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206章 找茬
    “染染姐,你说以后要是秦墨寒和温玉良破产了,咱们可怎么办,我不想成黄脸婆,呜呜呜。”

    薛宝宝做着鬼脸。

    乔染刚要开口,就听旁边一道不屑的中年女人声响了起来,“现在的小女生真是不要脸,一个个眼睛都长在有钱男人身上了,真不知道父母怎么教的,以为来这里就能成为真贵妇啊,呸,笑话!”

    “喂,你个老阿姨,说什么呢?”

    薛宝宝当即就不乐意了,坐起来朝那人瞪着。

    “你说谁是老阿姨呢?”

    那女人从休息椅上站起来,叫嚷着喊道。

    薛宝宝掐着腰,“当然是叫你了,这里面难道还有其他的老阿姨吗!”

    周围顿时响起一阵笑声。

    那女人气的脸通红,“好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你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我让你以后在凉城都没法待下去!”

    “哟哟,我还真不知道你是谁呢,请问这位老阿姨,你是谁啊?”

    薛宝宝气死人不偿命的说。

    周围都是贵妇,贵妇圈里常见的景象,就是大家都是面和心不合的,互相攀比,这会儿见有人吵架,都巴不得看热闹呢,没人会来管这显示。

    吵的越厉害,她们越有看的。

    这和薛宝宝吵架的老女人,是华容美容中心的老板,人称蓉姐,她多年前离异,现在美容行业发达,赚了不少钱,这凉城上层圈子的贵妇,她也基本都认识。

    她今年大概四十多岁,身材有些肥胖,仗着自己有钱,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小鲜肉。

    她是个很势利眼的人,对比她有钱的贵妇整天笑脸捧着,对那些没什么钱的,就懒得搭理。

    现在这休息场所里的,几乎都是她看不上的,自然也就没什么顾虑了。

    再加上看着乔染和薛宝宝这小姑娘长得细皮嫩肉的,年纪轻轻就能来这里,心里早就不满了。

    可能就是女人互相看着不对付吧,在听薛宝宝那言辞,就开了口。

    谁承想,薛宝宝也是个不让人的厉害茬子,当即就和她吵了起来。

    “你个小贱蹄子,今天老娘就让你知道,老娘是谁!”

    听到吵声的工作人员连忙赶了过来。

    见蓉姐正要和薛宝宝动手,当即吓的赶紧上前拦住,“蓉姐,你消消气,这是怎么了呀,发生什么事了?”

    进来的人,刚好是刚才带着薛宝宝和乔染的主管。

    蓉姐肥胖的脸气的直颤,她冷笑道,“你们这家会馆到底还能不能开了,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往里放呢,这可是贵妇馆,不是什么小三狐狸精进来的地方,赶紧把这两个贱人赶出去,少在这恶心我。”

    “哟,贱人骂谁呢?”

    “骂你呢!”

    蓉姐想都没想的就回了一句,休息室里瞬间又出现笑声。

    反应过来的蓉姐更生气了,“都笑什么笑,给老娘闭嘴!你个小贱蹄子,我今天非撕了你的嘴不可!”

    说着,蓉姐又要朝薛宝宝冲去。

    乔染上前一步,挡在薛宝宝身前,看着蓉姐冷笑,“你敢动宝宝一下试试?”

    “我动怎么了,你们还讲什么姐妹情深吗,不知羞耻的狐狸精!”

    蓉姐骂道。

    主管见蓉姐骂的这么难听,脸色也有些不好,“蓉姐,我们这里是高端教学场所,还请您注意下言辞,来这里的都是我们的高级会员,也都是凉城有人有脸的富家太太,您这样闹,对您的名声和形象也不好。”

    “老娘的名声形象用你们给?不过一个破会馆罢了,要不是我们这些人在这捧你们的场,你们能干下去么,怎么着,你们现在是想为了这两个新来的,把我这个老会员赶出去了?把你们经理叫来,马上!”

    蓉姐不依不饶的道。

    她笃定了经理过来,一定会站在她这边的。

    每年往这里消费几十万,没理由会放着她这样的金主不捧。

    主管说道,“经理来了也是一样,既然您想见经理,我便让人把经理叫来好了。”

    “呵。”

    蓉姐抱着肩,不屑的看了主管一眼,又瞪向薛宝宝和乔染。

    这时门口走进来两个女人,见到乔染和薛宝宝,眼里露出不同的神色。

    “少夫人,您也在这里上课吗?”

    来的人,正是梁诗诗的母亲贺兰,和她的小姑梁月。

    上次秦家出手帮了梁家,使梁家度过难关,甚至比之前发展的还要好,梁文贺兰夫妇,是打心眼里感谢秦家的。

    贺兰和梁月在这间会所里,算是比较有头脸的,再加上贺兰为人温和,也有不少人愿意和她接触。

    乔染看见贺兰的时候疑惑了下,只觉

    得这女人面熟。

    贺兰看出了她的疑惑,连忙笑着解释道,“我是贺兰,梁诗诗的母亲,之前再您家有见过的。”

    梁月这时也插了句嘴,“我是梁月,诗诗的姑姑,上次也是你家了。”

    乔染一听,便明白了,点了点头。

    贺兰和梁月也是蓉姐的顾客,梁月很爱保护自己那张脸,在蓉姐的店里没少砸钱,蓉姐一见梁家夫人对这女人客客气气的,当时就懵了。

    “少夫人,这是怎么了?”

    贺兰询问着。

    乔染勾了勾唇,“没事,一点小误会而已。”

    这时周围的人见状,也都纷纷好奇起了乔染的身份,“贺兰姐,这位是谁呀?”

    早就有人在梁月身边,小声把这事给讲了。

    梁月一听,在贺兰说之前先开了口,她抱着肩膀鄙夷的看了眼蓉姐,扬着下巴道,“你知道这两位是谁么?”

    别人不认识薛宝宝,她可认识着呢。

    这凉城上流社会的人,几乎就没有她不认识的。

    当然了,人家认不认识她就是另一回事了。

    蓉姐愣愣的道,“谁啊?”

    “这位,是秦氏集团总裁秦墨寒的夫人乔染,她身后的,则是温氏集团总裁温玉良的未婚妻,蓉姐,你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这两个人,怎么,以后不想在凉城混了?”

    梁月嘲讽道。

    蓉姐一听,当时就懵了,“这……这……”

    谁家的总裁夫人这么低调啊,还说那种让人误会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