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165章 乔染,我爱你
    秦墨寒回到老宅,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他进房间的时候,乔染正在发着呆,怀里抱着个娃娃。

    秦墨寒知道,她是想孩子了。

    “怎么还没睡?”

    秦墨寒问。

    乔染看了他一眼,又收回视线,苦涩的扯了扯嘴角,“一闭上眼睛,就是那孩子血肉模糊的样子,睡不着。”

    “别多想了,我先去洗个澡。”

    “好。”

    秦墨寒很快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他上床,让乔染靠在他怀里,宽阔的胸膛包裹着她纤瘦的身体,温热的手掌覆盖在她的手指上,温声问道,“今天在家都做什么了?”

    “吃饭,睡觉,发呆。”

    乔染说完,自己都笑了下。

    若是以前的她,绝对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安静到这个程度,但是现在,她真的一点去做别的事的心情都没有。

    小腹那里空空的,丢了她特别珍贵的东西。

    乔染头靠在他颈间,闭上眼,轻声说,“一个人真的好害怕,有你在身边,还能觉得安心点。”

    她开始惧怕孤独,惧怕一个人。

    就连睡觉的时候,屋子里都必须亮着灯,不然整个人都会陷入惊恐之中。

    “我刚才,去见叶暖了。”

    秦墨寒低声说。

    乔染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但忽然僵住的身子和颤抖的手,却暴露了她此时的恐慌。

    秦墨寒握住她的手,似是在给她力量和勇气。

    他不希望乔染逃避,希望她能勇敢的面对这一切,直到走出眼前的困境。

    “她承认当年不是你推她下的海,她还说,韩斌要杀她。”

    乔染睁开眼,垂下的眸子轻柔的眨了两下,“韩斌?”

    她声音里带着几分疑惑。

    秦墨寒道,“是,她说的,就是秦天的父亲。”

    “他不是……早就死了么。”

    乔染从秦墨寒怀里坐起来,疑惑的看着他。

    秦墨寒笑了下,“是啊,所以这件事,才会更加复杂。我预感有一场大阴谋,在等着我们,你和我,都早已陷入其中。”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乔染问。

    其实秦墨寒没必要把她去见叶暖的事,说给她听的。

    他不说,她不会问,也不会知道。

    秦墨寒看着她道,“我不想对你隐瞒,我去见她,也只是想要印证一些答案罢了。染染,我在医院说的话都是真的,这辈子认定的妻子,只有你一个,也只能是你。“

    乔染的眼角忽然就红了。

    她慌乱的低下头,不敢看秦墨寒的眼睛。

    她好怕这是一场梦,是一场,她奢望的梦。

    “如果这是你所谓的补偿的话,我……”

    乔染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秦墨寒吻住了唇。

    他吻的很轻柔,带着怜惜和疼爱,他将她脸上的泪吻干,将人揽进怀里,“记住,我只说一次。这不是补偿,是我真的爱上了你,乔染,我爱你。”

    乔染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

    秦墨寒的吻再次袭来,比刚才的更热烈,也更凶猛。

    乔染闭上眼,这一次,她没有抗拒,如果这是梦,那就让她在沉沦一些吧。

    至少,比活在痛苦中好。

    秦墨寒到底还是怜惜着乔染,她身子虚弱,还承受不住他的体力,只是一会儿,秦墨寒便放过了她,将人从床上抱起,去了卫生间。

    乔染浑身都是汗水,额间的碎发也被打湿。

    见秦墨寒带着她进卫生间,本来昏昏欲睡的美眸,忽然睁开惊醒,“你要做什么?”

    她指尖抓着秦墨寒胸前的衣襟,咬着唇问道。

    脸上还带着情欲过后的潮红,这一副神情,更是楚楚动人。

    秦墨寒深吸一口气,忍住想将人再抱回床上让疼爱一番的冲动,说道,“帮你清理下身子,不然睡觉不舒服。”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乔染的脸倏地一下变得通红,羞的不知道该往哪看。

    虽然和秦墨寒亲密接触过不止一次,但是帮她清理身子这种事,却还是一次都没有的。

    眼看着她就要挣扎落地,秦墨寒霸道的将人按在怀里,轻笑一声,“都老夫老妻的了,还害什么羞。”

    下面不能过审,请自行脑补。

    乔染擦干身体被放回床上,秦墨寒还很贴心的给她吹了个头发。

    乔染就躺在他腿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秦墨寒的俊脸,享受着他的服务。

    秦墨寒很

    少笑,但是笑起来的时候,和冰冷的脸完全是两个样子,帅的让人完全无法移开视线。

    “这么盯着我做什么?”

    秦墨寒指尖穿过她柔软的秀发,低下头问。

    乔染唇角扬起浅笑,柔声说,“就觉得这是场梦,很害怕我闭上眼,这一切就都消失了。你温柔的样子,真的很迷人,大概只存在过我的幻想中吧。”

    “那我以前是什么样?”

    秦墨寒好奇的问。

    乔染眸中露出回忆的迷茫,“以前啊,你总是很冰冷,总是让人觉得离你很远很远,总是给人高高在上的姿态,让我觉得自己很渺小,也很卑贱。我想靠近,又不敢靠近,也不敢在你面前露出爱意,怕你厌恶我,不要我,你把我送进监狱的时候,真的很无情,那时候真的很想死,可没想到,肚子里居然有了你的孩子。温温是支撑我活下来的全部希望,那孩子听话,懂事,我很感谢他能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想到乔温,乔染唇角露出幸福的笑意,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惊喜。

    “那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秦墨寒关掉吹风机,放到一旁的桌上,问道。

    他一直不知道乔染喜欢他,后来把人带在身边的时候,才察觉出她的感情。

    他也一直以为是因为救了她,所以乔染才爱上他的。

    乔染想到第一次见秦墨寒的时候,垂眸笑了下,“你还记得,十年前厉琛妹妹的百天宴么。”

    厉琛家几辈子单传,到了他这一辈,经过不懈的努力,厉母四十岁高龄产妇,终于生出了一个女娃。

    全家上下宠的不行,也因此举办了一个特别大规模的百天宴,宴请了凉城所有豪门世家。

    自然也就包括了秦家和乔家。

    那一次,是乔染第一次遇见秦墨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