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120章 她很固执
    “所以按你的说法,是因为我们出现的晚了?”

    莫邪轻笑一声。

    楚子衍摇摇头,“不,是她本来就不喜欢我们。乔染其实是个很固执,也有些极端的人,而且吃软不吃硬,你若真的在意她,就要试着去改变一下自己,别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楚子衍说到这的时候顿了下, 他又无奈的一笑,“其实吧,我觉得乔染对你,可比对我们好多了,而且老安之前,似乎也挺向着你,就是后来为什么又变了,我就不知道了。”

    老安之前和老寒的关系,是大家最为头疼的。

    几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从穿开裆裤就认识,乔染和乔安以前的关系特别好,乔染后来又和秦墨寒在一起,所以秦墨寒在名义上,是乔安的姐夫。

    乔家出事的时候,秦墨寒也没少帮着乔安,不管是看在发小,还是乔染背后求他的原因,总之还是帮了。

    后来乔染入狱,乔安和秦墨寒之间的关系更为微妙。

    两个人会出现在同一场合,也会坐在同一张桌上喝酒聊天,甚至公司还会谈合作,就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乔染出狱之后,乔安更是表现出了对秦墨寒的不满。

    偶尔还会讽刺挖苦几句,似是在为乔染抱不平,甚至还刺激秦墨寒,乔温想让莫邪当爸爸的事。

    可是现在。

    这种感觉又变了。

    两个人偶尔见面,会互相讽刺,但氛围明显比以前好了很多。

    楚子衍猜,可能是因为秦墨寒最近和乔染的关系有所缓和吧。

    莫邪这会儿冷静了不少,和楚子衍将剩下的啤酒喝完,就一个人离开了。

    楚子衍则回到了酒吧。

    他回去的时候,厉琛正拉着卡罗尔的手,怎么都不放,看着他的模样似是喝醉了,卡罗尔唇角带着笑,眼里却闪烁着几分不明的味道。

    乔安则和沈彦在一旁闲聊着什么。

    秦墨寒已经不见了。

    “老寒呢?”

    楚子衍问。

    沈聿说,“他回家了,毕竟是有家室的人,哪能和我们一群单身汉鬼混,哈哈。”

    “啧啧啧,不过厉琛这是干嘛呢?”

    沈聿耸了下肩,“不知道,非要缠着卡罗尔晚上一起开房练练,你朝他旁边那个小美人脸都气成什么样了。”

    沈聿幸灾乐祸的说。

    那个小美人自从上次被厉琛带回去包养了,整日不是在微博就是在朋友圈晒自己住的豪宅,晒厉琛送她的东西。

    那两个赌气走的姐妹,这才知道那天这几人的身份,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就不那么快走好了。

    热闹的夜晚还在继续。

    秦墨寒的车停在碧水云居,他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是坐在车里点燃根烟,安静的抽着。

    车里烟雾朦胧,别墅隐约亮起几盏夜灯。

    “没来?为什么没来?”

    “她不是和你和好了吗,你为什么不把她带过来,也是,反正你心里也没有她,带过来只怕觉得丢人吧!”

    “是啊,你有意见?”

    莫邪的话,在他脑中闪过。

    秦墨寒不是个会很在意别人话语的人,可是莫邪今晚的话,不知怎的,就一直在他心头挥散不去。

    再联想到乔染曾经的资料。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又有多少个莫邪这样的人?

    或者,像卡罗尔那样出众的人。

    他碾灭指尖的烟,有些烦躁的扒拉下墨色的短发。

    叶暖的档案调不出来,他也并不着急,五年都过去了,也不急于这一时,可是现在,他忽然有种不想再调出来的想法了。

    他有些怕。

    他怕真相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对乔染,他做的又都算什么?

    “如果那天你没有把乔染带走,她也不会出事,我只是想吓唬她,我从没想过要伤害她!”

    乔安的话,再次浮现脑中。

    秦墨寒闭上眼轻笑一声。

    如果乔染知道是这样的话,会不会觉得他当天的行为,就是多此一举?

    甚至,会开始怨恨他。

    自我怀疑,对一个上位者,尤其是秦墨寒这样的决策者来说,是个很致命的问题。

    他又重新点燃一支烟,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可这烦躁,却怎么都挥之不去。

    他下车,进了别墅。

    他在二楼乔染的房间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看见乔染没有睡,他黑眸明显的愣了下,沙哑着声音问,“怎么还没睡?”

    乔染正靠在床头看着手中的格林童话,见秦墨寒回来,下意识的看了下时间,凌晨两点。

    若是平常,这个时间她应该早就睡了。

    可她今天也不知道怎的,就一直发呆发到了这个时候。

    她将书合上,放回床头柜上,然后躺在拉过被子给自己盖好,“这就睡了。”

    她闭上眼睛,睫毛轻颤。

    秦墨寒走到床边坐下,看着她绝美轻瘦的脸蛋,伸出手在她脸上摸了摸。

    乔染身子一颤,睁开眼,无声的看着他。

    “在等我吗?”

    秦墨寒又问。

    他身上的烟酒味儿很浓,还夹杂着一些女人身上刺鼻香水的味道。

    乔染别开头,躲开他触碰她脸的手,淡淡道,“没有,就是有些失眠。”

    “失眠,在想谁?”

    秦墨寒俊脸凑近她,看着她的眼睛。

    乔染伸出将他推远一些,“你身上的味道很难闻,有其他女人的味道。”

    秦墨寒愣了下,然后忽然就笑了。

    “你吃醋了?”

    “没有。”

    乔染闭上眼。

    秦墨寒身边有什么女人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又不会限制他的自由,何况,两个人本来也没什么关系。

    虽然这么想,可心头还是不免会有些苦涩的味道。

    也是,像秦墨寒这种人,身边怎么可能少的了女人。

    “厉琛过生日,在酒吧待了一段时间,可能不小心沾染了,我去洗澡。”

    秦墨寒起身朝卫生间走去。

    水声响起,乔染睁开眼,抿了下唇。

    秦墨寒是在和她解释?

    还真是……难得一见。

    秦墨寒将身上的水珠擦干,头发也吹了下,这才从卫生间走出来,掀开被子躺在了床上。

    长臂一伸,就将乔染搂在了怀里。

    坚实的手臂横在她的腰上,避开了她的小腹。

    “乔染……”

    他低声叫了一声。

    ngbaovdiedichujule

    。