,鱼肉还有一腥臭味儿,简直无法下咽。

    乔温期待的看着战锋问道“外公,妈咪做的糖醋鱼好吃吗?”

    战锋想把鱼吐出来,可面对乔温真诚的眼神他又不敢吐,毕竟在孩子面前还是要给他妈咪留点面子,他忍着呕吐的把鱼肉吞了下去,回道

    “好吃。”

    乔温高兴地拍手道“太好了,外公说好吃,妈咪一定很开心,外公快吃,我要把空盘子端给妈咪看。”

    战锋吓得手一抖,筷子差点儿掉在地上,心道这孩子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劲儿,可又不好说吃不下,只得憋着一口气三吞两咽将鱼吃了个干净。

    乔温见空着的盘子,高兴地在战锋边上亲了一大口,端着空盘子出去了。

    乔染和秦墨寒正在一家餐厅吃麻辣水煮鱼,突然乔染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接通电话听完对方的话,神色焦急的对秦墨寒道“金翰哥给我电话说爸爸进医院了,咱们赶紧去看看吧!”

    “好。”秦墨寒简单

    的一个字安定了乔染心中的慌乱,“电话里有没有说岳父大人是什么原因住院。”

    乔染红着眼睛摇头,“金翰哥没说,具体的得等到了医院才知道。”

    秦墨寒不再询问,给乔染系好安带,一踩油门朝医院奔去。

    乔染和秦墨寒带了医院,魉在医院门口等着他们。

    “魉,我爸爸怎么样了?”乔染迫不及待的问道。

    魉喊了一声秦墨寒“老板”,这才对着乔染道“嫂子,战先生这会儿还在胃镜室洗胃,我这就带你们去。”

    “洗胃?为什么洗胃?”乔染不解的问道。

    魉挠了挠头发,回道“嫂子,战先生为什么洗胃我也不晓得哎。”

    魉一问三不知的样子让乔染更觉得心慌,她紧紧抓着秦墨寒的手,担忧道“墨寒,你说爸爸不会有事吧?”

    这着急的模样,看的秦墨寒心都跟着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