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253章 我死不了
    不过魍这次留个心眼了,他嘿嘿一笑说,“车不是我的,能不能去比赛,得和秦老板请示一下,你等等我啊。”

    魍说着,拿出手机走到一旁,给秦墨寒打了个电话,将这事简单说了下。

    秦墨寒答应的很痛快,什么也没说。

    魍不放心的又问,“那个……我要是把你的车弄坏了,你会不会生气啊?”

    秦墨寒轻声一笑,“车库里那么多车,有本事你都弄坏了,再来问这个问题吧。”

    “啊哈哈哈,那你忙。”

    魍挂断电话,这下终于放下心来了,他就知道,秦墨寒怎么可能会是那么小气的人嘛。

    根本不会因为他废了一辆车,就把他的头给爆了。

    魍心情很美丽的又走回莫邪身边,“请示完了,晚上可以的。”

    “好,那等下我再来找你。”

    “恩恩。”

    看着莫邪离开,魍美滋滋的吸了口烟,继续教着乔温和kill。

    夜城

    碧黛那天晚上,还是回到了姜琨的住处。

    李小朵在看见这女人回来的时候,就立马回了房间。

    因为姜琨说了,不让她出现,怕她让他的客人心情不好。

    碧黛忙了一天回来有些累,回来了见屋子里连个佣人都没有,脸色不禁有些难看,我在姜琨怀里委屈的说,“亲爱的,你家怎么连个佣人都没有啊,我半夜若是饿了,想喝咖啡,吃夜宵怎么办?”

    碧黛的手在姜琨胸前画着圈圈。

    姜琨一把攥住她乱动的手,眸光轻闪,“我平时不怎么回来,家里的佣人就遣散了,不过还剩下一个。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吩咐她去弄就好了。”

    “是昨天我们回来,见到的那个小女孩吗?”

    当时李小朵穿着白色的睡衣,再加上个子不高,又很瘦,看起来确实显得比较小。

    姜琨轻笑,“小女孩?算是吧。”

    他将碧黛从自己的身上移开,起身朝楼上走去。

    一把推开李小朵的房门,见李小朵明显被i吓了一跳的模样,眼里有些不悦,“出来,把我的客人伺候好了,要是惹得她不开心,后果你知道的。”

    李小朵咬着唇,在姜琨逐渐危险的眼神下,还是妥协温顺的走了出来。

    她来到客厅,见碧黛一副女主人姿态的坐在沙发上,眼神在她身上上下打量着,低头问道,“你有什么需要吗?”

    “我想喝杯咖啡,要纯手工现磨的。”

    碧黛笑着说。

    “哦,好、”

    李小朵转身走向厨房。

    纯手工现磨,意思就是要她用手力,将咖啡豆磨成粉,给她煮一杯咖啡。

    李小朵在柜子里找到咖啡豆,又拿出工具,开始磨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碧黛不满的看向姜琨,“亲爱的,我的咖啡怎么还没来?”

    姜琨看了眼手表,什么也没说,起身朝厨房走去。

    见李小朵背对着他,站在那里磨磨蹭蹭的动着手,神情顿时不悦,“你在做什么?”

    李小朵头也没抬的说,“磨咖啡豆。”

    “半个小时了还没好?动作快点,别惹我生气。”

    姜琨说完,离开了厨房。

    李小朵抬起袖子擦了下眼泪,手加快了力道。

    不是她不想弄,而是她的手实在太疼了,上次被刀割伤的地方还没好,现在还要用很大的力气去磨咖啡豆。

    那本来就未好的伤口,因为她的大力,伤口破开,鲜血渗出了纱布。

    李小朵只想赶快把咖啡豆磨好,然后回到房间里。

    她擦了擦眼泪,将磨出来的粉放在一旁过滤煮着,一杯咖啡终于好了。

    她颤抖着手将咖啡端到碧黛身上的桌上,“咖啡好了,你慢用。”

    说完,她就头也不回了上楼回了房间。

    碧黛越发的不满,“你家这佣人怎么回事,给我煮杯咖啡都这么不情愿。”

    她端起咖啡,见到咖啡杯旁的污渍,脸色更是难看的厉害。

    将咖啡往桌上一放,指尖在那污渍上一摸,不满的说道,“她什么意思,诚心不给我……怎么是红的?”

    碧黛看着指尖上的红,嫌恶的抽出纸巾擦了擦。

    好一顿抱怨后,就回了房间。

    姜琨看着那杯咖啡,眸光微沉,他起身朝楼上走去,带着一身冷气。

    推开李小朵的房门,就见她正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手臂上的纱布已经被鲜血染红了,还有血液流到地上。

    可她却向未察觉一样,就坐在那里,像个没有生气的娃娃。

    “你

    这是在耍脾气?”

    姜琨关上门,走到李小朵面前,一脸的阴沉。

    李小朵没有回答,就像没听见一样。

    这无疑更加惹怒了姜琨,他抬起李小朵的手臂,看着那刺眼的鲜红,眸底带着弄弄的愤怒,“你是想和我抗议,还是想用这种办法寻死?”

    “你放开我。”

    李小朵想抽回自己的手,声音很小。

    姜琨此时的力度很大,虽然已尽量避开了她的伤口,但她还是觉得很疼。

    越疼,她就越清醒。

    她觉得自己现在,大概能体会到染染在监狱里的时候,那种绝望的感觉。

    痛感,有时候真的能让一个人舒服,证明她自己还活着。

    让她知道,是谁把她变成了这样,谁才是罪魁祸首。

    姜琨甩开她的手,冷冷一笑,“李小朵,你别试图用这种办法来引起我的同情,你想死,我不拦你,但是你别忘了,你爸妈还在我手里,你若是死了,我就把你死后的照片贴满他们的房间,我要让他们天天看着,我要让你死后,都觉得后悔!”

    “你这个变态!你是个疯子,魔鬼!”

    李小朵闭上眼,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姜琨也不知道怎么的,见到她这眼泪,这幅模样,就是觉得无比生气。

    “起来,跟我去医院。”

    他拉着李小朵。

    李小朵却倔强的不肯起,她另一手抓着姜琨,倔强的看着他,“我不去,不是你让我给那个女人磨咖啡的吗,我磨好了,你满意了吗?不是你让我动作快点的吗?你有没有想过我磨咖啡的时候,手有多疼,你还记得我是受伤的人吗!你现在又何必这样虚情假意,这点血我还死不了的,我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