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155章 买机票去
    薛昊焱来到薛宝宝门前,敲了敲门,“宝宝,你把门打开,二哥想和你说说话。”

    “我睡了,明天吧。”

    薛宝宝朝着门口喊了一句。

    此时她正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正一遍一遍的给温玉良打着电话。

    只可惜酒吧太嘈杂了,温玉良也根本就没心情看手机,这电话就一直没接到。

    “我想现在和你说,就一小会儿。”

    薛昊焱的声音又在门外响起。

    薛宝宝不回他的话了。

    薛昊焱见等不到动静,有些急了,拍着门,“是不是温玉良那混蛋联系你了,你把门打开,给我说清楚!”

    提起温玉良这个名字,薛宝宝眼圈就是一红。

    她从床上下来,几步走到门口,将门打开,看着薛昊焱道,“说啊,你想说什么。”

    薛昊焱一见薛宝宝这要哭的模样,话就憋在了胸口,他轻咳一声,语气温柔了几分,“宝宝啊,二哥这不也是担心你么,你说你都要和顾汀订婚了,这个时候要是反悔,咱们薛家面子也不好看是不是?”

    “面子重要,还是我的幸福重要?”薛宝宝问。

    薛昊焱丝毫不犹豫的说,“肯定是你的面子重要啊。”

    “那不就得了,明天我要回凉城,给我订机票。”

    “靠,不是吧,温玉良那混蛋都跟你说什么了,你给我看看,那混小子伤你这么深,你能不能长点心,你是咱们薛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怎么就那么喜欢被人欺负呢?”

    薛昊焱气的不行。

    而这边,薛凯泽则给秦墨寒打了个电话。

    薛昊焱和秦墨寒不熟,但是薛凯泽和秦墨寒很熟。

    两个人曾一起在秦老爷子的部队里训练过,感情很好,算是战友。

    “在忙?”

    电话接通,薛凯泽问道。

    秦墨寒走出监护室,声音依旧很低,“怎么了?”

    “我是想问问你,温玉良那小子最近在做什么,有没有私下联系我家宝宝。”

    秦墨寒眼里闪过笑意。

    他就知道薛宝宝看见这照片,肯定不会无动于衷的,而薛家兄弟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管。

    他修长的身子倚在墙壁上,轻笑道,“你们薛家现在什么意思啊,到底要不要宝宝嫁给老温?”

    “温玉良那小子对我妹妹不好,他要是不改我,温家是不会同意让他把人娶走的。”薛凯泽坚定的说。

    秦墨寒笑道,“那若是温玉良因为你家宝宝,此时正在酒吧里喝的酩酊大醉,很是痛苦呢?”

    “他会是这样的人?”

    薛凯泽明显不信。

    “老温心很细,看似无情,实则多情,说不定你家宝宝早就在他心里了,而且他们两个人的事,你们这些做家人的,不觉得管的太多了么。”

    “宝宝不一样,温玉良那小子不拿点诚意出来,休想把我们家宝宝娶走。”

    秦墨寒不置可否。

    如果是他自己的妹妹,大概他也会这样吧。

    “对了,上次让你帮我查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秦墨寒问。

    之前他想通过薛昊焱去查乔染那件事的,结果薛昊焱非得表示自己对乔染有意思,他也就没再找他了,而是找了薛凯泽。

    薛凯泽犹豫了下,“这件事比较棘手,绝密档案需要调令才可以查看的,而且要备档……给你出个不太好的招,如果你有认识的电脑高手的话,可以这周五晚上八点的时候,去入侵一下档案局,八点到八点半,会进行维护,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谢了。”

    这么重要的事,除了薛凯泽这种少将以上头衔的,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挂断电话,秦墨寒给白林发了条消息,薛凯泽则去了薛宝宝的房间门口。

    此时薛宝宝和薛昊焱正对立而站。

    “我说了,以后不准在找温玉良了!”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少管我。”

    薛宝宝气的眼圈里都是眼泪。

    薛昊焱看着心疼坏了,可温玉良那臭小子对他妹妹这么差,他怎么放心让自己的妹妹往火坑里跳。

    刚要说什么,薛凯泽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朝他摇了摇头。

    “宝宝,你要去凉城?”薛凯泽问。

    薛宝宝抬手擦了 下眼泪,“对,明天就回去。”

    “行,我这就让人给你买机票去。”

    薛昊焱愣住了。

    薛宝宝也愣住了。

    “薛凯泽,你在说什么?”

    薛昊焱气的推了他一下。

    薛凯泽稳住身子

    ,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又看着薛宝宝温和的笑了笑,“只要是你的决定,我和你二哥都支持,到了那边好好照顾自己,若是受了委屈,就给哥哥打电话。”

    “薛凯泽,你给我闭嘴。”

    薛昊焱喊了一声,被薛凯泽给拉走了。

    房门关上,薛昊焱气愤的看着他,“你到底什么意思,温玉良对宝宝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人好不容易回来了,你怎么又把人给送回去了!”

    “宝宝心里有他,你越是阻拦,她就越想回去。”

    “那也不能放任她这样任性啊,回去了再被温玉良欺负了怎么办,你和我都不在身边,谁来保护她!”

    薛凯泽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在沙发上坐下,“宝宝在凉城这么多年,有人敢欺负她么,你就别瞎操心了,我比你更疼爱宝宝。秦墨寒说温玉良最近为了宝宝整日酗酒,喝的酩酊大醉的,说不定这次回去,两个人能好一些。”

    “靠,秦墨寒说的话你也能信?他和温玉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自己本身就是个大渣男负心汉,你居然信他的话?”薛昊焱气的头都要冒烟了。

    薛凯泽勾了下唇,“他是我兄弟,我当然信他,老寒不是那样的人。”

    “他连自己的老婆都能送进去监狱,你还给他洗什么白,你不会也和他一样吧?”

    看着薛昊焱怀疑的眼神, 薛凯泽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有时候他真不知道这个和他就差几秒出生的同胞弟弟脑袋里在想什么,想象力总是那么丰富,总觉得他投错了性别,若是女孩子, 说不定会更讨人喜欢一些。

    “行了,我不想和你说话,出去吧,宝宝的事你别阻拦。”

    薛凯泽说。

    薛昊焱冷冷一笑,“我可以不阻拦,那顾家那小子呢,你以为他是个省油的灯?”

    ngbaovdiedichujule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