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133章 解决问题
    秦天将手机放到一旁,晃晃悠悠的走到床边。

    对。

    他得好好休息。

    他得保持清醒的头脑才行。

    他趴在床上,闭上眼睛,脑袋里乱哄哄,烦的不行。

    伸手跩过一旁的被子盖在头上,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他先趴在床上愣了一会儿,才从床上爬起来,朝卫生间走去。

    见到镜子里胡子拉碴,一脸憔悴的人,秦天简直要被吓到了。

    这是他?

    这是他??

    他怎么可以变成这副邋遢的样子,他不能,他才不要这样。

    他脱掉衣服去洗了个澡,又将胡子刮掉,换了身新衣服,见自己恢复原来的模样,这才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秦天啊秦天,你得振作。

    你不能被打垮。

    不能被任何人小瞧。

    他给自己打了个,然后去了威廉集团。

    他得去找威廉老先生,将这个事说一下,做生意的人,不能这么不道德。

    只是他才刚到门口,就被史密斯给拦住了。

    “秦天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史密斯操着一口极其撇脚的中文,朝着秦天笑着说道。

    秦天警惕的看着他,眼里带着愤怒。

    当天签合同的时候,就是这个人把合同给他的,他居然还敢出现!

    秦天上前一把揪住史密斯的衣领,咬牙切齿,“混蛋,你居然敢算计我!”

    史密斯毫无畏惧的哈哈一笑,对秦天的举动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开口道,“小朋友,别用这种态度来和你的长辈说话,合同当时是拿给你的看过的,你自己看都不看的就签了字,是说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了,还是太蠢了?”

    秦天气的眼睛猩红。

    史密斯又说,“你来这里找我父亲,那你是找不到的,我父亲很少来公司,不过小朋友,我很欣赏你,有个凉城的老朋友也想见见你,要不要和我一同过去?”

    “凉城的老朋友?”

    秦天一把松开他,冷着脸问道。

    他当然不可能真的打史密斯。

    这里不是凉城,他人生地不熟的,打了人只会让自己更惨,这点脑子还是有的。

    史密斯笑道,“是的,你见到他或许就认出来了,走吧,说不定还能解决下现在的问题。”

    史密斯摆出请的姿势。

    秦天哪怕不想去,此时也得过去看看,看看到底是谁在算计他。

    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

    坐在史密斯的车里,秦天一直冷着个脸,史密斯却心情很好,不是哼着歌,就是个自己倒杯红酒,一脸的陶醉。

    “我和你舅舅秦也接触过,你和他,是两个不同的人。”

    史密斯道。

    秦天冷笑,“废话,人哪有一样的。”

    “小朋友,火气别这么旺盛,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或许等下,你就会好了。”

    史密斯笑的神秘。

    秦天呵的冷笑。

    他会心情好?

    他现在恨不得将身旁这个混蛋给直接弄死!

    车子又在路上行驶了半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是一家高尔夫庄园。

    秦天看着越来越近的熟悉身影,眉心皱的更是厉害,“司景行,怎么会是你?”

    他和司景行接触不多,但也认识他,知道他前段时间回了凉城一段时间,不过好像很惨的又跑回德国了。

    司景行很是热络的笑道,“小天啊,见到我不觉得惊喜么?咱们两家也算是世交了,我和你舅舅从小一起长大呢。”

    秦天撇撇嘴,厌恶的看着他,“既然是世交,你还联合这个老外一起坑我?”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

    整的半天,这史密斯和司景行勾结在了一起,故意坑他是吧。

    司景行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这不是坑你,而是在帮你。”

    “帮我?你当我是傻子,还会被你们骗?”

    秦天一把打掉他的手。

    司景行无畏的耸了下肩,“当然是帮你了,你不想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么?”

    提起这事,秦天脸色顿时一变。

    到底还是年轻,很多情绪都喜欢摆在脸上,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司景行扯着嘴角一笑,就知道自己说对了,他朝一旁的休息去走去,说道,“想知道的话,就跟我来吧,咱们坐下来好好说。”

    秦天跟在司景行身后走去。

    史密斯也跟了过去。

    三人坐下,很快就有服务人员上了些红酒果盘之类的。

    司景行笑道,“小天,你还记得你父亲长什么样吗?怕是记不清了吧,不过我还记得很清楚,你父亲是个很优秀的人,你母亲很爱他,为了他这些年都没再另嫁过,这份痴情真叫人敬佩和感动。”

    “少说这些废话,我爸到底怎么死的?”

    秦天不耐烦的打断他。

    司景行说,“你的性子还是太急了,难怪会被你舅舅吃的死死的。你没发现,自从你父亲死后,你妈和你舅舅的关系,就变得很差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父亲的死,和你舅舅有关。”

    司景行这话说完,便不再言语,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轻轻摇晃了一会儿,才放在唇边抿了一口。

    史密斯也是一样。

    秦天低下头,额前的碎发挡住他的脸,叫人看不出他此时的神情。

    但从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就知道他此刻内心,一定是非常愤怒和挣扎的。

    见时机差不多了,司景行又说,“你父亲和你母亲去美国定居后,本应该过上幸福的生活,但是你舅舅以及整个秦家人,都看不上你父亲,便不择手段的去破坏你母亲和你父亲的感情。你为什么会姓秦,而不是随你父亲姓的原因,你应该有听说过吧。”

    “你和我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

    秦天闷声问。

    司景行笑道,“当然是为了帮你啊,不过我没有那么好的心,我是个商人,只想在商场上获利,我可以帮你对付你的敌人,但是你也得帮我一些,我们互帮互助,如何?”

    “我凭什么相信你?”

    秦天抬起头,阴沉的看着他。

    司景行道,“你除了选择相信我,还有其他的办法吗?你出了这么大的事,真以为你舅舅秦墨寒不知道?他知道了,却没有第一时间派人来帮你,任由你一个人在德国自生自灭,你就没想过其中的原因么?”

    ngbaovdiedichuju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